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订阅

代尔夫特理工大学 景观设计 MSc1-2 专业详解

时间:2019-07-05  来源:中国景观网  编辑:wangxiangyang  浏览:78次
代尔夫特理工大学是荷兰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大、专业涉及范围最广的综合性的理工大学,被誉为“欧洲的麻省理工”,是世界顶尖理工大学之一,其建筑专业在全世界排名第3。这一期将为大家就TUD的景观设计专业的课程设置进行详细地解读。

荷兰这个风车和郁金香的国度,正在成为越来越多艺术留学生的选择。这里拥有众多优秀的艺术设计院校,专业设置齐全,无论是设计类还是纯艺术类,荷兰都能做到游刃有余。

1.jpg

本期,为同学们推荐的就是在建筑领域声名远播的代尔夫特理工(Technische Universiteit Delft)。我们不妨先把教学质量、专业能力这些严肃、生硬的词汇放到一边,单从优美的校园环境和现代的学校设施你就会爱上这所学校,有颜即正义,在选校时同样适用,更何况,代尔夫特理工大学还是有颜有实力的那款。代尔夫特理工大学是荷兰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大、专业涉及范围最广的综合性的理工大学,被誉为“欧洲的麻省理工”,是世界顶尖理工大学之一,其建筑专业在全世界排名第3。这一期将为大家就TUD的景观设计专业的课程设置进行详细地解读。

1专业特点

丨从形态学(Morphology)上理解景观

景观本质上是一门研究空间的学科。但近年来生态学科和社会学科的介入使得景观设计越来越注重自然程序和社会程序。场地上的的空间与程序构成场地中的景观系统。Studio将形态学作为理解景观系统的切入点,认为场地过去与现在的景观系统能够从现有的形态中找到痕迹,而改变这个形态也会影响其景观系统。如图Q3设计项目中,通过改变堤坝的形态,影响了大坝后的自然条件,最终形成新的空间和生态环境。而通过分析水景的形态(水深,河宽,流速等)也能够解释水景中人的活动。

丨利用程序(Process)整合时间(Time)与尺度(Scale)丨

景观设计中时间和尺度的跨度很大,有自上而下(Top-down)的长期大尺度规划,也有自下而上(Bottom-up)的短期小尺度设计。而程序为这两种设计协同落实于同一空间中提供了可能性。短期小尺度的设计可以通过改变场地与大尺度的关系,从而改变大尺度中的自然与社会程序,产生长期大尺度的影响。而长期大尺度的规划也可以借助程序的力量,借由一系列小尺度设计而更好的完成。因此Studio中,学生每做一个小尺度的设计都需要思考方案在20年,50年后的状态,以及其对更大尺度的影响;而每做一个大尺度的规划都会需要回答规划如何分步骤实现,步骤之间的关系在哪里。如图Q2项目中,大尺度上给出了阶段性的战略,在分步的拆除重建中引入不同的利益相关者,每一个阶段又给小尺度的自发性改造留出了空间。

丨从解决问题(Problem) 到发掘潜力(Potential)丨

发现问题,解决问题,这是传统的设计思路。而在TUD景观studio中,“问题”是一个消极的词语,每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都是尚待发掘的潜力。因此studio尝试新的设计思路,通过对场地空间和程序的研究,发掘场所潜力。如图Q3项目中,村庄的没落是场地的问题。但解决这个问题有无数种方法。设计者结合场地的集体性生产传统与海平面上涨的客观条件,发掘出场地发展混合水域鱼塘景观的潜力。

对于有着不同文化和专业背景的新生,Q1的学习重点是掌握景观空间的营造,以及代尔夫特解读景观的方法,既从自然(natural),文化(cultural),城市发展(urban)以及建筑性元素(architectonic)四个层面解读景观。简单来说,地质活动和气候条件如何形成地形(水流)和土壤;早期的人类聚落如何根据土壤类型和地形条件发展农业;基于这些聚落的肌理,城市如何发展起来;城市中的建(构)筑物如何适应或改造当地自然环境。

