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订阅

公园城市语境下长沙公园群规划策略与实践

时间:2019-10-11  来源:规划师杂志  编辑:夏捷  浏览:444次
公园群是公园群落的简称,借鉴城市群、开发区群及乡村群的规划经验,根据个体—群体—整体的地域结构、自然条件、等级结构、网络关系、空间格局和功能联系等综合特征,可以将公园群的基本内涵界定为在特定的地域范围内具有相当数量的不同性质、类型和等级规模的公园,依托一定的自然条件,以一个或多个公园为区域核心。

作者高级建筑师、一级注册建筑师、华蓝设计(集团)有限公司景观旅游规划院总工程师夏捷在《规划师》2019年第15期撰文,公园城市为城市营建和人居环境营造指明了新方向。针对当前城市普遍存在的“缺公园”“有公园、无系统”“有系统、不融合、非引领”等矛盾,借鉴国内外实践经验,文章提出公园群概念,围绕其基本特征与形成机制,提出多维平衡、“公园群+”和分层叠加3个规划策略,并以长沙滨江生态公园群规划方案为例进行实证研究,提出节点触媒、动线串联、功能织补、格局建构、岸线设计、夜景规划和游线组织等规划构想,以期为其他城市的公园设计及公园城市规划提供一定参考。

一、公园群的概念内涵、基本特征与形成机制

(一)概念内涵

公园群是公园群落的简称,借鉴城市群、开发区群及乡村群的规划经验,根据个体—群体—整体的地域结构、自然条件、等级结构、网络关系、空间格局和功能联系等综合特征,可以将公园群的基本内涵界定为在特定的地域范围内具有相当数量的不同性质、类型和等级规模的公园,依托一定的自然条件,以一个或多个公园为区域核心,以交通基础设施、公共服务设施、绿色基础设施和网络通信设施的通达性为协作纽带,发生与发展着公园个体之间的内在联系,形成群落化的群体格局,并对区域整体发展发挥综合作用,共同构成一个相对完整的区域性公园“集合体”或“综合体”。公园群强调在公园密集基础上形成有机联系、融合互动的群落化关系,强调集聚性、互动性、系统性和共生性等,可以划分为区域级公园群、城市级公园群和片区级公园群三类。

(二)基本特征征

公园群是由自然生态要素、人口产业要素和生活设施要素在空间集聚形成的一种新型空间组织形态,兼具“公”“园”“群”的特质,即具有“公”视角下的共享性,“园”视角下的生态性,以及“群”视角下的集聚性、多样性、关联性和网络性。具体如下:

(1) 共享性。

公园是构成公园群最核心的基本单元,“公园”的称谓起源于17世纪资产阶级革命胜利后,欧洲将部分皇家贵族宫苑向公众开放;为应对快速工业化和城镇化带来的“城市病”,19世纪中叶欧美和日本都出现了经过设计、专供公众游览的公园。美国城市公园系统之父埃利奥特认为“建设城市公园系统是城市居民物质与精神生活的必需品,而不是奢侈品”,因此应积极落实“以人民为中心”的城市发展理念,按照开放性、亲民性的公共产品来打造公园群,使其面向公众,为市民公平享有,实现“生态福利”的均等化、可获得和全覆盖,增强市民对优质人居环境的幸福感和获得感。

(2) 生态性。

优良的生态基底是公园群建设的基础条件,公园群建设要顺应自然、保护自然,充分保护和利用山、水、林、田、湖、草资源,开展生态修复和生态建设,把好山、好水、好风光通过优美的公园融入城市,实现“开门见绿、出门进园”,并恢复和重建城市自然生态系统的自组织、自调节和自修复能力,实现生态和景观的高度融合。

(3) 集聚性。

公园群既不是公园组合,也不是生态连绵区,而是超越两者的一种特殊的空间组织形态。公园群的形成要求区域必须具有一定数量和达到一定密度的公园,且公园之间地理空间临近。由孤立、零散、稀疏的单个城市公园升级到互联互通、错落有致、星罗棋布的公园群,能够发挥规模效应和集聚效应,并为公园城市提供景观生态基础。

(4) 多样性。

多样性是公园群存在的基础,决定了公园群的城市功能和空间的影响力。公园群的多样性既包括功能类型多样性,如城市公园、郊野公园、国家公园、口袋公园、主题公园和综合公园等公园的共存,又包括区位类型多样性,如滨水公园、近郊公园、远郊公园、城市公园和社区公园等。

