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订阅

荷兰造梦“漂浮之城”

时间:2008-10-22  来源:  浏览:1187次
最近几年,荷兰政府加大力度推广漂浮屋,在年的议会会议上,荷兰住宅空间计划及环境部方面宣称,应该提供更多居住在水上的空间…漂浮展亭的设计者之漂浮屋设计公司deltasync负责人RutgerdeGraaf自信地对本报记者表示… 鹿特丹市对漂浮建筑的热心,源自其面对全球变暖趋势的危机感,该市位于海平面以下六米,如果海平面进步上升,鹿特丹将成为地球上第批被海水淹没的城市之…
荷兰造梦“漂浮之城”

远看像三颗巨大的水滴,近看是三个并排漂浮在水上的半透明大球,这个引人注目的建筑是荷兰鹿特丹市新地标漂浮展亭(Floating Pavilion),今年6月建成,位于Rijnhaven港口。

在荷兰旅居工作的中国建筑和规划师刘小颖走进漂浮展亭后,完全感觉不到自己飘在水面上,她甚至上下跳动了一下,但漂浮展亭纹丝不动。 鹿特丹市试图用这座漂浮展亭作为催化剂,来激发人们对于漂浮屋(Floating HousES)的关注,展示“与水共生”理念。 其实,漂浮屋(Floating Houses)在荷兰并非新鲜话题,刘2001年到荷兰工作时,荷兰就有人开始提这一概念。最近几年,荷兰政府加大力度推广漂浮屋,在2008年的议会会议上,荷兰住宅空间计划及环境部方面宣称,应该提供更多“居住在水上”的空间。该部门已规划,要在15个洪水区建造漂浮屋。 除了利用更多的水上空间,漂浮屋正在向节能建筑领域发展。即不仅采取陆地房屋的节能方式,还具有自己独特的节能方式。 不管是漂浮还是节能,漂浮屋都是荷兰人应对全球气候变化的一个新想法。全球变暖的趋势延续,对于四分之一国土面积位于海平面以下的荷兰来说,显得尤为迫切。一座座漂浮之城将会在荷兰浮起,这可能意味着,荷兰人将一改过去“与海争地”的强硬策略,决定还地于海,学习与水共存。 因水而“动” 漂浮屋的独特节能之处在于更容易把水作为能量的来源,其中包括水层温差发电、水层储能、以及将海浪转化为电能的潮汐发电方式等。另外,漂浮屋的浮动结构节省了普通建筑地基的结构和材料,其浮动地基所用的主要建筑材料聚苯乙烯泡沫(E)来源于保温材料,其保温性也帮助漂浮屋实现低碳理念。 鹿特丹市政府官员Walter de Vries对本报记者表示,漂浮屋通过水来获取能量,最好的例子是利用浅水层和深水层温差进行发电,这种方式大约能提供漂浮屋40%的能源需求。 另外,在采暖和制热方面,漂浮屋可以采用水层储能方式。冬天需要采暖,热量从漂浮屋下面的水层抽出,进入房屋;夏天需要制冷,系统则反向操作,房屋的余热被温度低的水层吸走。 这种系统对减碳是什么效果?“以100平方米面积来说,在采暖和制冷系统方面,漂浮屋相对普通新建陆上房屋可以减少60%二氧化碳排放。”漂浮展亭的设计者之一、漂浮屋设计公司deltasync负责人Rutger de Graaf自信地对本报记者表示。 漂浮屋能量来源的可能途径还包括,利用潮汐能或淡咸水交汇时发生的电离子转换来进行发电,不过,目前荷兰的漂浮屋大多建在风平浪静内港区,淡咸水交汇的河流出海口处建的漂浮屋也不多,所以这两种方式发电的量很小。Walter则指出,这些应用还很新,尚未经过充分的经济可行性证明。 更有意思的设想是,漂浮屋会因水位而上下浮动也可以带来能量。漂浮展亭承建商Dura VerMEer公司工作人员Jeroen Nagel告诉本报记者,房屋上下浮动的过程也可以产生能量进行发电。不过,目前荷兰大多数建造的漂浮屋只会在水位上升超过2米以上才会漂浮起来,平时一般固定不动。因此,目前通过上下浮动产生能量发的电很有限。 此外,漂浮屋还采取了陆地房屋也通常使用到的外墙保温材料,即聚苯乙烯泡沫。而聚苯乙烯泡沫使用在漂浮屋的最初原因,是由于其轻型性有利于保持漂浮屋的浮力。 