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订阅

在场建筑:何以在场

时间:2010-12-18  来源:中华建筑报  编辑:马生泓  浏览:1663次
“建筑师是对环境比较敏感的人…多年来,在纽约的中国建筑师时常聚会,形成了个小圈子,因此徐千禾刘宏伟钟文凯个人相熟…”徐千禾用这句话概括了个人从美国回到中国的缘由…那个时候,曾经客居在国外的批中国建筑师已经回国,包括非常建筑马达斯班都市实践等在中国建筑设计行业颇有影响力的事务所主持人…来北京前,他从来没有到过这个城市…“那时候,我想离开纽约,可能作为建筑师在那里对业务已经太
在场建筑:何以在场


左起:徐千禾、刘宏伟、钟文凯(人物摄影刘玄)


  钟文凯,本科学习阶段就去了美国。刘宏伟,内地大学毕业后出国。徐千禾,一个出生在台北的建筑师。在纽约,3个人先后相遇,各自在不同的事务所供职。“建筑师是对环境比较敏感的人。”徐千禾用这句话概括了3个人从美国回到中国的缘由。

  不可分说的个人意愿

  2005年的时候,徐千禾还在纽约。多年来,在纽约的中国建筑师时常聚会,形成了一个小圈子,因此徐千禾、刘宏伟、钟文凯3个人相熟。“那时候,我想离开纽约,可能作为建筑师在那里对业务已经太熟练了。”那种熟练让徐千禾看到了自己30年后的工作和生活状态,“自己还年轻”,所以他要作个选择。“但去哪里好,还没有决定。回台湾吗?”徐千禾犹豫不决。

  “你也能从其他人的状态看到自己40岁、50岁甚至更老的时候的生活。”刘宏伟也感觉到了这种不变给人的压迫。当时,他和钟文凯已经在纽约注册了事务所——SPACEWORKArchitects。那个时候,曾经客居在国外的一批中国建筑师已经回国,包括非常建筑、马达斯班、都市实践等在中国建筑设计行业颇有影响力的事务所主持人。

  “回来不完全是个人意愿的选择,这和我们国家的发展密切相关。”钟文凯作为当事人之一,他在本科尚未读完就去了美国赖斯大学和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我们的上辈人,在去了美国后很少有人还想再回来,当时那里的环境对他们的生活、事业来说更好。而到了我们这代人,国家的发展速度很快,和西方国家的差距逐渐缩小,能提供给想做点事情的人的机会更多,因此渴望回家的人越来越多。”尽管很早就想出国,但钟文凯说从内心里他从来没有想过要永远地留在那里。

  2004年、2005年,刘宏伟和钟文凯先后回国。“本来就是要回来的”,回来后一无所有。尽管刚开始做的都是些非正式的设计,但有几个居然都成了。

  对于1995年离开台北、在纽约居留了10年的徐千禾而言,生活又进入到一种漂泊的状态。来北京前,他从来没有到过这个城市。“北京是个蛮特别的地方,对我而言,非常喜欢这样的改变。”因此,3个人在2006年一起组建了在场建筑。

“在场建筑这个名字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我们对待建筑的立场。”钟文凯说。

  开始一个历程

  建筑何以在场?“建筑是营造场所的艺术。”即使经历过东西方两个价值观不同的国家,在场建筑的3位合伙人一直坚持认为,“每个建筑师的关注点不一样,对我们来说,每一个建筑物的地点和内容都是独一无二的。建筑的意义最终必须通过建筑物的物质存在来实现,包括使用功能的合理,对场地和气候的回应,对空间、光线、材料以及质感的关注,还有对建造质量和细部的追求。”

  美国的建筑市场和中国的截然不同。在场建筑的合伙人都是在美国从业多年后回到中国的,“我们从来没有想在中国复制美国式的建筑”,在场建筑合伙人决心从头开始,“将要开始一个充满挑战的历程”。

  3个人在美国所经历的是一个比较完善的建筑行业,无论建筑师还是其他专业的工作人员,权责分明、清晰;在中国,建筑师所面临的常态是甲方只能提出一个含糊的意愿。在美国,建筑师要做的,常常被很清楚地告知,因此他们必须努力去履行自己的职责;在中国,建筑师必须和甲方一同构想建筑物在未来的使用需求、揣摩市场,他们要一起经历一个建筑诞生的完整过程,而这样的过程是从无到有的创造。

  西方国家对任务书的严格要求,从某种程度上对建筑师来说,似乎不总是个好事情。曾经有不少的人抱怨纽约在近几年之前,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出现过好房子,原因是开发商把每一英寸的面积都转化成了利润,他们的严格计算已经蚕食了建筑师的创作空间。“话说回来,这种方式的背后有其理性的一面。在中国,则出现了另一个极端,对于建筑形象的片面追求优先于使用功能的合理,从而造成了巨大的资源浪费。”钟文凯说。

  无论拿两个国家作怎样的比较,都无法定论利弊,因为在任何国度、任何时期,金钱和时间对于建筑的生产都是决定性的因素,同时也总有一些建筑师对于建筑本源的探求是真诚的。徐千禾认为,归根结底,建筑师要强调的是专业的合作,所有的专业到位,才会出现高品质的房子。

  “实际上,有很多的建筑师认为现在的中国有更多的机会和可供发挥的余地,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归结于一些甲方甘冒风险的态度,使建筑师似乎获得了相对宽松的创作空间。”钟文凯说,“但另一方面,经验的缺乏和条件的宽松在某些时候却使得建筑设计误入歧途。”无疑,中国的建筑现状的确为建筑师提供了无以伦比的机遇和挑战,但缺失的专业策划、管理和运作过程也导致了无数令人失望的案例以及在摸着石头过河的市场化过程中出现的具有中国特色的怪现象。

