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订阅

ASLA Dirt博客:新景观宣言——展望未来50年景观设计行业的发展

时间:2016-07-05  来源:dirt   编辑:Jared Green   浏览:282次
同时,通过系列的个人宣言和其他理念,他们规划了个向前发展的全球构想…正如ASLA理事LAF主席芭芭拉&bull多伊奇BarbaraDeutsch,她相信我们正在进入景观设计时代…景观设计师在评估和管理这些资源上发挥着重大的作用…如今,地球上亿人口中的亿生活在发展中国家…为了供养这些人口,我们必须为资源管理设计出更好地景观系统…全球人口在未来年会达到亿,其中的

未来50年景观设计师必须要在全球范围内协调举措,对抗气候变化、帮助社区适应变化的世界、为每一个社区带来艺术性和可持续发展的公园、保护文化景观遗产以及维护地球上所有的生物。这些是景观设计基金会(LAF)新景观宣言:景观设计以及未来发展峰会的中心理念,在费城举办,700多位景观设计师参加。

演讲者发表宣言和简短的理念集锦演讲,与会者利用卡片、投票和互动性问答和评论软件为新宣言提供建议——未来50年景观设计的构想。

正值1966年原始宣言50周年纪念日,许多景观设计师回顾了过去50年所获得的成就。同时,通过一系列的个人宣言和其他理念,他们规划了一个向前发展的全球构想。正如ASLA理事、LAF主席芭芭拉•多伊奇(Barbara Deutsch),她相信:“我们正在进入景观设计时代。”

虽然不是所有宣言的综述,但却是景观设计师在未来50年设想中的一些突出点:

景观设计师必须解决发展中国家“空气、水、食物和废气的严重问题”

堪萨斯州立大学景观设计系助理教授、ASLA的阿尔帕•娜莉(Alpa Nawre)呼吁景观设计师向发展中国家倾注精力,因为会出现现有人口基数大以及未来人口激增的情况。如今,地球上72亿人口中的60亿生活在发展中国家。大约1亿人口缺少净水。全球人口在未来10年会达到96亿,其中的4亿增长在全球南部城市。“为了供养这些人口,我们必须为资源管理设计出更好地景观系统。”

SWA执行总裁、ASLA理事Gerdo Aquino也有同感,称随着资源越来越少、越来越珍贵,“未来将会对自然资源的分配和利用实施更加严格的规定”。景观设计师在评估和管理这些资源上发挥着重大的作用。

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景观设计院院长克里斯托弗•吉鲁特(Christophe Girot)呼吁为将来居住在地球上的96亿人设计“新的主题景观”。我们必须为此做出回应、创意性思考,找出解决方案。

景观设计师必须改善以往的城市化进程

景观设计师并不只是追求对于公园和绿色空间的完美设想,宾夕法尼亚大学的助理教授以及PORT Urbanism公司的合伙人Chris Marcinkowski表示景观设计师必须重新定义城市基础设施并且将他们融入城市的规划中,让它适应这个有着10亿人口的都市纪元。

James Corner Field Operations事务所的创办人詹姆斯•科纳(James Corner)奋力争取增加更多绿色空间保护周围的自然环境。“如果你喜欢自然,那就居住在城市中。”他呼吁景观设计师在“城市中加入美观和乐趣”,因为只有这样,人们更愿住在城市中,。景观设计师也必须要预见一个更高密度的城市世界,并塑造这种城市形态。他对未来城市的构想是“花园城市”,一个源于他早期“景观的想象”一书中的概念。哈佛大学设计学院的景观设计系主任、ASLA荣誉会员查尔斯•瓦尔德海姆以及Agence TER事务所的创始合伙人亨利•巴瓦(Henri Bava)同样呼吁根植于生态演变的新型、以景观为主导的都市主义。

宾夕法尼亚大学的助理教授大卫•高维尼尔(David Gouverneur)呼吁在贫民窟中应用新方法,他现在在委内瑞拉工作,因为那里传统的规划和设计方式并没有解决现状。他提议通过其“非正式方法”改造贫民窟,建造出步行道和公共节点以及自由发展的区域,让“当地人独有”。他呼吁规划设计的新形式,满足世界上大未成型社区的需求。

 

