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订阅

邢志强——他用绿色诠释右玉精神

时间:2011-06-23  来源:  浏览:920次
他就是我眼前这位年近古稀的慈祥老人山西省朔州市原副市长邢志强…从名农村小学教师因植树而升为村支书,再到公社书记,进而县委副书记,直至副市长,退休后又归位于名种树的农民,邢志强的人生轨迹以绿色为中心,画下了个大大的圆…青年时经营个村,让林草上山,粮下滩湾这次来北京领奖,邢志强特意带上了把还粘着黄土的铁锹,他想在颁奖晚会的现场用这把铁锹来诠释生命不息植树不止的右玉精神…
邢志强——他用绿色诠释右玉精神

中国景观网(cila.cn)6月23日消息:山是和尚头,洪水遍地流,风起蔽天日,黄沙堆成丘——这是过去那个无奈走西口的右玉。

道路林阴化,林带梯田化,阳坡花果山,盆地米粮川——这是如今这个被称为塞上绿洲的右玉。

从风沙肆虐到满目苍翠,右玉的历史就是一部植树史、一部生态建设史。回溯这段历史,是谁为右玉点燃了绿色的星火?

“是他是他”,右玉的老百姓说;“是他是他”,他亲手栽下的树木为证。

他就是我眼前这位年近古稀的慈祥老人、山西省朔州市原副市长邢志强。

从一名农村小学教师因植树而升为村支书,再到公社书记,进而县委副书记,直至副市长,退休后又归位于一名种树的农民,邢志强的人生轨迹以绿色为中心,画下了一个大大的圆。

青年时经营一个村,让“林草上山,粮下滩湾”

这次来北京领奖,邢志强特意带上了一把还粘着黄土的铁锹,他想在颁奖晚会的现场用这把铁锹来诠释“生命不息、植树不止”的右玉精神。事实上,他的人生经历便是对右玉精神最好的诠释。

1940年,邢志强出生在山西省朔州市右玉县的一个偏远山村,这里有古城堡、烽火台、古长城和久负盛名的杀虎口,但就是没有一棵树。“一年一场风,从春刮到冬”、“春种一亩,秋收一斗”、“哥哥走西口,妹妹泪长流”,一首首民谣传唱着当时的环境下人们生存的艰难。

1969年,还是名小学教师的邢志强被选为消息屯村党支部书记,开始带着全村走上了为荒垣绣绿的道路。站在一道黄土坎坎上,邢志强对乡亲们说:“咱要在这里活下去,就得先叫树在这里扎下根。靠天不行,靠地不行,我们只能靠自己的双手和手中的铁锹,种树、造林,不能叫子孙后代再受这风沙祸害!”

几多寒暑,几多冬春,他们探索了一条林草上山、粮下滩湾的路子。树长高了,风沙小了,雨水多了,农田由亩产不到20公斤逐渐增长到100公斤。

林草上山、粮下滩湾,这条林茂粮丰之路被推广到右玉全县、山西全省甚至整个三北地区。

邢志强也因为种树升了官儿,被调任右玉县革委会副主任。岗位变了,视野宽了,种树却仍一以贯之。十大流域摆战场,四大盆地做文章;大种大养(大造防风林、水保林、用材林、薪炭林和经济林,养草、养树、养猪、养兔);村庄道路林阴化,坡梁林带梯田化,滩湾盆地园林化,高山远山森林化,近山阳坡花果山,盆地流域米粮川……邢志强的“种树经”在不断地丰富,绿色在右玉的干旱山区、荒山荒垣蓬勃铺展,蚂蚁啃骨头般不屈不挠的右玉精神在这里积淀、锤炼。

壮年时管理一座城,定下铁律“挖一吨煤就得种下一棵树”

