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订阅

秦汉南越国御苑遗址的初步研究

时间:2016-05-03  来源:  编辑:  浏览:96次
主持考古挖掘工作的广州市文化局广州市文物考古研讨所对此作了考古研讨并出版了专著《广州秦汉考古大发明》[]…受该所及广州市文物界先辈的委托并供给考古挖掘的照片图纸及文字材料,我们从古园林及建筑的角度,对南越国御苑遗址做了初步研讨及局部复原想象设计,本文即为此初步研讨的成果…由于南越国宫署遗址的挖掘尚未完成,目前的研讨难免存在局限性,有待新的考古材料予以充实和修改…

  南越国事秦末汉初由中原人赵佗在岭南树立的一个处所政府,以蕃禺(今广州市)为都城。1983年在广州旧城西北的象冈山挖掘出南越国文帝墓,成为南越国及其概貌的实证。1995年及1997年先后在广州旧城的中心肠位挖掘出秦汉南越国宫署遗址,又为南越国都城及宫署的存在、概貌及确实地点供给了实证。经考古鉴定,已挖掘的两处宫署遗址均为南越国宫署中的御苑遗址,是中国乃至世界现存最早的园林实物遗存之一。主持考古挖掘工作的广州市文化局、广州市文物考古研讨所对此作了考古研讨并出版了专著《广州秦汉考古三大发明》[1]。受该所及广州市文物界先辈的委托并供给考古挖掘的照片、图纸及文字材料,我们从古园林及建筑的角度,对南越国御苑遗址做了初步研讨及局部复原想象设计,本文即为此初步研讨的成果。由于南越国宫署遗址的挖掘尚未完成,目前的研讨难免存在局限性,有待新的考古材料予以充实和修改。

1 秦汉南越国御苑遗址概况

  1995年,在广州市中心的一处建筑工地,挖掘出秦汉南越国时代大型石构水池的一角,池壁和池底为石片,呈冰裂纹状铺砌,池壁呈17度缓坡,一些石片上篆刻有“蕃”等字样,池底散落许多“万岁”瓦当和大批石柱、石栏杆、石门楣等建筑构件以及铁制工具,池底有向南延长的木制导水暗槽(图1~4)。经考古鉴定为秦汉南越国宫署的一部分,特殊是池壁上的“蕃”字和众多的“万岁”瓦当,第一次以实物证实了秦汉时代南越国都城、宫署确在今广州城的中心区。我国秦汉时代的石构建筑尚不多见,此次石构水池及众多精制的石制建筑构件的发明实属罕见。这一重大考古发明被列为1995年我国十大考古发明之一。1996年“秦汉南越国宫署遗址”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维护单位。

  



  图1 冰裂纹状石片铺砌的水池

  



  图2 池壁的“蕃”字拓本

  



  图3 池底散落的石柱、石门楣板

  



  图4 木制导水暗槽

  1997年,在石构水池的南面又挖掘出长逾150m的石渠。石渠北端与上述石池底暗槽相接,石渠由北向南延长,再蜿蜒回转而西去,最终与西端暗槽相接,而暗槽的去向,恰是1974年发明的秦汉遗址①。石渠由红砂岩石块砌筑,截面净高0.7m,净宽1.4m,渠底铺满灰黑色卵石,渠内左右相错地摆放一些大卵石。石渠中段有两处弧形石板构成的“渠陂”,渠壁有三处缺口,缺口内斜铺石板。石渠东端有一弯月形石池,池中竖立两道石板墙和两根八楞石柱,池底有大批龟鳖遗骸。石渠中段侧旁有一片沙地,石渠西端是一石板石墩桥,桥两端的踏步石呈弧形排列,间距0.6m(图5~9)。石桥南面有砖铺长廊散水,分布着大批瓦砾和焦木②。经考古鉴定,石池和石渠同属于南越国的御苑建筑,是我国岭南地域秦汉考古的又一重大发明,为研讨我国秦汉园林及早期岭南园林供给了可贵的实物材料。2000年,在石渠遗址的西北方向,又挖掘出秦汉南越国宫署的建筑遗存,初步鉴定为宫署建筑的散水③。

  



  图5 出土水池、石渠遗迹平面图

  



  图6 石渠

  



  图7 “渠陂”与渠壁斜板(箭头所指)

  



  图8 石渠东端的弯月形石池

  



  图9 石渠西端的石板桥及踏步石



2 御苑的布局和景观构成

  南越国御苑虽遗址尚存,但缺乏文字记录,研讨工作十分艰苦。斟酌到南越国在社会经济和思想文化等方面与中原地域有着不可分割的接洽,且南越国君赵佗是河北正定人氏,秦末被派驻岭南的史实,中原御苑对南越国御苑的建设必有较大的影响,这在南越国御苑遗址中亦可得到证实。因此,本文通过与文献记录的汉长安御苑的对照研讨,寻同辨异,同者即为我国秦汉御苑的代表性实物遗存,补充有文献记录但实物不足之憾;异者即为南越国御苑之特点所在。