Dura Vermeer公司发展了一种建造漂浮屋基座的方法,即先把一块块形状规则的聚苯乙烯泡沫整齐地平铺成一个平面,然后把混凝土灌注到泡沫缝隙中。这种用聚苯乙烯泡沫建造的漂浮屋可以在工厂里实现规模化生产,再运到建造地点安放在基座上,基座底部由钢柱支撑,若水位上升到一定程度,基座“水涨屋高”,房屋将会漂离钢柱。 鹿特丹的雄心:1200栋 漂浮展亭催化剂效应已经引爆,其所在的鹿特丹市Stadshave港区拥有雄心勃勃的漂浮社区计划。 “面积为1600公顷(16平方公里)的Stadshave港区,今后将建造1200栋漂浮屋。”港区项目官员Jillian BarendreGT称。 其实,漂浮建筑的概念早已存在荷兰的居住传统中,荷兰有超过2万艘“屋船”(House boat)。屋船虽然能居住,但依然是船。荷兰建筑设计公司Water Studio创始人科恩·奥瑟斯(Koen Olthuis)是荷兰第一个意图改变屋船、开始设计漂浮屋的建筑师。 ldquo;我27岁的时候,有一天忽然醒了,觉得之前真笨,荷兰为什么只有船屋。”科恩·奥瑟斯说。2003年,科恩·奥瑟斯创办Water Studio,开始专心设计漂浮屋。美国《时代》杂志于2007年评选奥瑟斯为世界上最有影响的人之一。 科恩·奥瑟斯正好踩准了荷兰政府的时间点。2003年,荷兰政府开始了史无前例的15年国土规划,大力开发“漂浮建筑”。 相应地,鹿特丹市积极采取了相应规划,除了Stadshave港区将建1200栋漂浮屋外,鹿特丹市政府官员Walter de Vries告诉本报记者,鹿特丹还有其他“漂浮计划”,比如漂浮休闲娱乐设施、浮动办公楼等。 目前,鹿特丹市已经有一个漂浮旅馆H2otel、漂浮餐馆和漂浮展亭。 鹿特丹市对漂浮建筑的热心,源自其面对全球变暖趋势的危机感,该市位于海平面以下六米,如果海平面进一步上升,鹿特丹将成为地球上第一批被海水淹没的城市之一。 在鹿特丹市气候防护项目经理亚诺·莫勒纳尔(Arnoud Molenaar)看来,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在这些威胁还没有正式来到的时候,就主动出击。 谁是购买者? 漂浮屋的创新理念固然激动人心,但推广并非易事。 高于陆地房屋的建造成本是其中一个障碍。“一般来说,漂浮屋的建造成本比陆地房屋高5~10%。”荷兰FlEXBase公司总经理Jan Willem Roёl对本报记者表示。 Rutger de Graaf称,对一个200平方米的漂浮屋来说,建造成本为28万欧元,这个成本包含税以及相关的固定房屋费用等。 此外,漂浮屋还有购买水域或租赁水域的费用。Walter de Vries对本报记者表示,鹿特丹还没有出售水域的经验,目前把漂浮屋当作船一样,以出租水域的方式进行。 ldquo;我们想做一些改变,先进行试点,如何决定价格很重要。举例来说,在阿姆斯特丹的一个项目,出售水域的价格是100平方米10万欧元,鹿特丹的价格当然会比阿姆斯特丹低。”Walter de Vries说。 除了成本,摸清“谁是漂浮屋的潜在购买者”也是其得到认可并推广的关键。 Jillian Barendregt指出,漂浮屋的市场一定会有。因为,城市房屋短缺、土地空间有限,而鹿特丹有充足的水。Jan Willem Roё l则认为,潜在购买者将是那些喜欢水上运动和水上休闲的人。 刘小颖也认为,公共建筑、休闲设施和短期居住更适合做成浮屋和浮岛。 论怎样,漂浮屋的倡导者科恩·奥瑟斯都认为漂浮屋是未来趋势,“到2050年,世界人口的70%将生活在城市区域。由于大约90%的世界大城市坐落在水边,我们需要找到新的方法处理好人工环境中水的问题。我们必须为气候变化做准备。” 科恩·奥瑟斯的梦想并不限于漂浮屋,还包括漂浮公园、漂浮绿地、漂浮公路&hellihelli

编辑:

微信

最热评论

发布评论

项目对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