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订阅

周瑜曾在高淳练兵是为打赤壁之战?

时间:2009-03-25  来源:南京日报  编辑:左一峰  浏览:1353次
记者登上楼梯环顾周,发现由于年久失修,祠堂内已破败不堪,屋顶多处开起了“天窗”,许多木制梁柱也因雨水渗入而严重腐朽…“这种设计可以扩大内部空间,便于举办人数较多的祭祀活动…川江油与湖北安陆两个城市都说自家是“李白故里”,彼此除了“唇枪舌剑”,还准备“对簿公堂”…至于祠堂最初的建筑年代,已经无从考证…追根溯源文化认同和对号入座同样重要传说和正史都值得重视刘根生高淳县砖墙镇和村周典刚老
周瑜曾在高淳练兵是为打赤壁之战?

驱车来到砖墙镇三和村,在当地人的指引下,记者找到了这处隐藏于众多民宅间的周氏宗祠。祠堂如今正在修缮之中,正门处搭起了高高的脚手架,院子一角堆满了从屋顶拆下来的破旧檐瓦,青灰色的瓦面上苔痕斑驳,有些地方已经被雨水冲刷得泛白。

祠堂建筑为砖木结构,面宽5间。据村里人介绍,“文革”时期祠堂被当地供销社用作仓库,隔成了上下两层,并搭建了水泥楼梯。记者登上楼梯环顾四周,发现由于年久失修,祠堂内已破败不堪,屋顶多处开起了“天窗”,许多木制梁柱也因雨水渗入而严重腐朽。不过,房梁上的木雕依然保存完好,麒麟、喜鹊、凤戏牡丹等吉祥纹饰十分精美,依稀可见祠堂昔日的繁盛。 
  “据族谱记载,这处祠堂为明万历年间重修,原来有三进,分为享堂、厅堂和门房,后来遭兵火侵袭,只留下这一进清光绪年间修复的享堂了。至于祠堂最初的建筑年代,已经无从考证。”80岁的周典刚老人自称周瑜第61代孙,正是他把周氏宗祠的消息提供给了文物普查人员。他告诉记者,自己打小就在祠堂里玩耍,“文革”期间,多亏供销社用作了仓库,祠堂才得以保存下来。 
  参与高淳县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工作的濮阳康京告诉记者,10月份,省文物局专家组组长、古建筑专家戚德耀来砖墙镇考察时,对祠堂独特的结构和木雕技法赞不绝口,称其为“徽派民居与江南木雕的完美融合”。祠堂正面有5个开间,当中三间没有柱子,只在正门上方的额枋(也称跨海梁)用一根11米长的木梁作为承重。“这种设计可以扩大内部空间,便于举办人数较多的祭祀活动。”据悉,当时戚德耀连称这种减柱抬梁的设计“十分少见”,尤其是11米长的额枋,在我省还是头一次看到。 
  轩廊、梁枋、雀替……记者在祠堂的每个角落,几乎都能发现精美的木雕,图案包括文王访贤、二十四孝图、福禄寿三星以及与周氏有关的历史典故。刀法遒劲流畅,线条明朗清晰,具有江南木雕的典型特征。凑近一看,木雕均为三面满雕,除了前后两面外,连底部也有雕饰,难怪专家盛赞不已。

发现祠堂

  徽派民居与江南木雕的完美融合

  祠堂内长达11米的额枋十分少见。

  在前面写“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苏轼的一首《念奴娇·赤壁怀古》,让后人记住了一代儒将周瑜。

  时光飞逝,如今,各地与周瑜有关的遗迹已经难以寻觅,而在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期间,高淳县砖墙镇发现的一处周氏宗祠,却意外地与这位三国名将联系在了一起。

  据当地《周氏宗谱》记载,周氏宗祠为周瑜后人所建,用以祭祀祖先。此外,当地还流传着这样的说法:赤壁大战前,周瑜曾在高淳固城湖一带操练水军。周瑜当年是否曾在高淳练过兵?练兵是为了打赤壁之战吗?带着这些疑问,本报深度报道组记者上月前往高淳县砖墙镇开始了寻访之旅。

  追根溯源

  文化认同和对号入座同样重要

  传说和正史都值得重视

  刘根生

  高淳县砖墙镇三和村周典刚老人说起先人周瑜故事时如数家珍,其神采飞扬状,很容易让人联想“公瑾当年”。问及“为何如此痴迷周瑜故事,又为何不断呼吁保护周氏宗祠”,周典刚老人说:这是为纪念先人,更是为了能让砖墙镇三和村成为“历史文化名村”。这又让人禁不住想到那句诗:“烈士暮年,壮心不已。”

