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订阅

浅论中国传统园林植物造景技艺特征分析

时间:2016-05-03  来源:  编辑:  浏览:261次
前者反应着中国人的自然观,体现在植物造景设计与自然环境之间相辅相成的关系之中,后者反应着中国人的社会文化观,规范着植物造景设计表示社会文化价值的做法…园林植物造景,不仅可以改良生活环境,为人们供给休息和进行文化娱乐运动的场合,而且还为人们发明游览欣赏的艺术空问…植物造景的概念及意义传统的植物造景定义为:“应用乔木灌木藤本草本植物来发明景观,并施展植物的形体线条颜色等自然美,
    摘要:中国传统园林植物造景设计是营造园林自然空间的主要手腕,它把植物景观发明和中国人的自然观、社会文化观有机联合起来,形成奇特的理念和理法;并以其自然清幽、情景融合的景观作风在世界上独树一帜,是中国传统园林艺术光辉成绩的主要组成部分。文章从中国古代文人雅客崇尚园林隐居的侧面,对不同时代的传统园林的营造技艺伎俩,做了必定水平的探讨。
    论文症结词:中国传统园林;植物遣景;技艺特点
    中国传统园林是一个源远流长、博大高深的园林系统,从园林设计到植物配置都包括着丰盛的传统文化内涵。中国传统园林植物造景设计则是营造传统园林自然空间的主要手腕,遵守着“天人合一”和“文以明道”两大理念。前者反应着中国人的自然观,体现在植物造景设计与自然环境之间相辅相成的关系之中;后者反应着中国人的社会文化观,规范着植物造景设计表示社会文化价值的做法。
    通过对中国传统园林植物造景技艺特点的探析及其文化内涵的发掘,一方面有助于懂得中国传统文化与中国传统园林的相互渗透和内在接洽,懂得特定的历史时代和文化背景下,园林艺术的审雅观;另一方面,有助于从中得到些启发,以便在现代园林发展利用中,无论是全部园林的立意、构思、布局还是局部景观的表达,我们都应当联合当今文化思想、生活方法、价值观念以及科学发展动态、民族习俗以及观赏者审美需求,最终设计出既适用又雅观兼具品味的园林作品。
    1植物造景的概念及意义
    传统的植物造景定义为:“应用乔木、灌木、藤本、草本植物来发明景观,并施展植物的形体、线条、颜色等自然美,配置成一幅幅漂亮动听的画面,供人们欣赏”。植物是园林的主体,植物配置是园林设计、景观营建的主旋律。植物配置更是一门科学、艺术,是绿地建设的灵魂。它融会、渗透、演绎了人类的精力、文化、生活、活动诸要素;与植物学、园艺学、景象学、土壤学、美学、地理学、社会学、心理学、医学、历史、人文有着诸般紧密的接洽,是一个有机的活的空间艺术。
    园林植物造景,不仅可以改良生活环境,为人们供给休息和进行文化娱乐运动的场合,而且还为人们发明游览、欣赏的艺术空问。它给人以现实生活美的享受,是自然景致的再现和空间艺术的展现。园林植物除有净化空气、下降噪音、减少水土流失,改良环境、气象和防风、庇荫的基础功效外,在园林空间艺术表示中还具有显明的景观特点。
    2中国传统园林植物造景文化内涵
    中国传统园林是一一个源远流长、博大高深的园林系统,从园林设计到植物配置都包括着丰盛的传统文化内涵。对丁现代的园林设计师来说,发掘其艺术和文化内涵,联合时期特点,应用到现代设计中来有很大的借鉴作用。
    2.1比德传统
    “比德”说是儒家的自然审雅观,它主意从伦理道德(善)的角度来体验自然美,大自然的山水花木,鸟兽鱼虫等之所以能引起观赏者的美感,就在于它们的外在形态、生态上的科学生理性质,以及神态上所表示出的内在意蕴都与人的实质、实质力气产生同构、对位弓共振,也就是说有与人好的实质、实质力气类似的形态、性质、精力的花木可以与审美主体的人(君子)比德,亦即从山水花木观赏中可以领会到某种人格美。
    因此,深受儒家思想熏陶的文人士大夫们,在经营园林植物及其景观中,便总是以具比德内涵的植物为首选花木。例如,在园林植物中,普遍被园林采取者首推松柏。孔予说:“岁寒,然后知松柏知后凋”(论语·子罕):苟子中有:“岁不寒无以知松柏,事不难无以知君子”,这里很明白把松、柏的耐寒特征,比德于君子的刚强性情。
    
