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订阅

我们是一种鼓舞——凯瑟琳·布尔

时间:2011-04-03  来源:  编辑:  浏览:1463次
身为新南威尔士土地和环境法院专员,在聆听过段时期的发展要求后,她加入了墨尔本大学,也就是她目前的位置…凯瑟琳·布尔是前澳大利亚景观设计师协会主席,并且作为主席和交叉学科评判委员会的成员通过会议评审,为澳洲各个政府在开放空间和城市设计的事务方面提出建议…年因其为景观设计和城市设计所做的贡献获得澳大利亚荣誉勋章的AM勋衔…在求学时代,我震惊于发展对家乡和学校的环境造成的影响,虽然我
我们是一种鼓舞——凯瑟琳·布尔

凯瑟琳·布尔,哈佛设计学博士,墨尔本景观设计学硕士,澳大利亚景观设计师协会(AILA)成员,并获得澳大利亚荣誉勋章AM勋衔。她在墨尔本大学担任景观设计学伊丽莎白·默多克教席,并进行研究和发表著作,指导博士生和教授景观设计专业和城市设计专业的研究生和本科生。

  在凯瑟琳·布尔作为悉尼和香港公司的合伙人开始个人获奖实践之前,她曾作为助理景观设计师,在悉尼的先锋公司布鲁斯·麦肯齐联合公司(BruceMackenzieandAssociates)开始了自己的职业生涯。她在昆士兰科技大学开始了学术生涯,在墨尔本大学进行她的硕士理论研究(有关城市开放空间体系的研究),然后她在哈佛大学攻读博士学位(澳大利亚偏远地区可持续旅游的规划和设计)。身为新南威尔士土地和环境法院专员,在聆听过一段时期的发展要求后,她加入了墨尔本大学,也就是她目前的位置。她已经发表了超过50篇的期刊文章和两本书,国际发行并获奖的《与旧景观的新对话》和《当代澳大利亚的景观设计》(2002年出版),以及与同事共同完成的《跨文化的城市设计:全球还是本土的实践?》(英国罗德里奇出版社,2007年出版)。

  凯瑟琳·布尔是前澳大利亚景观设计师协会主席,并且作为主席和交叉学科评判委员会的成员通过会议评审,为澳洲各个政府在开放空间和城市设计的事务方面提出建议。她曾两次被澳大利亚景观设计师协会授予澳大利亚景观设计奖。2008年因其为景观设计和城市设计所做的贡献获得澳大利亚荣誉勋章的AM勋衔。

凯瑟琳·布尔(前澳大利亚景观设计师协会主席/荣誉勋章AM勋衔获得者)


  LAC:您是否介意用“女性化”这个词来形容您的作品?

  凯瑟琳·布尔:我从未从性别角度来看待我的作品,如果有人用此标准来衡量,我也会感到非常惊讶。我会从其他方面来考虑我的作品,比如它是否有趣?是否具有挑战性?是否令人激动?是否促进思想和实践的发展?这些对我来说很重要,远远超越了性别(而且也本该如此)。

  LAC:您是如何成为景观设计师的?您为什么会选择这一职业?

  凯瑟琳·布尔:我的父亲是一位土木结构工程师,他有自己的事务所。我的母亲是一位具有艺术气质的、敏锐的园艺师。我在建设(与我父亲一起去场地)、艺术和设计的氛围中度过了我的孩童时代,也常在灌木或森林的景观中探索和玩耍。在求学时代,我震惊于发展对家乡和学校的环境造成的影响,虽然我最初在大学里学习建筑专业,但是对发展高层建筑的强调使我失去了兴趣。在一位景观设计师办公室偶然的假期工作启发了我,并使得景观设计成为我的职业。这是一个可以包揽所有我感兴趣事物的职业,并可以真正改善这个世界的发展。从那时起,我尽我所能地学习,并通过在澳洲和海外的学习和工作获得景观设计资质和丰富经验。

  LAC:在您的职业生涯中,您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您是如何克服的?

  凯瑟琳·布尔:挑战永不停止……它们与你一同前进,随着时间的推移呈现出更多的困难。除了我认为的来自于其他行业对景观设计师根深蒂固的歧视,特别是建筑师以及学院派(“他们只是园丁”),源于想要做那些从未做过的事情的挑战一直存在。因为做之前从没做过的事情是辨别一个真正具有创造性的行业所在,这也是该领域的一部分,同时意味着伴随远见卓识和乐意承担适当风险的生活平衡实验。这样的生活是困难的,并且其困难总是远远超过预期……但这也是它值得我们承担一些创造性风险和预计风险的原因。当看到一个伟大的项目在经过多年的努力后得以实现,或者尽管存在很多困难,当看到自己的学生毕业后继续进行这些伟大的工作,都是非常值得的。并且要确保那些怀疑者看到,即使他们怀疑,那些项目也完成得那么好,这也是奖励的一部分。

  LAC:作为景观设计师,最重要的能力是什么?您认为女性景观设计师的优势和劣势是什么?

