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订阅

炫酷或经典 达拉斯艺术区的旋律

时间:2009-12-27  来源:  编辑:  浏览:1084次
达拉斯文化区鸟瞰,左边是威利剧院,右边是温斯皮尔歌剧院…它们强烈地表现了不同的设计风格&mdash&mdash座是很酷的试验性的现代建筑,另座是有现代外表的传统城市建筑…这个罩篷也是个非正式的休息室,让歌剧的社会世界与这座城市结合起来…威利剧院引起了建筑迷的注意,很大程度是围绕着它的建设的办公室政治officepolitics…然而,它们共同给予这个艺术区以达拉斯长期渴望
炫酷或经典 达拉斯艺术区的旋律库哈斯与约书亚中途分道扬镳

几十年来,达拉斯的市政领导人一直试图为这座城市打造一个文化中心,但结果总是感觉像一些不相关建筑的松散集合,而不是一种有机结合的城市景观。由贝聿铭(I. M. Pei)设计的“达拉斯音乐厅”(Morton H. Meyerson Symphony Center),是一幢使人不太感兴趣的大理石建筑物。当它在1989.年投入使用时,几乎没有使这个城市艺术区变得活跃起来。甚至由伦佐-皮亚诺(Renzo Piano)设计的、广受好评的“纳西尔雕塑中心”(Nasher Sculpture Center)在2003年投入使用,也没有改变这个区域的状况。


1、达拉斯文化区鸟瞰,左边是“威利剧院”,右边是“温斯皮尔歌剧院”。
这个区域的最新建筑物,是前不久向公众开放的“威利剧院”(Dee and Charles Wyly Theater)和“温斯皮尔歌剧院”(Margot and Bill Winspear Opera House)。它们面对这个地区的主要街道“弗洛拉街”(Flora Street)。它们强烈地表现了不同的设计风格—— 一座是很酷的、试验性的现代建筑,另一座是有现代外表的传统城市建筑。然而,它们共同给予这个艺术区以达拉斯长期渴望的文化地位。


2、“温斯皮尔歌剧院”内景。

“威利剧院”引起了建筑迷的注意,很大程度是围绕着它的建设的“办公室政治”(office politics)。这个剧院开始是由建筑大师雷姆-库哈斯(Rem Koolhaas)和年轻的建筑师约书亚-普林斯-雷默斯(Joshua Prince-Ramus)合作设计。约书亚-普林斯-雷默斯曾经掌管雷姆-库哈斯的纽约办事处。在设计程序的中途,约书亚-普林斯-雷默斯突然中断与雷姆-库哈斯的合作,去经营他自己的建筑事务所REX。约书亚-普林斯-雷默斯接管了“威利剧院”的设计工作。以后,这两个建筑师几乎没有往来。


3、温斯皮尔歌剧院”的楼梯和前厅。

这是一种可能导致建筑失败的决裂:没有一个建筑师会因为一项随意的设计而受到好评。尽管结果既不是库哈斯的最优秀的作品,也不是宣布一个辉煌的新人才出现的建筑,它是引人注目的,与周围环境结合得很好。


4、从“玛格丽特-麦克德莫特表演厅”(Margaret McDermott Performance Hall)舞台看观众席。

一种机器般的内部金属装饰,“威利剧院”产生了一种魔术师盒子的效果,如果使用良好,将给予观剧体验不断地创新。这项设计证明,当一种初步的设计观念是非常强烈的时候,即使建筑设计程序出现异常情况,它也能存在下来。

“威利剧院”距离“纳西尔雕塑中心”很近,它的外表面是一层垂直的铝棒,仅有几个窗户暗示内在的生活。这幢建筑物放置在地平面的台阶上,三面有窗户,当停电而幕布拉起时,过路的人都能看到里面的情况。

“威利剧院”的优点与不足之处

观众要进入座位,将首先沿着一个巨大的最大宽度达167英尺的室外斜坡下来,进入低于地面的前厅。前厅是一个交际空间。在前厅的后面,有两道狭窄的楼梯通向剧场。


5、“威利剧院”内景。

这种次序——让观众向下,再向上行——是一种给人印象深刻的建筑技巧,一种新古典主义楼梯的倒置。这种构想是创造一种稍许的方向障碍的感觉,一种离开了外部世界的感觉,为对表演的更投入的体验做准备。从有点黑暗的楼梯出来,你感觉到了剧院的高度的全面影响和这种演变的影响,然后突然释放你刚刚的体验的东西。


6、“威利剧院”内景。

但起主要作用的是剧院大厅本身和支持它的体系。像舞台布景的台口墙,(proscenium wall)能够自动升高和下降。舞台地板也能够消失和重新出现。几排楼座能够按照多种形式和需要进行布置。



7、“威利剧院”前厅。

采取这些工程措施的目的,不仅方便舞台设施快速改变,还允许导演熟练地调节演员和观众的关系。如果这些机构被有意识地运用,观众将发现演员和他们的感情距离,随着每一场的表演以意想不到的方式发生改变。