  或许是周郎英姿太令人神往,我们对“三国周瑜曾在固城湖练兵”之说也更感兴趣。如果此说得到史料和更多实物印证,周典刚老人及当地人之愿就绝不会是个“奢望”。其影响到底会有多大?恐怕今天还难以估量。对此,我们确实不应小视。尽管专家对“三国周瑜曾在固城湖练兵”意见不同,尽管此说相当大成分还仅限于“传说”,但这也没什么。民间传说和正史同样值得我们重视。

  我们当看到,传说并不代表“没有”,一旦证实,传说就成了历史;传说难免有误,可我们应努力“去伪存真”;或许传说就是个传说,但美丽传说往往总和美好期盼相联,其中自有审美价值。开发利用好民间传说,照旧有良好效益。比如《印象·刘三姐》,如今已是桂林市著名文化品牌。其创意,就源于“一个美丽传说”。就“昔日周郎练兵处”而言,周氏宗祠也已为我们探索发现其遗址遗迹提供了踪影,为我们发掘梳理“三国”文化资源打开了入口。

  前些时,“李白故里之争”成为舆论焦点。四川江油与湖北安陆两个城市都说自家是“李白故里”,彼此除了“唇枪舌剑”,还准备“对簿公堂”。有人说,名人故里之争实质上是经济利益之争。这或许有些道理,但也不尽然。历史名人对一个地方,不仅意味着“拉动旅游”等,更意味着弘扬中华优秀文化,服务于构建精神家园。文化传说和正史同样值得我们重视,深层含义就在于此。

  南京历史悠久,中国历史上许多杰出人物都曾在南京创造过辉煌,也为我们留下了大批宝贵文化遗产。但越是文化遗产多,越是要防止“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越是要防止“宝贝太多反而不太当回事”。相信周氏宗祠定会得到有效保护,“昔日周郎练兵处”也定会引起更多人的关注。

【评论】

  传说纷纭

  三国周瑜曾在固城湖练兵

  周氏宗祠的发现,还引出了一段有关周瑜练兵的传说。

  本报深度报道组记者从当地几位老人口中了解到,砖墙镇一带流传有这样的说法:赤壁大战之前,周瑜曾率东吴水军在高淳固城湖中操练,如今,砖墙镇还有放马沟、洗马荡等地名。周典刚告诉记者,放马沟位于砖墙镇三和村西,南北绵延10多公里,沟宽40多米,深约2.8米,相传是周瑜练兵、放马之所。

  “附近阳江镇还有个三元观,是纪念周瑜的。”在一位村民的带领下,记者来到三元观,映入眼帘的是一座古戏楼。据观里一位老先生介绍,三元观是公元239年孙权为纪念周瑜所建,旧的遗址早已湮没在历史尘埃中。这座戏楼是清代在三元观遗址上修建的。“据说这里以前还有个周瑜点将台呢。”他指着戏楼边的一处空地对记者说。

  除了这些可触摸到的历史遗迹外,更多与周瑜相关的故事在砖墙镇口口相传:这里曾发现周瑜练兵的演武石,长10米,宽10米;多年前放马沟挖出了一把周瑜的宝剑;周瑜在高淳练兵时,孙权母亲吴国太常常带着小乔来探望他,游山玩水,据说正是她们让高淳羽毛扇名声大振……

  记者还了解到,砖墙镇三和村3000多口人都姓周,以周瑜后裔自居,当地至今还保留有一些风俗,“比如,周姓人不通婚;对周瑜不利的事情不愿意去听、去做,如果有人唱《周瑜下芦花荡》的戏,那我们绝对不允许,认为辱没了先人。”

  不过,在村民兴致勃勃的讲解中,“据说”、“传说”占了相当大的成分,要想刨根问底儿可没那么容易。记者翻阅了《砖墙周氏宗谱》,并没有找到周瑜在高淳练兵的相关记载,只有一段文字可以为砖墙周姓为周瑜后裔提供佐证:“后汉舒城公瑜仕吴,为领南郡太守,建安十五年卒于巴邱,还葬芜湖东北周村牛角山。吴王以女妻其子循,授承务郎,命居相国圩(今高淳砖墙镇)”。

  祠堂大修前的外景。

  固城湖畔,果真是三国周郎练兵之处吗?本报深度报道组记者试图从有限的史料中探寻蛛丝马迹,还原1800年前的历史真相。

  翻阅《三国志》、裴松之注《三国志》中有关周瑜的详细内容,并没有他在高淳活动过的痕迹。当记者就此向相关人士求证时,没想到却引发一场不大不小的争议。

  在南大历史系博导、江苏省六朝史研究会会长胡阿祥等专家看来,周瑜选择固城湖练兵,实在有悖常理。

  胡阿祥分析说,三国时期南京是孙权的主要势力范围,在南京操练水兵很有可能,不过按常理推测,应该首选秦淮河和玄武湖。“孙权在谈及为何建都南京时曾说过,‘秣陵有小江百余里,可以安大船,吾方理水军,当移据之’。这里的小江指的就是秦淮河。周瑜为什么要舍近求远去固城湖练兵呢?”

