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订阅

白志刚:北京与世界城市经济发展差距悬殊

时间:2011-04-29  来源:  编辑:  浏览:1225次
年的差距是如何算出来的,差距体现在哪些方面?北京市社科院“北京与世界城市发展阶段性特征比较”课题组主笔世界城市相关论述…课题组组长白志刚就分配公平缩小贫富差距建设公民社会等北京世界城市的未来之路,接受了新京报记者专访…结果表明,建设世界城市,北京现在的最大差距还是在经济方面,经济方面差距较大,社会方面差距明显…政府在相关政策的设计安排上,应该采取切实措施,向社会底层倾斜,化解阶层
白志刚:北京与世界城市经济发展差距悬殊

白志刚

■对话人物

  白志刚

  北京市社科院外国问题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北京市社科院“北京与世界城市发展阶段性特征比较”课题组组长。

  跻身世界城市,北京还有30年的差距。近期,北京市社科院将出版“2010年—2011年北京社会发展”、“北京城乡发展”两部蓝皮书,书中详细分析北京与伦敦、纽约、东京等世界城市的差距,首次用量化指标分析了北京与世界城市的差距。

  30年的差距是如何算出来的,差距体现在哪些方面?北京市社科院“北京与世界城市发展阶段性特征比较”课题组主笔世界城市相关论述。课题组组长白志刚就分配公平、缩小贫富差距、建设公民社会等北京世界城市的未来之路,接受了新京报记者专访。

  记者:北京和纽约等城市30年的差距通过哪几个方面测算得出的?

  白志刚:对比北京和纽约等世界城市的四方面数据:经济、社会、文化、设施和环境,北京的总得分是34.02分,而世界城市的平均得分是66.96分,按这个分数差距来估计,北京与世界城市的差距在30年左右,比人们普遍预想的要少一些。

  结果表明,建设世界城市,北京现在的最大差距还是在经济方面,经济方面差距较大,社会方面差距明显。至于文化方面,比如博物馆等文化机构、公共图书馆等,差距不大;设施和环境,就是城市方面,差距最小。

  经济发展和总量差距最大

  记者:也就是说,“经济”和“社会”是北京成为世界城市的两大“短板”,具体体现在哪里?

  白志刚:“经济”主要考察了7项指标:全球城市竞争力指数排名、人均地区生产总值、第三产业占全市比重、证券市场交易量、文化创意产业就业人口、世界500强企业总部数量、国际游客人数。北京得了13.21分,而伦敦、纽约、东京的平均得分是23.5分,是相差最多的一部分。

  实际上,北京与世界城市在经济方面的差距,可能比上面的得分差距还要更大些。2010世界城市GDP排名,北京排在第25位,1476亿美元。而排在第五位的巴黎,是6581亿美元。

  记者:那么,北京在社会方面,“短板”表现在哪些地方?

  白志刚:北京和伦敦、东京、纽约,我们比较分析了7项社会指标: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家庭年均教育文化娱乐支出、人均住宅面积、最低生活保障标准、基尼系数、万辆机动车死亡人数、常住外籍居民比例。

  由于经济方面差距大,直接影响了北京在社会方面的表现。比较分析显示,伦敦等世界城市的平均得分是17.11分,北京得7.52分,差距明显。比如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北京是0.35万美元,伦敦等3个世界城市平均3.04万美元,相差近9倍;人均住房面积,北京是28.81平方米,3个世界城市是57.33平方米,北京几乎少了一半。

  最低生活保障标准应大幅提高

  记者:收入分配差距和贫富差距,跟伦敦、纽约、东京这些世界城市相比,北京到底有多大?

  白志刚:“最低生活保障标准”是衡量贫富差距的一项重要指标。北京的最低生活保障标准是每个家庭每月139.52美元,只占到平均“家庭可支配收入”的18.4%。可3个世界城市,这个比例是33.65%,北京低了15个百分点。所以,为了缩小贫富差距,北京的“城镇最低生活保障”标准,应该有大幅度的提高。

  “基尼系数”是判断收入分配公平程度的指标。北京的“基尼系数”是0.22,3个世界城市的平均“基尼系数”为0.33。看上去,这个指标,北京比3个世界城市都低,但客观地说,北京的收入分配差距还是相当大的,对此政府应该有清醒的认识,并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来进行调节,这样才可以维护社会公平,和谐稳定。

  记者:分配公平和贫富差距,其他世界城市有没有好的解决办法?

