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订阅

新景观宣言:观点和讨论(1)

时间:2016-07-25  来源:dirt  编辑:Jared Green  浏览:144次
ClaudeCormier+Associates事务所的负责人ASLA会员克劳德&bull科米尔ClaudeCormier表示,美学在景观设计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景观能使我们开心困惑或兴奋…奥姆斯特德FrederickLawOlmsted聚焦自然美学…在整个峰会背景下,Stoss事务所的创办者ASLA荣誉会员克里斯&bull里德ChrisReed称我们不能拯救这个世界

在景观设计基金会(LAF)的“新景观宣言:景观设计及其未来发展峰会”听取了23个宣言之后,第二天景观设计师们进行了分组讨论,深入探讨景观设计的一些重要方面——美学、生态、社会和创新——来制定未来50年的发展目标。

美学:与创造性相连

该小组由ASLA会员、LAF董事会的一员亚当•格林斯潘(Adam Greenspan)负责。讨论的主题在于:人们全力追求可持续性和修复生态系统的过程中,可能会丧失“在实体设计中融入文化和自然”的重要意识。其对策是:如果想让居民喜爱并爱护景观,让其更长久地存在,那景观必须要美观。

Claude Cormier + Associates事务所的负责人、ASLA会员克劳德•科米尔(Claude Cormier)表示,美学在景观设计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奥姆斯特德(Frederick Law Olmsted)聚焦自然美学。对于Mikyoung Kim Design事务所、ASLA荣誉会员Mikyoung Kim,这不仅仅只是美学,更多的是系统化、有意识的“创造性过程”以及潜意识的灵感迸发,但是她警告称如果景观设计师过于具有创造性,他们会错失紧迫的全球问题的解决。

在整个峰会背景下,Stoss事务所的创办者、ASLA荣誉会员克里斯•里德(Chris Reed)称:“我们不能拯救这个世界,但我们能以现代方式通过设计解决一些主要问题。设计能够将人们的思想付诸实践。” Ken Smith Workshop事务所负责人、ASLA荣誉会员肯•史密斯(Ken Smith)讨论称“美学至关重要。其定性方面——空间、规划和形式——能够具有意义。景观能使我们开心、困惑或兴奋。”他指到艺术世界,“新事物一般是丑陋的”,并称或许景观设计师也需要打破美学界限。同时,康奈尔大学的助理教授玛利亚(Maria Goula)提问:“我们需要新美学概念或多重美学吗?”

生态:使生态设计成为主流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教授、ASLA附属会员克里斯蒂娜•希尔(Kristina Hill)提到了生态系统和地球上的许多危险因素,她表示:“这次人们会看着我们,说我们没有成功解决问题。”希尔负责生态讨论组,转述了当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一位高级官员的陈述:“到2050年,海平面会上升1.8-2.7米(6—9英尺)。”虽然这只是一位官员的个人观点,陷入危机当中的旧金山惊慌失措的表示“应急措施是必须的”,要让生态系统适应未来的环境变化。“前所未有的不稳定性即将来临。景观设计师正要发挥作用,思考对策,尽量镇定面对。”

宾夕法尼亚大学的兼任教授、ASLA会员艾伦(Ellen Neises)表示:“在危机时代,我们要抛开积极派宣传的可持续发展。”“设计师要唤起更多想法。”Andropogon Associates事务所的一位负责人、ASLA荣誉会员、Sustainable Sites Initiative活动的主力约瑟•阿尔米尼亚纳(Jose Alminana)伤心的表示,生态依然不是景观设计专业的主流。他呼吁景观设计教育学家在教育过程中更加科学严谨,即使在设计程序中也不例外。“美学和性能并不互相排斥。这与生活中的所有事情都有关。”

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ASLA会员布雷特•米利根(Brett Milligan)称:“如果我们为景观做一些事情,但它们的回应有时会不尽如意。那么我们需要一个新型的、相关性方法与景观进行互动。”D.I.R.T. Studio事务所的创办负责人朱莉•巴格曼督促道,要对自然生态保持敬畏,“生态模型是不稳定的”。斯图加特大学的教授、ASLA国际会员安琪•施托克曼(Antje Stokman)呼吁社区直接参与环境建设,尤其是人类和其他物种有大迁移的环境。

