Feed订阅

李德平——“他与胡杨同在”模范公务员

时间:2011-06-23  来源:  浏览:2304次
他就是原额济纳旗林业局局长李德平…地处弱水河下游的额济纳绿洲,生长着万亩胡杨林和多万亩柽柳林,这片珍贵的绿洲,既是茫茫大漠戈壁上的道独特的风景,又是保护华北西北生态安全的重要屏障…年月日,李德平同志在参加完全盟农牧业工作会议,返回额济纳旗途中遭遇车祸不幸殉职,年仅岁…然而,由于黑河上游来水量锐减,加之年年干旱和人为破坏,自上世纪五十年代起,额济纳绿洲生态环
李德平——“他与胡杨同在”模范公务员

中国景观网(cila.cn)6月23日消息:胡杨是额济纳人民心目中的英雄树,它高大挺拔、枝干遒劲、风骨傲然,它生长在大漠、戈壁深处,有着极其顽强的生命力,它不畏风沙、不畏干旱、不畏盐碱、不畏酷暑、严寒。活着千年不死,死了千年不倒,倒了千年不朽。

在大漠戈壁这片胡杨生长的地方,有一位把自己的生命、精力、激情和汗水全部奉献给额济纳绿洲的人。他虽然猝然离去,长眠在了挺立的胡杨林下,但他的事迹,他胡杨一般崇高的品质和精神,却永远留驻在了额济纳人民的心中。他就是原额济纳旗林业局局长李德平。

2006年3月15日,李德平同志在参加完全盟农牧业工作会议,返回额济纳旗途中遭遇车祸不幸殉职,年仅39岁。

让我们透过额济纳林业职工和农牧民深情的泪眼,追忆李德平在短暂一生中为保护和建设这片绿洲所做的点点滴滴往事和他那激情燃烧的生命。

钻研林业

1985年,年仅19岁的李德平从内蒙古伊克昭盟农牧学校毕业,怀着满腔热情来到额济纳旗林业局森防站工作。从此,他与额济纳这片绿洲结下了不解之缘。在额济纳旗李德平先后任旗林业局森防站技术员、副站长;旗科委副主任;旗农牧林业局副局长、旗林业局副局长;旗林业局长兼旗公安局林业公安分局政委。

地处弱水河下游的额济纳绿洲,生长着46万亩胡杨林和200多万亩柽柳林,这片珍贵的绿洲,既是茫茫大漠戈壁上的一道独特的风景,又是保护华北、西北生态安全的重要屏障。然而,由于黑河上游来水量锐减,加之年年干旱和人为破坏,自上世纪五十年代起,额济纳绿洲生态环境开始持续退化,天然胡杨、柽柳林平均以每年3.9万亩的速度在减少。沙起额济纳,抢救和保护居延绿洲的使命历史地落到了李德平这一代务林人的身上。

金秋十月,每个踏入额济纳绿洲的人,都会被眼前这片生机勃勃、姹紫嫣红、如天边的晚霞一般绚丽多彩的红柳和金黄灿烂的胡杨林所震撼。但又有谁能知道,这神奇壮美的景色背后,凝结了李德平和他的同事们多少心血和汗水。

