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订阅

公共建筑为何沦为“垃圾空间”

时间:2015-08-21  来源:南方网  浏览:192次
大众的文化生活和体育锻炼却在民间的街头陋巷中进行,设计与使用常常发生“错位”…城市当中些空间巨大造价奢侈形象华丽的建筑,却成了无人问津的城市“垃圾空间”…政府和建筑师所自鸣得意的活动场所,公众却选择了“拒绝参与”…大众公共的文化生活和体育锻炼却在民间的街巷餐厅歌舞厅和健身房等空间中进行,设计与使用常常发生“错位”…—深圳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副院长饶小军饶小军是首批参与中国建
公共建筑为何沦为“垃圾空间”

人物简介

饶小军,深圳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副院长、教授、《世界建筑导报》副总编。中国建筑传媒奖学术顾问、提名委员会秘书长。

好的建筑,也许并不是媒体和建筑师所热衷追捧的“扎眼建筑”,而一定是谦逊地为公民大众服务、设身处地为公民社会利益着想的建筑。

一些文体设施,除了偶尔举办几次活动外,常年闲置无用,造成极大浪费。大众的文化生活和体育锻炼却在民间的街头陋巷中进行,设计与使用常常发生“错位”。

城市当中一些空间巨大、造价奢侈、形象华丽的建筑,却成了无人问津的城市“垃圾空间”。政府和建筑师所自鸣得意的活动场所,公众却选择了“拒绝参与”。

———深圳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副院长饶小军

饶小军是首批参与中国建筑传媒奖策划的学者之一,2007年还曾参与策划“中国建筑•思想论坛”。日前他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认为,南方都市报发起的中国建筑传媒奖等一系列活动,是中国大众媒体对建筑实质性干涉的开始,这是一种极有意义的进步。

今年可能是中国建筑的分水岭

南方都市报:今年是比较特殊的一年,有学者认为今年可能会是中国建筑发展的分水岭。

饶小军:我同意这样的观点。中国当下的建筑发展时局,确实非常混乱怪诞、头绪复杂:以奥运“鸟巢”和中央电视台“异形”为代表的一系列国家建筑,置疑和赞美之声充斥媒体;房地产商演绎各种住宅的“异域风情”哄抬房价;汶川地震大量房屋倒塌,引发建筑行业的伦理危机……

今年有两个事件我们不得不提,那就是奥运会和四川地震。某种意义上说,这是当下中国建筑发展的两个极端事件:前者让人“自豪”,后者让人心痛。我相信这些事件会促使“中国建筑”进行反思。

经济的迅速下滑,让建筑师忙乱间突然发现,建筑业竟是如此脆弱不堪。中国的建筑师一直忙于追赶世界建筑的潮流,很多问题尚未来得及反思与判断。而眼前的局面,建筑师的理想一夜之间化为泡影,建筑师开始正视和思考建筑与社会的真实关系,思考建筑的“中国问题”。朱涛说现在“形象工程的时代应该结束了,接下来我们应该共同开创一个‘公民建筑’的时代。”对此,我也满怀期待。[NextPage]

让建筑从圈内走到圈外

南方都市报:我们这样的“大众媒体”来办建筑奖这样的“专业奖”,开始还是有点心虚的。因为在中国,建筑基本是“专业”的事情,是“圈子”里的事情。

饶小军:建筑确实存在“圈子”,因为有技术屏蔽;但建筑又绝对不是专业圈的事情,因为其和每个人的生活息息相关。建筑对于社会公众的影响是直接的,从视觉和行为两方面。城市和建筑对于人的影响几乎是强制性的,人的衣食住行都在建筑空间中,我们很难想象人在城市当中不受建筑的影响和控制。从这层意义来说,建筑又是个“大圈子”,无所不在,无所不包,直接影响人们的行为和思想。

在这样的情况下,显然建筑不是专业的事情,而更应该是大众的事情。建筑师往往会以专业为借口,不愿意与大众交流,不注意大众对建筑的评价,这是不妥的。遗憾的是,直到现在,中国的建筑奖都是局限于圈子内的,都是专业的建筑奖。幸好,中国建筑传媒奖打破了这一局面。

南方都市报:我们是想给“专业”和“大众”之间搭建一座桥,引导建筑从“圈内”走到“圈外”。为此,我们开设“建筑评论”,举办中国建筑思想论坛,现在又发起中国建筑传媒奖。

饶小军:大众媒体深入关注建筑领域,这是一个创举。我将这一系列活动定位为大众媒体对建筑正面实质性干涉的开始,这是一种有意义的进步。

媒体承担着把大众与建筑师联系在一起的作用。但现时社会媒体对时尚和流俗的过分关注,有时也会把建筑导向畸形状态:比如,产生一些为媒体而摆设的明星建筑师,造就一批为媒体报道而创作的纸上谈兵的设计作品,使建筑成了“漂浮”于报刊杂志表面的时尚而无法落地。幸好我们从“中国建筑传媒奖”看到了这种转变。“中国建筑传媒奖”以把建筑放在社会的层面加以评价,提倡人文关怀,重视建筑的社会意义,这将对中国建筑的发展产生积极的意义。

