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订阅

骗人又骗钱,伪生态工程比黑臭河更可怕

时间:2018-10-23  来源:   编辑:fangfang   浏览:366次
有些生态工程到处打着生态修复的旗号,大搞河槽生态修复、河岸生态防护、河滨带生态修复,仿佛加上生态两字一切就神奇的生态了似的,仿佛加上生态二字他们就可以理直气壮,再也不会心虚一样。做出的工程真的对得起巨额耗资吗?

生态工程起源于生态学的发展与应用,是指应用生态系统中物质循环原理,结合系统工程的最优化方法设计的分层多级利用物质的生产工艺系统。在我国面临着人口增长,资源不足与遭受破坏的综合作用问题,所有这些问题都进一步孕育、催生了生态工程与技术对解决实际社会与生产中所面临的各种各样的生态危机的作用。

近几年,人们对河道污染的重视,使生态廊道工程火热,建立生态廊道是景观生态规划的重要方法,是解决当前人类剧烈活动造成的景观破碎化以及随之而来的众多环境问题的重要措施。以下是河道整治的案例:

在中国的北方,曾经流淌着这么一条河:它波澜壮阔,发洪水的时候,如脱缰的野马,但大多数时间,它就像母亲一样哺育着两岸的儿女。

但让这条奔腾千万年的河流没有想到的是,这些它哺育的儿女有朝一日会亲手杀死它,更加恐怖的是,为了彻底的证明这条河的死亡,儿女们还为它张罗了一场豪华的葬礼。

这条河叫永定河,这场葬礼耗资170亿,美其名曰永定河生态走廊。

永定河园博园段

(永定河园博园段,被收拾的整齐划一)

面对渤海无法控制的污染,我记得有人曾开玩笑说,在渤海出口处建个坝,黄河几十年就可以把渤海填平,然后多出一个渤海省,官员们该乐的合不拢嘴了。玩笑归玩笑,但相当说明问题,至少在中国,能够决定生态命运的当权者,他们大概都是这么想的,要不然下面的事情你无法解释。

耗资170亿的永定河生态廊道

(这样的河道还有什么生态可言语)

还是以永定河为例,我们来扒一扒,花费170亿究竟做了哪些生态的事情了?

该工程2010年启动,2014年完成,目标是让永定河北京段的170公里恢复水生态景观,一公里一个亿的造价,怎么说都算是大手笔了。

这个工程到处打着生态修复的旗号,大搞河槽生态修复、河岸生态防护、河滨带生态修复,仿佛加上生态两字一切就神奇的生态了似的,仿佛加上生态二字他们就可以理直气壮,再也不会心虚一样。

所谓的河槽生态修复大体上是在永定河的河床上修建六个人工湖泊,然后用溪流连接起来,为了达到流水不腐的效果,还特地修建了若干座泵站,这些泵站让水循环流动起来,营造官方意淫的生态盛景。但你知道它们是怎么对待河床的么?保管知道了气死你!

河道修复采用的方法是先挖深河道,然后铺10厘米厚的黄土,经二次轧实后再铺一层塑料防渗膜(实际上是一种无纺布,减缓下渗),最后在上面覆30厘米厚的黄土和回填40厘米厚的砂石与鹅卵石。

各位看到了吧,一条千万年的河流的河床,居然还需要人类铺鹅卵石。河流本身是地下水极大补充来源,你铺上防渗膜,不就是怕北京地下水位下降的不够快么?别再撤什么留住水了,留在地下难道就不如留在表面?

更无语的是,这样的整治直接破坏了天然河床凹凸不平的表面,不要小瞧这一点,正是这种凹凸不平造就的深浅,给无数水生生物提供了个性的生存环境,你现在把它弄平坦了,以后即便有水,水下也是死一般寂静。

(河岸硬化是典型的伪生态)

所谓的河岸生态防护,大体就是给河岸弄个护坡,弄个驳岸,目的是为了防洪和防冲刷。据我所知,材料往往是塑料或者合成。这种人工制造的护坡哪怕就是再仿生态,其实比水泥好不到哪里去?