  所以,在场建筑在中国的开始,的确需要一步一个脚印的探索,因为他们面对的是一个尚未成熟但已在快速成长的市场,它的复杂性和单纯性一样令建筑师着迷。

  限制下的创作

  不同的建筑设计事务所有着不同的价值取向,有的以宏大为命题,有的立足于现实。在场建筑属于后者。

  “刚开始,我们对于‘在场’的理解也比较单纯,主要是建筑和环境、场地相关。”刘宏伟说。但随着实践的积累,他们对在场建筑的理解也不断发展。“我们不再以单纯具象的方式看待设计,看问题的角度更加全面,考虑问题更加深入,解决具体问题更加专业。”刘宏伟说自己在美国时是个普通的建筑师,面对的问题比较单一,在北京成立事务所以后,面对的委托在一开始几乎都是相当模糊的,他们扮演的角色常常是把模糊的东西梳理清楚,并且要表述得有理有据。而结论并不见得只有唯一,多种可能性使得项目变得更加有意义。建筑几乎和所有的领域相关联,“一个具体的项目到底和哪些东西会发生关系,在最初的时候很难意识到,即使你是专业人员,只有经过思考,你才会发现更多的问题和关键点,你也才有可能更好地处理这些问题。”刘宏伟说。

  2006年,事务所刚刚成立的时候,第一个项目是一个幼儿园的改造。在此之前,它仅仅是住宅小区里按幼儿园报建的一所房子,没有具体的使用者,实际上不能满足幼儿园的使用要求。“在这里我们没有太多地谈抽象的概念,而是希望做出一个能真正令现实改观的成果。”徐千禾说,“我们在乎的是小孩子从外面进入幼儿园的经历,所有的公共空间都按照孩子的天性利用起来。”

  在这里,走廊、楼梯等空间不单只为经过提供可能,“这里有一种很基本的建筑的思维方法。”钟文凯解释,“小孩子在这里有可能停留嬉戏,所以空间是重要的,光线是重要的,色彩和尺度也是重要的。我们用这些建筑的思维方法在现有的条件下为小孩子创造一个有吸引力的学习和玩耍的环境,这就是建筑学的价值。”“我们最大化地实现了这个项目的潜力,在资金条件有限的情况下。”4年过去了,3位合伙人对于用亚麻油边角料铺装地面、把屋顶检修口改造为天窗的情形还记忆犹新。

“这体现了我们建筑师的观点——并不是非得要求一个很好的条件才能实现我们的想法。改造这家幼儿园的初衷也并非只是让它能用,尽管此前条件很令人沮丧,满足功能条件后还要为孩子创造一方小小的天地。”刘宏伟说。徐千禾也表示,建筑师不见得一定要依赖某种条件或者高档的材料来实现自己的设计,他们花了更多的心思在苛刻的限制条件下发掘建筑的创造性,几乎所有他们做过的项目,在小情节的处理上都更加专注。而这样的细节有时候是不被轻易发现的,但建筑师还是很认真地处理,与其说他们在做建筑形式,不如说他们在营造体验。

  百分百的建筑思考方式

  经过在中国的四五年实践,在场建筑的合伙人意识到,目前他们不一定要做高端的标榜前卫的项目,平常的建筑同样能体现建筑师工作的价值,在这样的项目上建筑师同样能获得满足感。直到现在,他们还没有碰到过一个甲方愿意挥霍自己的财富。很多甲方就如同上街购物的普通人,他们会衡量一件商品的性价比。在场建筑所接手过的这些平常项目,在某种程度上更能反映出中国社会目前的普遍状态:如何创意地应用现有条件。钟文凯说,面对兢兢业业的创业者,建筑师没有资格或权利去抱怨为什么只有这么低的预算。

  刘宏伟坦言,3位合伙人打根上也没有想要把事务所做成一个高利润的公司,所以在项目的量上有所控制,当然某些时候放弃是被迫的。但从建筑师的使命感来说,在场建筑的合伙人在放弃的同时还在争取,比如通过经验的积累,在现有作品的基础上不断作新的尝试,加强作品的构思力度,提升作品的质量。“我们有一个理想,但我们不能把自己的理想强加给别人,其间有一个并不容易的创作过程,最终还必须是使用者接受、投资方接受。”徐千禾说,“建筑是相互交流的媒介,没有一厢情愿。”

  就目前的中国,于建筑师的确是一个可遇不可求的大好时期。但“并不是说建筑师为了追逐项目才来到中国,可以反过来说,只有当你在这里的时候,才可能把一个建筑做好”。回到建筑的“在场”,“我时常有一个问题:当建筑师不在场的时候,你怎么来做项目?”几年的经历让钟文凯发现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典型的事件是一群外国建筑师在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方设计一堆房子,这群建筑师只需要去这个地方两三次,就期望房子能被盖起来。“不在场的情况下,当你不了解现实的时候,怎么能盖出来凭空想象的那所房子?不在中国的建筑师却在中国做出了无数的房子,这让我倍感困惑。”

“这样能做出房子,难度的确比较大。”徐千禾认同,“当然,国际大型事务所可能是个例外,它规范的管理在某种程度上规避了

项目对接平台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免责声明| 会员服务| 帮助中心|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拉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2005-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1015194号
地址:中国郑州市金水区姚寨路133号金成时代广场9号楼7层706 邮编:450008
联系我们:0371-60925574
欢迎您加入园林苗木行业交流群,群一:150293173 群二:215447311 中国景观网1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