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订阅

福祥寺变大杂院 挤满私建房

时间:2015-08-28  来源:中国新闻网  编辑:樱花  浏览:64次
在调查中发现,随着对文化遗产重视程度的提高,些古刹得到了较好保护,但还有些存在问题…原来的山门变成过道,前殿中殿后殿等建筑仍存,被因势改为酒店客房等各类设施…”利用合理古寺建酒店或可行目前保护力度仍不够文化遗产如何保护利用的议题,直颇受各界关注,承载着独特文化内蕴的古寺庙也在此列…原来山门的位置被红砖水泥填满,木柱夹杂其中,墙上仍旧留有几十年前的口号与标语,数条电线扎成束
福祥寺变大杂院 挤满私建房

北京福祥寺天王殿内景

“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这句古诗描述了南朝寺庙之盛。与之相比,北京也并不逊色。老话曾有“北京有多少条胡同,就有多少座寺庙”的说法,其中不乏名刹。近日,在第十个文化遗产日到来之际,记者接连走访北京数个古寺、道观,探寻这些古建筑的现状。在调查中发现,随着对文化遗产重视程度的提高,一些古刹得到了较好保护,但还有一些存在问题。如福祥寺便已沦为大杂院,挤满私建房。

走访:宏恩观曾是菜市场“双寺”之广济寺现为酒店

记者走访的第一站是双寺,位于西城区旧鼓楼北大街附近。双寺始建于明代,分为东西二区,东为嘉慈寺(今不存),西为广济寺。记者通过实地探查发现,现在的西寺广济寺已非一处宗教活动场所,而是一家名为“北京阳光老宅院”的酒店。原来的山门变成过道,前殿、中殿、后殿等建筑仍存,被因势改为酒店客房等各类设施。正殿前余一香炉底座及碑碣等物,不复往日香火之盛。

离开双寺,沿着旧鼓楼大街一路行来,穿过豆腐池胡同,便能看到位于北京中轴线上的宏恩观。据称,宏恩观本是元代千佛寺旧址,后由清宫二总管刘素云出资重修。由于清末赫赫有名的太监小德张曾在此养病,所以也有此观为小德张所建的讹传。

由于正门紧锁,记者绕至后院,发现后墙仍残存一段,远远望去,后殿彩画依稀可辨。一位老街坊悄悄告诉记者,解放初期,这里从观门至帝君殿曾被辟为菜市场,可随意出入,东院临街处为咖啡厅。但现在后殿为私人居住,“殿里没什么了,整体保存的还不错。里头住着一家外籍华人。据说人家花很多钱拿到宏恩观使用权,现在还在承租期内。这人爱画画,很烦有人来”。

与上述几座寺院、道观不同,位于宣武门外教子胡同的法源寺可算目前保护较好的一座寺院,亦是佛教活动场所,不过殿内陈设的文物也并非“原装”。该寺建于唐太宗贞观年间,当时称“悯忠寺”,是北京市区内最古老的名刹。据寺僧透露,由于一些原因,法源寺大殿原来摆放的佛像等物都被毁掉了,房屋也一度较为破败,后国家拨款进行修缮,信徒则募集资金修整部分大殿,“现在殿堂里摆放的文物都是从故宫博物馆调过来的”。

唏嘘:昔日福祥寺变大杂院挤满私建房

在记者走访的几座寺院道观中,最令人唏嘘的恐怕当属福祥寺。据公开资料显示,该寺始建于明正统元年(1426年),距今已有五百多年历史。当时宫中一武姓太监为了给明英宗祝寿修建此寺,御赐额“福祥寺”。雍正年间,因三世章嘉活佛若必多吉驻锡于此,遂改为藏传佛教寺院。

现在的福祥寺不见往日荣光,仅剩一个狭小入口通向寺内,如非刻意留心,很容易一掠而过。原来山门的位置被红砖、水泥填满,木柱夹杂其中,墙上仍旧留有几十年前的口号与标语,数条电线扎成一束从门洞横穿而过,道路坑坑洼洼狭窄难行,两边挤满低矮的平房,昔日福祥寺已然变成大杂院。