SCAPE事务所的创办人、ASLA的凯特•奥尔夫(Kate Orff)解释她的以社区为中心的方法是如何激励广大民众积极参与,成为活力社区生活的发动机。对于她而言,这一切都是“将社交与生态结合,最终上升到社区的尺度。”

哈佛大学设计学院景观设计与规划系的荣誉教授、ASLA荣誉会员卡尔•斯坦尼兹(Carl Steinitz)也呼吁所有的景观设计师能在城市和区域规模上更加积极和活跃。“这是社会最需要我们的地方。”

景观设计师必须要为野生自然创造未来

上海同济大学景观学系的主任韩锋表示:“景观设计很破碎。我们需要一个更加兼收并蓄的方法,人类与自然之间的一种哲学关系。”这种新方法必须根植于“景观规划和设计中”。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名誉教授、生态民主中心主任、ASLA理事小兰迪?赫斯特(Randolph Hester Jr.)发表了一个相同且有说服力的论点,称“公正和美观必须存在于景观中。”同时生态和文化是景观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瑞尔森大学的教授、ASLA荣誉会员尼娜•玛利亚•李斯特(Nina-Marie Lister)表示尊重这地球上的250万已知物种是实现景观规划和设计途径的一个重要环节。“我们必须考虑它们的生存质量。”为了保护它们的家园,景观设计师必须担负起“重新树立起野生环境作用的重任。”在艾德华•威尔森(E.O. Wilson)最新的书籍《Half Earth》中,他呼吁为其他物种保护好另一半地球。“这种目标仍很不明确。所以现在我们需要设计出它们的样子。我们需要一种全球性策略来连接残余的破碎的景观。我们能建造出一个全球拼接现象,为下一个保护浪潮打下基础。”

ASLA理事科妮莉亚•哈恩•奥伯兰德(Cornelia Hahn Oberlander)表示这些拼接的重要部分是设计可持续景观,称“可持续需求能够在每个进步的景观中得到满足。”“我们必须通过像SITES这样的评分系统保持住每块自然”。

假设人们忘记了与自然的必要联系:OLIN事务所的创办人、ASLA理事劳里•欧林(Laurie Olin)讨论称“所有的一切都来自自然,受自然启发而成。”

景观设计师的数量必须急剧增加

鉴于景观设计师相对较少——全球估计不到8万人,Grupo Verde事务所的执行总裁、ASLA国际会员玛莎•法加多(Martha Fajardo)表示每个人必须“成为景观大使”,无论去哪里都要大声宣扬。

但是墨西哥重要的景观设计师、ASLA理事马里奥•谢特兰(Mario Schjetnan)表示未来可能还不会需要那么多的景观设计师。例如,虽然在墨西哥有15万个建筑师,但只有1000个景观设计师。

他表示:“在发展中国家没有足够的景观设计师。我们需要发展全球视角,必须要改变以美国和欧洲为中心的视角。在美国和欧洲学习的发展中国家景观设计师需要回国,改善自己的国家。”

景观设计师必须快速地将自己多样化

Sasaki事务所的合伙人、ASLA吉娜•福特(Gina Ford)称“可悲的是少数人不能代表景观设计领域。美国的黑人和西班牙人口正在增长。”我们应该怎样解决这个问题呢?福特呼吁高水平的学术和公司领导能引入和雇用少数人。“它不是关于变暖、模糊感觉的问题;是关于创新的问题。多样化引发创新。多样的员工会与多样的客户产生共鸣。我们必须多样化,为未来规划一个共同构想。”

景观设计师必须要更具政治性

Heritage Landscapes事务所的创办者、ASLA理事帕特丽夏•奥唐纳( Patricia O’Donnell)(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古迹遗产理事会以及其他国际组织中很活跃)表示景观设计师的第一步就是“露面”,参与到政治辩论中。然后,他们必须进行相关合作。在这些复杂的国际论坛中工作,奥唐纳本身努力追求“将生物多样性与文化多样性结合起来”,鼓励这些机构重视文化景观。她表示,为了增加相关度,景观设计师应该进一步将自己的努力与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达成一致。

土人设计首席设计师、ASLA理事俞孔坚就是典型的政治性景观设计师。他的作品遍及整个中国,但是他将大部分时间和精力放在了说服几千个当地市长和高层政府领导,考虑“生态安全规划”的价值。他呼吁景观设计师眼光放远——当地、区域和国家,影响决策者。