关于 “Quarter”

景观硕士第一年,每个学期被分成两个Quarter(文中简称Q), 每个Q为期10周,需修满15学分。前三个Q为必修课,第四个Q需从景观,城规或建筑相关课程选修15学分。学制紧凑。

关于课程设置

前三个Q中,每个Q分别设置一门设计课(Studio)和三门配套课程,形式包括系列讲座(Lecture),研讨会(Seminar),工作坊(Workshop),内容涵盖设计实践,理论研究,专题讨论和设计研究方法。

 关于师徒教学

TUD景观硕士是创立于2010年的年轻项目,每年招生控制在30人以下,只有一个studio。同学之间,师生之间,相互了解,互动密切。也由于人数少,易沟通,studio会组织许多境内外考(lv)察(xing)。

2Quarter 1

对于有着不同文化和专业背景的新生,Q1的学习重点是掌握景观空间的营造,以及代尔夫特解读景观的方法,既从自然(natural),文化(cultural),城市发展(urban)以及建筑性元素(architectonic)四个层面解读景观。简单来说,地质活动和气候条件如何形成地形(水流)和土壤;早期的人类聚落如何根据土壤类型和地形条件发展农业;基于这些聚落的肌理,城市如何发展起来;城市中的建(构)筑物如何适应或改造当地自然环境。

a.设计课 – Villa Urbana: Design of an experimental ensemble

Q1的设计课题是矿坑改造,以及为护林员设计一座花园别墅,同时作为游客中心。矿坑的修复需要理解场所自然条件,矿坑作业空间是工业文化的遗留痕迹,旅游业的引进是城市发展新的需要,花园别墅与游客中心将成为矿坑中的建筑元素。然而虽然课程有意地将学生往时间与自然程序上引导,作为带新生入门的设计课(要求表达5年,20年,100年后的景观效果),设计的重点还是传统的空间体验(护林员一家中特意加入了盲女孩的角色,强调视觉以外的感官)和场所精神。场所精神不是一句空话,而是基于上述四个层面的分析。设计的难点是矿坑,花园,别墅三个尺度的关联性,以及游客,居民,护林员与盲女孩四种角色体验的差异性。

b.系列讲座 – Landscape Architecture I: Landscape as object of architecture

该课程对西方古典园林进行了类型学的解读,根据园林的形式,以及其中体现的人对自然的态度,将西方古典园林归类为1)enclosed garden, 2)rational garden, 3)formal garden, 4)picturesticgarden。这门课可以看作是一本工具书,从中可以查找各种园林风格的形式,空间,意象和活动;它也可以被看作一本哲学书,解析不同时代人对自然的认知如何浓缩于小小的花园里。

c.研讨会 – TOPOS: Defining Dutch landscape

该课程的学习目标是用代尔夫特四层分析法解读荷兰景观。课程形式为文献研究结合实地调研,从自然,文化,城市发展,建筑性元素四个层面解读荷兰多处典型风貌形成的逻辑。Topos的影响远大于一门课,它教的是自然条件形成景观的内在逻辑,这也是在之后的学习中场地分析、设计等各方面的基础。

d.工作坊 – Green Architecture: Designing with plants

Q1的工作坊是针对植物的专项集中训练,为期一周。内容包括本土植物识别,植物空间造景和植物模型制作等内容。是花园设计的辅助,是TOPOS的延伸。

3Quarter 2

如果说Q1以自然景观农业景观为背景,四个层面的因素对景观的影响清晰可见,那么Q2将目光转向城市,不仅四个因素相互渗透,难以辨别,而且随着利益相关者(stakeholder)和城市新陈代谢(Urban metabolism)等新的力量与矛盾的加入,景观中的各种关系变得复杂。因此Q2的研究课题是,在城市改造项目中如何从景观的角度切入设计,以及在理解人与公共空间相互关系的基础上,如何在不同尺度不同时间跨度上协调各方利益。这个学期特别反应了荷兰设计的特点:“天马行空下的脚踏实地”,以自上而下(scenario workshop)和自下而上两条主线(drawing timeworkshop)推进设计,前者训练远景设计能力,给定设计要求如经济发展、生态保育等,让学生规划出蓝图;后者结合实际情况如资金、因果性,分期步骤进行设计。