1986年,额济纳东河地区爆发柽柳条叶甲虫灾,并迅速扩展蔓延,危害面积达100多万亩,重灾区面积达80万亩。被虫子咬过的柽柳嫩枝叶枯红一片,惨状如同冬天,柽柳是组成居延绿洲的主要树种,柽柳条叶甲虫如若得不到及时的根治,居延绿洲的生存将会受到严重威胁。但由于当时还不清楚柽柳条叶甲虫的生物学习性,因此灭杀的最佳时机,以及用药量都很难掌握。条叶甲虫不灭,居延绿洲难保。刚刚参加工作的李德平看着这些疯狂蚕食绿洲的虫子,心急如焚,下决心要弄清楚条叶甲虫的生物学习性,遏制住虫害。那些日子里,李德平一边坐着喷药灭虫的拖拉机,顶着刺鼻的药味配药打药,调查记录防治效果。一边进行虫情动态观察,记录成、幼虫危害特点及生活习性。条叶甲虫昼夜进食,不同虫龄的条叶甲虫何时进食,何时是进食高峰,何时停止进食,都需要24小时不间断的观测。为了取得第一手资料,每年从4月初开始到10月下旬,李德平就吃住在柽柳林里,家里、办公室、工地、宿舍里饭桌旁到处都是他饲养着条叶甲虫瓶瓶罐罐。无论刮风下雨还是高温酷暑,他一天也不间断对条叶甲虫的观察,记录。经过整整四年的艰苦努力,李德平终于摸清了条叶甲虫的生物学特征和生态学特性,并总结出了一套行之有效的防治和灭杀柽柳条叶甲虫的方法,为大面积防控蔓延成灾的条叶甲虫提供了科学依据。这项成果经专家评审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先后获自治区和阿拉善盟科技进步奖。

额济纳旗是一个生态环境极端恶劣的地区,这里地处大漠戈壁深处,夏季酷暑、冬季严寒,气候异常干旱,年平均降水量只有37毫米,而蒸发量却高达4000毫米。有人曾形象地说,在额济纳旗栽活一颗树比养活一个娃娃都难,尤其是在近河戈壁滩上植树造林更是难上加难。李德平作为额济纳旗弱水下游近河戈壁人工绿洲生态建设试验研究”的技术负责人之一,他反复在戈壁上进行人工植树综合技术试验,对各类旱生灌木的用水量、适应性等进行对比测试,经过试验,他选择了梭梭这种最能适应当地气候环境的超旱生的灌木,作为戈壁造林的首选树种。在试验中李德平发现,梭梭喜欢在沙地上生长,直接栽种在戈壁滩上的梭梭长势明显不如在沙地上的好。他就利用额济纳旗冬春季节风沙天气多的特点,秋天事先在戈壁滩上开好沟,这样经过一个冬春后,等开好的沟内积满了黄沙,他们再栽种梭梭苗,这样就能收到最好的效果。这个项目被专家认证鉴定为“技术先进、措施可行、达到了国内领先水平”。1996年李德平带领林业系统职工拉开了在额济纳近河戈壁造林的高潮,开创了近河戈壁造林的先河。如今,已在达镇西部形成了一道长6.5公里,宽4.6公里的人工绿色屏障,近河戈壁人工造林带达到2.94万亩。 2005年8月华北五省区的林业厅局长参观完这片郁郁葱葱的人工林后,激动地说:“想不到在这样恶劣的戈壁环境中,人工造林还能取得这么好的效果,真是一种奇迹啊!”

李德平勇于创新,为保护额济纳旗绿洲生态,他组织实施了“护、封、育、造”系列工程技术。目前,全旗已围封天然林面积已达75万亩,其中经过封育已有30万亩的胡杨林根孽苗日渐繁盛,林下植被覆盖度较封育前提高了25%,20万亩的梭梭林也达到了复壮更新的目的。

守护绿洲

在上世纪90年代前,额旗谯采现象十分严重,镇上的居民取暖做饭基本上不用煤,烧得都是红柳、梭梭和胡杨,甚至临近省的一些农民也来额旗砍柴,一些不法分子还专门干起了盗伐、盗运梭梭柴的勾当。这些行为,对额济纳绿洲生态破坏极大。额济纳脆弱的生态,经不起这样无节制的谯采和破坏。为了刹住这股歪风,李德平一面向群众宣传保护生态的重要性和森林法,一面带领森林公安干警到沙漠戈壁灌木林区堵截,坚决打击谯采、盗运行为。

