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订阅

普利街的繁华记忆

时间:2009-12-30  来源:济南时报  编辑:左一峰  浏览:1012次
城市改造,普利只剩半条街从街西口走进普利街,真有种时空交错的感觉…路南是排白色的建筑围挡,围挡里面堆满了砖头石块…因此这里生意繁华,店铺拥挤,度成为商业聚集的“金街”,许多老字号也纷纷来此开设分号…路北的建筑中,东西还各有座层老楼,灰色的墙面,窄窄的窗户,以及尖尖的屋顶,还能让人们依稀看出,这是条老街…罗裙典尽红颜老,断肠西郊卖饼家…很难想象,这些已经成为建筑垃圾的砖头石
普利街的繁华记忆

又一条老街在瑟瑟寒风中遭遇拆迁!

面临拆迁的凤凰公馆本版照片均由记者张勇摄 普利街西首的老建筑

普利街,一百多年前,因这座城市的开放而生;一百多年后,又因这座城市的改造而拆迁。如今,一座座见证了老街百年变迁的建筑,在轰鸣的挖掘机下灰飞烟灭。留下的,只有零零散散的记忆碎片。

    刚刚跨入2010年,1月2日,记者来到已经拆掉一半的普利街,追寻这条老街曾经的繁华记忆。

    城市改造,普利只剩半条街

    从街西口走进普利街,真有一种时空交错的感觉。路南是一排白色的建筑围挡,围挡里面堆满了砖头石块。很难想象,这些已经成为建筑垃圾的砖头石块,都曾经是那些老建筑的组成部分,在它们原来各自的位置上,是那么的恰到好处,可如今,散落一地,堆成一堆,静静地等待着渣土车的到来。

    凤凰公馆,就位于这成片的建筑垃圾中间,这座有着特殊身份和特殊记忆的老建筑,近期因为拆迁而成为济南人关注的焦点。虽然它现在尚被保留,但看来拆迁终究是它迈不过的一个坎。

    路南,除了建筑垃圾和曾经的记忆,已没有了别的。

    路北,还是原先的老样子,店铺一个挨着一个,杂乱的招牌五花八门地在寒风中招摇着,但济南人熟悉的老字号已经没有了几个,除了一东一西的草包包子和普华鞋店,别的基本看不到了。

    路北的建筑中,一东一西还各有一座二层老楼,灰色的墙面,窄窄的窗户,以及尖尖的屋顶,还能让人们依稀看出,这是一条老街。

    街面,坑洼不平,由西往东穿行的1路公交车,肆无忌惮地奔跑着,颠簸着,扬起一阵阵尘土。

    因为天气的原因,街上行人不多,沿街各个店面里也是鲜有顾客,包括老字号。

    沿街店铺里的一位掌柜的,见到记者叹了口气:“拆迁让普利街成了半条街,现在生意一般,也不知道今后能不能再红火起来。”是啊,普利街今后会怎样,谁也不敢说。

老街记忆,老字号各个有绝活

  在曾经的岁月里,普利街并不长,但老字号却不少。说一步一个老字号也不为过。

  一提起普利街上的老字号,很多老济南可能首先会想起赞玉堂药店,毕竟在这条街上,赞玉堂药店的年岁最久。

  赞玉堂开设于清光绪二年(公元1876年),它最早位于岳庙后街西首路北,后来在普利街开了分号,以批发、零售中草药和中成药为主。赞玉堂的绝活就是他们秘制的“膏丹丸散”,药效独特,在当时的济南可谓是“无人不晓”。

  除了赞玉堂外,街上还有赫赫有名的大同西药房和厚德堂药店,后者是天津厚德堂分号,该店的绝活是独家药方“百草丹”,专治妇科疾病,当时也是非常畅销。

  赞玉堂西邻、普利街58号就是曾经大名鼎鼎的大生东杂货店,大生东创办于上世纪20年代,是主营纸张、糖和海味的百货店。当年这里出售的海参、鲍鱼等名贵海产品以货真价廉而著称。上世纪50年代,大生东被改为中东旅社,后来则变成大杂院。

  一提起普利街上的普华鞋店,很多老济南都会记得礼服呢的牛皮底鞋。普华鞋店原先在普利街南侧,后来,挪到了街北,如今,有幸保留下来了。

  济南著名的老马家开设的鸿祥永绸布店也位于普利街上。老马家指的是章丘明水马锡田,鸿祥永绸布店开设于1896年,当时马锡田得到了孟洛川的帮助才得以开业,鸿祥永绸布店是济南绸布业五大家之一。

