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订阅

好友透露蔡铭超为佳士得大客户 未支付保证金

时间:2009-03-04  来源:  编辑:中国景观网  浏览:962次
但是我要强调的是,这个款不能付…工作人员透露,半途消失是事先安排好的,会议室有两个门,前后,蔡的消失路线和时间都是提前设计好的…牛宪峰解释,拍卖会当天,蔡铭超向拍卖行做了委托… 好友透露蔡铭超为佳士得大客户未支付保证金中国景观网月日消息以万欧元的总价拍得圆明园鼠首兔首两铜像的神秘买家昨日正式露面,这位国内收藏界知名的蔡铭超先生在昨天的新闻通报会上表示,自己拍得两兽首,但
好友透露蔡铭超为佳士得大客户 未支付保证金

中国景观网3月3日消息:以3149万欧元的总价拍得圆明园鼠首兔首两铜像的神秘买家昨日正式露面,这位国内收藏界知名的蔡铭超先生在昨天的新闻通报会上表示,自己拍得两兽首,但是,“这个款不能付”。

主角:尽了自己责任

中华抢救流失海外文物专项基金“国宝工程”昨天上午在北京举行新闻通报会,会议用时大约10分钟。该基金副总干事牛宪峰首先向媒体介绍了通过电话竞拍拍得两兽首的委托人———“一位令人钦佩的中国人”———“国宝工程”收藏顾问蔡铭超。

蔡铭超说,“当时我想,每一位中国人在那个时刻都会站出来的,只不过是给了我这个机会,我也只是尽了自己的责任。但是我要强调的是,这个款不能付”。

牛宪峰解释,拍卖会当天,蔡铭超向拍卖行做了委托。当时的本意是看一下拍卖现场的情况,如果撤拍或流拍,就不参与;如果是进入了正常的拍卖程序,则会进一步关注。当现场的拍卖师报价900万、1000万、1100万欧元的情况下,“我们参与了竞拍”,最终鼠首和兔首铜像以总共3149万欧元落槌。

好友:未支付保证金

蔡铭超在业界拥有很好的业绩和信誉,也是佳士得等国际知名拍卖行的大客户,所以才能够在拍卖当天办理竞拍手续并且成功参与竞拍。

蔡铭超好友、台湾著名收藏家王定乾证实,蔡铭超当天委托竞拍,没有支付拍卖保证金,“他是佳士得贵宾级大客户,所以不用付保证金”。

拒绝付款就意味着拍品不会被“交割”,其实际意义与流拍无异。“国宝工程”有关负责人表示,今后将采取更加强有力、积极有效的手段来阻断流失文物的拍卖,不能让流失文物的拍卖成为有“案例依据”的商业惯例,以避免类似的拍卖对流失文物原属国人民的情感和自尊造成更大的伤害。

文物局:暂不发表声明

在昨天的通报会举行之前,“国宝工程”通过电话将此事正式通知了国家文物局。在通报会开始之前,国家文物局一位工作人员来到现场,拿了一份通报会的书面文字材料,在会议开始之前就离开了。

国家文物局工作人员透露,暂时不会对此发表声明。

蔡铭超:“抢来的东西不能拍”

三年前曾以逾亿价格竞拍一战成名;佳士得拒绝透露下一步措施

昨日,蔡铭超亮相通报会十几秒说了两句话后离开。随后记者联系蔡铭超本人。昨晚,蔡铭超回复记者短信表示,“抢来的东西不能拍”。

蔡铭超曾于2006年10月7日,在香港苏富比拍卖会上以1.166亿元的价格将“明永乐鎏金铜释迦牟尼坐像”成功拍下,创下中国艺术品迄今为止世界拍卖最高纪录。此次,蔡铭超又在2月25日拍下圆明园鼠兔首,但于昨日表示不会付款。蔡铭超告诉记者:“如果抢来的东西都可以拍卖,那世界乱套了。”

与此同时,佳士得公司拒绝透露下一步措施。佳士得表示已经获悉鼠兔首神秘买家被曝光一事,但拒绝做出正面回应,“由于拍卖行业行规,我们不予透漏卖家、买家的信息。”

现场 主角依计“消失”

昨天上午10时30分,新闻通报会准时开始,中华社会文化发展基金会理事长康明、中华抢救流失海外文物专项基金总干事王维明和一位身材不高、身形较瘦、一袭黑衣的中年男子一起坐在台上。

