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订阅

热带植物园

时间:2010-12-20  来源:三角州  编辑:  浏览:534次
在房间里他们盛放,这不是没有可能,因为他们确实存在着,而且欢天喜地旁若无人地盛放着…热带植物园,生命令人感动地神奇着美丽着…浓重的湿漉漉的青苔和蘑菇…逃离城市,郊外有大块的天,大块的泥土,让紧张的呼吸放缓,眉目舒展整个世界空了…植物无限温柔又垂涎尺地围绕…夜里下着滂沱的大雨,冲走了屋顶,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儿…温暖而有点闷热…
热带植物园
  空气里水分太多,很黏。就像在胶水里呼吸的鱼。
  墙壁湿滑。霉霉地生了青苔和蘑菇,还有一些鲜艳的植物。鲜艳而肥大。
  在房间里他们盛放,这不是没有可能,因为他们确实存在着,而且欢天喜地旁若无人地盛放着。“啪啪”。沾着蜜的蕊。浓重的湿漉漉的青苔和蘑菇。
  温暖而有一点闷热。
  头发和皮肤绿了。奄奄一息,盖着俗艳的大被子,死在床上。植物无限温柔又垂涎三尺地围绕。枝叶藤条缠住四肢,用可爱的牙齿深深咬进肉里。欣喜地出了血,潺潺而出的血。
  滋润着,更血腥更动人。接着他们腐烂了,接着又新生了。
  热带植物园,生命令人感动地神奇着美丽着。
  一不小心醒来了,他们迅速撤走。—眨眼,房间干燥而明亮。
  夏日夜晚十点半。
  烟花盛开在夜幕—样的眼睛里:一朵—朵,腾起,绽放,消失。
  我为空气中的光影心花怒放。
  是十秒一朵,是郊外的空旷舞台,是普通的夏日夜晚。
  逃离城市,郊外有大块的天,大块的泥土,让紧张的呼吸放缓,眉目舒展——整个世界空了。人像卷心菜一样什么也不想。时间放大了几倍,天上的橙子由东挪到西。是坐在田埂上的自由,是满头野花的自由,是把癞蛤蟆放在肚皮上的自由。
  我脸朝下,贴着粘湿的泥土。蚯蚓在我的指缝里,风吹进草籽到我的耳朵,脑袋里的物质被置换,我成了无欲无求的草包。
  晃悠了几天,有一天夜里听到了“嘭嘭”的异响,然后看到了烟花。
  烟花由一个点辐射开来,占据整个夜空,覆盖宇宙。
  缤纷的烟花是欲望,我告诉自己,悄悄地告诉她:欲望产生,扩大,最后泯灭。也绚烂巨大,也只是光影。
  望着自己的欲望清晰强烈地照亮夜空,人们升腾起欢愉。
  浓重的黑融化掉美丽的烟花,吞掉人们的梦想。
  但仍然,常开不败。
  一朵又一朵。
  嘭——嘭——嘭——嘭——嘭
  下雨天。
  夜里下着滂沱大雨,雨来自遥远的漆黑的上面。沉默着下降,为了撞击的一瞬粉碎成花。
  在漫长寂寞急速的下沉过程中,水感到失重的醉,陷入的是软绵绵的梦。
  天要整块的堕落,天叹了口气开始堕落。
  无可挽回。
  在下落的时候,天忽然感到自己很脆弱。
  没来得及再叹一口气,无声地迸碎了。
  连一块玻璃也不如。
  地上碎玻璃好多,多得连在一起,汇成一潭潭镜子。
  镜子里面是漆黑的。
  夜里下着滂沱的大雨,冲走了屋顶,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儿。水从头流进鞋里,冰冻了心脏。
  如果明天醒得来,一定要看看没有了天的空,是怎样的空。
  作者系上海市曹杨第二中学高三(1)班学生
   【优质草坪的建造与管理

项目对接平台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免责声明| 会员服务| 帮助中心|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拉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2005-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1015194号
地址:中国郑州市金水区姚寨路133号金成时代广场9号楼7层706 邮编:450008
联系我们:0371-60925574
欢迎您加入园林苗木行业交流群,群一:150293173 群二:215447311 中国景观网1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