社会:多样化并与社区协同设计

Mithun事务所的合伙人、ASLA荣誉会员德布•冈瑟(Deb Guenther)负责该讨论组,共有两个目标:增加景观设计多样性以及更好地改造服务欠佳的社区。DesignJones事务所的负责人、ASLA会员戴安•琼斯•艾伦(Diane Jones Allen)指出ASLA不断努力地通过其内容丰富的年度峰会来增加设计的多样性,将脱颖而出的非裔美国人和拉丁裔景观设计师聚集起来。正如她所说的:“如果我们真正地想要多样性,就必须少关注数据,认识和称赞多样性,使其传播起来。”她指出,务实的非洲裔景观设计师通常不会进入人们的视线。华盛顿大学的教授、ASLA会员杰弗瑞(Jeffrey Hou)补充道:“景观设计师需要多样化的等级,或冒着成为殖民主义者团队的危险,让白人专家进入到有色人种社区。”

麻省理工大学的教授、ASLA荣誉会员安•维斯特•斯本(Anne WhistonSpirn)声称,“景观设计在未来10年或20年内会多样化,因为我们看到了过去50年有更多的女性加入进来。”她解释道,她这几十年来在费城帮助非裔美国人社区挖掘其景观的经验,这需要建立彼此间的信任。她想知道景观设计课程——周期较长的专业项目能否参与或融入到短时间内涉及的社区里。琼斯•艾伦(Jones Allen)意见相同,称“我们必须谨慎考虑怎样将学生带入到这些社区当中,最重要的是将他们带出事务所的舒适区,面对真正的问题。学生正在学习当中。”南加州大学的助理教授、ASLA会员艾利森•赫希(Allison Hirsch)并不乐观,称“景观设计师倾向于回避融合问题,社区为主的设计实践并没有那么多。”

对于斯本和其他人而言,该方案是更加公正的设计程序,根植于协同设计以及利益相关者参与的程序。该目标是社区之间的能力建设。斯本称“使设计过程更加透明,而不是模糊。”

创新:打破学科界限

澳大利亚McGregor Coxall公司的创办者、ASLA国际会员艾德里安•麦格雷戈(Adrian McGregor)设想了一种新型的碳贸易经济,将会提升生态系统的根本价值,最后构成环境中的“纳斯达克市场(全国证券交易商协会自动报价系统,被奉为‘美国新经济的摇篮’)”。环境中的碳隔离越来越重要,这将景观设计师搬上了舞台。

Fluxscape事务所的创办者安德里亚•汉森(Andrea Hansen)希望景观设计师打破景观设计学科界限,全面思考问题,共享开放数据。她补充道:“增强创新意识不一定意味着增加复杂性,当我们交流扩充领域时,一定要使其简单化。”为了实现这一跨越,仿生学的创办者、ASLA会员马塞尔•威尔逊(Marcel Wilson)呼吁更多的实验和挑战,即使最后会失败。“我们必须鼓励创新;景观设计师太被动了。”

屋顶绿化创新测试实验室(GRIT Lab)的负责人、多伦多大学、ASLA会员里埃特•玛格丽丝(Liat Margolis)一直在响应威尔逊和汉森的呼吁,因为她正在研发新一代的绿色屋顶技术。“我们需要发现不同的复合材料、填补性能缺口以及通过实验设计超越现有的绿色设计基准。”

宾夕法尼亚大学的助理教授、ASLA会员凯伦(Karen M’Closley)同样呼吁新的可持续设计指标,建立使用前和使用后调查程序,捕获即时信息。

玛格丽丝最后提问:“景观设计领域的智囊团在哪里?”

高银锋/译

原文链接:https://dirt.asla.org/2016/06/23/the-new-landscape-declaration-critical-responses-part-1/

项目对接平台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免责声明| 会员服务| 帮助中心|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拉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2005-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1015194号
地址:中国郑州市金水区姚寨路133号金成时代广场9号楼7层706 邮编:450008
联系我们:0371-60925574
欢迎您加入园林苗木行业交流群,群一:150293173 群二:215447311 中国景观网1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