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订阅

欧阳生:七年坚守 古稀老农剪不断的“桢楠情”

时间:2010-10-18  来源:  编辑:欧阳生  浏览:914次
欧阳生主要事迹个信念,撑起大山深处七旬老农欧阳生股牛劲儿…七年前,培育珍稀树种桢楠树成了他人生的目标…而今,站在多株成林的桢楠苗旁,老人佝偻的身影在深冬的风雨中飘摇双才村,个极不起眼的偏远村落…“那时,泸州已在大力倡导绿化城市,美化环境…则有商机可寻,则为城市绿化出份力…“当时,在大梯步和忠山公园都种上了…年前,泸州市倡导“认养绿地”行动,欧阳生作为个山里农民
欧阳生:七年坚守 古稀老农剪不断的“桢楠情”

欧阳生个人简介:

    欧阳生,今年76岁。七年前,试种桢楠。七年中,舍尽所有,身心投入,以致疾病缠身,家徒四壁,身陷困境。苗子长壮了,身体垮下了,老人倔强而又无助的眼神散落在了那片相依七年的桢楠树上,依然是不离不弃。

欧阳生主要事迹:

    一个信念,撑起大山深处七旬老农欧阳生一股牛劲儿。七年前,培育珍稀树种桢楠树成了他人生的目标。而今,站在5000多株成林的桢楠苗旁,老人佝偻的身影在深冬的风雨中飘摇——

    双才村,一个极不起眼的偏远村落。从泸州市纳溪区护国镇出发,顺着伏金村岩上一匹山埂子行走20公里山路才可到达。十三社一个叫桂花屋基的地方,四周的小山丘上杂木丛生,唯有房子侧面那一沟3米左右挺直的桢楠苗显得格外翠绿。

    那一沟桢楠苗,有5000多株,主人叫欧阳生,今年76岁。七年前,试种桢楠。七年中,舍尽所有,身心投入,以致疾病缠身,家徒四壁,身陷困境。苗子长壮了,身体垮下了,老人倔强而又无助的眼神散落在了那片相依七年的桢楠树上,依然是不离不弃。近日,笔者走进双才村,倾听老人种树的坚守历程。

    近古稀 试种桢楠“从头越”

    有人说,纳溪并非桢楠生长适宜之地。2002年,纳溪曾从外省引进一批桢楠苗,但由于技术原因,大部分夭折。曾种植过一些普通花木的欧阳生目睹此事,于心不甘。

    “那时,泸州已在大力倡导绿化城市,美化环境。”欧阳生回忆,“发展花木种植以后肯定有市场。”于是,本该安享晚年的欧阳生有了一个新的念头——不信桢楠在纳溪栽不活,决心在本地培育成功珍稀树种桢楠。一则有商机可寻,二则为城市绿化出份力。

    然而,欧阳生的念头完全不合家里人的看法,一开始就遭到反对。“桢楠树受国家保护,就是砍来当柴烧也是犯法的,也不能买卖,栽活了也无法享用。”欧阳生说,家里人认为,种桢楠是早晚要“惹祸”的麻烦事。早年曾在集体企业工作过的欧阳生自信于自己的眼光和能力,对此全然不顾,以犟脾气挺起年近七旬之躯,开始迈出余生追赶梦想的第一步。


    捡树种 辛酸冷暖“我自知”

    桢楠是珍稀树种,生长慢。在欧阳生的记忆里,民间早有桢楠“遇水难浸,遇火难烧”的美名。

    然而,培育桢楠并非易事。欧阳生吸取一些花木种植户种桢楠失败的教训,又走州下县多次求教市、区园林技术人员后得知,“桢楠适合用种子培育较易成活。” 

    种子哪里来?欧阳生作出一个常人难以想象的决定——捡。从2002年下半年起,整整6个月,欧阳生背上挎包,行程千里,在江安、叙永、兴文、江阳等自己曾经跑过的周边县区开始了“翻山越岭寻种记”。

    白天吃干粮,晚上寄宿朋友家。一开始,在山上找豌豆粒般大小的桢楠种,无疑大海捞针,“有时一整天也找不到一粒种子。”欧阳生说,“听人讲,从鸟儿粪便里排出的桢楠种子最易成活。这就是有的地方原本没有桢楠,却也能长出桢楠树的道理。”