  白志刚:当前,北京社会阶层利益关系协调的重点,是理顺收入分配关系,初次分配和再次分配,都要注意公平问题。现行的社会保障体系,还具有某种程度的收入分配“逆向滑动”,由于重视不够或者措施不得力,反而使贫富差距拉大。

  例如“城镇最低生活保障标准”提高的速度,低于“家庭可支配收入”提高的速度,差距自然就拉大了。应该参照国际上最低生活保障标准与家庭平均收入的比例,不断提高保障标准。政府在相关政策的设计安排上,应该采取切实措施,向社会底层倾斜,化解阶层间的利益冲突和矛盾,减少微观层面的利益摩擦。

  大城市病是腾飞阶段的通病

  记者:现在,北京正面临一些难题,比如人口膨胀、失控,交通严重拥堵等大城市病。很多人认为,北京不宜居,幸福指数低。这是世界城市发展过程中的“通病”,还是北京才有的现象?

  白志刚:外来移民大量涌入,人口大量增加,环境恶化,交通拥堵,住房紧张,这些是世界城市起步阶段的社会特征;人口数量虽然很大,但是增速下降,市区人口向郊区流动,城乡开始融合,工作、生活出现通勤模式,这些是世界城市腾飞阶段的特征。可见,北京已经经历了起步阶段,现在处于腾飞阶段。

  建成世界城市,纽约用了100年,伦敦用了127年,东京用了117年。从1978年改革开放算起,走到现在,北京才用了30多年。人口膨胀、交通拥堵等难题,其他世界城市也经历过,只是不像北京,集中爆发。随着北京从世界城市的腾飞阶段,进入保持阶段,这些难题会解决。我刚才说过,这个过程,大约还要40年,也就是到2050年,北京完全可能建成世界城市。

  北京金融旅游差距尚明显

  记者:接下去的这40年,北京应该特别注意哪些问题?

  白志刚:一个城市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不再以产业经济作为主导,金融业应成为核心,这是世界城市的一个主要经济特征。建设区域性乃至国际性金融中心,是北京走向世界城市不可或缺的重要环节。现在北京有了全国最大的产权交易所,可是与3个世界城市相比,交易量还是很小。

  此外,3个世界城市,旅游都是主导产业,增长迅速。例如纽约,在全球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去年上半年,旅游纳税还是增加了1/4。而北京,从2008年到2010年,旅游外汇收入基本停滞不前,还没有超过2007年的水平。

  还有,建设世界城市,北京还要花大力气提高空气洁净程度,彻底整治河流污染问题。根据世界银行《世界发展指标》的统计数字,2008年北京的总悬浮颗粒物为89,而纽约、伦敦和东京分别为21、21和40,北京比这些世界城市在空气质量方面还相差不少。与世界城市相比,目前北京的河流本来就不多,可都已被污染,经过多次整治,但大部分还没有还清,水的质量较差,不能用于农田和绿化灌溉用水,也不能用于景观观赏。

  记者:结合北京目前的状况,对北京建设世界城市,还有哪些建议?

  白志刚:北京应该以建设世界城市所具有的包容性,形成城市治理的新模式。培育宽松的公民社会环境、社会组织,加大公民社会建设力度。

  纽约拥有非政府和非营利组织1.05万家,十年前,纽约非政府和非营利组织的收入,就超过了480亿美元,远远超过制造业的收入,占纽约GDP的11.5%。

  目前,北京开始重视服务性政府建设,民间组织得到发展,但市民参与社会管理的意识还不够强,而从另一面说,让市民参与的渠道也不够多,也不够顺畅。

  北京应探索公民社会的培育措施,城市治理的新模式。改变全能政府的定位,将一部分职能剥离出来给社会力量,支持民间组织参与社会服务。政府应通过举办听证会、座谈会以及其他有效措施,吸取来自民间的智慧,提高公民民主参与意识,鼓励公民参与市政建设和管理。

项目对接平台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免责声明| 会员服务| 帮助中心|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拉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2005-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1015194号
地址:中国郑州市金水区姚寨路133号金成时代广场9号楼7层706 邮编:450008
联系我们:0371-60925574
欢迎您加入园林苗木行业交流群,群一:150293173 群二:215447311 中国景观网1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