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订阅

李根源成苏州现代访古第一人

时间:2010-12-20  来源:姑苏晚报  编辑:王佳丽  浏览:891次
正是他的这样次个人活动,为苏州保存了份永远无法再现的昔日辉煌的图景…而此事亦在当时的文化圈内传为美谈,李根源迁居苏州后,常与苏州文人诗酒相会…李根源的五子李希泌曾回忆,苏州城内,河道纵横,有东方威尼斯之称,当年他们就住在十全街,门前就有条小河,可通舟楫…苏州有两千五百多年的历史,留下了众多前贤的墓葬,更有着无数与此相关的金石碑版,这对于嗜好金石碑刻的李根源,吸引力自然是不小…
李根源成苏州现代访古第一人

 现藏于苏州博物馆的《吴郡西山访古记》手抄本

    在李根源戎马一生的政治生涯中,隐居苏州的一段“吴郡西山访古”某种意义上来说,纯属“个人爱好”,然而其对苏州本土的文化建设却是功不可没。李根源苏州“访古”后,写就了《吴郡西山访古记》一书,这是苏州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的对西部山区的文物调查,有此一书,苏州西部山区的文物古迹就可以尽在掌握中。这是有史以来对苏州郊区古墓最完整的、最详尽的调查。直到现在,都是考古工作者十分重视的文献资料。

    如今回过头来看,80年前李根源的访古之游,就显得很有先见之明,因为经过抗战、解放战争、破四旧、文革等历次战争与运动,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吴县再一次进行文物普查时,李根源当年所见,已经十之九不存。正是他的这样一次个人活动,为苏州保存了一份永远无法再现的昔日辉煌的图景。当这一切一去不再的时候,我们就能更深切地体验李根源当年的远见卓识和他身体力行的意义所在。

    与吴地山水古人对话他为啥热衷吴地访古?

    想必李根源对苏州的挚爱是融进了血液里,他的第一次北上,便与苏州的西部诸山水乳交融了。他从香港抵上海,过杭州,畅游了西湖,并且拜谒了岳飞、张苍水以及俞曲园的墓园,随后又到了苏州虎丘、天平、灵岩诸山及城中诸名园……此行,李根源所到之处不少,而十年后他却坚定地把脚步停留在了苏州,想必这次出游一定给李根源留下了太多可待考究的谜底。

    苏州是个多山多水的地方,地势西高东低,东部湖荡棋布,而西部分布着大约有221平方公里的低山丘陵,这些著名的山丘大都风景秀丽,并且一直是充满人文景观的名胜之区,历来受到士大夫和佛教、道教等宗教人士的青睐,他们有的在山中建造私人园林作为自己隐居家园,有的建起了寺庙、道观,寻找红尘之外的另一种生活,更多的人把吴中的山山水水看作自己身后的归宿,在那里修建了无数的窀穸佳城,自然也留下了各种碑铭、墓碣,由于这些碑碣大多由历代名人撰文并书写,因此极具考古和欣赏价值,为许多文人所珍爱。

    苏州有两千五百多年的历史,留下了众多前贤的墓葬,更有着无数与此相关的金石碑版,这对于嗜好金石碑刻的李根源,吸引力自然是不小。一般来说,古人处置身后之事,必选择风水佳胜,所谓“春秋多佳日,山水有清音”的有利于子孙后代发展地点,而且有墓必有碑,有碑必有墓。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许多名人墓葬年代久远,他们的子孙由于种种原因,或迁移、或断绝、或因为贫困,渐渐地每年清明、七月半不去上坟祭扫,甚至因为生活所迫,把祖宗的墓地转卖给他姓,而当年的守墓人由于无人祭扫,也往往监守自盗,造成很多墓地明明在志书上有记载,实地踏勘却找不到踪迹,或仅存坟墓,墓碑则不知去向,这样的情况相当普遍,非常令人痛惜。古人向来重视文献记载,而缺乏必要的实地调查,因此有很多记载不免以讹传讹,为此,李根源决心本着求真务实的精神走一走,看一看。