    “桢楠一般生长在山间小溪或小河两岸。”爬山涉水,半年折腾,欧阳生捡回的桢楠种足以下地,也炼就一双“火眼金睛”。“现在几十米外我就能断定一棵桢楠树下面有没有种子。”欧阳生对自己的收获至今感到自豪。

    育幼苗 精心呵护“心如丝”

    从家人的反对到冷遇,2003年正月,欧阳生开始播种希望。

    “一个冬季,捡回的桢楠种子全是用湿河沙小心储存起来的,以保证均匀而充足的水分,提高发芽率。”这是欧阳生在实践中琢磨出的桢楠习性之一。其二,桢楠幼苗要在夏至时栽种,那时气温高,雨水多,走根快。

    双才村山多地少,人均半亩多田。桢楠育苗要选择田块。“以田块干种桢楠这件毫无好处的事。”欧阳生因此而遭到原本拮据的家庭的强烈反对。为此,欧阳生不顾年老体衰,自立门户,以每亩一年500斤谷子的代价租下4亩多干田。

    撒下种子,欧阳生一门心思扑在苗圃上。桢楠发芽慢,杂草生长快。每天,欧阳生都勾着身子,艰难地蹲在苗圃里,一旦发现针尖大的杂草冲出泥土,就赶紧拈掉。“如果不及时除掉,草比苗子长得还快。”遇上夜降暴雨,欧阳生再黑也要扛上锄头,去疏通排水沟。欧阳生说,“移栽的五、六亩桢楠,锄草、施肥、排水全是我一人打理。而一个壮年劳力,最多也就能管理两亩花木。”

    恋上桢楠,欧阳生失落了亲情,但苗子种活了百分之七十,近6000株,个人拥有桢楠苗数量几乎成了泸州市之最。老人苦涩之余,也很满足。


    陷困境 桢楠林旁“形影单”

    七年来,欧阳生在孤寂与日渐穷困的日子中守望着自己的梦想。

    昔日的苗圃早已长成了一片片密密的小树林,青翠的桢楠在寒风中依然挺立,无声地诉说着老人的“痛并快乐”。

    “桢楠已长到三、四米高了。完全该出售移植了。”但欧阳生最初寻找商机的初衷似乎打了“水漂”。欧阳生告诉笔者,除前两年低价售出极少数的苗子外,剩余的几千株苗子已是无人问津。

    在城市绿化如火如荼的今天,作为珍稀树种的桢楠是否可以火热一把?欧阳生对此叹息,“前两年到市、区摸过市场,桢楠远不及一些普通树种好卖。”

    而要获取更多的销售信息,对久居深山的欧阳生而言,已不太现实。自种桢楠起,欧阳生就患上心血管病,而今已不能写字,说话口吃。加之七年的付出没得到经济上的回报,至今仍然独居的欧阳生身陷困境。“现在我争取能卖点桢楠苗,把几年来欠下的一部分肥料钱和地租还清。”

    路何方 愿捐桢楠“心自安”

    “如果这5000多株桢楠苗销售无望,在可能的条件下,我愿意把这批桢楠苗无偿捐献给政府。”欧阳生说。

    四年前,泸州市倡导“认养绿地”行动,欧阳生作为一个山里农民,曾作出过一个惊人之举——主动向市园林局无偿捐赠200株桢楠苗。第二年,欧阳生再次捐出300棵。为此,老人得到了市园林局颁发的荣誉证书。

    “当时,在大梯步和忠山公园都种上了。”老人掏出保存完好的证书,对那次“辉煌”至今记忆犹新。而对这批苗子价值多少,老人已不太关心,“我担心的是哪一天突然倒下,这批苗子何去何从。”

    随着蹒跚而艰难的步履,笔者陪着老人逐一走进那一片片桢楠林。在树下,老人习惯性地用锄头把堵塞的水沟一一疏通,又习惯性地扯上一根杂草,在一棵桢楠树的树干上一圈,“已有四、五公分了,该搬家了。”

    (来源:四川在线;作者:何啸虎)

项目对接平台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免责声明| 会员服务| 帮助中心|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拉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2005-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1015194号
地址:中国郑州市金水区姚寨路133号金成时代广场9号楼7层706 邮编:450008
联系我们:0371-60925574
欢迎您加入园林苗木行业交流群,群一:150293173 群二:215447311 中国景观网1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