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订阅

生境馆(Habitat)的设计者——莫瑟-萨夫迪(Moshe Safdie)

时间:2018-09-01  来源:建筑论坛  编辑:yonghui  浏览:1317次
莫瑟-萨夫迪(Moshe Safdie),加拿大籍以色列裔建筑师。代表作有1967年在蒙特利尔世博会上设计的场馆——生境馆,“艺术科学博物馆”,新加坡滨海湾金沙、中国秦皇岛空中花园等。

他是新加坡最着名的建筑之一“滨海湾金沙”(Marina Bay Sands)的设计者,而现在,莫瑟-萨夫迪(Moshe Safdie)及其建筑事务所将与新加坡基础设施咨询公司盛邦裕廊(Surbana Jurong)合作,组成萨夫迪-盛邦裕廊公司(SSJ)在亚太地区设计和建造建筑项目。萨夫迪建筑事务所还负责了樟宜机场即将竣工的Jewel(宝石)以及碧山晴宇(Sky Habitat)公寓的设计。今天,莫瑟·萨夫迪向媒体讲述了他这一生最值得骄傲的项目——生境馆,以及它们在建筑领域的影响力。

现年78岁的莫瑟-萨夫迪,当他的第一座建筑,生境馆(Habitat)67建成时,他还没满30岁。

莫瑟-萨夫迪

位于蒙特利尔(Montreal)的住宅综合体,是一个十二层的混凝土立方体堆成的楼,让人震撼,这是基于莫瑟-萨夫迪在麦克吉尔大学(McGill University)的论文课题开发的。在那里,他与现代公寓设计的世界对抗,后者的风格大部分已经被简化为简朴的开阔地里的砖砌塔楼和豪华的极简主义玻璃盒子。莫瑟-萨夫迪想要为所有收入层次的人们创造一些可以预制的项目,并在城市环境中提供开放空间,良好的景观,以及享受绿化。

然而,负担能力从未成为生境馆的考量。和Expo 67这个联邦政府所有的项目一起建成,生境馆 67的建设成本飙升。为了收回成本,单位价格大大超过了典型的中产阶级蒙特利尔公寓的成本。莫瑟-萨夫迪强调,他不承诺负担能力,只是推出一个“城市生活的新模式”,而不是提供一个经济实惠的乌托邦,生境馆反而成为城市精英地位的象征。在2008年为《海象》(Walrus)作的文章中,建筑评论家阿黛尔-韦德(Adele Weder)写道:“作为世界的会展奇观或建筑研究,生境馆是非常不错的项目。不过作为一个试点项目,这是一个失败之作。“

该建筑物于1985年被卖掉,然后被用作一个群租项目。上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期间,有一段时间其被认为是一个蒙特利尔惊人的设计,动感的现代建筑从地下延伸到地面。2009年被魁北克政府指定为文化遗产。生境馆也为萨夫迪开启了漫长而成功的职业生涯,从他的大学论文中脱颖而出,并将其传播到世界各地。

今年为庆祝生境馆50岁生日,蒙特利尔的魁北克大学(UQAM)举办了名为“生境馆67:未来物体之形状”的展览,将这个城市最惊艳的建筑之与萨夫迪最近的项目放在一起探讨。媒体就此专访了萨夫迪,他分享了自己如何在解决高密度城市问题的同时任然提供优质的设计,比如在新加坡的诸多实践。:

你以前曾经说过,关于生境馆67的问题不是是否要获得人们的欣赏,而是你是否能够复制它。什么阻碍了您其他生境馆项目的实现呢?

每项目是否实现都有其不同的理由。但是如果我必须总结一下,我会说制度还没有准备好。在一个重要的HUD计划“突破行动”(Operation Breakthrough)的资助下波多黎各(Puerto Rico)鼓励研究预制和新屋概念。但是当时的里根总统当选上台并终止了这个方案。施工已经开始,但必须放弃,当时已建成30个模块。

在纽约,几乎每个人都热衷于我们的项目,但市场无法适应所有的创新。没有一个组织有意愿和能力去和工会打交道,这是我们无须在世博会面对的。

他们近乎快要成功了,但我们根本无法突破。上世纪70年代末经济衰退,意味着房地产停滞。在这个时候美国的建筑实验数量为零。这是令人沮丧的,我当时唯一建造的房屋是在巴尔的摩(Baltimore)的冷泉(Coldspring),这是一个传统的设计,只是部分建成,因为没有市场。