    2.2具有“雅、静、清、逸、飘”等闲情美
    对古典园林植物景观单一性地看作“比德”型景观,显然是过于调,缺少情趣。所以,园主常依据自身之喜好,特殊是那些官场失意,隐影于朝外的士大夫,总是选取合适于欣赏、吟诵的植物,配置在园林中恰当的地位,按照植物时序季相的变更,可以四时八节地邀约知心好友,观赏吟咏。例如,在中国文人的眼中,梅花是一种具有“标格清逸”精力属性美的花木。宋代范成大说:“梅以韵胜,以格高”(梅谱前序);徐致中夸奖:“要知此花清绝处,端知醉面读离骚”;陈与义夸奖道:“巧画无盐丑不除,此花风度更清殊”;洪璐夸奖它:“性姿素朴,仪容古雅”。
    2.3崇尚自然,寻求天趣
    古代无论儒、道、佛三家都讲“天人合一”,以为人对自然要采用顺应、尊崇的态度,人要与自然树立起一种密切协调的关系,特殊是道家极力推重天地自然之美,倡导“人法地,地法天,人以天地为法。”“天下有常然。常然者,曲者不以钩,直者不以绳,圆者不以规,方者不以矩,附离不以胶漆……”(庄子》)。这种思想反应在园林植物利用上就是崇尚自然、寻求天趣的本质美,不仅植物质料起源自然,而且不加修剪来展现植物色、香、姿等自然面孔。如:杨万里的“接天莲叶无限碧,映日荷花别样红”,“吾家满山种秋色,黄金为地香为国”表示荷花和菊花的颜色美;杨基的“半粒能含万斛香,一枝解夺千姝丽”展现桂花的香味美;苏轼的“蓬莱宫中花鸟使,绿衣倒挂扶桑暾”展现梅花的俯态美。
    2.4具比兴内涵
    与“比德”传统不同,“比德”说着重于通过花木形象寄托,推重某种高贵的道德人格,而“比兴”是借花木形象含蓄地转达某种情趣、理趣,诸如“石榴有多子多福之意”、“紫荆象征兄弟和气”、“竹报平安”、“玉棠富贵”、“前榉后朴”等,总之,这是中国传统赏花的一个突出特色,即善用比兴,赋予花草树木以必定象征寓意,其内涵多是“福”、“禄”、“平安”、“富贵”、“如意”、“协调圆满”等吉祥的祝贺之意。
    2.5田园美
    “寓擅长美”的传统古典审雅观,使得一些鲜果时蔬也成了古典园林中的一道美景,同时,采收时用以接待亲友或家人尝新,亲手劳作,共享时鲜,也不失一种田园情趣,其乐也融融。上林赋中就提到了39植物造景物,诸如卢橘、黄柑、橙、枇杷、留落(石榴)、离支(荔枝)、蒲桃(葡萄)、隐夫(樱桃)、杆(银杏)、胥邪(椰子)、燃(酸枣)、亭奈(棠梨)、枣、杨梅、樱桃等果树,这阐明在上林苑中果树也是点缀园景和采食鲜果的兼用造园资料。在有限的空间里,仅仅配置上这些颇具文化内涵的植物是远远不够的,所以古代士大夫们常常借助必定的表示伎俩以发明出无穷的言外之意和弦外之音。
    3中国传统园林植物造景技艺特点
    3.1自然空间处置法
    自然空间处置法重要有主景、衬景、障景、隔景、框景、借景等,借助这些方式可以增添园林空间层次,丰盛空间景观特点,使植物景观更富于内涵。
    (1)主景、衬景。主景是重点,是核心,是空间构图中心,能够体现园林的功效与主题,富有艺术上的沾染力,是观赏者视线集中的焦点。衬景对主景起烘托作用,二者相得益彰又在安排上有所不同。如苏州园林狮子林中的问梅阁前断定以梅花为主景,为了突出主景,选择了数量较多且姿势精美的梅花,并将之放在视线的焦点处加以表示,同时为突出梅花“万花敢向雪中出,一树独先天下春”的性情,选择了象紫薇、海棠这些在外形、数量、地位、花期、内在特征稍有差别的植物烘托梅花,从而使问梅阁的主景更加鲜明、突出。古典园林中以植物为主景的景点大多采取这种伎俩营造而成。
    (2)隔景、障景。是通过植物将园中一些非欣赏重点,部分或大部分挡住,使欣赏重点突出。有时隔、障合宜也具有烘托作用,使重点更为突出。用作隔、障的植物与被挡对象问的距离,影响着遮、挡的后果,两者之间的距离大,则遮、挡范畴宽,欠周密;反之则遮、挡范畴狭,较周密。
    (3)框景。框景是把真实的自然景致(植物景观),用相似画框的门、窗、框架或由乔木枝叶交互合抱而成的自然空框以及人工整形的绿门、绿窗或绿框架而形成的透明空隙,把前景(远处的植物景观)包抄起来,使游人发生错觉,将现实景致误认为是画在纸上的图画,因而把自然美升华为艺术美。
    (4)借景。借景有多种方法:远借、邻借、仰借、俯借、应时而借。借景的原则:“极目所至,俗则屏之,佳则收之”。因其可以增添园内的空间层次和景观深度,形成空间的虚实、疏密、明暗的变更对照;沟通内外空间;丰盛空间内容和意境,加强空间氛围和情趣,因而在中国古典园林中利用普遍。白居易的“庐山草堂”便是借植物之景的佳作。自居易构建草堂时,以草堂为视点近借护崖的千余竿修竹、直插云霄的古松老杉、缀织攀绕的女萝和茑萝、自然野趣的花卉,远借春花烂漫的锦秀谷,从而使他的“庐山草堂”成为中国古代自然园林的代表作之一。
    
