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订阅

俞孔坚批判中国城市美化运动

时间:2016-05-02  来源:  编辑:  浏览:116次
由于其纪念性寻求,两侧往往请求安排大批公共和文化性建筑,但这些建筑很难在短时光内形成,在相当长的时段内,景观大道名不副实…对于大批城市广场的呈现,俞孔坚不认为然…这样的景观大道与“亮化工程”相联合,古老的街道行道树被霓虹灯和各种装潢物所替代…俞孔坚说,普通人是城市的主人,在景观设计和城市建设中应当得到关心…城市中心的广场力图将商业运动居民的日常生活排挤在外,以寻求纯洁的情势美…
    无论是北方大都市,还是南国小城,无论是新建小镇,还是千年古都,许多城市都为建设纪念性和展现性景观大道而大兴土木。它们往往以欧洲的巴洛克城市景观大道为模板,强调宽广、气派和街景立面的装潢。对此,俞孔坚深感忧虑。

    景观大道是作为车流干道来设计的,对步行者是一道危险的屏障。隔绝途径两侧的交通,功效交混、庞杂,导致城市功效的效力低下;粗鲁地划破了原有城市有机体的交换网络和纤细的肌理;拆迁大批居民,耗资宏大,丢弃传统风貌,损坏城市社区的社会构造,导致场合性与认同感的损失。由于其纪念性寻求,两侧往往请求安排大批公共和文化性建筑,但这些建筑很难在短时光内形成,在相当长的时段内,景观大道名不副实。这样的景观大道与“亮化工程”相联合,古老的街道、行道树被霓虹灯和各种装潢物所替代。

    对于大批城市广场的呈现,俞孔坚不认为然。许多广场往往不以市民的休闲和运动为目标,而是把市民当作观众,广场或广场的雕塑,广场边的市府大楼却成为主体。如果不在空中,广场精美的几何图案难以观赏。广场以大为美、以空旷为美、以不准踩草坪为美,以名堂翻新、繁复的几何图案为美,全然不斟酌人的须要和安全,为广场而广场。

    城市中心的广场力图将商业运动、居民的日常生活排挤在外,以寻求纯洁的情势美。无树荫供人遮阳,无座椅供人休闲,热衷于抛光大理石和花岗岩铺地,市民却举步维艰,雨雪之后,更成为不敢光顾之地。

    金玉堆砌、以贵为美。把资料的价值与广场的质量视为同一,将户外广场当作室内厅堂来做———刨光的花岗岩地面,精雕的汉白玉栏杆,修建大型喷泉、华灯以及各种莫名其妙的机关,没有场合性和处所性特点。俞孔坚说,这实际上是对城市形象和处所精力的污染。

    城市中心肠带拆迁量宏大,投资动辄数以亿计,成千上万人分开故土,社会构造遭到损坏。除此之外,还造成了土地资源的挥霍。

    俞孔坚说,普通人是城市的主人,在景观设计和城市建设中应当得到关心。场合、景观,分开了人的应用,便失去了意义,成为失落的场合。

    城市河道及滨水地带的“整治”和“美化”,也受到了俞孔坚的鞭挞。在他眼里,城市河道是一条生态廊道、遗产廊道、绿色休闲通道,是城市景观界面和城市生活的界面。在“美化”的旗号下,许多工程都是过错的。概括起来有9个方面:

    一、水系被当作排污通道、垃圾场面遭污染、被抛弃。

    二、河床被抢夺性开采,漂亮的河道面目全非,危及河道安全。

    三、河道被途径和建筑所侵犯。

    四、裁弯取直。片面强调河道一时的行洪才能。而只有蜿蜒波折的水流才有赌气、有灵气,才有利于生物多样性的维护和削减洪水的灾祸性和突发性。

    五、大江南北的城市水系治理均为水泥护堤衬底,堤岸寸草不生,水的自净才能消散殆尽,水、土、生物间的物资和能量循环被彻底损坏,生物无处安身。

    六、高坝蓄水,变流水为逝世水,损坏了河流的持续性,影响下游河道景观,生境遭到损坏,损失水的自然形态。

    七、有的将明渠变成暗渠,上筑马路或建筑和“美化”工程,尽管水在流,成果使城市环境的美化和生态化失去了最可贵的资源。

    八、许多城市的水系是一个持续体,与湿地、城郊湖泊和山林形成一个完全的景观系统。持续体却常常在城市建设中被切割,使活水失去性命。

    九、把水系、清流填去,也填去了城市中最具性命的部分,用作马路或盖房子或种花草,是城市的最大不幸。

    为美化而兴建公园的做法,俞孔坚以为也不足取。在城市美化思想领导下的公园建设,强调的是纪念性、机械性和情势性、展现性,为公园而公园,把公园绿地从城市有机体中分割出来。事实上,城市绿化的真正意义在于为城市居民供给一种休闲、生活及工作的环境,而不是主题游乐。

    以人工代替天然,是兴建城市公园的一大误区。当城市计划将城郊某片山林划为公园时,美化的灾害随之降临。把仅有的自然地改革成花园式的公园;以造一个旅游点的目标来造公园,是许多城市的通病。似乎没有奇花异草、珍稀古玩就不能成其为公园。

    俞孔坚说,在新建居住区中,真正为居住者的生活和栖居而美化的社区并不多见。而大批呈现的是,样板示范区导向的美化,目标是展现政绩,供人参观;商利导向的美化,试图通过美化招徕住户。这两种导向都把居住者和居住环境作为展现品,重视展现性和视觉情势,特殊是风行一时的古典欧陆风,照搬各种作风的“西洋镜”,疏忽了环境美化对居住者的日常生活和居住意义,导致居住区美化走入了歧途。

    大树移植之风应当休矣。俞孔坚以为,把其当成一个速成法和有效之举,祸患无限。大树、古树不是取之苗圃,实际上是一种以就义异地环境为代价的、拆东补西的行动;移栽中必伤筋动骨,加之长途运输,成活艰苦,即使成活也只落得个断臂维纳斯,而且耗资无计。每棵大树都是一个完全的生态体系,将大树移开其生长地后,全部群落的生态关系必将受到严重损坏。除此之外,俞孔坚以为,城市“美化”还表示在其它许多方面,包含灯光工程、雕塑一条街、雕塑公园等。作为城市艺术,它们在许多方面有积极意义,但如果为了寻求美化而“美化”,就会适得其反。

    “反计划”,城市景观之路

    俞孔刚强调,在城市景观建设中,最急需的是改良生态环境,首先是治理污染、绿化环境,有了活力盎然的绿色和浓荫,有了清爽的水和空气,才有真正的美。这样的城市才是真正的生态城市。

    中国城市化与城市扩大呈燎原之势,城市扩大远景和生态安全忧患,须要城市决策者具备战略目光。俞孔坚提出了“反计划”的概念,即城市计划和设计应当优先计划设计城市生态基本设施,而不是传统的建设用地计划。

    他以为,在城市生态基本设施建设中应当特殊注意的是:保护和强化整体山水格式的持续性;维护和树立多样化的乡土生境体系;保护和恢复河道及滨水地带的自然形态;维护和恢复湿地体系;将城郊防护林系统与城市绿地体系相联合;树立非灵活车绿色通道;树立绿色文化遗产廊道;开放专用绿地,完美城市绿地体系;溶解公园,使其成为城市的绿色基质;溶解城市,维护和应用高产农田作为城市的有机组成部分;树立乡土植物苗圃。

    俞孔坚说,对战略性的城市生态基本设施本身和城市未来发展趋势的懂得,是树立前瞻性的城市生态基本设施的前提。在一个既定的城市范围和用地范畴内,要实现一个完美的生态基本设施,势必会遇到观念、法规和管理上的艰苦。最症结的是对传统城市计划与方式提出挑衅。计划师认识程度的进步,决策者非凡的目光和胸怀,以及对现行城市计划及管理法规的改良,是建设战略性城市生态基本设施的保障,而“反计划”的方式是进行城市生态基本设施建设的道路。

项目对接平台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免责声明| 会员服务| 帮助中心|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拉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2005-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1015194号
地址:中国郑州市金水区姚寨路133号金成时代广场9号楼7层706 邮编:450008
联系我们:0371-60925574
欢迎您加入园林苗木行业交流群,群一:150293173 群二:215447311 中国景观网1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