当时的城市房屋还不像今天这样。这一切都是为了说服中产阶级留在原地或者回迁。我当时只有一个纽约项目;它不是生境馆,但是其概念是您可以探索建筑物内的室外空间。在亚洲,有更强的意愿和更大规模的工作,尽管其中大部分都要处理带花园和户外空间的建筑物的分形化。在预制方面,建造完成和吊起的三维盒子的想直到轻型防火材料被引入才实现。我们玩的都是很重的材料,太笨重,太复杂了。

相信你已经注意到最近的一些项目,显然是受到生境馆的启发,即使它只是一个审美的简单致敬。

尽管是BIG,赫尔佐格和德梅隆(Herzog和de Meuron)等公司的作品,我还是很高兴看到她们。这不仅仅是审美 - 它的表面是分形的,以创建阳台。对我而言,这令人着迷。50年后的今天,你还会在学生的设计中看到它的影子。今天的建筑学院里面还有很多设计采用聚合和分形。

保罗-鲁道夫(Paul Rudolph)显然受到生境馆67的启发,并在看到它之后很快产生兴趣设计建筑模块化住宅。你跟他有什么联系吗?

1966年,生境馆中的大量建筑单位都放上去了,但项目还没有完成。鲁道夫,贝聿铭(I.M. Pei)和菲利普-约翰逊(Philip Johnson)来到蒙特利尔看望我,并参观了大楼。我当时受宠若惊!对我来说这是一个非常难忘的时刻。

约翰逊一直在谈论该项目与意大利建筑师皮拉内西-吉安巴蒂斯塔(Giovanni Battista Piranesi)风格的相似之处,他为建筑物的下部而着迷。鲁道夫着迷于山坡露台花园构型。几个月后,他的东河(East River)项目出来了,紧跟着是在耶鲁完成的台地式住宅。他为这个设计感到兴奋。我不会说我受到他的影响,但我们因为同一种风潮而转向同一个方向。我喜欢他的作品。

巴尔的摩冷泉的最初设计似乎非常令人兴奋。你当时希望在那里做什么?

当时这个项目像一整个城镇,但我们只建了其10%。市中心将要悬停在道路上,并桥接两边。住宅会沿着所有的悬崖从一个采石场和底部的一个永久池塘排成一排。这将是一个非常棒的居住之地,像一个一端开口的马蹄铁。但这些部分从未建成,建成的房屋都是传统格局。我有一个预制计划,但开发商决定只使用混凝土块。45年后,木制平台住宅是非常宜居的。

巴尔的摩的项目之后,你其他唯一在美国的住宅项目是上世纪80年代后期剑桥的那个,以及现在这个在纽约的项目。为什么这么少呢?

现在开发商找大名牌建筑师的现象还相对较少。我认为。在过去15年中是比较突出的。为什么我没有去拿这些佣金是一个有趣的问题。这并不是我不让我自己有时间来接项目。我在纽约接受大型房地产业者的面试,但是我不知道他们到底想要什么。我正在跑威廉斯堡(Williamsburg)的多米诺糖(Domino Sugar)工地,最后拉斐尔-维诺利(Vinoly)拿到了这个项目。

我没有设立市场营销部,在滨海湾金沙项目完成后,亚洲的业务涌进来,所以我们不得不放弃很多美国的项目。这只是事情本来的样子。我已经在波士顿工作了好些年了,项目遍及全球,但当人们问我在我在本地做了些什么项目时,我感到很尴尬。这真奇怪!

自80年代以来,你在新加坡有几个项目。他们开发住宅项目的方式如何吸引你?您的设计理念又如何吸引新加坡的建筑商的?

我的第一个新加坡项目是Ardmore Habitat,后来被拆除。新加坡政府当时把这个地块一分为二。我受一名造船商委托,他们想用在造船厂制造的模块来建造这个项目,但最终还是由混凝土来建。由于地块限制,它采用垂直布局的而不是梯田布局。最近的项目是滨海湾金沙这是一个由一座桥连接的三座塔楼项目。我对新加坡的建筑生态有所了解,意识到有些开发者确实是想要探索和推动创作极限。但非常奇怪的是,当我拿到滨海湾的设计项目,他们甚至都不知道我在本地做过项目!

