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订阅

历史文化名街还需打破壁垒 适当平衡开发和保护

时间:2011-04-30  来源:中国文化报  编辑:何光群  浏览:1302次
研修班期间,学员们就这些问题进行了交流…来自上海徐汇区文物文化管理办公室的丁永坤认为,在具体工作中,街区应该严格做好文保单位优秀历史建筑的修缮保护,体现保护建筑的原真历史风貌…但文物建筑修缮保护在坚持“不改变历史原状”的文物修缮原则下,要体现“以人为本”的精神,特别是居民住宅内部设施改造要尽可能满足适应现代人生活的需要,适当改善居住环境…那些在历史上发挥了重要作用,在人们生活中影响深
历史文化名街还需打破壁垒 适当平衡开发和保护

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评选推介活动已成功举办了3届,为贯彻落实国家文化遗产保护战略,做好历史文化名街保护工作,受国家文物局委托,中国文化报社承担了中国历史文化名街管理人才培训项目。10月15日,中国历史文化名街工作研修班落下帷幕,来自全国各地的名街代表——中国历史文化名街工作研修班学员共40余人参加了为期一周的研修学习。研修班上,学员们围绕各自街区保护存在的问题展开了激烈的讨论。

    街区保护管理工作仍需加强

    3年来,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评选推介活动评选出的30条名街,虽然在保护工作中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我们应该看到,街区的保护与管理是长期工作,并且在实际工作中还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需要认真对待。研修班期间,学员们就这些问题进行了交流。

    来自上海徐汇区文物文化管理办公室的丁永坤认为,在具体工作中,街区应该严格做好文保单位、优秀历史建筑的修缮保护,体现保护建筑的原真历史风貌。但文物建筑修缮保护在坚持“不改变历史原状”的文物修缮原则下,要体现“以人为本”的精神,特别是居民住宅内部设施改造要尽可能满足、适应现代人生活的需要,适当改善居住环境。对于部分违章搭建、扩建的附属建筑行为必须坚决抵制,文化行政执法部门应当依法查处。

    来自安徽黄山歙县渔梁街的学员黄水山认为,近年来,在渔梁历史文化名街保护方面,存在重文物保护单位而忽视历史建筑和历史风貌等保护的现象。“下一步,我认为要进一步完善《渔梁历史文化名街保护利用规划》,要在其中加入加强历史建筑、历史风貌、文化景观和民俗文化(非遗)保护等内容,进一步保持渔梁历史文化名街的真实性和原真性。”

    广东潮州市湘桥区旅游局局长兼太平街义兴甲巷街区管理处主任黄炎藩提到了房屋修缮管理存在的漏洞等问题。他说,目前街区内一般的民居建筑修复报批程序是:居民申请,经房管部门鉴定为危房后,报规划部门审批同意,业主即可开工,但由于没有文物部门的参与,业主往往在“民居经鉴定为危房”这个环节后,就对房屋进行拆除,致使部分有价值的传统建筑未能得到保护,部分有价值的建筑构件也因此遭到破坏。同时,由于没有相关机构对旧建筑构件、装饰材料的回购,市民在危房修建过程中购买旧建筑构件、旧装饰材料的渠道不够畅通,部分危房修建难以达到要求。

    来自福建福州市三坊七巷的学员薛兰说,保护街区的历史原貌很重要,但具体操作中还存在一个问题,那就是修缮过程中居民不搬迁,或不配合修缮工作,造成相关管理单位工作开展困难。

    总之,关于修缮时的居民安置、违章建筑,修缮后的管理模式、经营业态等问题,是各街区讨论的重点和焦点,也是许多街区面临的难点。

    街区保护与商业开发的矛盾需协调

    随着社会的发展,工商业的繁荣,街区可持续发展与管理体制之间的关系越来越微妙。文化部党组成员、国家文物局局长单霁翔在相关文章中曾谈道:“过度旅游和商业开发破坏历史文化街区的文物‘原真性’。在不正确的政绩观和唯利是图思想驱使下,一些地区仅仅注重历史文化街区的经济功能,而忽略其中应有的文化质量,仅仅注重表面形式而忽视文化生态和人文精神,将历史文化街区中的居民全部迁出,把传统民居改造为娱乐场所,使历史文化街区失去了传统的生活方式和习俗,失去了文化遗产的原真性。”