额济纳旗林业局森林公安分局局长陈江说,没有李德平带领干警蹲坑堵截,就没有额济纳绿洲的今天。一次他们接到举报,有一伙专门偷拉贩卖梭梭柴的团伙进入额旗拐子湖地区,李德平立即带领五名干警到可疑区域巡查。可是找了一整天也没有找到盗采分子的一点踪影,但他们没有退缩,继续留下来蹲守。时值11月底,夜晚,戈壁滩上的气温已降至零下十七、八度。冷了,他们几个就裹紧棉大衣挤在一起相互取暖,饿了啃口馒头,渴了砸点冻成冰砣的矿泉水嚼。这样蹲守了三天,到第三天晚上两点多钟,三辆车灯在戈壁滩上影影绰绰地晃动。李德平让大家立即上车,凭借着月光把车开到路边,待拉满梭梭柴的车辆靠近时,突然拉响警报、鸣枪警示,盗采分子被惊呆了,不等他们反应过来,就被一举抓获。

每当盗采者的车被扣,这些人便千方百计地脱人向李德平说情,说情不行,就行贿,为了堵住说情风,李德平就在自己的办公室门上贴上“说情者止步”的字条。李德平还对妻子约法三章:一是不管谁来送礼一律不收;二是来人有事找他,不能代他答应;三是来人要问清事由、姓名,走后检查,是否留有钱物。

1998年12月,额济纳的气温降至零下30多度,李德平带领6位民警,在额济纳旗与临省某县的交界处“蹲坑”守候了十几天后,截获了两卡车梭梭柴,被扣车辆的主人到处找关系说情,还背着人拿出2万元现金企图贿赂李德平。李德平当场拒绝:“盗运盗伐森林资源是违法的,2万元现金如果还不拿走,就立刻按罚款上缴国库!”李德平硬是顶住来自各方面压力依法处理了此案。

李德平对干警高标准、严要求,自己更是以身作则,从不向任何说情者让步,即使自己家的人找上来,他也毫不留情。

有一次,在处理一起乱砍滥伐林木案件时,一位领导找李德平来说情。李德平没有直接回答他,而是先和领导耐心地谈额旗的生态情况,没等李德平说完,这位领导就不好意思的低下头说,德平,我明白了,你处理的对,我不该来给你填麻烦,我们额济纳绿洲需要你这样的人。最后,使违法者受到了应有的处罚

李德平的大哥李德顺在镇上开着一家诊所,和一个推销药品的浙江老板很熟,一次这个浙江老板,在达来库布镇收了两车甘草,被李德平他们给扣下了。浙江老板就托李德平的大哥去找他说情,求李德平把甘草车给放了。大哥知道李德平坚持原则,但拗不过浙江老板的面子,就去求弟弟李德平。李德平说,大哥,这件事情上我只能对不住你了,我必须得这么做,我如果开了这个口子,这个工作我们就没办法作了,我们永远也没办法刹住乱挖甘草的风气。这个浙江老板不甘心,又亲自找李德平说情,但还是被李德平严词拒绝,最后按规定罚了款。

李德平带领干警,顶住说情风,行贿风,通过连续几年的专项整治,额济纳乱樵滥采天然灌木林、乱采滥挖甘草、肉苁蓉歪风终于被遏制住了。1997年额旗森林公安分局被自治区森林公安局授予集体三等功,连续几年被盟、旗评为先进集体。三名干警5次荣立三等功。额旗林业局副局长杜建林说,如今,保护生态的思想已经深入人心,额济纳的老百姓觉悟非常高,只要发现有人破坏生态,马上就会给林业局打电话。

心系群众

由于历史的原因,额济纳胡杨林里散居着不少农牧民,林草、林木矛盾非常突出。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刚开始推行“五配套”草库伦时,一些牧民抵触情绪很大说,我们世世代代就是依靠草原,胡杨林就是我们的草原,还搞什么草库伦。牧民不理解,李德平就挨家逐户的宣传“五配套”草库伦的好处,并选择根登等几户牧民家作为典型示范户来推广。