Ardmore Habitat

您在职业生涯早期所抱持的低楼层,高密度的理念是对“公园式塔楼”潮流的重要否定。您理想的项目今天否定的的住宅类型是什么?

生境馆67的原计划将是25层高。我将其视作密斯(Miesian)项目的替代品,如底特律的拉斐特公园(Lafayette Park),蒙特利尔的西山广场(Westmount Square),以及柯布西耶的Unite d’Habitation。作为一名学生,Un ite似乎是一个对其20世纪30年代带有自然和屋顶感觉的项目的背叛,其是一个紧凑的盒子,拥有幽暗的走廊。

“城市建设中的大部分项目相当窘迫的:反人类的的塔楼彼此面对,阴影和光不分青红皂白地被阻挡。

最近,随着我的“未来生境馆”项目的进行,我意识到在生境馆中建造的密度在今天的城市是无意义的——仅是现在所需要的五分之一。我最近在新加坡和重庆实现的项目与那里的其他任何项目一样密集。今天我想在一个足够规模的地块上做的是一个混合使用功能的综合体,并展示如何以一种非常自由和强化的方式将新的类型整合在一起。

高层建筑人性化中最重要的元素是什么?

Sky Habitat

我们创建私人和公共的室外空间,所以在新加坡的晴宇(Sky Habitat),互相连接堆砌的多层塔楼通过每15层出现的三座桥梁连接。这完全是公共空间:公园,游泳池,会议室——新加坡公寓的标配。大约三分之一的单位可以仰头见天,并有大量的装饰。这很直白,如果你回看蒙特利尔的生境馆,分形,分裂,灵动的流通——所有的想法都在这里。

莫瑟-萨夫迪(Moshe Safdie),加拿大籍以色列裔建筑师。代表作有1967年在蒙特利尔世博会上设计的场馆——生境馆,“艺术科学博物馆”,新加坡滨海湾金沙、中国秦皇岛空中花园等。他的设计作品涵盖多个种类,包括博物馆、图书馆、艺术中心,政府设施、机场等各个方面,这些作品许多已经成为所在城市的标志,象征着那个城市的灵魂。

来福士广场

萨夫迪新作:重庆来福士广场

建筑师笔下的重庆来福士广场(Raffles City Chongqing),将拥有连接众多塔楼的世界最高空中花园。令人眼花缭乱的重庆来福士广场项目中第42层的空中花园可能有助于解决人满为患的问题,还是仅仅是超级富豪在半空逍遥的胜地?

金沙

萨夫迪的另一个滨海湾“金沙”

逐渐进入盛夏的重庆,6000名建筑工人正在朝天门这个大型工地上挥汗如雨,从这里可以俯瞰中国巨无霸特大城市重庆的长江和嘉陵江交汇之处。八座摩天大楼正从河岸拔地而起:两座高度在350米以上,六座高度在250米以上。

由建筑师摩西·萨夫迪(Moshe Safdie)领导的重庆来福士广场项目将拥有面积达13.4万平方米的住宅,商场,办公室,娱乐场所,交通连接设施和公园。其还具有更为不同寻常亮眼之处:一座300米长的“水平摩天大楼”,横跨第42层的4座主楼。由于该建筑群位于地震区,这个空中花园“漂浮”在塔楼顶部,以创造必要的摆动。

现在,在中国没有任何地标性建筑不创造一点世界纪录。而重庆来福士广场拥有连接最多塔楼的最高空中花园。相邻的一对塔楼由较小的天桥相连,工作人员和居民可以在8座塔楼的高层周围移动,而无需返回地面。

在像重庆这样的高密度城市里,没有修建大公园的空间,所以我们必须把它们举到空中。——摩西·萨夫迪

“这将成为这座城市的核心地带,”萨夫迪表示,他描述了自己操刀的这个迄今为止他最复杂的项目。 “在重庆这样的高密度城市里,(地面)没有空间可以修建大型公园,所以我们必须把它们举到空中。”

重庆,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城市,无疑是相当拥挤的。在建筑工地外面,街道上挤满了市场和批发商,小贩和食品摊。建筑工人挤在一起吃着麻辣小面,小贩肩上拎着水果篮,和买家讨价还价。

萨夫迪表示,这一开发项目反映了城市规划的发展趋势:垂直发展后,摩天大楼的楼群开始横向扩张。

“我看到了一个分区更改为更加立体的时期到来,”他说。 “与其将地块视为二维的,分区划分将开始要求开发商将在一个地产项目与另一个地产项目之间建立联系——首先是地面,然后是空中。”