(5) 关联性。

判断公园群是否形成的一个最重要的标准是各个公园之间是否已经形成紧密的功能分工及关联配套网络,公园群关联性的核心不在于经济和产业的密切分工,而在于公园—城市—市民交互过程中形成的景观都市差序格局。绿色基础设施、交通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设施网络体系既是实现公园群联系便捷性的保障,又是促进公园群网络生成、发展、成熟的基础支撑。

(6) 网络性。

公园群是区域多个公园形成的有机网络体,呈现一定的规模结构、等级结构、职能结构、形态结构和生态结构等网络关系。一般而言,公园群内存在着一个或多个核心公园,应借助核心公园与其他公园的分工协作和源汇机制,激发整个区域的活力。

(三)形成机制

公园群的形成机制包括内生机制和外生机制。内生机制包括两个方面:一是斑块—廊道—基质生态群落演化规律机制。地理环境是公园群形成的基础力量和原生动力,也决定了公园群可能的扩展方式和空间格局等。二是聚集、扩散与协调机制。在一定的时空条件下,核心公园会通过与其他公园之间的“源—汇”机理实现分工协作,引导人口聚散流动,并进一步带动更多公园在该功能地域内聚和扩散。外生机制包括体制和政策机制,近年来“五大理念”、新型城镇化和公园城市等理念、配套制度和政策文件迭出,导向日趋鲜明,成为公园群形成的关键性背景。

二、公园群规划策略

国内外在打造公园群方面积累了丰富的实践经验。例如,波士顿通过对翡翠项链公园的系统营造,实现了生态效益与社会效益的平衡,构建了活力公园群系统;上海黄浦江东岸开放空间贯通设计关注市民需求,强调活动功能组合与交通流线组合的平衡,构建了休闲慢生活系统;深圳华侨城欢乐海岸实现了自然与人造的平衡、多元主题产业平衡等。本文在借鉴国内外实践经验的基础上,结合公园群的概念内涵、基本特征及形成机制,提出如下规划策略。

(一)多维平衡:生态+产城+文化+公益+财务平衡

多维平衡策略包括:①生态平衡。基于区域生态敏感性分析,理水造绿,开展生态修复,控制区域生态格局,塑造生态基底,打造公园群新生态体系(图1)。②产城平衡。公园群是对“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具体落实,然而“绿水青山”是一种不依赖主体意向性的物理性客观实在,“金山银山”是一种基于国家发展集体意象的构成性制度实在,从而导致“绿水青山”与“金山银山”的逻辑断裂,保住“绿水青山”只是相对容易的第一步,难点在于如何将“绿水青山”变成“金山银山”,释放蕴含其中的“红利”,这需要一双慧眼,结合城市发展趋势和产业发展趋势,依托公园群优美的景观环境,培育新业态、新经济,以生态驱动产业、城市、文化等多元功能渗透,实现多元功能互补、复合,以及产、城、园互动协同发展。③文化平衡。既要整合区域内既存的历史文化、民俗文化等传统文化资源,又要面向未来植入时尚、娱乐和影视等现代都市文化,并根据各个公园的特质打造主题公园,突出主题,促进多元融合,塑造公园群文化品牌。④公益平衡。从面向人群、提供产品及达到效益3个层次进行公益分析,以非公创收维持公园群的开发建设与运营管理,以公益服务民生需求。⑤财务平衡。理清收入(土地升值、业态消费、场所出租、门票收入)与支出(建设费用、人工费用、维护费用和运营管理)清单,集中投入、多处产出、长短结合。

1.jpg

(二)“公园群+”:+功能、生态、景观、交通、旅游、智慧

“公园群+”策略包括(图2):一是公园群+功能。细化明确公园群内各公园的功能体系,并与其他空间载体功能营造互融互促的功能体系。二是公园群+生态。通过生态修复和生态建设,构筑蓝绿交融的生态体系,提升生态空间品质。三是公园群+景观。开展公园群景观体系规划和区域空间风貌规划,彰显地域特色和品质魅力。四是公园群+交通。公园群对外交通延续城市交通格局,内部采取立体式旅游休闲绿色交通体系,实现快速、慢行,以及地上、地下、水下等多种交通方式的相互衔接。五是公园群+旅游。结合场地特质和区域旅游线路,倡导文化休闲旅游,组织公园群特色旅游体系。六是公园群+智慧。顺应智慧城市发展趋势,构建智慧公园、智慧交通、智慧旅游等智慧应用体系和平台中心。

