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订阅

瓶花艺术贵在展现心性之美

时间:2015-10-26  来源:中国文化传媒网  浏览:322次
瓶花艺术最重要的是追求构图的势,即给人的感觉是鲜活有生机的,这就要顺应植物自然的本性,体会花叶的生机与气势,然后通过些艺术手段让它与器物环境相融合,从而形成件艺术品…比如,松竹梅在中国的文化中往往取凌霜傲雪岁寒不凋之意,象征君子之风,这与它们在日本花道中承载的喜庆年神等涵义可谓风马牛不相及…在研读日本花道大师川濑敏郎的《季花传书》《日花》后,徐文治发现花叶
瓶花艺术贵在展现心性之美

寻一个瓶、一枝花、几条枝,信手侍弄,造一个禅花画境。这里的“禅花画境”说的是徐文治的瓶花世界,朴素、冷瘦、空寂、静谧、自然,几根枯枝、一朵花,便把清雅寄于瓶中,独抒性灵,幽静中延续美的意境。

明代高濂曾在《瓶花三说》中提出了瓶花艺术的审美标准:“得画家写生折枝之妙,方有天趣。”在徐文治看来,瓶花艺术与中国的传统绘画有着天然的联系,但其必须顺应植物自然的特性,又使它不同于绘画艺术。“瓶花艺术最重要的是追求构图的势,即给人的感觉是鲜活、有生机的,这就要顺应植物自然的本性,体会一花一叶的生机与气势,然后通过一些艺术手段让它与器物、环境相融合,从而形成一件艺术品。”徐文治说。

《花九锡》理论体系被低估

中国的传统插花艺术从唐代开始日趋成熟,晚唐时期罗虬的《花九锡》是目前流传下来最早的插花理论著作,“九锡”是皇帝赐给大臣的九种礼器,是最高礼遇的表示。罗虬比照着这样的概念,给花赋予了九种“礼遇”:一、重顶帷(障风);二、金剪刀(剪折);三、甘泉(浸);四、玉缸(贮);五、雕文台座(安置);六、画图;七、翻曲;八、美醑(赏);九、新诗(咏)。前五锡讲的是插花的过程,后四锡讲的是插花的鉴赏过程。可以说,《花九锡》虽然只有77个字,却是文人插花艺术从空间、创作到欣赏体系完整严谨的理论原典。

明代是中国传统插花艺术最为成熟完善的时期,其间诞生了三本著名的瓶花理论著作,分别是高濂的《瓶花三说》、张谦德的《瓶花谱》、袁宏道的《瓶史》。其中袁宏道《瓶史》的影响比较深远,印刷后很快被日本翻译,在日本甚至形成了“宏道流”。那么,从罗虬到袁宏道近600年间的插花理论对《花九锡》是颠覆超越,还是承袭完善?徐文治认为,此间的插花理论始终将《花九锡》的理论体系一以贯之,只不过是内容上更加丰富了。徐文治指出,目前国内仅仅将《花九锡》定位于留存最早的插花记载,并没有给予它应有的评价和高度。

融入生活空间为最高境界

如何将传统的插花融进现实的生活环境,一直是徐文治关注的重点。他认为插花的根本目的就是要回归到我们的生活空间中来,他提出“生活艺术化”的概念,其中的要素就是怎么把生活空间变得有艺术感,从艺术的角度出发去规划空间。

今年4月,徐文治在恭王府策划了“清风明月——赵朴初法书展”,展览期间,瓶花置换了三次,每次均以当令花材为主。在展厅一隅或插繁花一簇,或投疏茎数枝,皆不张扬。徐文治说:“瓶花是为展览空间服务的,一定要和环境协调,所以不能太跳,不能喧宾夺主,其作用只是为了更加彰显展览的主题和意境,而不是突出瓶花艺术本身。但一定要给人以美的享受,甚至要和画作遥遥呼应。” 为了传达“清阴淡日转空廊,坐久曾无蜂蝶忙。真实不虚花满地,残春来看白丁香。”一作的神韵,徐文治遍觅小园,寻一枝残春时节的白丁香,静置于尊式花觚里,阔朗的橱窗里再无其他。观者在读毕全诗,体会法书韵味的同时,也能领略到廊庑清阴里的袅袅清馨。“插花是有指向性的,可以引导人们去感觉,去读朴老的诗,更多地体会到其传统文人的心境,所以我在规划展陈空间时,考虑最多的是如何在恭王府这样的传统宅院中通过器物、作品、插花来还原我心中传统文人的恬淡生活。”徐文治说。

日本人是多神论的国家,认为花是有神性的。多神论的宗教情怀和哀婉的审美情趣的糅合,铸就了日本花道的基础。周作人曾说,“日本人缺少庄严雄浑的空想,但其优美轻巧的地方也非远东别的民族所能及。”徐文治认为,从这个角度去理解日本的花道是一个很好的切入点。在研读日本花道大师川濑敏郎的《四季花传书》、《一日一花》后,徐文治发现:一花一叶一风景,在日本侍花人和中国侍花人的眼底心中,其实大不相同。比如,松、竹、在中国的文化中往往取“凌霜傲雪、岁寒不凋”之意,象征君子之风,这与它们在日本花道中承载的“喜庆”“年神”等涵义可谓风马牛不相及。究其原因是日本插花艺术在观念和文化上和中国完全不同。

瓶花艺术没有固化的模式

虽然在文化上没有契合点,但徐文治认为,作为立体艺术,日本的插花技法对中国有很大帮助。“中国古人都是传统文人,不动手,谈的都是理论而没有技法,这就需要去实践,日本的花材和我们的概念不同,但对器型和构图的把握是我们应该去学的,但不能被束缚,手段不能变成目的。”

对于当前插花课程大多机械地教授学生“三大主枝”和“直立式、倾斜式”等从日本引入的插花技艺,并且一味地模仿老师瓶花造型的现象,徐文治说:“大家做出的东西都是一个模式,那是工艺品,不是艺术品,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艺术。瓶花可以插得繁也可以很简,而不应该只是固化的模式。应该鼓励大家去发现心里的美,并根据自己的心性将它表现出来,这需要人和花的交流,培养艺术的感觉。从这个意义上说,‘瓶花艺术’比‘插花艺术’的内涵要深,外延要广,包含了人的因素,更能表达完整的概念,而不仅仅是狭义地插出某个形式。”

编辑:李亦奕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欢迎投稿:点击这里查看投稿方式及联系方式

微信

最热评论

发布评论

项目对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