来福士广场的空中花园将建有公共天文台,居民俱乐部,酒店大堂和几间餐厅以及户外观景台。

新加坡多个项目运用天空概念

来福士广场的空中花园将建有公共天文台,居民俱乐部,酒店大堂和几间餐厅以及户外观景台。萨夫迪和他的团队已经在新加坡的晴宇(Sky Habitat)和滨海湾金沙(Marina Bay Sands)项目中使用了塔楼之间的桥梁。

世界上还存在其他类似的实验性项目。明尼阿波利斯(Minneapolis)拥有世界上大的高架道路系统。在亚洲城市,如香港(Hong Kong)和曼谷(Bangkok)的人行天桥是公共运营的设施,连接建筑物,车站和人行道。这些通常只是建在地面上的几层楼的高度。但随着塔楼变得更高,人行天桥的高度也随之攀升。

北京当代万国城MOMA(Linked Hybrid complex)是由位于12层和18层之间的一系列天桥相连的一系列塔楼。新加坡的达士岭(Pinnacle @ Duxton)是一座大型公共住宅项目,由7座51层高的公寓大楼通过天桥和空中花园连接起来。首尔的Velo Tower项目有有两座摩天大楼,由一座30层高的天桥连接。

“实现连通性的想法可以延伸——你甚至可以在25层高的位置为公共街道划定区域,任何达到25层的区域都必须能够容纳这一点,”萨夫迪补充道。 “你会有这些机会去实现超越一幅地块的事情,我认为这就是我们想要实现的。”

如果建筑物之间的高空连接是未来趋势的话,那么技术将会加速它的到来。去年,德国工程公司蒂森克虏伯(ThyssenKrupp)公布了其新的水平垂直电梯系统。“Multi”可以在一根轴上安装多个电梯,消除高度限制,并允许水平电梯从一栋建筑物穿梭到另一座建筑物。建筑物可以修得更高,并覆盖整个城市,建立一个互连的网络。

风险在于,我们可以设计出这个建筑奇迹,但其最终只会与少数人相关。

马修-克利福德(Matthew Clifford)

“它让我们选择如何以不同的方式了解建筑,”蒂森克虏伯集团Multi首席执行官迈克尔·西萨兹(Michael Cesarz)说。“对我来说,作为一名建筑师和一名工程师,我不必再把电梯当作建筑的中心议题了——我可以把它们放在我喜欢的任何地方。水平移动创造了一些新的自由。我们可以将人员从相同或相连的建筑物的一端移动到另一端。你甚至不必走出电梯。“

会物理上造成社会的分化吗?

但是,生活在空中的社会影响是什么?这种互联的摩天大楼的趋势是否会加速隔离,从而在社会和物理两方面创建一个两层城市:精英们拥有的天空城市,普罗大众都挣扎在地面(底层)?

例如,仲量联行(JLL)亚太区能源和可持续性服务负责人马修-克利福德认为,互联的高层建筑可以对社会和环境产生积极影响——例如,避免地面污染和交通。

但他警告说:“你需要非常仔细地考虑人们会如何使用这座建筑,以及空中花园如何成为高档场所,布满豪华餐厅和高端设施。风险在于,您可以设计出这个建筑奇迹,最终只与少数人相关。“

在重庆来福士广场,大部分空中花园设施将向公众开放。该项目包括一个围绕塔楼的公园,而地铁和公交车站将直接相连。

萨夫迪认为,公众可进入的空中花园否定了高端的概念。他解释说:“我们倾向于为大众提供几层楼,靠近地面,然后保留较高楼层以供豪华功能使用。” “我们无法完全克服这一点,因为它是文化和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打造顶级奢华商业场所。

“但是在重庆,我们将不同阶层的人们带入:通过公园,地铁,公交车站,从下面的停车场。为了让建筑物实现真正民主化(我们已经前置了),成为真正面向公众的的顶级建筑物,这样一来,通过这个项目聚集人气。”