  2.1 御苑的布局

  依据历史文献和有关广州历史地貌演化的研讨[2],秦汉时代的南越国都城北倚越秀山,南临珠江,白云山濮涧之水汇越秀山麓之甘溪流入城中,城中地下又多甘泉。三国时代交州刺史布骘曾经到此,“见土地形势,观尉陀旧治处,负山带海,博敞渺目,高则桑土,下则沃野,……登高远望,睹巨海之浩茫,观原数之殷阜”(《水经注·艮水》),可见当时的南越国宫署御苑是处于“形胜”之地。

  我国秦汉时代的皇家园林已初步形成大内御苑、郊外苑囿和离宫御苑三种类型。大内御苑是皇宫的组成部分,宫和苑皆在宫墙之内,但宫、苑的相对地位各有不同。西汉长安的未央宫,苑在前宫西侧(即左宫右苑),而建章宫的苑则在宫之后(即前宫后苑,见图10)。已挖掘的南越国御苑遗址在宫署范畴之内,与西汉长安未央宫、建章宫类似,属“大内御苑”,但苑位于宫的东部,呈“右宫左苑”的布局情势,又与西汉长安未央宫、建章宫不同。

  



  图10 汉长安未央宫与建章宫布局示意图——引自周维权《中国古代园林史》

  2.2 御苑水景构成

  秦汉皇家园林多建于城内或城郊,对自然景观的选择余地有限,需发明人工景观,其中又以人工水系景观为重。汉长安未央宫在后宫开凿沧池,引入昆明池水,再由沧池经石渠领导,分两路流入长安城内的王渠。沿石渠建 “石渠阁”(皇家档案馆)、“清凉殿”(皇帝夏季住所)。此外,建章宫的人工水系也与此相似[3]。

  据考古和文献材料,南越国宫署的面积约为13hm2[1],因此御苑的面积不可能很大。依据已挖掘的石池、石渠所处地位和占地面积断定,它们应是御苑的主体部分,阐明在南越国御苑中,人造水景是园林景观构成的主要部分,这为秦汉园林以水池和水渠为主体的人工水系景观供给了实证。

  《秦记》:“秦始皇都长安,引渭水为池,筑为蓬、瀛,刻石为鲸”。南越国御苑石池底部散落许多“万岁”瓦当、大批制造优美的石柱、石栏杆、石门楣等建筑构件和铁制工具,阐明石池中曾有石构建筑物,这也与秦汉长安园林有类似之处。

  2.3 御苑中的动植物

  在南越国御苑遗址中,有多种果实硬壳和树叶的残迹。在弯月形池的底部淤泥中,堆积着数百个龟鳖残骸,阐明当时御苑中有大批动植物,尤其是龟鳖。由此可以想象当时应是流水潺潺、龟鳖畅游、两岸草木如茵、小桥廊道勾连的漂亮风景[1](图11)。

  



  图11 御苑石渠景观想象图

  苑囿饲养龟鳖以供欣赏游乐古已有之,战国时燕国御苑东宫池即养有龟鳖,太子丹为了让荆轲刺杀秦王,曾陪其游东宫池,用金丸投掷池中龟鳖取乐。除了欣赏游乐外,大批饲养龟鳖当还用于占卜和食用。占卜之风盛于商周,见于秦汉,由于占卜频繁且所用龟甲需经挑选,必需饲养大批龟鳖。龟鳖长寿,食龟鳖被以为可益寿延年。《史记·龟策列传》:“江傍人家常畜龟饮食之,认为能导引致气,有益于助衰养老”。但南越国御苑的龟鳖是否供食用,尚无考古和文献材料可供佐证。

  龟鳖在夏季喜阴凉潮湿之处,冬季入水底冬眠(岭南养鳖全年生长)。产卵时爬出水面,在沙地掘坑产卵并掩埋,龟鳖卵靠日晒孵化,小龟鳖出壳后即爬回水中[4]。御苑除了弯月形池可供龟鳖避暑、冬眠外,在石渠中段有两处缺口,缺口内斜铺的石板可供龟鳖出入水面,渠旁还有一片沙地可供产卵孵化,完整符合龟鳖生长繁衍的须要。

  御苑兼具养殖功效是秦汉苑囿的特色之一。汉武帝在上林苑掘昆明池,“池中复作豫章大船,可载万人,上起宫室,因欲游戏,养鱼以给诸陵祭祀,余付长安厨”(《三辅黄图》)。南越国御苑面积约4000m2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免责声明| 会员服务| 帮助中心|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拉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2005-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1015194号
地址:中国郑州市金水区姚寨路133号金成时代广场9号楼7层706 邮编:450008
联系我们:0371-60925574
欢迎您加入园林苗木行业交流群,群一:150293173 群二:215447311 中国景观网1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