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订阅

新美学与生态城市主义国际论坛之企业高峰论坛——庞伟

时间:2011-04-23  来源:  编辑:  浏览:1176次
所有的切都是可能的…庞伟先生的城市和景观设计作品遍布全国,并多次获得国内外大奖…在没有考试的情况下,比如我们那个时候,在大街小巷追着跑爬大树,那时候树上还没有那么多农药,我们摘树枝,也不叫破坏生态,装小兵张嘎…下面有请庞伟先生…庞伟先生长期从事景观设计研究实践教学,多次为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广州美院等多所高校进行建筑景观培训,并在多个房地产高级培训班讲述课程的核心内容,竭力推进
新美学与生态城市主义国际论坛之企业高峰论坛——庞伟

主持人(李迪华):所有人都在思考,如何把我们这个专业,从后台走到前台,真正成为这个时代的领导者。刚才马先生讲的时候,我突然想起我在欧洲任教时的一个经历:有次下课之后,一位教授突然问我,说李迪华,你知道今天这个课堂有什么不同吗?我说没有不同,每天都是学生加老师。他说在你的课堂上有前任总统的女儿,她是这个大学的教授;还有现任总统的女儿,她是二年级学生;还有现任总理的儿子,他是一年级学生。我想也许有一天我们景观设计师不一定能够成为国家主席或者总书记,但是说不准他的丈夫或者妻子可能会是。所有的一切都是可能的。

  下面有请庞伟先生。


庞伟 广州土人首席设计

人物简介:

  北京土人景观建筑规划设计研究院副院长,广州土人景观顾问有限公司总经理兼首席设计师,北京大学景观设计学研究院客座研究员,广州美术学院设计学院客座教授,台湾国立勤益科技大学绿色生活科技整合研究中心咨询委员,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经济社会发展顾问,《LAChina景观设计学》杂志、《景观设计》杂志编委,《时代楼盘》杂志特约专家,《房地产导刊》杂志专家顾问。

 庞伟先生长期从事景观设计研究、实践、教学,多次为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广州美院等多所高校进行建筑、景观培训,并在多个房地产高级培训班讲述课程的核心内容,竭力推进当代景观设计学的发展。庞伟先生曾在国内外各类专业报刊杂志发表论文文章专业论著几十余篇,并出版有诗集《磁石制鱼》。庞伟先生的城市和景观设计作品遍布全国,并多次获得国内外大奖。
  
  我今天搭出租车,在路上想怎么讲,没想出头绪来。在红绿灯的时候,塞了一张房地产广告,做的特别有创意,因为里面提到了高考分数线。天津挨着北京的一个房地产盘,提到的是在中国各省市高考里面,天津比北京、河北、河南分数线都要低。这个房地产商拿这个东西当做利好来卖的。它的口号是:让孩子欢乐地圆自己的名府大学梦。这是一个逆向思维,分数线低是好事。昨天说迪斯尼,我说迪斯尼很好,但不能迪斯尼化。

  我自己是建筑师出身,10年前认识了俞孔坚先生,把我弄到这儿来。他当时跟我说的一个好处是:现在我们这个行业还没什么考试。在没有考试的情况下,比如我们那个时候,在大街小巷追着跑、爬大树,那时候树上还没有那么多农药,我们摘树枝,也不叫破坏生态,装小兵张嘎。60年代的创造力,就某种程度上还蓬勃一点儿。不是说80后、70后没有创造力,是考试的压力太沉重。陈奕仁先生希望有一个注册制度,我们的地位就会提高。以我当建筑师那会儿能盖章的经历来看,不尽然。

  跟陈先生对话完了以后,再跟马晓暐先生对话。那会儿估计有一个人跟你很像,是班家著名的兄妹,他在房里面抄东西很闷,把笔一甩,觉得这不是男儿该干的事,因为他所有当时的大学同学都已经是千户侯、万户侯了。在汉武帝的时候,开拓疆土是主旋律,是那个时候男儿该干的事。今天男儿该干什么?看考公务员的踊跃就知道男儿该当官;再看看金融和IT行业的暴富,一夜成富。然后大家觉得没有话语权,感到低落,觉得自己在一个非常小的职业里面。

  我也注意到一点,胡主席、温总理去过田间、军营、工厂、公司,但没有去过一家真正意义的设计单位。另一方面我注意到,我们设计界人士很少有超过专业刊物,进入一般的文化新闻里去的。很多文人属于我们公用知识分子,他本身是搞文学的,那怎么就是公用知识分子了呢?搞体育的为什么是一个全民族的明星呢?但是做设计的又有几人?当时把笔一扔,说“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要立军功才行。我们今天不能像当年傅作义一样说集体反了,搞一个宣言,全不做设计了,全体去做金融、做IT。这个行业确实要有一个改革,要有一个更新。美术界今天也是,马未都搞古玩的,全民族知道的知识分子,这是搜古的人。多少年前在北京首都美术馆发生了一件事,砰的一声枪响打破了美术馆的平静,有一个艺术家携带一只真手枪进入了美术馆,他要搞行为艺术,他对着自己的画作砰的一枪,这是触犯刑律的,但是他以身试法,闯出了中国当代艺术为观众关注的事实。

  前两天王辉先生来了,跟刘小都几个在深圳策划,搞南中国建筑设计师展,第一届办的不错,搞个第二届吧,总要找一个主题,我就建议现在搞亚运会。现在亚运会穿衣戴帽,多少年前陈希同搞的事,现在还搞穿衣戴帽,多落后,咱们几个设计师和平的、有节制的表达一下我们对这个事情的看法,可否?几个人都不作声了,后来这事就不了了之了。就是你又想做Leader(引领者),但又贪生怕死。我觉得这是有矛盾的。

  我觉得高校老师也有问题,现在给学生教的东西不对头。你教园林,第一,不到现场去,不知道砖的感觉、木的感觉、石的感觉,不肯吃苦;第二,专业这么死,不教他古典诗词、不教他古典绘画、不教他古代哲学,园林专业怎么能做得好?所以我觉得狭窄。刚才进来看马先生说的,觉得这个风气好,谈圈外的事情,我们的关心应该是很广泛的关心。蒙田(Michel•de•Montaigne)说过一句话,他说:我是人,凡是人类的事情,我都关心。我想起当年中学老师的态度,我拿了一本哲学书在数学课看,他一下把我打掉,他说看什么闲书。当代物理学史是人类文明史上对认识史的一个波澜壮阔大事件,这些营养没有进入我们的视野。昨天我问俞孔坚先生,我说我们80年代学生读了很多哲学家的书,而现在的孩子不是这样。那个时候把弗洛伊德(SigmundFreud)的书当黄书,因为大量谈到性。所以我没有更高的见解,我觉得一是广泛,打破禁忌;二是不要那么快去规范,就是别羡慕那些被人考的乱七八糟的人;第三是勇敢,就是你要想作为领袖,你一定是一个勇敢的人。

  谢谢大家!

下一篇:H住宅
项目对接平台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免责声明| 会员服务| 帮助中心|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拉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2005-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1015194号
地址:中国郑州市金水区姚寨路133号金成时代广场9号楼7层706 邮编:450008
联系我们:0371-60925574
欢迎您加入园林苗木行业交流群,群一:150293173 群二:215447311 中国景观网1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