2.jpg

(三)分层叠合:生态基底层链接+功能业态层嵌入+空间形态层融合

基于景观生态学“斑块—廊道—基质”原理,结合场地生态空间现状特征和未来改造更新的可能性,建立“保护—修复—补偿—拓展—交互”的生态空间规划梯度管控模式,以水系和绿网脉络为枢纽,构建“源—汇—廊道—踏石”多级生境和画境链网,以及全域公园群体系;以生态基底层为基础,在延续原有生态功能的基础上,嵌入或植入社会功能、经济功能和文化功能,营造公园化美丽宜居空间环境,面向市民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策划触媒项目和主题活动,融合城市产业、用地,打造生活化消费场景,彰显地域特色文化,增进民生福祉;营造高便捷性和高可达性的交通体系,构建发展轴线和流动廊道,串联公园群各个功能区,优化空间肌理和空间形态(图3)。

3.jpg

三、长沙滨江生态公园群规划实践

长沙提出建设“千园之城”战略,并将滨水新城中心区定位为主战场,位于滨水新城核心区的滨江生态公园群面临着从单纯的生态廊道转变为融合城市的复合功能走廊的转型要求。滨江生态公园群占地面积为54km2,场地内水系密布、公园密集,包含黄金河水系、大泽湖、张家湖等湖泊,湘江滩涂和四大江心洲岛,以及绿地公园、街区公园等10多个已建或规划公园,水系基地两侧以村庄和农田为主(图4)。

4.jpg

(一)面临的问题与设计构思

1.临江不见江——“上飞、中联、下穿”:联系诗意湘江与生态望城

防洪堤将滨江生态公园群与湘江分割,黄金水系公园群与湘江两侧的功能、交通、空间被割裂,临而不通,湖与江所带来的资源优势未能发挥最大价值。规划采取“上飞、中联、下穿”的方式促进水与城的融合,“上飞”即通过空中走廊将黄金水系公园群与湘江连接,形成3个主要核心区域,与湘江湖进行无缝对接;“中联”即通过现状绿地渗透镶嵌,将黄金水系公园群与湘江区域进行地面空间串联;“下穿”即通过3个核心区域的地下空间,穿过防洪堤联系黄金水系公园群与湘江(图5)。

5.jpg

2.有岛不识岛——“立标、通达、策景”:链接凸显自然画意洲岛风情

滨江生态公园群拥有4个洲岛,洲岛分布较为密集,且月亮岛为长沙15个洲岛中面积最大的洲岛。但4个洲岛相对孤立,识别度与实用度较低,各自特色未能凸显,除月亮岛生态公园及蔡家洲水利枢纽外,其余2个洲岛尚未进行开发。规划采取“立标、通达、策景”的方式增强洲岛的标识度与利用率,“立标”即在洲岛上设置具有标识性的构筑物,并进行植物彩化,突出各个洲岛的特征;“通达”即以桥梁串联各个洲岛,提升洲岛的通达性;“策景”即在洲岛上策划特色体验项目,突显各个洲岛的主题。

3.湖多关联弱——“水连、位控、项接”:连通斑驳湖泊景境的黄金水系

规划区内水系密集,拥有沩水河、斑马湖、小湖河、马桥河、大泽湖水系、森林海、史家湖和张家湖等,但众多湖泊呈散点式布局,相互间缺乏联系,尤其是与湘江的联系缺乏。规划采取“水连、位控、项接”的方式密切串联水系网络,“水连”即将原有斑块进行疏浚,打造黄金水系连通工程;“位控”即在重点水位区域设立水闸,控制不同区段的水位;“项接”即在重点核心水域策划体验性项目,通过项目有效连接各水域的功能。

4.绿多融城少——“情融、景融、业融”:促进水、绿、园、城一体化

绿地主要集中在规划区东部及西部南面,以纪念公园、森林公园等为主,场地斑块与带状绿地连续性强,并与黄金水系联系紧密。但主题活动类、创新体验类公园缺乏,不能满足城市功能需求,公园群与城市的功能互动性较弱。规划采取“情融、景融、业融”的方式促进水、绿、园、城一体化,“情融”即将水上娱乐、城市文化和生态休闲文化融入公园群景观中;“景融”即根据各景观节点的融合,有效地将绿地功能融入公园群景观中;“业融”即将绿地周边城市的产业与绿地功能进行融合。