所谓的河滨带生态修复就更好玩了,不就是把城市园林的那一套搬过来吗?植树,种草,种水草,以为公众不懂,还强调立体种植,分为沉水、挺水、浮水。然后管理也一样,需要人维护,需要花钱,需要拔除野草。处处是反生态的,还强调是在修复生态,真是太不要脸了。

所以说,所谓的永定河生态修复工程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骗人骗钱的工程,是一个伤害生态的工程。当然效益还是有的,比如你看沿岸的房地产越来越热了,又有很多人因此发财了而已。

(我们身边太多的伪生态了)

但凡是生态系统,都有自我恢复、自我管理、自我调节的强大能力。这句话通俗的说就是,不要你管,别来影响我就行。

真正的生态看起来并不一定美好,但却充满生机。种子有各种传播的方法,不用你管,它会自己到达适合自己生长的地方,不管是借助鸟儿的翅膀还是风的力量。生物多样性也不用你费心营造,只要有环境,生物多样性不请自来,芦苇可以长在沙漠的水塘里,就是因为那里适合芦苇生存而已。生物们都很聪明,不需要你去替它们安家。

(这才是河流生态应该有的样子)

生态什么都可以自己搞定,并不是说我们什么都不要做。我们要减少干扰,我们要减轻对其的影响,我们要停止对它的伤害,这就够了。

像永定河生态走廊这种处处是人工改造、重建,后续还要投入巨资进行管理的妖怪,就是彻头彻尾的伪生态。更可怕的是,这种伪生态正在以北京为中心,迅速全国扩展。

那为什么明明是破坏生态的行为,当权者还这么热衷了?这恐怕才是问题的重点。

既然生态自己都能搞定,根本不关人什么事情,那多没意思啊。水利规划专家吃什么了?园林设计师拿什么练手了?如雨后春笋般冒出的生态修复公司,工程队要喝西北风了?不会让这一切发生的,因为当权者需要政绩,需要权利的挥霍,需要油水,而把一条死的河流弄活,就是不错的政绩嘛,其他的都好说。更有狠心的,把活得生态弄死,再整一个人造的,简直就是完美。

永定河生态廊道

(非要在天然河岸边弄个人工驳岸,优良的植被是最好的护岸)

当这一切捆绑在一起的时候,他们的伤害力只会如滚雪球一般越来越大,一个个赚的盆钵满体的机会,他们怎么会轻易放过。对这些人来说,最好全天下的生态都给他们改造一遍才好了,反正生态又不会说话。

我最近听说古城西安要搞一个260亿的生态工程,就是属于毁掉好的,重建新的,不知这个决策者是谁?

所以说,如果这不是真相,那什么是真相。

其实永定河的例子在全国很多地方都有,像这种生态修复的骗术还算是比较高明的,更多的地方根本上来就是破坏和占有,比如把天然河道制造成城市景观,几乎每个城市就有吧。我的家乡天水就把渭河改造成为城市景观,不过上游的定西和下游的宝鸡似乎也是这么干的。

(是不是很面熟的感觉)

我曾很多次漫步于北京的大河小河,我看的最多的就是高楼大厦里的排出粪便将一条条河流弄的面目全非。在污染的冲击前,我早已经忘记了,这条河早被水泥衬底和护坡了,而这一点,其实比黑臭更加可怕。

黑臭不过是人类制造的污染物,看得见摸得着,其危害不过是污染了水体,造成了感官上的不适而已,但那些也许看不见的伪生态工程,它们却真的让河流出师未捷身先死,毫无重返生机的希望了。

也许我们可以列一列所有伪生态工程的名单以及所有伪生态工程的做法,以给生态赢得一点喘息的空间。

注:以上文字来自原本山川,作者邵文杰,仅供学习交流。

附:想必大家看完,心里难免有点说不清道不明,我们看一个案例吧。👇

浦阳江生态廊道

浦阳江生态廊道

这么美的鸟瞰

你能想象它以前是怎样一条被抛弃的母亲河吗?

浦江是“中国水晶之都”,鼎盛时期全国80%以上的水晶制品均产自浦江,全县曾经有2.2万家水晶加工作坊,至少有20万人直接从事水晶生产。水晶产业一度给浦江人民带来了巨大的物质财富,但隐藏在繁华背后的却是一个极度“危险”的浦江:荡漾碧波被水晶污水吞噬,加之农业面源污染、畜禽养殖污染、生活污水处理水平落后,水质被严重污染。浦江全县出现了462条“牛奶河”、577条“垃圾河”和25条“黑臭河”,环境满意度调查连续6年全省倒数第一。曾经拥有秀美山水的浦江如今生态危机重重,人们赖以生存的自然环境变得满目疮痍。

好在浙江的“五水共治”工程。该工程是从治理金华浦江县的母亲河浦阳江开始的。 土人设计(Turenscape)通过水生态修复和景观营造,拯救了一条被抛弃的母亲河。设计运用了生态水净化、雨洪生态管理、与水为友的适应性设计以及最小干预的景观策略,将过去严重污染的河道彻底转变为最受市民喜爱的生态、生活廊道。设计实践了通过最低成本投入达到综合效益最大化的可能,并为河道生态修复以及河流重新回归城市生活的设计理念提供了宝贵的实际经验。