提起这件事,赛汉陶来苏木藏查干嘎查牧民根登感慨地说,“没有林业就没有我家的幸福生活,没有李德平就没有我们家的今天。” 1990年根登承包了1.3万亩草场,过去这块草场是个没人要的地方,稀稀拉拉不长几根草。推行“五配套”草库伦时,李德平帮根登拉上了网围拦,规划了林地,并给他提供了沙枣、胡杨树苗。经过十多年的努力,根登在这片草场上栽种了10万株沙枣树苗、5万棵胡杨苗,如今他栽种的10万棵沙枣树,全都接上了沙枣。过去,连100只羊都养活不了的草场,现在每年产的草和沙枣1000多只羊都吃不完;养羊的收入也由过去每年的3000元提高到现在的20多万元。连东风航天城的宇航员们也吃上了他家的羊肉。正是在李德平的支持下,根登在万亩荒滩上建起一座乔灌草结合、基础设施配套的家庭生态牧场,走上了林、草、畜可持续发展的致富之路。在根登这个典型的带领下,全嘎查有50%的农牧民建起了“五配套”草库伦。

李德平深知保护额济纳绿洲,仅靠林业职工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只有充分调动起农牧民造林的积极性,让农牧民尝到造林的甜头,才能建设好绿洲。前些年,苏古淖尔苏木伊布图嘎查农民马玉武承包的草场里,由于大片的柽柳被不法分子盗伐,草场退化得连一只野兔都藏不住,沙子把路都埋掉了。马玉武非常着急,把这个情况反映给下乡搞调研的李德平。李德平回去后,第二天就帮老马作了规划,并亲自来给他的草场拉上了围栏进行封育,李德平还帮助老马在承包的沙地上栽植了梭梭。老马在李德平的帮助下,造林的积极性空前高涨,先后在自家的草库伦里种了100多亩沙枣和梭梭,草场的生态也逐步恢复了起来,过去兔子都藏不住的草场,如今骆驼走进去都看不见。老马家的日子也一天天好起来。

李德平常说,我是农民的儿子,农牧民的困难就是我的困难。无论是林业系统的职工还是农牧民,只有遇到困难,总是让李德平难以释怀。2002年8月,牧民敖永苏依勒家中唯一吃水的井滩塌了。火热的夏天,正值草库伦大忙季节,方圆几十里找不到劳动力,敖永苏依勒又无力修理,只好从几百米远的地方挑水吃。李德平得知后,冒着高温酷暑,带着几个同事光着膀子跳下四米多深塌陷的井中,干了整整一个下午,帮她修好了塌陷的井。

2003年林场职工子女周淑芳患心血管病急需手术治疗,仅手术费就需要8万元。这对于经济拮据的家庭来说简直是一个天大难关,亲戚朋友七凑八凑还差8千元,救灾全家几乎绝望之时。李德平带头在林业系统为周淑芳捐款,林业系统的职工很快就捐了近一万元钱,李德平亲自把钱送到了周淑芳的病床前,使周淑芳获得了第二次生命。

一尘不染

身正影自直,江宽水自清。科局长在旗县一级也算是一个有头有脸人物。何况李德平管理着上百人的队伍,每年要经手近两千万元资金,可是李德平却没有用自己手中的权利为自己谋一点私利。谁能想象,就是这样一个有钱有权的堂堂林业局局长,至到他去世时,他家里看的还是一台18英寸的木壳旧彩电,用的还是老式的沙发,家里没有一件高档家具和电器。

李德平的姐姐李秀英说,我们兄妹5个,德平排行老五,虽然他很尊重哥哥姐姐,但他却公私分明,不徇私情,有时表现的很不近人情,铁面无私,以至让我们全家人都很难理解。我们家人找他求情办事很少有办成的事。

李德平的父亲去世的早,他小时候是在大哥家长大的。大哥、大嫂待他就像父母一般,李德平也非常尊重大哥大嫂,他常说,大哥、大嫂的恩情他永远都难以报答。可是大哥有事找到李德平后,李德平却没给大哥帮这个忙。大哥的小儿子李晓杰大学本科毕业后没有工作,2005年额济纳旗林业公安要招一批民警,大哥大嫂想,这是给儿子安排工作的好机会。就去找李德平,想让他“帮”这个忙。在此之前,盟林业局领导也告诉德平,可以把他的侄子招进来,但没想到却被李德平给拒绝了。他说:“把我的侄子招进来,别人怎么看,我今后还怎么开展工作。” 结果他们招了20多个人,也没有把他这个侄子招进去。大哥、大嫂为这件事埋怨了弟弟李德平很长时间。