重庆来福士广场

来福士广场

“重庆来福士广场”形象名“朝天扬帆”,位于两江汇流的朝天门,由世界知名建筑大师摩西-萨夫迪设计,由新加坡凯德集团投资,投资总额超过240亿元,总建筑面积超过110万平方米,是新加坡目前在华最大的投资项目,将于2019年分阶段投入使用。 该项目由8座修长塔楼和一个5层商业裙楼组成,是一个集住宅、办公楼、商场、服务公寓、酒店、餐饮会所为一体的城市综合体。它整合了陆地和水运的各种公共交通设施,设置了地下停车场、地铁站、公交中转站、码头和游客中心。

规模庞大的重庆来福士广场彻底改变了朝天门的传统景观,也改变了山城重庆的天际线。正因为这一改变,从它轮廓初成,该项目就在山城引起争议。

来福士广场

对于山城重庆来说,作为两江(长江、嘉陵江)交汇之地的朝天门,没有比它再重要的城市地标了。

朝天门之于重庆,有如天安门之于北京,时报广场之于纽约。

朝天门是每个外地游客赴渝后的必到之地,在这里,能感受到两江汇流的壮观气象。

而现在,无论是从解放碑经街巷穿行至朝天门,还是隔着长江或嘉陵江在对岸遥望朝天门,视觉感受已经不再从前,除了两江交汇的盛景,还有矗立于两江交汇处一座正在建设中的高楼群——重庆来福士广场。

重庆来福士广场是由新加坡凯德集团和星桥腾飞集团联合开发的一个项目,根据凯德集团官网介绍,它“投资超240亿人民币,体量超112万方,由8栋超高层塔楼、底部裙楼及一座横跨天际的空中连廊组成,”“涵盖高端住宅、购物中心、办公楼、五星级酒店和服务公寓五大核心业态。”

“从动工到现在,至少5年了。”常年在朝天门江边钓鱼的卢昂(化名)告诉界面记者。

从江对岸眺望来福士,几座高层塔楼已建成封顶。建筑工地上仍在忙碌着。根据重庆当地媒体报道,位于朝天门上空250米处的来福士的空中水晶连廊也已于7月7日正式合龙。

这意味着,重庆来福士广场建成并正式开放,指日可待。

长年在长江边钓鱼的卢先生见证了来福士广场从无到有的建设全过程.png

2018年5月31日,重庆市城乡建设委员会、交通委员会、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规划局等四部门联合出台了一份《关于暂缓主城区“两江四岸”地区开发建设活动的通知》。该《通知》立刻传遍重庆各网络平台,引起极大关注。

《通知》说:主城区“两江四岸”是长江上游重要的生态廊道,是集中展示山城、江城特色的景观廊道,是市民休闲观光、亲水娱乐、文化体验的公共空间。重庆市级有关部门正在制定主城区“两江四岸”治理提升规划与实施方案。为避免“两江四岸”地区开发建设与新的规划建设要求不协调,造成低水平建设与重复改造,暂缓主城区“两江四岸”地区开发建设活动。

而重庆市主城区“两江四岸”的范围,据这份文件,其纵向范围,是指长江上起九龙坡区西彭镇,下至江北区五宝镇;嘉陵江上起北碚城区,下至渝中区朝天门。河道中心线长约180公里,两侧岸线长约394公里。

“这个文件的出台,有多个背景,”重庆当地一位要求匿名的资深媒体界人士向界面记者介绍说。

一个背景是要建设青山绿水的重庆,特别是2018年1月起任重庆市长的唐良智,在武汉任市长期间,就特别重视武汉“两江四岸”的保护开发,据这位资深媒体界人士介绍,在唐良智任重庆市长后,重庆市成立课题组,专门研究重庆市“两江四岸”的开发与保护问题,到了2018年5月,即出台了前述文件。

在重庆市社科院、重庆市政府发展研究中心综合处副处长彭国川看来,重庆市正在对主城区“两江四岸”的开发做规划统筹,“也肯定是说现在的开发有很多问题,怎么来解决这个问题,现在就正在做这样一个规划。”而“在思路还没有清楚时”,就出台了前述四部门文件。

“暂缓开发,不是说不要开发了,是要开发,只是要更高水平更高质量地来开发。”彭国川说。

项目对接平台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免责声明| 会员服务| 帮助中心|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拉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2005-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1015194号
地址:中国郑州市金水区姚寨路133号金成时代广场9号楼7层706 邮编:450008
联系我们:0371-60925574
欢迎您加入园林苗木行业交流群,群一:150293173 群二:215447311 中国景观网1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