    3.2象征伎俩
    象征伎俩是指借用植物等媒介资料来表达必定感情和趣味的景观营造方法,通过它可以领导游赏者凭借植物景观的视觉感受进一步调动起形象思维,去想像、体验意境空间。如:传统的松、竹、梅傲霜迎雪,屹然矗立为“岁寒三友”;梅兰竹菊被喻为“四君子”;皇家园林中常用玉兰、海棠、迎春、牡丹、芍药、桂花象征“玉堂春富贵”;承德避暑山庄以松柏为基调,骨干树种寓意皇权万古长青;荷花代表“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品德;竹子有“虚心、挺立、积极进取”之意。
    3.3园林题咏伎俩
    即应用匾额、楹联、诗文、碑刻等内容的提醒来揭示植物景观更深层次的文化内涵,这些伎俩可称为“点景”,在艺术上起到画龙点睛、点石成金、锦上添花之作用。匾额、楹联、诗文、碑刻借助语言的表达功效能够让观赏者从眼前的物象,通过形象思维,展开自由想象升华到精力的高度,发生“象外之象”、“景外之景”、“弦外之音”的境界即意境。古典园林特殊是私家园林,可以说重要是用这种伎俩来到达造园者对自然、社会、人生的深入懂得,并借此而获得精力上的一种超脱与自由境界的目标。
    3.4“法天象地”法
    “天人之际协调”的宇宙观,使古代士大夫们一方面领会到宇宙的无限无尽,自然的辽阔无际;另一方面深知自身的力气有限,简略地再现那种万景俱全的景物系统,以体现出无穷辽阔的宇宙很艰巨时,他们便借自然之物(植物)、仿自然之形、遵自然之理,而造自然之神,从而到达物与我、彼与己、内与外、人与自然的统一,真正窥见全部宇宙、历史和人生的奥秘,也从而能够“修竹数竿,石笋数尺”而“风中雨中有声,日中月中有影,诗中酒中有情,闲中闷中有伴”。
    3.5借助光、影、色、香、声及四季变更营造植物景观
    光与影是可以使园林植物景观富于层次、富于深度的2个主要因素,例如泰山之麓有一座名为“普照寺”的园林寺庙,寺内有1株古老、高大的松树,最美的景观是当月亮升起来时,月光被枝叶分割成无数的光束洒在地面上。有人在此竖立了一块山石,上面镌刻2个汉字“筛月”。多么富于诗意,这就是光的艺术。
    颜色是丰盛园林植物景观艺术的精粹。颜色可以引人发生丰盛的联想,应用植物颜色渲染空间氛围,衬托主题,可给人一种或淡雅安静、清馨协调,或华丽堂皇、雄伟壮观之感,极大地丰盛意境空间。承德避暑山庄中的“金莲映日”一景,大殿前植金莲万枝,枝叶高挺,花朵硕大,阳光漫洒,似黄金布地。
    声响也是园林中激发诗情的主要媒介。如《园冶中“鹤声送来枕上”,“夜雨芭蕉,似鲛人之泣泪”,杭州西湖的“柳浪闻莺”,避暑山庄的“万壑松风”。香气能诱发人们的精力,使人振奋,发生快感,因而香气亦是激发诗情的媒介,形成意境的因素。如拙政园“远香堂”,南临荷池,每当夏日,荷风扑面,幽香满堂,可以领会到周敦颐爱莲说中“远香益清”的意境。
    春夏秋冬季节也是园林植物景观表示的主要因素。我国很早就注意到花木配植的季相景观,素有“花信风”的说法。“花信风”是与“候”相对应的,而“候”是指我国农历自小寒至谷雨的120天(24候)。每候应一种花信,即为24番花信风。扬州个园为衬托四季假山,春景配竹子、迎春、芍药、海棠;夏山有蟠根垂蔓,池内睡莲点点;山顶植物造景广玉兰、紫薇等高大乔木,营造浓荫笼罩之夏景;秋景以红枫、四季竹为主;冬山则配植斑竹和梅。

项目对接平台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免责声明| 会员服务| 帮助中心|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拉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2005-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1015194号
地址:中国郑州市金水区姚寨路133号金成时代广场9号楼7层706 邮编:450008
联系我们:0371-60925574
欢迎您加入园林苗木行业交流群,群一:150293173 群二:215447311 中国景观网1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