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订阅

花木产业岁房地产走俏 古树偷挖屡禁不止

时间:2010-08-11  来源:广州日报  编辑:  浏览:1880次
市场对于名贵花木特别是古树大树的需求变得越来越大,花木价格也随之“水涨船高”…”是谁在买树?林庆冬说,主要是房地产开发商,其次是政府路政部门广场和公园…仅仅去年,些观赏树木的价格上升了%以上,这让很多在湛江从事花木产业的老板赚得盆满钵满…位于湛江市麻章区甘林村路口外长约公里的国道两旁,原本种植农作物的土地上如今鳞次栉比地移栽了各类景观花木…飞涨的树价两万元买进百万元卖
花木产业岁房地产走俏 古树偷挖屡禁不止

为了装车方便,很多古树运来时都被“割头削脑”。

一些濒死的树木正接受“打点滴”治疗。

近年来房地产的迅猛发展和城市建设的需求带“红”了粤西的花木产业

但巨大的需求造成了古树偷挖屡禁不止给这一朝阳产业染上了一抹“黑色”

“庭中有奇树,绿叶发华滋。馨香盈怀袖,路远莫致之。”国人从古至今都对美丽的参天大树怀有特殊的好感,也因为好的树木往往地处偏远,无法经常观赏,带给人很多的遗憾。

近年来,随着我国城市化的脚步愈发迅猛、各地房地产行业的发展欣欣向荣,移栽花木、美化环境成了不少开发商、城市园林、路政部门的“必要开支”。市场对于名贵花木特别是古树、大树的需求变得越来越大,花木价格也随之“水涨船高”。仅仅去年,一些观赏树木的价格上升了50%以上,这让很多在湛江从事花木产业的老板赚得盆满钵满。

但“风光”的背后却蕴藏着巨大的隐忧。对于一些短则三五十年、长则上百年的古树名木来说,它们几乎是短期内不可再生的自然资源;古树、大树越来越少,造成了古树被偷挖、偷盗的现象屡禁不止。这个目前正充满活力的行业如何能变得“更干净”、“更阳光”,我们还需拭目以待。

位于湛江市麻章区甘林村路口外长约5公里的325国道两旁,原本种植农作物的土地上如今鳞次栉比地移栽了各类景观花木。这里目前是全国最有名的花木集散地之一,人们形象地称这一条路为“花卉大道”、“十里花木长廊”。

飞涨的树价:

两万元买进百万元卖出

“快活林园艺”老板林庆冬从1996年开始接触花木行业,他是“花卉大道”最早的创业者之一。如今,林庆冬已拥有6个大型园艺花木场和一个占地600亩的花卉研究种植示范基地,另有大树、古树存量2000余棵。他在“花卉大道”上共租有20多亩土地,种植一千余棵花木。用林庆冬的话说,这里的花木多得“像药材铺”,“名贵的树像黄花梨、罗汉松、‘见血封喉’,我这里都有”,但这里不过是林庆冬的一个卖货档口,“客户过来这里看货,选定了,我再让工人去其他园艺场拿货。”

林庆冬的花木货源主要分两种,一种是自己的花木基地里从树苗开始种植的花木;另一种则依赖“进货”,“很多古树、大树都是从广西、海南、越南等地进货过来的。”

至于这些花木的销路,林庆冬非常乐观:“现在是卖方市场,卖不卖给你,卖多少钱我们说了算,我们最远把树卖到南京、上海,今年需求最旺的两个省区还是广西和海南。”

是谁在买树?林庆冬说,主要是房地产开发商,其次是政府路政部门、广场和公园。“一些浙江的房地产老板一来就要订好几千株,有些名贵的古树、大树因为稀缺,价格很自然地就上去了,大树最后落到客户手里,价格翻上四五倍是非常平常的事情。”

据林庆冬回忆,他曾花2万多元从海南进了一株榕树,经过约三年的精心护理,树木的形态变得非常漂亮,最终被以近百万元的价格卖给了深圳某部门。这也是林庆冬迄今为止赚得最多的一次。据林庆冬估算,目前湛江的花木产值应该已超过5个亿人民币。

但并不是每一笔投资都能获得回报。从1996年就开始做花木生意的林庆冬,也没有少交过“学费”。

2001年到2004年间,湛江的花木产业遇到了很大的困境,林庆冬也深陷其中。“那时候花木产业还比较新,市场上一窝蜂地种大王椰、国王椰等棕榈树,我也没有经验,跟风投了60多万元去种,结果棕榈树的价格一路走低,加上当时土地的租期太短,4年亏了20多万元。”

成熟的产业链:

从移栽到装车“一条龙”

吃一堑、长一智,现在林庆冬把选对树木品种作为自己最重要的原则。“无论是自己种,还是进货,最关键是要选对品种,要选那种三五年后能在市场上赚到钱的树种,要选那种适应性强、存活率高的树种,树的耐寒、耐热、耐病虫害性能直接决定它的销路能去到多远。同时,树木还要好移种,少掉叶。”

随着花木产业的不断升级,整条花木产业链也不断地细化和成熟,树木从移栽到最后被客户看中装车,都有“一条龙”服务。“只要在家里看树、点钱就行,其他的事情都有专门的工人来干。”林庆冬说,“进的树一过来,我验完货满意,就打电话让专门的工人给树根围砖、盖土。树病得比较严重,就请人专门‘盖被子’,‘打点滴’;树被客户看中了,就请吊车工人来移树、装车。”一般的古树、大树,进货后一年半左右就可以找到买主了。