  凯瑟琳·布尔:景观设计师须具备的能力不只一种,而是许多。她们必须有弹性,能够坚持抵制阻力从而实现改变(许多客户起初不想改变,必须说服他们)。她们须是清晰的思想家和伟大的发言人,以便看清问题,了解工作环境,整合问题,讨论项目以求改变和说服(客户、合作伙伴、用户及彼此)。她们必须有良好的空间感和技术技能,以及探究的头脑。她们必须对管理感兴趣—事情是怎样发生的,更重要的是,如何让其产生。同时热爱自然、文化及人民是必不可少的—所有这些都是设计师的基本素质。

  LAC:您认为是否有与奥姆斯特德相提并论的女性景观设计师?您为什么这样认为?

  凯瑟琳·布尔:我认为,没有哪位女性景观设计师可以与奥姆斯特德相提并论—也许永远不会有景观设计师具有那样的影响力,这无关于性别。时代已经发生变化,同时我们发现重要人物的方式也已经改变。哈尔普林(Halprin)和麦克哈格(McHarg)在他们的年代以及职业全盛期都非常有名,并且当之无愧。英国的西尔维亚·克劳(SilviaCrowe)亦是如此,她是一位非凡的女性,曾极大地鼓舞了我。布·马克斯(BurleMarx)、玛莎·舒瓦兹(MarthaSwhartz)和安娜·斯本(AnneSpirn)同样拥有全球声望。但她们不是奥姆斯特德那样的鼻祖人物。他的作品具有开创性(并不是它们必须如此,而是他做到了),并且是令人难以置信的持久稳固。他开创了新的职业,他的公司在哈佛大学开设了景观设计学课程,这是很难复制的。

  如果将来有一位女性景观设计师像奥姆斯特德一样著名,甚至拥有全世界跨时代、跨文化的声誉,她将来自下一代,而且很可能来自亚洲。那里(可持续发展和气候变化)具有挑战,充满了崭新的思维方式和伟大的项目,而且性别不再是一个问题。因此,加油吧!!!

  LAC:对您影响最深的景观设计师或者景观设计作品是什么?

  凯瑟琳·布尔:许多景观设计师都影响了我,包括西尔维亚·克劳—我刚才提到,她充满活力、魅力,聪明且善于表达。我喜欢墨西哥的路易斯·巴拉甘(LousiBarragan)和斯里兰卡的杰弗里·巴瓦(GeoffreyBawa)的作品。但是,或许对我影响最大的是我原来的老板布鲁斯·麦肯齐。他真是一位有独创性的人。他为澳大利亚的景观行业开创了先河,并始终愿意冒着巨大却值得回报的创造性风险,通过伟大的项目,改变了澳洲人的景观思考方式。我认为他是对于当今悉尼的景观方式有最深远影响的人。他是一位真正的英雄。

  LAC:请您评价一下澳大利亚女性景观设计师的现状(如比例、认可度与影响力等)。

  凯瑟琳·布尔:在澳大利亚,女性景观设计师有着巨大的影响地位。她们是澳大利亚景观设计师协会国家专业团体的首领,她们是大学的教授并且指导项目,她们是国内和国际获奖公司的负责人,她们是政府部门的负责人,她们可能是业内人士的主要群体。她们是一种鼓舞。

  LAC:随着女性景观设计师的数量不断增多,您是如何看待女性从事景观设计这一行业的前景?

  凯瑟琳·布尔:她们希望它会怎样就会怎样。这个领域拥有一切,而且会变得更好。

  LAC:请您给景观设计专业的学生提出一些建议。

  凯瑟琳·布尔:精力充沛地追求事业,非常努力地工作,并且获得乐趣。确保你所从事的工作是你真正关心和热爱的。热情犹如烈火一样,可以给你无穷的力量。它可以让你超出常规地思考。找出专业中可以激励你并且令你持续不停工作的方面。凭借努力工作和探索精神,景观设计会给你所需要的一切,并且通过这一点,你才可以为这个世界带来它所需要的。(刘琴博译,周明艳校)

项目对接平台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免责声明| 会员服务| 帮助中心|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拉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2005-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1015194号
地址:中国郑州市金水区姚寨路133号金成时代广场9号楼7层706 邮编:450008
联系我们:0371-60925574
欢迎您加入园林苗木行业交流群,群一:150293173 群二:215447311 中国景观网1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