李德平的三嫂在银行工作,银行的揽储任务很重,三嫂总是完不成存储任务。有一天,三嫂就去求弟弟李德平,想让他把林业局的钱存在三嫂所在的银行里,帮她完成任务。结果,当时就被德平一口回绝了。李德平说,那哪能行呢,这些资金都是专户管理,怎么能随便转,你完不成储蓄任务,我们亲戚朋友可以帮你,但公家的钱说什么也不能动。

李秀英说,今年春节,弟弟德平和弟媳去给母亲拜年。他在给我们全家人敬酒时说:在有些事情上,我对不起你们,但我只能这么做,因为,我手中的权力不属于我自己的。我想以后你们会慢慢理解我的,说完,他先喝了这杯酒。谁能想到这竟成了弟弟敬给我们的最后一杯酒!

居延悲歌

2006年3月15号下午,李德平从盟里返回额济纳旗,车快到额旗时,他给妻子陆彩虹打了一个电话,让他把车上几个人的饭做好。但彩虹,万万没想到这竟成了两人的最后一次通话。陆彩虹做好饭,等到的却是丈夫出事的噩耗。陆彩虹当时一下子就瘫到在地。

李德平遭遇车祸时,额旗旗委副书记娜仁其其格还在办公室工作,得知了这个噩耗后,娜仁其其格,瘫倒在椅子上,泪水止不住流了下来,她的女儿乌云嘎恰好也在这辆车上,女儿快到时,还给妈妈打了一个电话。乌云嘎是车上唯一的幸存者,只是受了点伤。秘书劝她不要难受了,娜仁其其格说,你不知道,我不是为我的女儿哭,我是在为失去李德平感到悲痛和惋惜,我们失去了一个多好的干部呀!

噩耗传来,全旗皆悲。根登来了,马玉武来了,一千多农牧民和干部群众从四名八方赶来。李德平家的院子里、小巷里、大街上摆满了花圈。小院胡同被前来吊唁的人挤得水泄不通,连马路上都站满了互不相识的送葬人群,在阵阵哀乐和哭喊声中,人们追忆着德平带给各族群众的好处,追忆着他为额济纳林业治沙事业做出的突出贡献。在仅有一万多人的额济纳旗未有过如此悲壮的场面。哭声震颤着额济纳绿洲,震颤着所有的灵魂。根登哽咽地说,德平啊,我的好兄弟呀,你就这样离开了我们。马玉武夫妇含着热泪,给额旗领导打去电话,“你们一定要给我们选一个像李德平这样的,关心群众利益,为我们老百姓办事实的林业局局长”。

额济纳旗林工站职工王玉枝得像个泪人:“德平兄弟没有官架子,德平生前我从来没有叫过他一声局长,他叫我嫂子,我叫他德平,德平兄弟今天就这么走了,当着所有的人我要庄重的叫他一声李局长……”

阿拉善盟林业治沙局局长范布泪流满面地说:“李德平的不幸因公殉职,使我们失去了一位好林友,党组织失去了一位好党员,全盟林业战线失去了一位好局长,森林公安失去了一位好政委!”

心怀人民,才会赢得人民的感念。至公至大,自然为人景仰!

德平局长,虽然你伟岸的身躯倒下了,但你的精神却如胡杨一般挺拔屹立,千年不朽。你以你的忠诚、信念和执着,在人们心中树起了一座绿色的丰碑,你用自己短暂而辉煌的一生,诠释了对绿色的忠诚和眷恋。

当黑河水带着共和国的乳汁从天边滚滚而来的时候,当绿色悄然返回胡杨林的时候,当居延海再次荡起碧波的时候,李德平――这位用毕生心血呵护额济纳这片绿洲的守护神,却走了,只是他走的太匆忙了。

(来源:内蒙古新闻网)

编辑: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欢迎投稿:点击这里查看投稿方式及联系方式

微信

最热评论

发布评论

项目对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