    这些问题是现实存在的。来自黄山市文物局的胡荣荪认为,我国的历史文化街区正在发生巨大变化,文化遗产及其生存环境受到严重威胁。那些在历史上发挥了重要作用,在人们生活中影响深远,甚至仍然发挥情感认同和心灵慰藉作用的历史文化街区,在城市建设和旧城改造中,显得那么的薄弱和无力。

    来自天津五大道的学员举例称,房地产开发商与名街保护之间的矛盾就很难协调,有些开发商没有《拆迁许可证》、《建设许可证》等合法手续,就可以对某一片区进行拆迁改造,但有些项目有比较复杂的背景审批关系,很难进行追查并执法,“这种矛盾应该在全国许多街区都存在,我们在这里也只能加强呼吁,却不知道具体该如何处理。”

    据江苏无锡惠山老街代表、无锡北塘区建设局惠山古镇管委会陈方舟介绍,惠山老街目前免费对游客开放,虽然比较注重商业运作同文物保护的关系,但自从老街开放后,街区管理矛盾还是比较突出。“目前我们正在研究是局部开放,还是全部开放,是否要进行适当的收费、限制参观人流等。”薛兰也谈到了这个问题,她认为:“收费,客流量会减少。不收费,客流量很大,节假日对文物会有些破坏。这对街区来说是个难题。”

    黄水山认为,总体来说,街区保护应该在坚持“以人为本”的基础上,加强业态打造。“我认为,下一步要理顺渔梁街的管理体制和机制,协调规划、建设、国土、文物等部门以及镇、村、项目业主的关系,统一思想认识,同时加强宣传引导,在充分尊重群众意愿的基础上引导和鼓励居民参与名街的保护和利用,兼顾群众、政府和项目业主三方利益,实现共同参与、互利共赢,达到保护利用与发展传承的和谐统一。”

    山西祁县文物旅游局局长郝春辉认为,山西的管理保护体制还算比较顺畅,文物、旅游不分家,旅游靠文物支撑,古城也多是集商贸、旅游为一体的古建筑群。但他认为,今后历史文化街区的开发、保护、利用要有新思路、新方法,比如,在对老街进行包装时,要注重传统和现代元素的结合,这样才能保持街区的活力和可持续发展。

    另有学员表示:“历史文化街区与一般商业项目完全不同,不能为了争得一个荣誉,将历史文化街区当做商业项目去运作,还是应该从文化本体的角度去考虑其价值和保护管理方式。”


    打破保护“壁垒”,加强各部门统筹规划

    海南海口骑楼老街的学员代表提到,在历史文化街区保护过程中,有些问题,如果仅靠文物部门,很难实现街区的保护与发展。“文物部门在街区保护中发挥了很大作用,但也只限于对文物保护单位进行保护与管理,更多的问题需要各部门统筹协调。”

    该学员举例称,比如历史文化街区内的房屋被侵占、产权不清晰等问题,仅靠文物部门很难解决。希望政府能够推出一个专门机构,协调各方面关系。该学员认为,街区管委会可能是个很好的组织形式,管委会可以把市、区、街道办三级领导机构统一起来。“有些工作,比如贫困人口安置、危旧房改造等具体问题,如果街道办不能做好每家每户的工作,有再好的宏观规划也难以达成现实;从区一级政府来讲,则要加强对政策的把握、监督和实施;从市一级政府来讲,宏观政策的制定、财政安排、资源调度等各方面,都将起到关键作用。只有三方面协调好,街区保护工作才能做好。”

    来自北京市东城区文委的学员称,北京市东城区文委集很多功能于一身,但人员编制却很少,比如文物科只有3个人,任务却很重,这也是目前街区管理与保护过程中存在的一个客观问题。另外,即使不从人力短缺的角度来讲,从部门职能来看,文物部门并不能涵盖所有的工作。她举例说:“大家比较关注的历史街区里有些看风水、算命的传统经营业态,因为没有明确相关管理机构,也就没法对其进行具体执法。“业态管理是个综合的事情,需要许多部门进行协调,最好有一个机构进行统筹管理。”

    对此,丁永坤建议:“建立历史文化名街管理委员会、名街保护整治管理处、名街保护管理项目指挥部等或许是行之有效的机构管理模式,值得推广。”