牛宪峰向媒体介绍了与会人士之后,就由黑衣男子蔡铭超发言,而他的发言只有短短两句话。

此时,距通报会开始还不到5分钟。接着,牛宪峰做进一步解释。当牛宪峰刚说第一句话时,蔡铭超像是接起了一个电话,向门外走去,并迅速从会场消失。

当在场媒体感到蔡铭超有可能是装作接电话实则玩失踪后,蔡铭超已经关闭电梯门,把媒体隔绝在门外了。随后,蔡铭超的手机就一直无法接通。

工作人员透露,“半途消失”是事先安排好的,会议室有两个门,一前一后,蔡的消失路线和时间都是提前设计好的。至于半途消失的目的,这位工作人员笑称,“不言而喻”。

评说

如果蔡铭超真的是鼠兔首的中标者,他的决定也不太可能引发佳士得拍卖行一连串的反应。当然,他个人在国际拍卖界的声望可能受到损害。拍卖行不太可能对他进行起诉。在这类案例中,第二名的竞标者通常会被拍卖行经过协商选为新的买主。———英国《泰晤士报》

中国人在最近的国际活动中表现出了越来越大的爱国热情,这次就是个显著的例子。但一件被流拍的藏品很少回到拍卖行重新出售,因为流拍已经对藏品的价值产生了负面影响。 ———英国《纽约时报》

国内一佛像拍卖专家:“蔡铭超或被拍卖公司封杀”

对于圆明园鼠兔首,蔡铭超明确表示不会付款。对此,拍卖专家表示,蔡铭超的举动实质上就宣告了拍卖流拍,佳士得或圆明园鼠兔首的现藏家皮埃尔·贝杰可另行拍卖,也可私下交易。

荣宝拍卖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刘尚勇介绍说,一般拍卖公司的行规是7个工作日内付款,在此期间,如果买家提出拍品有明显瑕疵的,可以与拍卖公司协商。然而就圆明园鼠兔首拍卖来说,国内一佛像拍卖专家则表示,鼠兔首这事闹得全世界都知道,佳士得公司会以蔡铭超事先未解释为由拒绝协商,“对蔡铭超本人来说,可能会上佳士得等国外拍卖公司的黑名单,就此被封杀,而且以后去欧盟国家都会有问题。”

中央社会主义学院王占阳:“以爱国行为回击非法拍卖”

昨日,中央社会主义学院政治学研究室主任王占阳教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这首先不能定义为一种捣乱行为,因为中国政府和人民都认为这是一个非法拍卖,不承认其合法性。

他表示,被劫掠文物拍卖市场很大一部分是因为中国人受爱国心的驱使而产生的,如果通过立法明令禁止中国公民参与竞拍,那这样很大一块市场都拿走了,被劫掠文物的价格自然就下来了。

蔡铭超不愿付钱是否违背契约精神?王占阳则认为,佳士得拍卖行违背在先,“你不义我也不义”,蔡铭超的行为实际上是一个爱国的政治行为来回击非法的拍卖行为,这不是一个经济行为。

蔡铭超好友、台湾著名收藏家王定乾:“望佳士得顺势取消拍卖”

台湾著名收藏家、台湾寒舍艺术中心执行长王定乾,同时也是蔡铭超的好友。记者昨日通过电话采访了目前身在台湾的王定乾。

新京报:蔡铭超在拍卖之前是否跟你透露过他的计划?

王定乾:在拍卖的头一天晚上,他跟我说了这个想法。希望通过这样的做法凸显对方的不合理,同时也是怕兽首被外国人买走。当时我觉得只是聊聊而已,还劝他三思而后行。第二天,结果真的就是那样,我没有想到他真的会这么干。我很吃惊。

新京报:后来又联系过吗?

王:昨天晚上他从厦门去北京之前,给我打电话,说要在北京开记者会,电话里支支吾吾的,也没有明说。我也是今天才知道他已经宣布不付款的。

新京报:这是否合乎拍卖行规?

王:如果仅从行规来看,这个事情值得商榷,同时也是不鼓励的。当然,以我对他的了解,他是单纯出于爱国心才会这么做的。

新京报:那你预测这个事件的未来走向会怎样?

王:我今天已经联系了佳士得亚洲的负责人,以及在台湾和北京的佳士得负责人,希望通过他们向法国佳士得表示这样一个意思,那就是顺势取消拍卖,把兽首捐给中国。也只有这样,这个事情才能圆满落幕。

新京报:成功的可能性大吗?

王:这次圆明园兽首所在的专场一共拍了大概35亿元人民币(不包括圆明园兽首),这么大的成交额不差这两件兽首的钱。可以由原持有者捐赠,或者由佳士得老板买下来再捐给中国,这可以改善目前中国人对佳士得的看法。再或者,原持有者捐赠一件,佳士得老板捐赠一件。

项目对接平台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免责声明| 会员服务| 帮助中心|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拉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2005-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1015194号
地址:中国郑州市金水区姚寨路133号金成时代广场9号楼7层706 邮编:450008
联系我们:0371-60925574
欢迎您加入园林苗木行业交流群,群一:150293173 群二:215447311 中国景观网1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