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订阅

2010年上海世博园区整体规划解读

时间:2015-08-21  来源:腾讯网  浏览:192次
今天给同志们汇报主要包括,块是整体设计的成果,块是系统设计的思想…这样做可以避免种极端的倾向,第个倾向是整个世博园区布局过于集中,只有个中心…接下去,想把设计的成果给大家展示下第部分总体设计的成果…”我觉得终于在我们有困难的时候,终于有人支撑我们工程设计人员把…但是作为我们来说,我们希望把这些建筑保留好,里面来展示,冲突非常非常厉害…从这点上来说,我很感谢很多领导市民和
2010年上海世博园区整体规划解读播出时间:2007年1月6日14时(中波792、调频89.9)

嘉宾:2010年上海世博会总规划师吴志强

主持人:高源

(日前,在上海图书馆由上海世博会总规划师吴志强主讲“2010年上海世博园区整体规划解读”)

主持人:先介绍一下吴志强教授: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院长、博士生导师、中国2010年上海世博会总规划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建筑师协会建筑教育委员会终身委员,亚洲规划院校联合会上届主席,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今天吴教授就将带领我们一同先睹为快,看一看我们美丽的世博园区,下面讲座开始:

吴教授:各位市民,各位领导,各位媒体朋友,各位新老朋友,大家好!非常高兴有这个机会到上图来参加这样一个研讨,我把我们工作上的一些事务先给各位朋友们做一个介绍,这个是我们群策群力的工作,不是我一个人的。我是园区的总规划师,在我身后有很多的专家,有华东理工设计院(现在叫现代集团)的很多设计师,有同济大学的专家,有来自全国各地的专家,有我们上海规划院的很多专家共同工作的结果。

那么我今天代表大家把这个结果所触及到的思想和很多的内容向大家做一个汇报,希望得到更多专家和同志们的集体智慧。那么我这里要特别说一下D区,非常感谢我们市民同志们,给我们提了非常多的意见,我们在工作中吸收了很多想法,不仅仅是上海的,世博会是全中国的世博会,又是第一次在发展中国家开这样的世博会,所以有很多同志的想法都已经纳入进来,我们还在不断纳入新的创意和想法。

我们知道我今天讲的这块内容是在过去的工作基础上一步步推下来的,我们曾经在2004年完成了由国际展览局在巴黎审批通过、同年年底在中国2010年上海世博会第二次组委会上通过了《2010年上海世博会规划方案》,然后05年我们继续落实到细部,在这个基础上,我们推进到控祥规划,一步步落实下来。在这个基础上我们最近做了一些很具体的工作,总体上来说,我们一直追求二块,一块要安全要成功,要让七千万人的参观有保障,这是一个很大的挑战;第二块,我们要为国争光,我们的原创是中国的,怎么样来更好地演绎“城市,让生活更美好”这个主题思想,能够做到为中国添彩,让所有世界上的发展中国家做到难忘。

今天给同志们汇报主要包括,一块是整体设计的成果;一块是系统设计的思想。接下去,想把设计的成果给大家展示下:

第一部分总体设计的成果。我们首先对围栏区进行了非常详细的调整,我们知道世博会原来的面积是5.28平方公里,指整体的一个规划面积。世界上的世博会大部分都是完整的一块用地,而我们这次做世博会的时候花了很大精力来重新围定整个围栏区的面积。什么是围栏区?就是要凭票参观的。把围栏区面积做到精密这就会出现外围巨大的地区,(我给各位同志看一下)原来的5.28的平方公里一直到南浦大桥下面那么大一块地。我们反复进行了研讨和调查,最后只取了中间的3.28平方公里。从5.28到3.28,剩下的都叫规划的协调区,也就是说减少了2个平方公里的面积,这些东西尽量不去动,这就从规划的第一步大大保障了尽可能减少对市民和百姓日常生活的干扰,所以这次世博会从5.28到3.28,拿出2个平方公里,造成第一个结果就是我们的外围除了我们的围栏区以外还有大量的面积是需要我们规划和协调的区域,协调区就是我们只是改善它现有的工作生活状况,不再次把它围起来做新的馆,大量减少了整体的动迁工作,也大大减少了对市民生活的干扰,这是世界上第一次这样把规划的面积一下子撇出去2个平方公里,尽量减少围栏区里面的面积,因为一到围栏区里面工作量就非常大,要围绕世博会本身的七千万参观人数来做,所以第一步上来就把面积辟成二块,一块是规划协调,一块是里面的围栏,围栏区面积只有3.28;第二造成了很大的困难就是我们世博会的园区不是一块完整的用地,因为我们在这里面找到非常多的好的建筑,我们都把它保留下来,所以我们周边的长度非常长,因为很不规整,给我们内部规划造成很大的压力。虽然给我们设计造成了很大的难度,但减少了很多的用地,对布局来说就造成了很大的困难,每个建筑都要花很多脑筋,但是我们觉得这是我们工程技术人员的职责,尽管我们难了,但能尽量减少对外部的拆迁,尽量把外部的面积留出来,能少一栋尽量少一栋,这是第一块。