这种设计,感觉像具有夸大狂的明星建筑师提出的主意。它似乎问:“你要一种纪念碑似的、地标性的建筑吗?”是的,这儿有一个巨大的、很一般“盒子”,它的内部能随你所想的形式变化。这仿制是对一个有控制狂的建筑师的想法的回答,可以对内部空间和空间里面的人进行控制。



8、“威利剧院”表演厅内景。

尽管这样,“威利剧院”不如库哈斯许多最近的作品。最明显的是它的细节。进入前厅的斜面由树木、花盆和嵌入地面的电灯装饰,使一种强烈的明显的感觉变得一般化。高层台阶的墙和天花板,被表面繁茂的人工草皮覆盖,与其余的设计构想不相适应。

这幢建筑物的外表面更让人大失所望。约书亚-普林斯-雷默斯说,他强烈反对在舞台周围地面水平有“窗户”。这些“窗户”以4个大滑门的形式面向街道。这些大滑门可以让剧院里的人迅速进入人行道。但因削减了预算,仅安装了两道旋转门。

同时,这幢建筑物不平坦的条纹形铝质表面,给人以单调的感觉,它的外观非常乏味。结果,这幢建筑物的引人激动的地方,不是在表面的细节,而在内部的变化机制。

“温斯皮尔歌剧院”与激进的设计对比

在街对面的由诺曼-福斯特(Norman Foster)设计的“温斯皮尔哥剧院”(Winspear),比不上“威利剧院”的创新特色,但它的鲜艳的口红外形,成了一个很好的对应物。构想一个典型的马蹄铁,内部是一个没有小面的玻璃橱。它是一个以19世纪的巴黎精神,关于建筑作为公众艺术的守旧的声明。



9、“威利剧院”的“波特-罗斯表演厅”(Potter Rose Performance Hall)。

一个巨大的罩篷从建筑物向各方扩展,为一个公共场所提供遮蔽。这个罩篷依靠许多细长的钢柱支持,数千个薄如刀片的天窗,形成一定的角度,以阻挡日光,同时可能让人看见天空。福斯特想象,在达拉斯的炎热的夏天,这将是一个微风吹拂的乘凉场所。这个罩篷也是一个非正式的休息室,让歌剧的社会世界与这座城市结合起来。



10、从“威利剧院”的上层室外平台看到的景观

人们能够从这个广场,观赏歌剧院的正面和前厅。前厅有一个楼梯通向楼座的各层。60英尺高的前厅,是建筑大师查尔斯-加尼叶(Charles Garnier)设计的“巴黎歌剧院”(Paris Opera)的现代版本。“巴黎歌剧院”是建筑于接近19世纪末的一幢装饰华丽的“新巴洛克” (neo-Baroque)风格的杰作。



11、“威利剧院”的一个会议室。

这种奇怪的不对称,使这个入口感到稍微狭窄。另外,参观者不能体验到像进入“巴黎歌剧院”那样的冲击力和看到人们从各个方向凝视他们的层次。

主演出厅是一个优雅的空间。4层的楼座的起皱表面,以12开的金叶装饰。当表演开始的时候,70英尺高的枝形吊灯,被设计为可以缩进天花板,是对曼哈顿“大都会歌剧院”(Metropolitan Opera House)的枝形吊灯的一种模仿。

“温斯皮尔歌剧院”是一种保守的设计——特别是与弗兰克-盖里(Frank Gehry)设计的洛杉矶“迪斯尼音乐厅”(Walt Disney Concert Hall)比较,或与让-努维尔(Jean Nouvel)设计的“哥本哈根音乐厅”比较。后两者的令人眼花缭乱的情感力量,使传统形式音乐厅显得乏味和过时。



13、“威利剧院”舞台下面的结构。

尽管如此,“温斯皮尔歌剧院”是一个扎实的作品。与“威利剧院”的设计一样,它是对达拉斯的正在发展的文化区的有益的贡献,增加了这个文化区的艺术色彩。这些建筑物的稳重的设计方式——一种谨慎的试验——更多地向后看——即使它们是在“过度的设计”还没有结束的情况下,将很好地适应我们的新的谨慎克制的时代。
查尔斯-加尼叶杰出才能是将大街的生活和他的歌剧院有机地结合在一起,创造了世界上最伟大的名胜让人们参观。在“温斯皮尔歌剧院”,福斯特显然希望产生类似的作用,但结果并不是那样让人满意。因为主要的入口稍微偏离,建筑物与广场的轴线,人们在到达宏伟大楼梯底部之前,被迫转向,并且步行穿过前厅。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免责声明| 会员服务| 帮助中心|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拉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2005-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1015194号
地址:中国郑州市金水区姚寨路133号金成时代广场9号楼7层706 邮编:450008
联系我们:0371-60925574
欢迎您加入园林苗木行业交流群,群一:150293173 群二:215447311 中国景观网1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