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订阅

北京市城市规划要直面现实

时间:2016-05-02  来源:  浏览:160次
当时曾经呈现了两派对峙的观点,方主意行政中心应该在旧城基本上发展,另方以梁思成陈占祥为代表,主意在当时的西郊另立行政中心…上世纪年代末,北京市斟酌重新编制城市总体计划时,仍然假想以市区为核心,同心圆式向外发展…但后者最终未被采用…“两轴”是历史延续中国城市计划设计研讨院副院长李晓江介绍,“两轴两带多中心”这个概念是在年到年底之间重复研讨最后才断定的个构想…
    次次规划每次突破

    北京市长期以来以老城为单一中心,以新区包抄老城、同心同轴向外蔓延的生长模式,被建筑学界形象地称为“摊大饼”。北京的这种单中心的城市发展模式,是20世纪50年代由苏联专家以莫斯科计划为底本辅助断定的。1950年到1954年,经过中外专家多计划研讨和综合,市委、市政府推出了北京市城市总体计划第一稿,即《改建和扩建北京市计划草案要点》。重要特色有:以旧城为中心向四郊发展,中心城市是600平方公里、可以容纳600万人,郊区建设若干卫星城镇。当时曾经呈现了两派对峙的观点,一方主意行政中心应该在旧城基本上发展,另一方以梁思成、陈占祥为代表,主意在当时的西郊另立行政中心。但后者最终未被采用。 

    上世纪70年代末,北京市斟酌重新编制城市总体计划时,仍然假想以市区为核心,同心圆式向外发展。当时有名建筑师吴良镛就曾表现反对。他以为,必需将北京的旧城功效分散,发展为多中心的城市,以减轻市中心的压力。1983年《北京城市建设总体计划计划》被同意施行,方针仍是“以旧城为中心,向四周扩建”。成果是三环路内日益拥挤,“大饼”摊到四环。

    1993年,北京市又一次制订了计划。这次经国务院批复的北京1991年至2010年城市总体计划,提出要转变人口过于集中在市区的状态,大力向新区和卫星城分散人口。该计划除了市区保持团体式布局外,强调市区不再扩展范围,而是逐步从外延扩大向内涵发展转移,以分散中心城市过密的人口和产业。

    这个计划的欲望是良好的,却并没有实现。在一幢幢“摩天大楼”拔地而起、一条条途径纵横交织、一块块草坪点缀街区的同时,城市建设的中心并没有转移到郊区,南城发展依然迟缓,卫星城的范围是扩展了,但不过是“睡城”而已,市中心人口更多了,交通更拥堵了,四合院更少了……

    又一次修编,而且提前6年

    中国工程院院士、原中国城市计划设计院院长邹德慈曾言:“做计划不能没有预感性。”但是,对事物充足的预感则须要对现实深入的洞察力和突破现实的勇气。

    现行《北京城市总体计划》1993年经国务院同意正式履行,计划年限为1991年—2010年。从1991年到现在,北京市灵活车飞速增加,近七年来的灵活车增加量超过了前48年的增加量。除去灵活车辆的陡然增添,其他决议城市范围的三个主要指标:人口范围、经济指标和用地范围也产生了重大变更。

    现行1993年总体计划对2010年的北京常住人口的估量为1250万,流动听口250万,而到2001年时,数据就显示:北京常住人口已超过1367万,流动听口已达263万。

    1991年时的北京市公民生产总值仅为598.89亿元,当时总体计划预计到2010年北京市公民生产总值翻两番。而到2002年时,全市公民生产总值已达3130亿元。

    陡增的庞然大物和原有途径体系的不匹配带来的交通拥堵等问题,激化了人们对北京现行城市计划的非议。

    正是这种城市建设发展的超前决议了原有计划必需及时修正。实际上,城市总在变动之中,永远不可能有一步到位的计划。

    其实,早在建国初期,就有人提出修建放射线状途径网;即使在城市格式已经形成的上世纪70年代末,吴良镛教授也曾振臂疾呼应克制摊大饼。然而,“大饼”一摊再摊。种种原因使得人们良好的欲望一次又一次落空。

    在被“大城市病”日益困扰的现实面前,《北京城市总体计划》的修编被提前6年提上了议事日程。

    在必定意义上,这次《北京城市总体计划》修编的提前,是迫于日益严重“大城市病”的无奈应对。

    “城市空间新格式”定位

    北京市市长王岐山在北京市第十二届国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上所做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调剂北京城市空间布局,依照“两轴—两带—多中心”城市空间新格式,确保年内完成《北京城市总体计划》修编。

    北京市“两轴—两带—多中心”城市空间新格式计划蓝图的总体战略为:旧城有机分散;市域战略转移;村镇重新整合;区域和谐发展。

    据悉,“两轴”即北京传统中轴线和长安街沿线构成的十字轴,是北京的精华,应联合传统中轴线和长安街的延长,全面实现维护与发展,从空间布局上体现首都政治、文化、经济职能的施展。