第二块,我们把整体的结构作为一个非常重要的布局,我们叫“一组多辅”的结构,一个主要的主团,还有三个辅助的主团,主要的主团在中间,在卢浦大桥的中间地区。这样做可以避免二种极端的倾向,第一个倾向是整个世博园区布局过于集中,只有一个中心。比方说,当时国际招标的时候有一个英国的方案,它把中国馆作为整个园区的中心,然后后面所有的馆都像发射的辐射线,中国像个红太阳在中间,所有的馆都像它的星星月亮,只有一个中心的话,会容易使参观的人员都集中在一个点上,造成以后参观的人员不均匀,去年日本爱知世博会参观一个馆就排了三个小时,有一个地方门口挂了个牌,服务很周到的告诉你,你现在排队要多少时间才可以进去,我拍了张照片,快要三百分钟了,大家知道参观一个馆三百分钟,意味着五个小时才能参观一个馆,我们中国的馆有二百个馆,会大大浪费了参观者的时间;第二,因为举办世博会的时间是在夏天,让参观者在外面排五个小时是非常难受的,所以我们除了一个中心以外,还有副中心形成,这样就把客流量尽量的分散开来,我们的人流就可以分布,一是保障安全;二是合理。

接下去我们在浦西做了大量的企业馆,为什么浦西要放企业馆呢,大家知道我们浦西这个园区有我们中国第一代的现在工业遗产,我们反复思考决定把江南造船厂绝大部分的建筑留下来,在这期间,我们曾和国际展览局有过冲突的。因为我们对上海的这些建筑都很有感情的,我们觉得这是上海文明史上很重要的骄傲,这些遗产虽然不能和中国五千年的历史相比,但是这对我们中国现代工业来说是一笔巨大的遗产,所以我们希望把它保留下来,但是从国际展览局的观点来看,他们希望每一幢楼都是新的,每个国家来都是建新馆,这样可以充分展示每个国家的文化,伊斯兰卡的就是伊斯兰卡的文化,南非的就是南非的文化,每一个馆的建筑都不一样,这样可以把每个国家的特性都展示出来。但是作为我们来说,我们希望把这些建筑保留好,里面来展示,冲突非常非常厉害。他们说你们不会成功的,你们假如留那么多厂房是不会成功的,我们有经验,比如汉诺威世博会,留过一栋办公楼,最后造成所有人都不想进去看,因为其他楼都特别花哨,每个国家都尽全力来展示自己的国家,这栋楼就没特色,没人去看。对于这个问题我和他们争论了很久,最后我很欣慰地告诉大家,在关键时刻我们的市领导支持了我们,韩正市长说:“这个东西要是你们能把握的就一定把它留下来,因为这是有文化历史的,假如你们不是那么肯定能把握也先把它留下来,留下来再说。”我觉得终于在我们有困难的时候,终于有人支撑我们工程设计人员一把。很多的领导很多百姓包括江南造船厂的很多同志,对这块土地特别有感情。我是这样想,江南造船厂不仅仅是这个厂的遗产也不仅仅是我们上海的遗产,她也是我们中国现代文明整体遗产中一块不能缺失的元素。从这点上来说,我很感谢很多领导、市民和工人,所以我们顶住了国际的压力,这块方案基本上全部保留了下来,只是怎么保留得更好,还不是拆不拆的问题,这是一件非常让人高兴的事。然后我们在最后选择的时候,我们想,既然是工业遗产,我们就把这部分作为各个产业、各个企业的展示馆,而且我们现在定的最新意思就是要展示中国工业崛起这一块内容,这就对得起我们中国的工人阶级,对得起我们那么多的产业工人,也对得起我们现在那么多企业在国际拼搏取得的成就,浦西部分基本上都是企业馆,是产业为主的企业馆。

(杨月琴根据录音整理)

编辑:

微信

最热评论

发布评论

项目对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