Martha Schwartz Partners事务所的创办人、ASLA理事玛莎•施瓦茨(Martha Schwartz)是英国的一位积极提倡者和评论员,发起挑战,呼吁景观设计形成一个政治党派,督促决策者资助研发地球工程技术的研究,避开气候变化引起的紧急事件。同时,“我们要为一个曼哈顿项目开始一项政治议程,减少碳排放。”施瓦茨将ASLA看成是未来50年气候救援的机构,帮助我们能有第二次机会与地球和谐相处。对于她和其他人,气候举措是未来50年景观设计施展的舞台。

南加州大学景观设计系主任、ASLA国际会员凯利•香农(Kelly Shannon)呼吁“改变非可持续性现状以及鼓励新的社会运动。”景观设计师必须成为“必需的游戏改变者。”

景观设计师必须更好地利用绿色基础设施获得更广阔的目标

景观设计师必须利用系统、自然和人类知识找到贫穷社区再生的新机会。Phronesis公司的蒂姆•达根(Tim Duggan)使用绿色基础设施作为创造机会的契机。“在赞同的社区中,可以利用绿色基础设施建造出更加广阔的城市再生程序,改造社区。”正如达根所展示的,绿色基础设施成为社区发展的催化剂。

但是为了在新奥尔良和堪萨斯城成功,他不得不“游说决策者做出改变,使创意性理财机制连贯起来。”换句话说,他不得不投入到更加广阔的经济和政府系统中,使这个改变发生。

景观设计师必须保持以人类体验为中心的设计

文化景观基金会的创办者、ASLA理事查尔斯•伯恩鲍姆(Charles Birnbaum)表示需要整体观念,而且景观设计师不会放弃艺术和设计在景观设计中的重要作用,主要集中在景观的生态价值上。“我们需要将景观设计师的价值放在艺术家层次上。”ASLA理事哈利特•派特森(Harriet Pattison)帮助自己在其TCLF口述历史项目的一段体验上证明了这一点:

Gehl Studio事务所、ASLA的布莱恩•默克(Blaine Merker)讨论通过设计良好的人类空间“建造人文运动以及庆贺人类条件。”“广场和公园增加社会联系。这会产生深入地可持续性和幸福感,增强彼此之间的联系。”

景观设计师必须产生新的研究领域和设计,产生相关性

一个有趣的观点是:当今的边缘区可能是未来的中心区。H+N+S景观设计事务所的合创人德克•西蒙(Dirk Sijmons)表示景观设计师越来越深刻地参与到当今的边缘区发展:清洁能源的过渡。他展示了他的作品,推动北海离岸风电场的能源流。“我们必须要为这个学科发展新中心。”

景观设计师教育者必须“改革”景观设计教育系统,使其更加实用

俞孔坚也呼吁教育系统教导生态和可持续性发展的美学价值。“我们需要植根于生态的深层形式,而不是浅层形式。自然就是基础。”俞孔坚称景观设计为“生存的艺术”,随着世界问题越来越多,其意义越来越重大。“我们需要教导景观如何对抗洪水、火灾、旱灾以及食物生产问题。我们构建实用知识以及基本生存技巧,开放新视野。”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建筑学院的名誉教授马克﹒特雷布(Marc Treib)补充道“可持续性不是与美观对立的。我们能将实用主义提升到诗情画意的水平。”

虽然这些大胆的想法的确推动了景观设计日程的发展,但LAF活动缺失的是怎样与科学家、开发商、建筑师、城市规划师以及工程师更好地合作打造一个共同愿景,增加对政治决策者的影响力;老龄化发展迅速;自然的健康效益——以及如何获得更棒地健康成为景观设计的中心驱动力;可持续性交通以及未来的流动性。幸运的是,我们会看到像LAF这样的组织继续打磨自己的构想。

高银锋/译

原文链接:https://dirt.asla.org/2016/06/16/the-new-landscape-declaration-visions-for-the-next-50-years/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免责声明| 会员服务| 帮助中心|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拉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2005-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1015194号
地址:中国郑州市金水区姚寨路133号金成时代广场9号楼7层706 邮编:450008
联系我们:0371-60925574
欢迎您加入园林苗木行业交流群,群一:150293173 群二:215447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