提到山西,人们自然会联想到煤炭,右玉县财政收入同样主要来自地下的黑色宝库。1978年,邢志强担任右玉县委副书记,分管煤炭产业。上任伊始,他便提出要“挖掘地下黑宝库,建设地上绿银行”,要求每个乡镇只要有煤矿就要建苗圃;每吨煤抽取0.7元的造林基金用于植树造林。全县10个乡都建起了苗圃,县里也建起了千里苗圃,还被林业部表彰为全国先进苗圃。

1986年邢志强调任大同城区副书记,1988年任区委书记,工作环境变了,工作对象变了,但营林造绿的信念始终未变。他在城区建起了园林处,下大力气绿化美化城市街道、机关庭院。缺人才调人才,少苗木运苗木,一番大干后,大同绿了,市民感受到了居住环境的变化,记住了这位不爱黑色爱绿色的好书记。

1993年,邢志强调任朔州市副市长后,仍然分管煤炭工作,继续坚持“挖一吨煤就得种下一棵树”的铁律。为此,邢志强得罪过不少人,但同时赢得了百姓的心。人们切身感受到,朔州变富了,荒山也变绿了。

绿色在邢志强的心里占有极为特殊的地位。他最大的爱好是种树,这辈子最有成就感的事儿是种树,最难忘的事儿还是种树,在他的办公室门后,永远会立着一把铁锹,那是他最常用的工具。

邢志强略带自豪地说,过去,人们提到右玉就想到走西口;现在,人们介绍右玉时会说“右玉县是镶嵌在塞北高原的一颗璀璨的绿色明珠”。这样的变化的确值得右玉人自豪,在异常缺水、风沙弥漫的右玉,他们竟然种活了树,使森林覆盖率由新中国成立初期的0.3%上升到今天的50%!

暮年时情系桑,为了右玉的绿色更长久

有人说,邢志强走到哪里,绿色就会跟到哪里。他永远放不下手里的铁锹,永远想着如何种树。

2005年,退了休的邢志强没有呆在城里含饴弄孙、怡养天年,而是拿出积蓄,不顾老伴儿和孩子的反对,回到家乡右玉办起了苗圃。老伴儿气得直埋怨:“你原来总是忙工作,现在从邢副市长成了邢老汉还要闹苗圃,是不是个二杆子?”还有人劝他,你当过主管煤电的副市长,退休后承包个煤矿赚点钱多好。

但邢志强考虑的却是如何让家乡的绿色更长久。他说,原来在右玉种树是为了生存,哪里能活哪里栽,先让绿色生出来,到现在,有不少树已经成了小老头儿树,急需新的树种接替,右玉现在最缺树苗。

几年间,年逾花甲的邢志强东奔西走,到河北、内蒙古、陕西、辽宁等省区考察,带回樟子松油松云杉等树苗进行培育,还雇用了周边村庄的30多名村民,贷款100多万元,成立了北辰生态造林集团公司,下设4个苗圃,还打算成立造林专业队伍,实现培苗、造林一条龙。

邢志强认为,目前的三北工程建设也应该采取培苗、造林一条龙的模式。因为从外地调苗木一是价钱贵,二是可能与造林需求脱节,而这种模式可以最终用质量和数量的指标来衡量,从而保证工程建设更见成效。

清明节已过,从北京领完奖回去,邢志强又要拎上铁锹住进苗圃了。望着窗外绚烂盛开的连翘,他说:“种树和养花一样,看着都会觉得心里美。我一辈子离不开右玉、离不开种树。”

也许,没有见过杀虎口的荒凉,就理解不了右玉人对于绿色的痴迷;也许,没有经历过黄沙洼的沙尘,就悟不透右玉精神的底蕴。邢志强和所有右玉人是怎样一锹一锹地把绿色绣上版图的?从一把磨损的铁锹和一双满是老茧的手掌,我们可以找到答案。

 

(来源:中国绿色时报)

编辑: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欢迎投稿:点击这里查看投稿方式及联系方式

微信

最热评论

发布评论

项目对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