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订阅

插花要资格证原本就是个笑话

时间:2016-06-18  来源:楚天都市报  浏览:190次
比如说,个人的理发水平与做菜水平,检验的主体是消费者,是顾客,并不是纸证书…经常有这样的报道,某某大学生成了考证大王,上学期间拿到多少资格证,却并不能顺利找到工作…其水平评价是个主观性较强的项目,顾客的需求也是各有不同,好坏当由市场说了算,而不是由谁来认证…

6月1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将再取消招标师、物业管理师、市场管理员、插花员等47项职业资格。至此,共有6批319项职业不再设门槛,你想干就能干。

如果不是有宣布取消的新闻,恕我孤陋寡闻,还真不知有那么多奇葩的职业资格证,什么咖啡师、理发师、浴池服务员、人造花制作工,等等。五花八门的资格认证,本意是保证从业人员的素质,实是多此一举。

比如说,一个人的理发水平与做菜水平,检验的主体是消费者,是顾客,并不是一纸证书。其水平评价是个主观性较强的项目,顾客的需求也是各有不同,好坏当由市场说了算,而不是由谁来认证。

职业资格证除了给就业创业制造人为障碍,并没有多少现实意义。而且催生考证经济,增加就业成本。经常有这样的报道,某某大学生成了考证大王,上学期间拿到多少资格证,却并不能顺利找到工作。也有大学生因为某项证书拿不到,情急之下选择轻生的。考证除了给行业部门增收创收,实是有悖由市场决定资源配置的法则,仍是行政权力在作怪。取消职业资格,也相当于将行业部门的考证权力与利益冲动,给牢牢关进笼子。

竞争性的行业,其服务水平本该在竞争中得到提高,由竞争来促进,是不用政府部门来操心的。理发理得不好,餐馆的菜做得不好,不会有人上门。美甲与插花不出彩不漂亮,也没有生意可言。取消职业资格证,重要的是取消那种见利就伸手的恶习。

一些部门,不是认真思考加强监管与引导,促进行业良性发展,而是以收费取代管理,总想着雁过拔毛,找由头捞一把。要防止这种巧立名目的歪风,换个花样卷土重来,这是取消考证后,更重要的制度建设。

编辑:

微信

最热评论

发布评论

项目对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