  不过,支持者也不乏其人。“清代散文家方苞的文章中,对此有明确记载。”20多年前曾在高淳县文化局工作过的苏洪泉告诉记者,内阁学士、礼部侍郎、清代桐城派创始人方苞在其《三元观记》中称:“按疏注,汉末吴将周瑜驻屯于此(高淳)。瑜殁,权立观以褒其功”(《方望溪先生集》)。“周瑜是水兵统帅,既然在这里驻屯,那么练兵也在情理之中。”

而南京水利史研究专家郑恩才更是言之凿凿地说,论自然条件,当时的固城湖远比玄武湖、秦淮河更适宜操练水兵!

  70多岁的郑恩才研究南京水利史50多年了。他指着墙上的地图对记者比划道:“据《水经注》等水利古籍记载,三国时高淳地区(当时与溧水等地并称中山)有一个大湖泊,叫古丹阳湖,面积达3000多平方公里,从当涂接入长江。后经流水冲刷淤积,宋以后形成了现在的固城湖和石臼湖。李白多次游览古丹阳湖,留下‘水色傲溟渤,川光秀菰蒲’等诗句。”他介绍,当时玄武湖水面才20多平方公里,就操练水兵而言,玄武湖和秦淮河都无法和古丹阳湖相媲美。郑恩才还告诉记者,据明末顾炎武所著的《天下郡国利病书》和高淳县志记载,春秋时吴国铸固城为濑渚邑,并修筑相国圩(在今砖墙镇),驻屯练兵。“既然春秋时期就有先例,那么周瑜练兵也未尝不可。”

  采访中,不少史学家都表达了这样的观点:虽然目前缺乏“周瑜在固城湖练兵”的直接证据,但周瑜身为大都督,操练水兵很正常。而据史书记载,周瑜在南京秣陵关、江宁湖熟一带都有活动,因此不排除他在固城湖练兵的可能;至于是否为赤壁大战练兵,就不好说了。

  “争议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人们对周瑜的文化认同。”南京大学文化与自然遗产研究所所长贺云翱告诉记者,在对一段历史的考证中,正史记载、考古发掘和民间史志、传说都很重要,三者如能统一起来是最理想的,但一些年代久远的历史细节,正史鲜有记载,考证起来就比较困难。他认为,探寻真相固然重要,不过,民间传说、历史故事本身也是一种文化积淀。“不管是周氏宗祠,还是周瑜在固城湖操练水兵的说法,都反映出三国时期周瑜在民间的深远影响。”

  寻访暂时结束了,争议还将继续。我们有理由相信,周氏宗祠的出现,周郎练兵的传说,已经给人们打开了一个新的空间,这里面,有缅怀,有遥想,当然,还有商机。

  【延伸阅读】

  正史中的周瑜

  在高淳老街,各式各样的羽毛扇俨然成了一道风景线。据称,当年周瑜手持羽扇,儒将英姿尽显,苏东坡在《念奴娇·赤壁怀古》中也称其“羽扇纶巾谈笑间”。但让人费解的是,在影视作品、戏剧创作中,手持羽毛扇优哉游哉的却是诸葛亮。其实,这都源于《三国演义》对周瑜的曲解和对诸葛亮的神化。

  罗贯中笔下的周瑜心胸狭窄、气量如豆,但正史中的周瑜并非如此。《三国志》中称周瑜“性度恢廓,大率得人”;孙权评价周瑜“雄烈,胆略兼人”;蒋干称周瑜“雅量高致,非言辞所闲。”;程普一度仗着年长,几番羞辱周瑜,周瑜从不和他计较,程普后来由衷赞叹“与周公瑾交,若饮醇醪,不觉自醉。”

  周瑜还文采超群,精于音乐,据说他在酒后仍能听出乐人奏乐的细微疏失,当时就有谣谚“曲有误,周郎顾。”

  《三国演义》中之所以对周瑜性格刻画和历史反差很大,是因为作者为了宣扬刘氏正统权威,刻意这样处理来烘托诸葛亮的智慧。几番演绎后,诸葛亮俨然成了神话人物,一年四季摇着羽毛扇,一副料事如神的模样。

项目对接平台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免责声明| 会员服务| 帮助中心|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拉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2005-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1015194号
地址:中国郑州市金水区姚寨路133号金成时代广场9号楼7层706 邮编:450008
联系我们:0371-60925574
欢迎您加入园林苗木行业交流群,群一:150293173 群二:215447311 中国景观网1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