穿过山门,记者碰到一位准备外出的老人。得知记者来意,居住于此已经五十年的老人摇摇头,“现在的福祥寺仅余一座天王殿。起先天王殿后头还有一间中和殿,再往后还有一座大殿,唐山大地震后这两座殿就拆了”,“以前还比较宽敞,到山门那儿能开进汽车”。

循着老人的指引,记者看到了目前仅存的天王殿:大约三分之一的建筑已经被民房遮挡,飞檐斗拱之下,殿前的过道拥挤而杂乱。原本应该是大殿门口的地方不知何时安上两扇半人高的铁门,门已上锁,锈迹斑驳。

仰首而观,木质结构的大殿顶部有些下沉,裸露在外的大柱出现多处裂缝,窗户上的玻璃亦残缺不全,有的仅余破落窗框,斜上方则挂着一排电表和电箱。隔着缝隙向殿内张望,里面堆放着纸箱、柜子等杂物。唯有大殿顶部的彩画,虽积满尘土,但仍可依稀辨认出昔日艳丽色泽。

根据现有资料可知,改革开放后,北京仪表五厂把天王殿租下作为厂房,工厂搬走之时大殿还算完整,但就此荒废下来。指路的老人证实了以上说法,他比划着说,福祥寺曾占地极广,纵深从山门一直延续到后边的另一条胡同,“现在寺院前头挤满了私建房,连消防栓都没有。我们吃水没人管,管道也没人修”。

当记者好奇的追问旧时福祥寺的盛景之时,老人沉默了很久很久,才有些答非所问的说了一句:“这以前是个多好的地儿啊。”

利用合理古寺建酒店或可行目前保护力度仍不够

文化遗产如何保护、利用的议题,一直颇受各界关注,承载着独特文化内蕴的古寺庙也在此列。然而,在越来越多的古寺受到重视的同时,近年来一直有“600年古寺沦为大杂院”、“古寺变高级会所”等新闻见诸媒体报道,每次都能引发巨大的舆论关注。

但古寺等古建筑变为酒店就一定不好吗?圆明园学会学术专业委员会委员刘阳的答案是否定的。他认为,这些问题需要综合客观的进行分析:利用合理则可行,“酒店会对文物进行正常维护。如果全部恢复为宗教活动场所,那么寺中要安放佛像等文物、调配驻寺人员及管理都需要耗费大量精力,用于后期维护的资金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

多年致力于古建筑保护的学者姚远对这个观点表示赞同。他说,古代寺庙不一定要恢复为宗教场所,在严格按照文物保护的法规进行修缮、界定其合理利用的范围的前提下,改为酒店的方法是可行的。

在维护与传承之外,古寺的安全恐怕更值得关注。2003年,武当山古建筑群的玉真宫主殿大火中被毁、独宗克古城失火……一桩桩触目惊心的案例殷鉴不远,导致灾难的原因不一而足。而造成古寺维护困难的问题,除了维护资金、安保措施不到位等因素,姚远表示,其中也有“产权”这一复杂问题。但他说,无论什么情况,一幢古建筑总该有产权单位,当由其履行保护义务,“修缮资金很难全部由政府文物专项资金提供,还是要根据文物保护法规规定:谁使用谁修缮。这是一个持续、长期的过程”。

“古代寺庙既是我们传统文化的一部分,也是一个当地居民进行社会交往的公共空间。维护好利用好可以焕发新姿。比如可以合理腾退、成为新的宗教场所;可以作为社区公共设施,被公益组织利用起来等等。”不过姚远最后也承认,“现在是保护的力度还远远不够。”

项目对接平台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免责声明| 会员服务| 帮助中心|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拉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2005-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1015194号
地址:中国郑州市金水区姚寨路133号金成时代广场9号楼7层706 邮编:450008
联系我们:0371-60925574
欢迎您加入园林苗木行业交流群,群一:150293173 群二:215447311 中国景观网1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