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订阅

江西:田野中的祠堂

时间:2011-04-01  来源:合肥在线  编辑:张晓艳  浏览:1135次
位十多岁的中年人说,要想参观祠堂,必须征得市文物管理处的同意…顶端竖有个亚葫芦状高约米的锡质楼顶,在这带算是地标式的建筑了,方圆数十里内都能看见…他们希望这里能成为安徽的孔子文化传承地…因为相关道路还没有配套,目前,大孔祠堂还处于关闭状态…说着,黄永年先生把我们带到祠堂的入口处,那里原是块残留下来的和玺彩绘,后来修复的时候,仿照原样重新描绘…到了年,乡里盖起了学校,
江西:田野中的祠堂

孔祠堂门头的牌匾其实应该是竖立的

    田野中的古代房舍

    大家都知道大圩的葡萄好吃,可谁想到那里的风景也是别具一格。

    车子沿着宽阔的马路拐上一条小道,还不到500米一组古建筑便映入眼帘。上前一看,却是“铁将军”把门。一打听,原来祠堂刚刚修复完毕,还没有对外开放。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说,要想参观祠堂,必须征得市文物管理处的同意。好在我和市文物管理处的程红主任打过交道,电话里交流一番后,那位中年人喊来了临时管理人员黄永年先生。

    刚进入院落,我们就被它的气势所征服了。祠堂坐北朝南,呈现四合院落的模式。门前一对威武的石狮子,像是忠诚的卫士,经年累月地保护着庄严的祠堂。祠堂大院正中矗立着一座具有民族风格、全木结构的“藏书楼”,原物已经被拆,现在是恢复重建的。高约30米,上下两层各三间,造型独特,雄伟壮观。顶端竖有一个亚葫芦状、高约2米的锡质楼顶,在这一带算是地标式的建筑了,方圆数十里内都能看见。

    黄永年先生说,大孔祠堂原先有房屋60多间,到合肥解放的时候还基本上保持原有的样子。上世纪50年代初,祠堂被当做了学堂,学塘村的许多孩子都是在那里开始识文断字的。黄永年先生还记得那时的祠堂围墙比现在的还要高,周围有一片荷塘,一到夏天,莲藕的芳香飘到了课堂上,惹得小学生们直咽口水。

    到了1958年,乡里盖起了学校,祠堂又被当做了粮站,名字还是沿用祠堂的名称,就叫大孔粮站。那时“藏书楼”还在,旁边是11间门市部,还有几间仓库。当时大家照相喜欢以此为背景。这也为以后重建“藏书楼”提供了直观的影像资料。

    大孔祠堂文革期间还做过学塘大队的大队部,改革开放以后,村子里为了发展经济,又将那里改造成化工厂。因为位于南淝河的岸边,所以叫淝滨化工厂。不过不是生产化肥,而是生产树脂,经济效益一度还很好。

    到了2006年修复以前,大孔祠堂剩下的就只有后殿九间和东西厢房共十几间房屋,并且因年久失修早已破烂不堪,在岁月的风雨中飘摇不定。

    从未淹没的风水宝地

    黄永年先生憨厚地自我介绍,他今年69岁,按照当地的风俗习惯男过虚、女过实,他刚刚过完70大寿,在合肥包河区大圩镇学塘村生活了大半辈子了。

    他透着神秘的表情告诉我们,当年孔家在这里修建祠堂可不是随便定下来的,那是请了好几个风水先生把的脉。村子里的老人还记得有一个风水先生用罗盘在四周堪舆以后,不停地夸赞说,这里是个好地方,气乘风则散,界水则止,聚之使不散,行之使有止。

    这倒符合当地的实际情况,学塘村是圩区,地势低洼,河湖的洪水位均高于田面高程,必须筑堤挡水,才能正常生产。历史上把洼地分割成许多小块,每小块周围都要筑堤保护,形成一个独立的生产区域。奇怪的是,这里旱年不干,涝年不淹,不论外围的洪水如何涨,这里从未发过大水。1954年的那场洪水将合肥许多地方都淹没了,可这里还是一切如常。

    这是一个奇迹,同样令人称奇的还有它的建筑风格。我见过许多祠堂,包括安徽省委旁边的高家祠堂,徽州的胡氏宗祠,以及不久前才游览的岳西汪氏宗祠,它们无一例外都是典型的晚清江淮或江南建筑风格。

    但大孔祠堂不一样,它兼有南北的风味。黄永年先生介绍说,修建祠堂的孔氏家族是从北方迁来的,当年为了能够仿照曲阜的孔庙,还专门去人取得了曲阜孔庙的许可。今天,从祠堂内保存的彩绘还能看出孔庙的建筑风范。