    一叶扁舟游历西部诸山常遇尸臭扑鼻

    既没有宽敞的交通大道,也没有快捷的交通工具,钻进人迹罕至的深山野林,而且还须时常提防盗匪……仅凭一叶扁舟游历西部诸山,如果没有亲身经历,沉醉在今日西部山区的“美色”,如今人们已很难体会当日的艰辛了。

    1926年春,已是无官一身轻的李根源开始了他为期三个月的访古之旅。而此事亦在当时的文化圈内传为美谈,李根源迁居苏州后,常与苏州文人诗酒相会。在他去西山访古期间,几个月没露面,便有人揣测,李根源耐不住寂寞,到北京搞政治去了。后来大家才知道,他在调查抢救苏州古迹文物。

    李根源的五子李希泌曾回忆,苏州城内,河道纵横,有东方威尼斯之称,当年他们就住在十全街,门前就有一条小河,可通舟楫。吴县是有名的水乡,沟浜交错,父亲当年在吴县访古的交通工具,就是一叶扁舟。他从家门口上船,就可通往他访古的目的地。他花了三个月时间,遍历吴县诸山。“父亲在三个月内,白天舍舟登岸,翻山越岭,访求古文物与古墓葬,晚间返回小舟,踞促舱内,在一灯如豆的油盏下,整理记录,编写游记。”

    李根源的访古行动断断续续分为四次,第一次4月12日至4月30日;第二次5月24日至5月30日;第三次6月8日游甪直;第四次10月7日访惠栋墓、朱柏庐墓。当时的西部山区因为交通不便,人迹罕至。他虽然有船、有山轿代步,但在山林丛冢间是必须一步步踏勘的,很多地方棺材浮厝,尸臭扑鼻,他兀自不顾。

    4月19日,李根源在日记中写道:

    是日定乘船赴洞庭东山,访陆丞相逊、王文恪鏊墓,并游西山、访高少保定子父子墓。因昨日在长冈触尸臭,头昏眩,复于途中饮水不慎,深夜腹泻不止,东山之游暂罢。

    读此,其坚韧的毅力令人钦敬。

    锲而不舍金石可镂成现代人的考古“蓝本”

    时光如果可以倒转,我们的眼前似乎就能浮现这样一幅画面。

    虎丘山脚下,一位中年男子正手拿纸笔,一边查看史书中记载,一边对每一刻石的题名、书体进行比对,一边丈量尺寸,记方位,并且亲自抄录文字或者把摩崖石刻拓下来。不远处的一个悬崖之上,隐约有掩隐不清处,他便拨开藤萝、剔除苔藓……直到看得清为止。

    忽然,一座亭子上,“宋刻黄安仁……”等字迹闯进了他的眼帘,一阵惊喜过后,他发现其中二行十字外露,还有八个字在二仙亭下,被亭檐柱石给遮蔽了。情急之中,他立即拿起工具就在亭子上凿孔,一直看到全部文字以及“绍圣四年”(1097年)纪年的字样。光顾着高兴的他却完全忽略了因为凿孔受伤的手指正血流如注,一时连疼痛都不知道了。

    根据史料以及查阅资料上的记载,他觉得剑池西侧墙壁上应该有古人的石刻,可是他架好梯子一直爬到最高处,搜遍全壁,还是没能找到古代人留下的残字。由此,他推测西边墙壁上的石刻乃被后人为了刻上自己题诗而全部磨毁,此乃清人佟彭年(康熙二年任江苏布政司)和浙人王成瑞(光绪年间)所为,探源定谳,他感到十分痛心,在卷中记述下此等罪魁。这种行为,恰似现今拆毁古建、破坏文化遗物而名为建设改造的劣迹一样。

项目对接平台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免责声明| 会员服务| 帮助中心|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拉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2005-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1015194号
地址:中国郑州市金水区姚寨路133号金成时代广场9号楼7层706 邮编:450008
联系我们:0371-60925574
欢迎您加入园林苗木行业交流群,群一:150293173 群二:215447311 中国景观网1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