俗话说:“树挪死,人挪活。”但林庆冬表示,经过十几年的摸爬滚打,他现在进货过来的树木存活率已高达“95%以上”。“我进过来的树木,大多数都是生命力比较顽强的。买树不能只考虑它的品种和造型,关键是要看它移栽的成活率有多少。”

林庆冬在“花木大道”的园区里,记者随处可以看到场地工人架设的喷水龙头,有些树木的树干被盖上了“被子”,更加名贵的树木还挂上了“点滴”。为了便于装车,很多刚被运来的大树常常被“割头削脑”,这也致使它们被运到园区时常常已“奄奄一息”,这时,工人们便对这些树进行“特殊护理”,让树木“起死回生”。

“打‘点滴’是给树木打营养液、杀虫剂;‘盖被子’是防止一些树木在阳光暴晒下脱皮枯死。很多树刚送来时已经差不多死一半了,我们给它打‘点滴’之后,很多都活了过来,长出了新芽。”林庆冬指着一棵正在打“点滴”的树说,除此之外,什么树用什么样的泥土、移栽应该选一年中的哪一段时间,种植的土地会不会被水淹,都属于需要经过严加考虑的范畴;而能不能救活,“两个月的时间看分晓”。

事实上,真正要让林庆冬动脑筋琢磨的还是花木市场,树木的价格波动非常大,“3年前,湛江市中心的金沙湾工程要很多小叶榄,当时60元一株都没人要,到现在,直径10公分的小叶榄600元一株都有人抢。”

难以消解的难题:

还有多少古树可以挖

一切都阻止不了“花卉大道”中的古树数量锐减的现状。一方面,随着各种建设的需要,市场对于古树、大树的需求不断走高;另一方面,古树、大树的供应量却日渐萎缩,“已经很难找到古树、大树了。”

目前,林庆冬的花木销售中,70%的销量依赖基地培植,30%的销量依赖进货,古树、大树则完全依赖向上游卖家进货。“就在两年前,这两个数字还是倒过来的,但现在农村的大树越来越少了,即使有大树,人家也不卖给你。我打包票,两年以后,基地和进货的比例会是9:1。”

买古树、大树有一套完备的经销过程。首先,会有专门看树的人在农村找古树,然后向这棵树的主人谈价钱,树主愿意卖了,看树的人就给这棵树拍照,把照片通过网络传给下游的多个买家,和下游的买家议价,价钱谈妥,树就转手到了像林庆冬这些花木老板手里。“在网上看树,一般约定一个大概的价钱,看树的人也不只给一个买家看,价钱谈妥了,就起车装运,送到‘花卉大道’,给买家验货,买家认为合适,就把树收下,买家觉得不行,树木就运给别的买家看。有些树木甚至转手了十七八次。”

“这些古树一长就要三五十年,还要有良好的气候条件,没有病虫害才能长成,古树、大树几乎是不可再生资源。”林庆冬叹息道。

在广西、海南的很多农村,古树资源已经接近枯竭,越来越多的人铤而走险,甚至到深山老林里去偷挖滥伐。但市场对于古树名木的爱好似乎还方兴未艾。在林庆冬眼里,眼下的古树市场已经进入了恶性循环。“一方面政府处罚的力度越来越大,古树越来越少,价格便水涨船高,而古树的价格越高,就吸引更多人铤而走险,偷挖古树名木的现象由此屡禁不止。”

新“病馆记”:

为何偏要买古树、名树

时下的公益广告常常以“没有买卖,就没有杀戮”来号召人们保护老虎、鲨鱼等野生动物,古树名木也是如此,目前国人对于古树、大树的喜爱近乎已达到病态的程度。

林庆冬表示,今年他已有很多古树、大树的订单,但目前看来,几乎很难满足客户的需要。南宁为了建设某公园,几乎订完了他院内所有的重阳榕(景观榕树的一种);广西的另一座城市为了申请创建文明城市,也大量进购了他园区内的景观树种;浙江的开发商一来就抛出几千万的古树订单……可是古树名木的数量毕竟太有限了,根本没法满足这样庞大的市场需求。

“其实他们完全可以买一些小树栽种,但这些人哪里等得及,他们就想立刻见到效果,种棵树等上二三十年,他们都合眼了,到时候还有什么功绩可言呢?”林庆冬这样评价这些买主的急功近利。

另一方面,为了把树卖出一个好价钱,很多花木老板都在树的造型上猛做文章,一棵树修剪得盘枝错节,就往往能卖出好价钱。

百余年前的清末,龚自珍曾写下著名的《病梅馆记》,“梅以曲为美,直则无姿;以欹为美,正则无景;以疏为美,密则无态。固也。此文人画士,心知其意,未可明诏大号以绳天下之梅也;又不可以使天下之民,斫直、删密、锄正,以夭梅病梅为业以求钱也。”观之当下,各路开发商、市政部门都以古树名木为美,一定要种价值几十万元甚至上百万元的古木以彰显“财情不凡”,这何尝不是一种“病态”呢?

项目对接平台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免责声明| 会员服务| 帮助中心|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拉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2005-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1015194号
地址:中国郑州市金水区姚寨路133号金成时代广场9号楼7层706 邮编:450008
联系我们:0371-60925574
欢迎您加入园林苗木行业交流群,群一:150293173 群二:215447311 中国景观网1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