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订阅

土地逃离土地——商品化、城市化和景观设计

时间:2015-08-21  来源:《景观设计学》2008(02)  浏览:140次
景观无疑是人们的观念和权力在土地上的投射…”注③土地,连带的土气,乡下人的气息,俨然使其成为人们心中城市化的反义词,国际化的反义词…广泛的楼盘,充溢着此类景观设计,成为众多中国人不伦不类的家园…中国的当代景观其实就物化了我们脑海中的价值审美和憧憬之物,我们景观面貌呈现的丰富抑或混乱,正好描写了我们这个时代的多元和矛盾…景观的商品化已无法逃避,商品化使景观目的,景观过程连同景观设计本
土地逃离土地——商品化、城市化和景观设计一、引言

2008年我们经历了奥运、雪灾、汶川地震,经历着经济的极大困惑和低迷……如果经历了这些,却不能给我们带来真正意义的思考和改变,那么,不幸犹甚!

今年是改革开放30周年,也是中国有了景观设计这个行业大致十年光景的时间点。所谓时光荏苒,当年的“八十年代的新一代”(注①)已都人到中年,在歌曲中曾相约的期许依稀耳畔,只是“天也新,地也新”的想象被现实中节能减排的压力沉重着,被江河污染和人地关系紧张的矛盾桎梏着。即使官方媒体,也大致客观地承认我们在取得了巨大成绩的同时,付出环境和生态的不菲代价。

并没有用太多的时间,许多城市已几倍的扩大,大量的农民进城成为了农民工,中国的城市化率已悄然达到了43%(注②)。在城市的新开发区域,政府广场、地产商们的楼盘显然是最为显眼的角色,而正是他们——政府和地产商成为新兴景观设计业的主要的委托方、产品购买方,这其实成为我们这个行业一个主要的生存背景,离开了这个背景,一切景观学术或者文化的议论其实都颇为空洞,颇为远离现实。

景观无疑是人们的观念和权力在土地上的投射。中国的当代景观其实就物化了我们脑海中的价值、审美和憧憬之物,我们景观面貌呈现的丰富抑或混乱,正好描写了我们这个时代的多元和矛盾。景观,如果我们有钱打造,或者购买的起,它实际了就摹拟我们的梦想。

二、逃离土地的景观

作家阎连科承认“我少年时候的最大梦想,就是逃离土地。”(注③)土地,连带的土气,乡下人的气息,俨然使其成为人们心中城市化的反义词,国际化的反义词。即使不能获得城里人的身份,也要弃土奔城而去,一代乡村人的梦与痛俱在于此。

作家张炜说得很透彻,“中国的孩子差不多都是农村的孩子,只不过有人离开城市早,有人离开城市晚……。”而抹去土地的痕迹,抹去“土气”似乎也是许多人获得城市身份前后所忙碌着的一件大事,也是城市化起来的那些城所热衷的趣味所在。于是,悖论出现了,景观作为土地的艺术、土地的美学,人们却要割裂和背离它与土地的联系,他们喜欢飞来的东西,外国的东西,皇帝的东西,无关这块土地本身意志的东西。连同花草在内的一切都要洋的。景观成了意念搬运术,把地中海、加州和夏威夷拷贝来;把海枣、椰树栽上庭园,土地已离开土地,成为当代意识迷药下的海市蜃楼。广泛的楼盘,充溢着此类景观设计,成为众多中国人不伦不类的家园。它们其实已经坦白出了我们今天文明的处境,和我们内心的扭曲、畸零。

三、做为商品的景观

“迪斯尼”是成功的景观生意,迪斯尼不需要与巴黎、东京、香港或未来的上海,这些迪斯尼开办城市有什么真正的景观联系,对这些城市而言,它自天而降或自美国而降。迪斯尼是无土栽培的奇异果实。它售卖模式化的梦想,我们可以宽容地说,迪斯尼本身没有问题,问题在于今日社会的迪斯尼化。人们认为景观售卖起来可以赚大钱,而且这个景观再也无须理会人们足下土地的一切。

今天,迪斯尼化,已经在城市中各类地产和公园项目中泛滥开来,景观成为商品,并且加入消费控制的社会机制。景观的目的,就是为了唤起购买,唤起消费,景观商品化是大地的商品化,是庸俗消费主义统治泛滥的必然结果。景观的商品化已无法逃避,商品化使景观目的,景观过程连同景观设计本身都具备了浓重的商业特点。无视之或蔑视、斜视之都不是办法,我们需要辨析景观的土地属性、文化属性,与商品性的矛盾抑或关联,需要打醒精神在这个已经几乎全面商品化的时代工作和思考下去。

四、迪拜啊,迪拜

天方夜谈,指的就是几近无法实现的梦想。拜迪,这个当代阿拉伯的天方夜谈,神奇魔毯的名字。正在当下中国官方的会议、论坛和朝野各式人等的闲聊、清谈之间弥漫、弥漫。

迪拜,尺度惊人的人工棕榈岛,全球最豪华的海上酒店,奢侈品中心,还有永远要做第一、没人记住第二的酋长格言……这些,正给我们的景观思想和面貌带来什么影响?

对资源的深度依赖并深存资源枯竭后对未来的担忧和恐惧;对贫瘠景观的革命式改造以及沉湎于梦想的力量。

迪拜体现出一种魅力甚至魔法,迪拜也体现出一种意志和精神,迪拜当然也体现出阿拉伯式的精明。

我们契合于忧虑恐惧还是意志精神?我们会心于魔力抑或精明?

在景观意义上,迪拜更象是实践“最新、最美的图画”,更象是商业版的“愚公移山”,迪拜是在极致的景观贫瘠中张扬极致的想象力和创造力。迪拜是一个极端化的个案。

想一想我们人定胜天的夙志,我们赶美超英,力争第一的豪情;想一想几年前,国内百多城市提出建设国际大都市的踊跃之状(注④),中国当下的迪拜情节颇为可疑甚至可悲。

中国人乃一大族,一两张魔毯普渡不了众生,第一虽好,奈何只有一个,众人众族都要在第二甚至第几百名次上安生安命,进步和真正的价值决不是什么第一第二的排位。中国的景观资源丰富且丰厚。我们不可也不必动辄挖山填海,大兴人造景观之风,结合而非重造自然,尊重而非离弃土地,以我国之国力,这个原则尤其不能恍惚。

五、重新忖度天高地厚

景观之道,是土地之道,科技和人类的实力包括我们自身的国力增长,使天地在当代人眼中变薄了,人们在近年来膨胀中渐生诸多不高明的错觉乃至幻觉。2008年的天灾人祸或许可以帮助我们警觉人的真实处境,当土地逃离土地时,我们生存将失去根基,将丧失安全。

参考文献:

注①:歌曲《年轻的朋友来相会》.[Z].

注②:中国的城市化与能源利用.[Z].

http://www.china.com.cn/aboutchina/data/07cs/2008-01/04/content_9479764.htm

注③:阎连科.《阎连科文集》[M].人民日报出版社.

注④:中国:182座城市提出建设“国际大都市”.[Z].

http://htmforum.enorth.com.cn/posts/000/585/000585583_601108.htm

作者简介:

广州土人景观顾问有限公司总经理兼首席设计师,北京土人景观与建筑规划设计研究院副院长,北京大学景观设计研究院客座研究员,广州美术学院设计学院客座教授。

编辑:

微信

最热评论

发布评论

项目对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