此外,南方都市报以大众媒体的身份介入建筑领域,实现从“圈外”进入“圈内”,这有助于拆除设在公众与建筑之间的沟通屏障和技术藩篱,可以让建筑师注意思考作品的社会意义,更会让民众来关心建筑。

一些公共建筑常年闲置浪费

南方都市报:上面你说到,建筑是和大众的生活息息相关,但大众对建筑少有评价,当然建筑师也很少重视大众的评价,认为大众的评价是没有意义的。

饶小军:我坚信公众是建筑的最终评判者,我们不可低估大众的判断力。当然,目前大众的评论是“无声”的。当建筑师陶醉于自我表现时,公众常以“无声的行动”对建筑作出评价。

以城市的广场为例,广场的本义是大众集会、游行和休息的地方,是公民社会的空间体现。但在今日之中国,我们少见城市中的广场起到上述的作用。举个例子,深圳建了许多“广场”,从市民中心、到龙城广场、宝安广场,再到各街道办的广场,广场规模巨大、气势雄伟,它成了政府权力的象征,但问题是很多市民广场常常由于大而无当、无处遮阳,成了无人光顾的角落,政府和建筑师所自鸣得意的集会场所,公众却选择了“拒绝参与”。

再如,城市中所兴建的一些文化展览体育设施,即“公共建筑”,除了偶尔举办几次展览和赛事活动外,常年闲置无用,造成极大浪费。大众公共的文化生活和体育锻炼却在民间的街巷餐厅、歌舞厅和健身房等空间中进行,设计与使用常常发生“错位”。公民自主地选择公共空间,或者通过错用、滥用的方式对建筑进行“创造性”的错误使用,而重新赋予了公共建筑以新的内涵。城市当中一些空间尺度巨大、造价奢侈、形象华丽的建筑,却成了无人问津的城市“垃圾空间”。

建筑师无法真正听到这部分“声音”,面对公众的“拒绝”或“滥用”的行动,政府部门和建筑师也许只会指责其素质不够或不懂建筑。为什么不进行换位思考,倾听公民内心真正的“声音”,关注真正使用者使用建筑的无声行动?[NextPage]

好建筑定是谦逊地为大众服务

南方都市报:大众是建筑的最终评判者,为了体现大众的评判,我们在评奖的环节增加公众的参与。

饶小军:公众参与投票,不仅因为大众是建筑真正的使用者,中国建筑传媒奖的评奖如果听不到大众的“声音”就是不公平的;而且更重要的是他们参与本身具有积极意义,这也是唤醒大众对建筑的关注,让大众感受到他们作为公民的基本权利。这里要强调的是,这不是要制造大众与建筑师的对立,而是要促进两者的交流。

南方都市报:在你眼中什么样的建筑才是好建筑呢?

饶小军:好的建筑,也许并不是媒体和建筑师所热衷追捧的“扎眼建筑”,而一定是谦逊地为公民大众服务、设身处地为公民社会利益着想的建筑。一个真正好的建筑,是由建筑师设计而大众使用方便的建筑。

首届中国建筑传媒奖

评委会名单出炉

中国建筑传媒奖的评委人选目前已经确定。根据中国建筑传媒奖章程,评委会成员在5-9人之间,由建筑师、建筑学者、人文学者及传媒人组成。

据了解,采用这样的评委组合有深层次的考虑。中国建筑传媒奖组委会认为,建筑师能确保大奖的专业性;建筑学者可以帮助评委摆脱现象的困扰,从立足于建筑又高于建筑的角度看问题;人文学者可以给评委提供独立、新鲜的文化视角;传媒人则是代表大众传媒的立场。

中国建筑传媒奖评委会秘书长崔恺认为,评委成员的组合符合从综合的角度来评价建筑,是世界建筑学的一个趋势。

中国建筑传媒奖的申报工作将在11月15日截止,可申报奖项为最佳建筑奖、居住建筑特别奖、青年建筑师奖。申报者可将相关资料直接发至cama@nddaily.com或者christangsi@vip.sina.com(注明申报奖项);或将申报材料刻成光盘快递至: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都市报战略发展部•中国建筑传媒奖组委会(收),邮编510601。

■评委会名单

秘书长:崔恺

委员(按拼音排序):

崔恺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副院长、总建筑师

陈朝华南方都市报副总编辑、南都周刊总编辑

梁文道文化评论家、凤凰卫视主持人

栗宪庭艺术批评家、策展人

孟建民深圳市建筑设计研究总院院长、总建筑师

王骏阳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

夏铸九台湾大学建筑与城乡研究所教授兼所长

严迅奇香港许李严建筑工程师有限公司执行董事

编辑:赵磊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欢迎投稿:点击这里查看投稿方式及联系方式

微信

最热评论

发布评论

项目对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