  治香楼百货店可以说是济南百货业最有名气的老字号之一;泰康食物店是济南最早生产罐头、饼干的最大的一家食品公司,曾经的知名度可想而知。

  还有早就消失了的谦祥益绸缎店、谦恒吉鞋店……

  沿街东行,临近街东头就是远近闻名的草包包子铺了。草包包子铺的历史可谓家喻户晓。草包包子铺的创办人原名叫张文汉,是济南泺口人。张文汉童年就进入泺口继镇园饭庄,拜名厨李安为师。因张文汉生性憨厚,终日烧火、择菜、干杂活,师兄弟间都称他为“草包”,张文汉也不介意。

   1937年,张文汉在西门里太平寺街租了一个小门面,准备开一家包子铺。包子铺就起名为“草包包子”。后来,为了扩大经营,草包包子铺便搬到了大观园北门里西侧,在这里火了一阵子,后来因为大观园易主,草包包子铺迁至普利街东口。草包包子以其皮薄、馅多、味美、灌汤而誉满泉城。

  济南开埠,柴家巷变身普利街

  普利街最早叫柴家巷,因这条街上卖柴的比较多而得名。关于柴家巷最早的记载在明崇祯六年(公元1633年)。据《历乘》载:“三元宫(道教庙宇),一在杆石桥,一在柴家巷。”据记载,柴家巷东起筐市街南口,西至会仙桥,北有靖安巷,南有郝家巷、西券门巷,全长417米。

  清代咸丰年间,因修筑圩子墙,将柴家巷与街西头的会仙桥之间的通道堵死;清光绪三十年(公元1904年),济南自开商埠,为便于城区与商埠间的交通,1908年在永镇门与永绥门之间,也就是会仙桥头,增开普利门,取“普遍得利”之意。普利门与圩子墙内的柴家巷贯通,此后街随门名,柴家巷便改称普利街,会仙桥更名普利桥。民国十三年(公元1924年),《续修历城县志》中记载:“柴家巷今称普利街。”

  普利街西接商埠的东西主干道———经二路,东经估衣市街与西门相通,普利街成了往来于老城与商埠间的“黄金通道”。因此这里生意繁华,店铺拥挤,一度成为商业聚集的“金街”,许多老字号也纷纷来此开设分号。比较出名的如,普华鞋店、赞玉堂、泰康食物店、治香楼百货店、老茂生糖果庄、裕兴颜料公司、大生东杂货店、草包包子等老字号遍布街头。

  繁华落尽,片片记忆成追忆

  除了商号密布,普利街上还曾有一位值得济南人怀念的人,他便是明代诗人李攀龙。

  李攀龙历任郎中、陕西提学副使等职,官至河南按察使。他先后与谢、王世贞、宗臣、徐中行、梁有誉、吴国伦等结社论诗,是明代文学“后七子”首领之一,被尊为“宗工巨匠”。其《沧溟集》风行天下,历百年而不衰。据说,李攀龙死后,李家家道中落,其爱妾蔡姬、卢氏及儿媳冯氏在柴家巷居住,以卖饼为生,生活过得很艰难。明末诗人王象春曾写道:“荒草深埋一代文,蔡姬典尽旧罗裙。可怜半天峨嵋雪,空自颓楼冷暮云。”董芸也曾有诗道:“柴市归来日又斜,蔡姬迟暮倍堪嗟。罗裙典尽红颜老,断肠西郊卖饼家。”

  不管是不是老字号,不管曾经多么辉煌,只要遭遇拆迁,都将成为过去。难道拆迁已经成为发展的一个必由之路?

  老字号的兴衰见证着老街的变迁,老街曾经的繁华容颜早已不在,如今的普利街虽然只剩下半条街,但有关她的片片回忆,依旧牵动着无数济南人。

微信

项目对接平台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免责声明| 会员服务| 帮助中心|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拉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2005-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1015194号
地址:中国郑州市金水区姚寨路133号金成时代广场9号楼7层706 邮编:450008
联系我们:0371-60925574
欢迎您加入园林苗木行业交流群,群一:150293173 群二:215447311 中国景观网1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