    说着,黄永年先生把我们带到祠堂的入口处,那里原是一块残留下来的和玺彩绘,后来修复的时候,仿照原样重新描绘。我们看到,蓝色的精美图案上是金灿灿的鎏金花纹,这在北方的古老建筑中常见,而江淮地区却是绝无仅有的。


    孔子后人庐州建祠堂

    据合肥市文物管理处程红主任介绍,大孔祠堂始建于1905年,至今已有100多年历史,是时任甘肃省督办御赐二品顶戴和总统右江各军的孔华清为家乡族人所修建的宗祠,也是江淮晚清时期的一组较为完整的宗族公共祠社建筑。上世纪80年代初,该祠堂被合肥市政府命名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2004年又被命名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好玩的还有祠堂的名字,怎么就叫大孔祠堂了?黄永年先生笑着说,大圩习惯称呼青年人为小张、小赵,称呼老年人为老张、老赵,以此类推,称呼中年人自然就是大张、大赵了。孔华清捐资修建祠堂的时候正是壮年,族人援例叫成了大孔祠堂。

    黄永年先生把我们引进“藏书楼”后面的配殿内,那里的墙上镶嵌着一块光绪皇帝颁给孔氏家族的打虎功德碑。传说孔华清当年修建大孔祠堂之时,想起了曾是打虎英雄的家人孔繁琴,于是命族人将光绪皇帝看封的“圣旨碑”又叫“打虎碑”偷偷地放在墙内。

    孔繁琴16岁时就参了军,靠勇猛很快当上清军将领。当时在云南边疆,老虎经常伤及百姓,得知情况的孔繁琴决心为民除患。在做好充分的准备后,孔繁琴便带随从上山灭虎。孔繁琴手提钢刀,腰中插着八珠连发枪,骑着高头大马,手中拿着酒就上山巡查,随从很快就被甩在了后边。就在孔繁琴酒醉之后,他发现自己的马不走了,并且前腿跪在地上。

    孔繁琴知道是老虎来了,他扔了手中的酒,提起钢刀站了起来,与老虎搏斗。当时钢刀都被砍得弯曲了,无法继续使用。而此时老虎也身受重伤,在危急关头,孔繁琴拔出腰间的连发枪,八珠连发,老虎最终倒在血泊中身亡。

    当时的规矩是将领打死老虎,要将老虎送到皇宫让皇帝看封。但因老虎体积过大,而云南离京城又远,孔繁琴只得命人将虎皮送到皇宫请赏。没想到,被打死的老虎肚中还有四条未出生的小虎。这四条小虎也被剥皮一道送到了皇宫。光绪皇帝看到后龙颜大悦,封了他“打虎碑”。

    不过,孔繁琴最终还是战死沙场。

    手记

    安徽的孔子后裔真不少,据说登记入谱的就有7万。而合肥又是孔子后裔聚集地之一,肥东、肥西、长丰都有,其中仅肥西县登记入册的就有1万多人。

    因为孔子特殊的历史地位,国人历来十分“尊孔”,近来,各种各样的“祭孔”活动更是热闹非凡。而合肥因为大孔祠堂的发现和修复,使孔子在合肥的后裔又多了一处祭祖的去处。他们希望这里能成为安徽的孔子文化传承地。

    专家学者也认为,大孔祠堂是合肥惟一保存较完整的古代宗庙,保护和发掘该祠堂内的古迹文化,应将其放到一个更丰富的文化背景中,赋予其更深层次的内涵。大孔祠堂本是孔氏后人所建,与山东曲阜孔庙血脉相连,而合肥市素有尊师重教传统,可将该祠堂的复建和打造一处“合肥孔庙”联系起来,使复建后的孔祠蕴涵更丰富的孔庙文化。

    因为相关道路还没有配套,目前,大孔祠堂还处于关闭状态。但合肥市文物管理处的同志告诉我,重庆南路即将打通,到那时,去大圩除了摘葡萄、吃农家饭,又会多了一个游玩的项目。

皇帝御赐的“打虎碑”

见证祠堂变迁的黄永年先生

这就是所谓的“门当户对”中的“门当”

复建的藏书楼

项目对接平台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免责声明| 会员服务| 帮助中心|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拉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2005-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1015194号
地址:中国郑州市金水区姚寨路133号金成时代广场9号楼7层706 邮编:450008
联系我们:0371-60925574
欢迎您加入园林苗木行业交流群,群一:150293173 群二:215447311 中国景观网1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