设计策略

1. 湿地净化系统构建及水生态修复策略

在本次研究范围内共有17条支流汇聚到浦阳江,规划提出完善的湿地净化系统截留支流水系,将支流受污染的水体通过加强型人工湿地净化后再排入浦阳江。设计后湿地水域面积约为29.4公顷,以湿地为结构,发挥水体净化功效并提供市民游憩的湿地公园的总面积达166公顷,占生态廊道总面的84%。各斑块设置在对应支流与浦阳江的交汇处,将原来直接排水入江的方式改变为引水入湿地,增加了水体在湿地中的净化停留时间。同时拓宽的湿地大大加强了河道应对洪水的弹性,精心设计的景观设施将生态基底点石成金,使生态廊道成功融入到人们的日常生活当中。

浦阳江生态廊道修复策略

通过水晶产业的整治和转型,结合有效的生态净化系统构建,浦阳江目前的水质得到提升。从连续的劣Ⅴ类水达到现在的地表Ⅲ类水,并且水质逐步趋于稳定。

2. 与洪水相适应的海绵弹性系统策略

设计运用海绵城市理念,通过增加一系列不同级别的滞留湿地来缓解洪水的压力。据统计,实施完成的滞留湿地增加蓄水量约290万m3,按照可淹没50cm设计计算则可增加蓄洪量约150万m3,一方面这大大降低了河道及周边场地的洪涝压力,另外一方面这部分蓄存的水体资源也可以在旱季补充地下水,以及作为植被浇灌和景观环境用水。原本硬化的河道堤岸被生态化改造,经过改造的河堤长度超过3400米。硬化的堤面首先被破碎并种植深根性的乔木和地被,废弃的混泥土块就地做抛石护坡,实现材料的废物再利用。迎水面的平台和栈道均选用耐水冲刷和抗腐蚀性的材料,包括彩色透水混凝土和部分石材。滨水栈道选用架空式构造设计,尽量减少对河道行洪功能的阻碍同时又能满足两栖类生物的栖息和自由迁移。

浦阳江海绵弹性系统策略

3. 低投入,低维护的景观最小干预策略

浦阳江两岸枫杨林茂密,设计采用最小投入的低干预景观策略最大限度地保留了这些乡土植被,结合廊道周边用地情况以及未来使用人流的分析采用针灸式的景观介入手法,充分结合场地良好的自然风貌将人工景观巧妙地融入自然当中。设计长度约25公里的自行车道系统大部分利用了原有堤顶道路,以减少对堤上植被造成破坏;所有步行栈道都由设计师在现场定位完成,力求保留滩地上的每一棵枫杨,并与之呼应形成一种灵动的景观游憩体验。

浦阳江低投入,低维护的景观最小干预策略

新设计的植被群落严格选取当地的乡土品种,乔木类包括枫杨、水杉、落羽杉、杨树、乌桕、湿地松、黄山栾树、无患子、榉树等。并选用部分当地果树包括:杨梅、柿子树、樱桃、枇杷、桃树、梨树和果桑等。地被主要选择生命力旺盛并有巩固河堤功效的草本植被,包括西叶芒、九节芒、芦苇、芦竹、狼尾草、蒲苇、麦冬、吉祥草、水葱、再力花、千屈菜、荷花;以及价格低廉、易维护的撒播野花组合。

4. 水利遗迹保护与再利用策略

场地内现存大量水利灌溉设施,包括浦阳江上7处堰坝、8组灌溉泵房以及一组具有鲜明时代特色的引水灌溉渠和跨江渡槽。设计保留并改造了这些水利设施,通过巧妙的设计在保留传统功能的前提下转变为宜人的游憩设施。经过对渡槽的安全评估以及结构优化,设计将其与步行桥梁结合起来,并通过对凿山而建的引水渠的改造形成连续、别具一格的水利遗产体验廊道。该体验廊道建成后长度约1.3公里,是最小干预设计手法运用的成功体现。设计通过在原有渠道基础上架设轻巧的钢结构龙骨并铺设了宜人的防腐木铺装,通透的安全栏杆和外挑的观景平台与场地上高耸的水杉林相得益彰。被保留的堰坝和泵房经过简单修饰成为场地中景观视线的焦点,新设计的栈道与其遥相呼应形成该案例中特有的新乡土景观。通过运用保护与再利用的设计策略,本案例留住了乡愁记忆,也保留了场地上的时代烙印,让人们在休闲游憩的同时感受艺术与教育的价值意义。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免责声明| 会员服务| 帮助中心|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拉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2005-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1015194号
地址:中国郑州市金水区姚寨路133号金成时代广场9号楼7层706 邮编:450008
联系我们:0371-60925574
欢迎您加入园林苗木行业交流群,群一:150293173 群二:215447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