a.设计课 – Teatro Urbano: Landscape Architecture Practice in Urban Transformation

Q2的设计课题为鹿特丹城市河岸改造(River Rotte),以城市景观为背景,着眼于人与公共空间之间的互动关系(socio-spatialnetworks)。课程与城规专业平行,设计推进中很明显可以看到两个专业切入点的不同。城市规划师大多从人(social)的角度出发,解决移民,贫富差距,公共交通,社区活力等等问题。而景观设计师是从场所的空间(spatial)出发,发掘空间潜力。如本次设计中最重要的空间元素当然是水和水岸,它们的潜力包括但不限于亲水公共空间,水上活动,雨洪管理,场所归属感,城市生态走廊等等。这些潜力终将落实到空间上。接下来的问题便是新的空间能够给周边带来怎样的机遇(社区交流,零售业,房地产等)?空间中如何引入和协调利益相关者(居民,开发商,水利部门等)?人与空间会有怎样的作用与反作用(自发性的空间改造)?这些问题将在不同的时间和尺度上被反复探讨 。

b.系列讲座 – Landscape Architecture 2:Urban Landscapes in History and Thought

承接Q1系列讲座的古典花园,Q2讨论的话题是城市景观。依据城市景观发展的历史,课程探讨城市景观概念的演变,以及其背后体现的人对自然的态度的转变。

c.研讨会 – Engineering and Technology in Urban Landscape Design

该课程与城规的SUET(Sustainable Urban Engineering of Territory)为同一门课,通过不同的专题(能源,水管理,地下结构等等),讨论了工程,科技与设计的相互关系,以及他们在可持续城市发展与城市新陈代谢中的作用。

d.工作坊 – Urban Landscape Planning

Q2的工作坊训练了城市景观的评价和设计方法,包括Indicator练习和Scenario练习,后期又补充了时间轴练习,结合设计课,辅助学生协调Bottom-up 和 Top-down两种设计思路的关系。

4Quarter 3

Q3的主题是荷兰景观(The Dutch landscape),而谈到荷兰景观不可避免的要谈到荷兰的水管理传统,因此Q3的课程也都是围绕水景展开。其目的是让学生将Q1, Q2中学到的方法应用于分析设计荷兰(水)景观,并通过融入前沿的理论,探讨传统景观未来的可能性。                        a.设计课 – New Dutch Waterscape: Design of a Leisure Landscape

Q3的设计课题为复兴一个沿海村庄,先小组进行区域规划,每个成员再具体设计其中一个项目。场地几乎为一块空地,没有什么亟待解决的问题,也不受限于周边环境。设计者必须从不同尺度上准确理解场地的自然条件和历史文脉,才不至于过度设计。在尊重场地的基础上,设计者可以做什么?设计能为场地带来什么?场地的传统如何传承?这是这次设计要探讨的问题。最终的成果中,有呼应浅海动态自然景观,利用泥沙沉积的人造岛屿;有回归生产性景观的混合水域鱼塘;有重新建立村庄与海的联系的内陆港口设计;有发掘土地与环境价值的地产景观;甚至还有基于水獭栖息地保护的水系统设计。虽然概念五花八门,但这些方案都是植根于荷兰水景观(海水与农业排水渠)的。

b.系列讲座 – Landscape Architecture 3: Analysing waterscapes

课程引导学生分析水景观中四个方面,即形式(geometry),空间(space),意象(image)和项目(program)和水(流向,流速,形态,水深,水利系统,文化符号)的联系。

c.研讨会 – Reflecting Ideas on Landscape: Paradigms and Positions

该研讨会实际上承接的是Q1,Q2的系列讲座。古典花园中,景观是建筑的衍生;城市景观中,景观是城市发展的动因(agent)。Q3的研讨会讨论的则是当代景观理论与实践中,人对景观更广义的理解,包括1) landscape design as three-dimensional spatial construction, 2)landscape design as site translation, 3) landscape design as process, 4) landscapedesign as programme schema.

