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订阅

朱鼎健:球场未占耕地 也不污染地下水

时间:2015-08-23  来源:新华社  浏览:212次
我们是在火山岩的石漠地带修建的球场,这里的地不是耕地…年月,我父亲和海南政府签署了协议,要携手兴建海南旅游岛的项目…记者观澜湖在兴办公众球场方面有什么打算和计划?朱近期,我们推出了个新的方案…当时,十个球场都铺完草了,还没有全部能够使用,酒店也能够入住了,会所也能使用了…另外,现如今的那些湖泊,原来都是采石场,是废弃的石坑,我们结合地貌将这些石坑做成障碍水景,把千年荒芜
朱鼎健:球场未占耕地 也不污染地下水第56届高尔夫球世界杯赛27日在海口观澜湖黑石球场闭幕,新华社记者当天专访了拥有22个球场的世界第一大高尔夫俱乐部观澜湖球会主席朱鼎健。他表示,观澜湖球会虽然在深圳、东莞和海口建造了22个世界锦标赛级别的球场,但没有占用耕地,不会对地下水造成污染。

下面是新华社记者对朱鼎健进行的专访:

记者:今年11部委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了对全国高尔夫球场的清理整顿工作,作为世界第一大高尔夫球球会的观澜湖所建的球场是否合法合规?

朱:深圳和东莞的12个球场是上世纪90年代在荒山野岭上修建的,没有占用耕地。海口观澜湖休闲渡假区新建的10个球场,全国审计工作都已经全部通过,我们从来没有侵犯当地村民的利益,也不涉及搬迁。我们是在火山岩的石漠地带修建的球场,这里的地不是耕地。我们从外面拉的填埋土就花费了20亿人民币。

记者:目前,许多人在质疑高尔夫球场污染地下水的问题,有人认为杀虫剂的污染非常严重,会波及地下水,观澜湖是如何做的?

朱:观澜湖球场已经通过了ISO14004的认证。我们球场的用水全部都集中到人工湖中,不会对地下水造成污染。首先,我们做了防渗透的膜,所有废水都会流进湖里,雨季储水,旱季灌溉。我们雨季储存的水足够旱季浇灌。第二,海南阳光好,有消菌杀毒的作用。另外,现如今的那些湖泊,原来都是采石场,是废弃的石坑,我们结合地貌将这些石坑做成障碍、水景,把千年荒芜的石漠地带变成绿洲。

记者:许多人认为高尔夫球在国内是有钱人玩的运动,很少有公众球场。一项数据显示,美国、欧洲的公共球场占总数的百分之六七十,而国内的公共球场连百分之三四都不到。您如何看这个问题?

朱:公众球场的确有很大需求,但土地的规划是有限制的。国外的公众球场多是政府投资,因为高尔夫算是康体设施,政府有义务兴建投资。而在中国,情况不一样。我相信未来高尔夫球肯定是会普及的,因为在国外也经历过这个时期。中国高尔夫球运动很年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记者:观澜湖在兴办公众球场方面有什么打算和计划?

朱:近期,我们推出了一个新的方案。我们要把海口观澜湖的这些球场办成世界上最大的公众球场。这个决定是我父亲朱树豪生前做出的(朱树豪不久前去世,大儿子朱鼎剑目前是掌门人)。一直以来,社会都公认我的父亲是一个非常成功的企业家、一个非常爱国的香港人。我父亲从未把高尔夫当作一项生意来做,而是当成事业。我要传承的不是生意,而是他的精神、事业以及他未尽的梦想。

最近,我们把海口球场价格大大降低,推出了2万多元一张的年卡(除了1号和5号场)。你可以一年365天,在8个球场打球,包括节假日,全世界都没有这样低的价格。而且我们推出的时间不是在淡季时段,而是旺季,北方球迷在没球场打球的季节就可以过来。我们这样做的目的就是普及高尔夫球,让工薪阶层也更多地参加这项健康、快乐的运动。

记者:能谈谈你们为何要兴建海南球场和渡假村吗?

朱:有个秘密对你们透露一下。2007年9月,我父亲和海南政府签署了协议,要携手兴建海南旅游岛的项目。签约后,我爸体检时检查出癌症晚期,已经无法动手术。当时我们还没有投一分钱,不做也是可以的。但他把我叫来,抓着我的手,问我愿不愿意帮他完成这个承诺,继续做下去。当时我真的很为难,压力很大,要跨越琼州海峡,来到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开发项目,有很多风险。他说,这个承诺必须要兑现,希望我支持他。

记者:你怎么回应他?

朱:我同意了。给我底气去冲的,是我父亲当时抓着我手的那一刻,问我可不可以帮他去完成他的梦,实现他对政府的这个承诺,哪怕亏损也不能退缩。作为子女,我知道,命是属于天的,我今天有而我爸没有的,是生命。我希望在他有生之年,看到这个项目完成。在观澜湖深圳,我们十个球场用了十年才完成,而我们海口项目只用了一年半的时间就完成了。他最后一次来是去年3月份。当时,十个球场都铺完草了,还没有全部能够使用,酒店也能够入住了,会所也能使用了。我开车带他转完一个球场,他就累得支持不住了。

记者:他临终交代你什么?

朱:他说,项目是完成了,但是你还要遇见更大的浪,但是不要放弃,像游泳一样,不断有浪打来,你要坚持住。他说,我们在这里所作的这个产业,没有对不起村民,没有对不起政府。他给我的总结是“永不言悔,永不言退”。他要我做好思想准备,不要放弃,要继续冲。这周是我爸去世后的百日,我今天第一次接受媒体采访,我也是第一次可以笑。

编辑: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欢迎投稿:点击这里查看投稿方式及联系方式

微信

最热评论

发布评论

项目对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