    “两带”一指北起怀柔、密云,重点为顺义、通州、亦庄,东南指向廊坊、天津的“东部发展带”,重要承接新时代的人口产业需求;二指“西部生态带”,与北京的西部山区相接洽,即是北京的生态屏障,又接洽了延庆、昌平、沙河等,为北京建成最合适人居住的城市奠定基本。

    “多中心”是指在市区范畴内建设不同的功效区,以进步城市的服务效力和疏散交通压力,如cbd、奥运公园、中关村等多个综合服务区。将在市域范畴内的“两带”上建设若干个新城,以吸纳城市新的产业和人口以及分流中心区的功效。

    新闻一出台立即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应。

    身处其中的北京市民,对这个提前了6年进行修编的计划寄予了很大愿望,愿望能从基本上解决多年来所受交通拥堵、环境污染等困扰。

    中国科学院生态环境研讨中心研讨员王如松以为,经过科学测算,北京市人口最多应为1750万,超过这个数字,人们的生活质量、环境质量会大大降落,资源会缺乏,人的心理也会倍感压力。而专家预测,到2008年,北京人口就会到达1600万。

    可以预感,北京未来就人口压力来讲确切是令人无法不警觉的。修编后的城市计划能在多大水平上解决这个问题呢?而这一空间战略调剂毕竟能在多大水平上破解北京近年来因发展快速而带来的种种弊端?又如何保证这是一次真正具有超前性和领导性,并具有可行性的计划调剂呢?

    新总体计划五大特色

    合适人居

    两院院士吴良镛院士说,适于居住是指城市建设以人为本,树立大都市不是目的只是进程,最终的落脚点还是为了人们的居住和生活。所以城市计划必需很科学,而合适人居住的环境应当是包含好的工作环境,好的休闲环境以及好的教导环境。

    “两轴”是历史延续

    中国城市计划设计研讨院副院长李晓江介绍,“两轴两带多中心”这个概念是在2002年到2003年底之间重复研讨最后才断定的一个构想。“两轴”指的就是传统的南北中轴线和长安街东西延伸线,其中南北中轴线是北京几百年都城史以及北京历史文化长期发展留下来的主要文化遗产,这条中轴线最能反应北京空间布局的最高境界。

    “两带”建新城

    李晓江称,提出“西部生态带”重要是斟酌了北京的“人居环境”,北京再怎么发展也不能丢掉生态环境,这是城市最基础的生存请求。但是目前北京还要做出很多尽力,所以提出“西部生态带”概念,是一个守住“家底”,保住底线的战略目的。“东部发展带”的提出是对北京空间构造的战略性调剂。北京将通过东部产业带的建设来实现空间战略性转移,把城市的一些功效从市中心转移出来,让一些新的成长点在东部发展带进行培养。

    南城纳入城市中心区

    北京市计划委员会主任陈刚主任指出,此次计划中,并没有把南城甩开,南城的部分地域也有详细计划,比如崇文和宣武的辖区,将被列入城市中心区来整体计划。这个“城市中心区”包含东城、西城以及崇文和宣武,这个中心区将打破行政区划的限制,对四个老城区作整体计划研讨,提出整体的功效定位。丰台是近郊,也在计划中被列为“整治建设区”,更远的南部则到了南苑机场,也将有具体发展计划。

    旧城尽量坚持原貌

    两院院士周干峙说,北京是世界文化名城,不能像世界上有些城市一样,不断拆迁改革,最后让人都认不出来了。历史的经验非常主要,北京在旧城改革方面已经积聚了很多经验,所以一些好的计划可以在这个基本上发生。

    计划了,更要履行

    北京的发展仍受很多因素的制约。如:有限的土地资源以及绿色空间对人口及建设范围的制约;合适人口密度的制约;水资源条件的制约;空间布局受到诸多现状生态以及各类设施的限制等。尽管新的空间战略计划蓝图有许多美妙的假想,但对于北京市政府来说,如果使城市计划走上良性轨道仍然是十分艰难的课题。修编后的《北京城市总体计划》将是未来若干年内北京市政府许多政策决策和工作履行的根据,但计划如何真正在操作层面实行,仍然留有许多疑问。

    “睡城”也曾有计划

    被戏称为“睡城”的望京小区的计划就是一个教训。

    上世纪80年代,位于北京市区东北部的望京小区被计划为全亚洲最大的居住区,预计将容纳居民40万人。至上世纪90年代中期,望京地域的开发进入了全盛时代,成为北京最为火爆的住宅区之一,是许多胜利人士置业的首选地段。 

编辑:

微信

最热评论

发布评论

项目对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