    总之,学员们一致认为,只有打破各部门之间的“壁垒”,加强合作,才能更好地促进街区的保护。

    法律法规不能成为保护“短板”

    研修班上,许多学员提到,街区保护法律法规的滞后是个比较突出的问题。目前各地名街的管理体制不太一样,各有各的情况。有的隶属街区管理,有的是规划部门主管,有的则是文物部门主管。胡荣荪认为:“形式无所谓,但必须有一个统一的管理机制。”

    来自云南大理南诏古街的学员、云南巍山广电局的蒋荣敏谈到,名街保护必须要完善法律法规,要有一个强有力的法律保护体系。比如,古城、古街、古民居,一定程度上是因为某些历史阶段的经济落后而保留下来的,如果经济持续落后,当地人们的生活条件越来越差,古街的保护与管理工作就会开展得比较缓慢。对此,国家要有相应的扶持政策。“巍山县也制定了相关的保护条例,以保证古街的可持续发展。但解决现实生活与文化传承之间的冲突,仅靠民众自觉不够,还需要更有利的法律支撑。”

    丁永坤介绍,上海市徐汇区对于历史文化名街的保护办法、制定规划等文本,目前正处于探索、实践之中。他认为:“上级主管部门应考察、收集、汇总各地历史文化名街保护管理方面的有关文本,并在此基础上形成中国历史文化名街保护法规,进一步推进中国历史文化名街的保护管理工作。”

    来自天津五大道的学员称,天津是直辖市,市里的规划起绝对的指导作用,区里的规划相对较弱,文物部门的规划则更弱。而且,天津有城市历史风貌建筑管理办公室,也有《天津市历史风貌建筑管理条例》,有些保护管理工作角度不同,希望各部门能够做好协调工作,如果相关部门各执一词,则很难促进街区保护工作的开展。

    江苏无锡清明桥古运河景区管理处副处长王际华提出,目前历史文化街区有些业态的开发,但问题是,开发之后,如何进行管理?针对这个问题,希望能从街区的保护角度出发,提出有效的法规条例。

    有学员比较尖锐地提到,街区目前是在名城的法律保护框架下,但地方政府部门可能顶不住一些利益驱动而做出对街区保护不利的事情。所以,我们现在需要一个比较有利的法律保护体系,在法律条文下,有比较明确的保护推动机制。

    呼吁进一步加大财政支持力度

    黄炎藩认为,财政资金难保障也是名街保护管理中存在的重要问题。“潮州是欠发达地区,去年全市财政收入只有22.3亿元,市政府每年财政安排文物保护资金只有30万元。潮州又是文物大市,全市区区几十万元的资金基本分配不到历史街区的头上。太平街义兴甲巷历史文化街区大部分是明清建筑,年代久远,部分民居建筑物破损情况较为严重,由于缺乏资金支持,不要说进行成片的整治和修缮,就是居民自有房屋经鉴定为危房,申请进行原状修复,政府也无法给予财政补助,因此,市民危房修缮热情普遍不高。”

    黄山市屯溪老街的学员也认为:“名街保护,从哪个渠道申请资金是个问题,现在没有明确的申请渠道。”

    来自上海武康路的学员代表称,获得“中国历史文化名街”称号的街区是很荣幸的,但是,这些街区能否得到资金上的扶持,是街区迫切希望解决的问题。

    另一方面,有学员指出,原住民搬迁等问题也与资金有关。比如,有的街区原住民虽然在老房子里的居住条件很差,但他们可以住一层,租一层,有租金收益,要安置他们去新建小区,他们不乐意。即使在街区保护过程中有企业参与进来,企业也是追求利益最大化,如果没有利益上的考虑,他们也不会去做。所以,在街区保护的过程中,涉及方方面面的资金问题。如果政府层面没有财力支持,许多基层工作很难开展。

    总之,学员们认为,名街保护的法规、政策、观念、体制等都会在一定程度上制约名街的保护与管理工作,这需要社会各方面的关注和支持,也呼吁媒体加大宣传力度,让更多的人们来参与到街区的保护与发展中来。

项目对接平台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免责声明| 会员服务| 帮助中心|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拉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2005-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1015194号
地址:中国郑州市金水区姚寨路133号金成时代广场9号楼7层706 邮编:450008
联系我们:0371-60925574
欢迎您加入园林苗木行业交流群,群一:150293173 群二:215447311 中国景观网1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