d.工作坊 – Landscape components: Green and blue

该课程与设计课完全整合,帮助学生在设计中将生态理解为动态的系统和程序。

5Quarter 4

Q4是一个相对自由的Quater,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从建筑,城规,景观专业开设的课程中选择15学分任意课程。这为不同专业学生提供了一个个性化学习和跨专业交流的机会,也由此选择深化学习方向,为毕设打下基础。由于可选课程众多,这里仅介绍景观专业开设两个studio, 落地的景观设计(Landscape Architecture onSite) 和景观遗产保护(Landscape Heritage)。

a.落地的景观设计 – Landscape Architecture on Site

一直到我写这段文字之前,我都不知道这课的官方名字。更多的时候,这门课被称作the land art project (大地艺术项目)或者Oerol (一个文化节的名字)。所以课程如字面意思,合起来就是,为荷兰的一个文化节创作大地(装置)艺术。但是不管称它是“大地艺术”还是“装置艺术”都是为了方便对外交流。实际上整个创作过程中小组一直在讨论这个项目的性质是什么,我们应该以怎样的标准来评价它。当然,它最终的呈现是以装置艺术的形式,进行了一次室外表演,促成了一场公共讨论,并为后续的科学研究提供了数据。

从多重意义上来说,Oerol 都是实验性很强的先锋课程。首先它被设定在景观,艺术,科学的交叉与前沿。其次教学的形式也是实验性的,整个studio就像一个小公司,有管理团队,设计团队,施工团队,甚至公关团队。每个人都需要找到自己与团队都最舒服的位置。这是项目顺利进行的关键。再次这可能是TUD课程中唯一一个落地的项目,这意味着不只是设计,从赞助到物流到包装宣传再到最后施工与装置的运行,所有的细节都需要充分准备。最后,项目的成果也是先锋性的,除了图纸和建成的装置外,还包括一部纪录片和一个设计展。

这门课每年的主题和场地都有所差别,不变的是先锋的概念,团队的协作以及建造的决心。(PS:Oerol是少数15学分的课程,也就是说需要一门心思花投入到这个项目中。这也侧面体现了其挑战性。)

b.景观遗产保护 – Landscape Heritage

老房子是建筑遗产,广阔的历史景观也是遗产。而废弃的工厂,老城区,甚至人们的记忆,也在遗产的名录上。近年来,遗产概念的扩张促进了遗传处理的改革,也给予了遗产保护工作新的实验思路。如何利用景观设计手法完成遗产的转化就是这个studio的主要议题。

Studio开始阶段有一系列lecture详细解释了荷兰的遗产保护发展史,并介绍一些建筑遗产转化的案例。然而不同于单一的物质遗产的小尺度局限性,设计课题新荷兰防御水线(New Dutch Water Line)的大尺度场地和丰富的遗产内容给予设计非常高的自由度。课程的前半段是全面的历史调研和科学性的现状分析。建筑以及被建筑所影响的景观都应纳入评估体系之中。完成客观的资料收集与分析评估之后,需要主观地选择对个人来说最有价值的遗产内容,思考如何合理地在保存的基础上进行改造,或是再开发。完成个人主题的选择后,后半段的studio主要训练设计者如何通过景观设计手法创造故事性的空间体验。在景观遗产的设计课题中,环境叙事尤为重要。通过合理的场地选择,细节化的设计,景观或者建筑方能传达思想感情,在完成遗产转化的同时,体现其中的叙事性。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免责声明| 会员服务| 帮助中心|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拉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2005-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1015194号
地址:中国郑州市金水区姚寨路133号金成时代广场9号楼7层706 邮编:450008
联系我们:0371-60925574
欢迎您加入园林苗木行业交流群,群一:150293173 群二:215447311 中国景观网1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