(二)重点内容与规划构想

1.节点触媒:多样设计,密集布局

规划结合景观节点与用地条件,策划18个不同系列、不同等级的公园作为核心项目,塑造公园群触媒节点,形成“潮流三核、浪漫四岛、活力五园、风情六街”的总体结构。其中,“潮流三核”重在塑核心,包括最休闲商务核朝天骄(椒)——全国知名生态智慧云休闲、最潮流文化核湘江门——湖南经典湖湘印象文化汇、最酷炫娱乐核超级碗——全球知名影视娱乐超级碗;“浪漫四岛”重在塑重点,包括月亮岛·休闲岛——主题休闲娱乐、香炉洲·威武舰——冒险刺激游憩、冯家洲·和平帆—生态体验观光、蔡家洲·绿色源——绿色涵养保育;“活力五园”重在塑主题,包括高沙紫——高砂脊遗址文化公园、望城红——雷锋红色文化纪念园、星城蓝——酷炫影视娱乐文化园、产业橙——50+创意产业文化园、银星绿——银星湾生态休闲公园;“风情六街”重在塑特色,包括古玩艺术街、湘情文化街、酒吧休闲街、潮流风味街、科技创意街和古国旅游街(图6)。规划遵循核心项目优先布局的原则,调整周边用地布局和配套项目,以核心项目为触媒,激发和激活公园群活力。

6.jpg

2动线串联:“快旅慢游”,三维立体

规划依据现状及规划的道路和水系走向,设计合理的路径,串联各大旅游核心项目、集散点、景点和住宿区等;在大型核心项目外结合汽车停放点设置电瓶车站,力求在公园群内做到无缝对接,并提倡使用生态交通方式(图7)。

7.jpg

3.功能织补:多元复合,全域协作

公园群的功能包括生态功能、文化功能、休闲功能、娱乐功能及商业功能等,根据滨江生态公园群所在功能片区、周边用地性质、建设条件及使用人群等基本要素,规划明确提出各公园的主题定位、设计特色、功能构建和项目策划等,突出片区内公园的丰富性和多元化,以满足不同人群的使用需求 (图8)。

8.jpg

4.空间建构:源汇协作,等级网络

规划按照源汇原理,根据人、物等的流动与汇聚态势,结合生态网络和文化脉络等,形成“两带、三核、四岛、五园、六街、八廊、多点”的空间体系。其中,“两带”即湘江滩涂景观带与黄金水系景观带;“三核”“四岛”“五园”“六街”如上所述;“八廊”即汉国彩廊、三环彩廊、香炉彩廊、同福彩廊、望京彩廊、望府彩廊、雷锋彩廊和黄桥彩廊8条生态通廊;“多点”即星悦湖公园、同福公园、游艇社区公园、滨江公园、体育公园和健身公园等其他公园绿地节点(图9)。

9.jpg

5.岸线设计:多样主题,分段组合

规划按照多样主题对岸线进行设计,并进行分段组合:①自然生态型,采用具有发达根系的固土植物来保护河堤及生态,在水流较缓、存在港湾浅滩处可采用此类驳岸;②人工自然型,在斜坡种植植被,实行乔灌结合、固堤护岸;③亲水栈道型,基于人的亲水性需求,采用与自然生态相近的木栈道,并构建水生植物群落,营造一幅既有都市风情又有郊野情趣的美丽画卷;④生态技术型,包括金属蜂巢网垫护岸、人工异型块鱼巢和生态袋3种形式 (图10)。

10.jpg

6.夜景规划:亮化分级,节律分区

规划落实“律动之城”的理念,将照明亮度分为核心照明、重点照明、特色照明、基础照明和城市道路照明,使整个望城区核心区形成具有长沙风情特色的夜景,让游客获得“安全的视觉认知”和“愉悦的视觉心理”(图11)。

11.jpg

7.游线组织:情景模拟,区域联动

规划通过人群和情景模拟,组织不同主题体验的内部精品旅游线路,将滨江生态公园群打造成为集生态、休闲、娱乐、餐饮、商务和文化于一体的休闲目的地;同时,强化公园群与望城区、长沙乃至环长株潭城市群的外部联动,组织区域联动线路,与其他区域景点形成互补(图12)。

12.jpg

四 结语

公园城市是新时代城乡规划的理想型城市,公园化已成为推动城市乃至区域发展的新兴力量。当前,城市普遍存在“缺公园”“有公园、无系统”“有系统、不融合、非引领”等矛盾,公园群作为从城市公园向公园城市转型过程中必须营造的空间形态,有助于协调人与自然、人与城市、人与产业等多元关系。本文结合长沙滨江生态公园群规划方案,探讨公园群规划策略,提出规划构想,希望能为其他城市的公园设计和公园城市规划提供参考。

项目对接平台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免责声明| 会员服务| 帮助中心|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拉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2005-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1015194号
地址:中国郑州市金水区姚寨路133号金成时代广场9号楼7层706 邮编:450008
联系我们:0371-60925574
欢迎您加入园林苗木行业交流群,群一:150293173 群二:215447311 中国景观网1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