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订阅

庞伟:我心中优秀的景观

时间:2015-08-03  来源:羊城晚报  浏览:216次
赴约之前记者就耳闻他嗜书,但见此情景,还是被其藏书之多所震撼…谈到出书,如今不争的事实是景观设计的案例书籍越出越多,但其中好的景观作品却极其少见,所谓经典案例中不乏惨不忍睹之作,在挥霍土地无病呻吟炫耀资本和权力…庞伟嗜书表现在他买书迷书,也用书来鼓励员工…去年他决策公司出资为广土两位设计师署名出版了本专著,收录了广土近十年的作品表现案例…景观的眼睛满足视觉,满足审美庞伟说正如景
庞伟:我心中优秀的景观与广州土人景观首席设计师庞伟先生的访谈约在他的办公室内。走到其公司附近,散步的老人安详,玩耍的孩童朝气,晒太阳的猫慵懒,满满地气儿充盈于此。与想象中不同,他的办公室出乎意料的简洁。三面墙皆为书架,已被各种书本摆满。赴约之前记者就耳闻他嗜书,但见此情景,还是被其藏书之多所震撼。

庞伟嗜书表现在他买书、迷书,也用书来鼓励员工。节日福利可能会加上几张书券,甚至时机成熟,也给员工出书。去年他决策公司出资为广土两位设计师署名出版了一本专著,收录了广土近十年的作品表现案例。这样的事情在如今利欲熏心的社会并不多见,“他们都是我在泥泞中摸爬滚打的战友兄弟,这本书是他们的财富,也是我的财富”。寥寥数语,庞伟就透露出他行走江湖、情谊当先的侠客风范。

谈到出书,如今不争的事实是景观设计的案例书籍越出越多,但其中好的景观作品却极其少见,所谓经典案例中不乏惨不忍睹之作,在挥霍土地、无病呻吟、炫耀资本和权力。而究竟什么才是好的景观作品,庞伟以一个非常新奇的比喻描述了他的理解和看法,他说:“好的景观设计其实和人相似,要有眼睛,要有头脑,还要有心肠。”

景观的眼睛

“满足视觉,满足审美”

庞伟说:“正如景观一词造词所缘,景观很大程度上就是以观景为目的,它通过眼睛创造大地和城市的美,这也始终是景观的一个主要努力目标。”

在这里他提到了早前的一个住宅项目——广州光大花园E区景观设计。设计将萌生于岭南大地的图案(榕根)抽出并立体化,形成立体的步行系统与景观系统——榕桥。其原创性景观设计将在时代感和地域特色上刻意把握,使观者、居者有眼前一亮之感。而楔入水面,飘然凌波的“水廊”、“榕桥”,入口岸边的彩色盒子,以及盒子里轻泻的清亮水瀑,俨然是乡村之美的都市版本。草坡上,一个个插入土坡中的游憩场地,一如从土地中生出一般的地景塑造,加上蜿蜒曲折、通花渡壑的“游廊”,协调地融揉于自然环境中,浑然一体,形成了独特的空间结构,用现代的手法,阐释和传达时尚都市的美学新意和时尚之魅,延续光大榕树下的社区文化,汇集一棵棵榕树,居者在榕树下,沐浴着岭南文化之风。

“把一个项目做好看,视觉美很重要,目光所及,人们能心情愉悦,但讲求形式不等于形式主义。总的来说,美正在沦丧,如何通过景观让人们重拾对美的敏锐和热爱,这也是景观设计师的责任。”

景观的头脑

“不光好看,还要有功能,还要有思想”“景观只有眼睛,这还不够。它不光要好看,还要有功能,还要有思想。”

深圳福田原居民记忆公园是以庞伟为首席设计师的广州土人团队2012年设计落地的项目,起初只是一个因周边建设临时堆放存土的坡块,被计划建设成讲述地方文化的小广场,庞伟对官员表述说:深圳草根的历史就是最好的文化,30万原居民就是这些文化最有力的创造人,这些人也正是改革开放的始作俑者。最终这里被争取成为纪念深圳福田原居民的公园。而如何将这一小块坡地营建成一个被赋予了纪念意义的游憩空间则是他和他的团队所遇到的挑战。

为了设计好这个65000平方米的公园,庞伟和他的团队一起,花了几个月的时间走访了附近上下林、福田、皇岗、下沙等十五个村落的本土和外来的老人、小孩、妇女等不同群体,从方方面面了解各种群体对公园的需求。

公园按地势分为了记忆广场和信息阡陌两块。记忆广场则按视角延伸设置了三组景观雕塑群,西南向以城市带为背景的当代村落景墙雕塑群、北向以笔架山为背景的传统村落景墙雕塑群均采用了新技术做出了逼真的效果,都是人们所熟知的城中村面貌,黑白画面与远处的现代化城市背景形成强烈的视觉冲击。广场中心为下沉的活动区域,通过榕树林、水井、座椅等元素模拟福田传统村落的意向。木质景观栈道串联起了坡顶草地树林之中的信息斑块和嵌入了若干关于福田村落历史与城市化进程信息碎片、形似农田阡陌的活动区域。半月形的毛石铺地,形似客家围屋传统的“化胎”,竹林种植遮蔽西面马路的喧嚣杂乱,芭蕉和白茅极尽朴素的营造氛围,兰花楹和含羞草则还在蓄势生长。

“三十多年来,深圳的改革与发展成果为全世界所瞩目,人们熟知的是一个老人在中国的南海边画了一个圈的故事。其实这个圈前前后后都有30万原居民的挣扎、努力和奋斗。在深圳飞速的城市建设过程中,本土村落逐渐被淹没和变成钢筋水泥的丛林,甚至最终消失无踪。我们试图从原居民的视角去描绘这一庞大社会进程的一角,留下景观的社会学记忆,也给这30万原居民留下一个回忆的空间,这是一个不容忽略的大背景,也是建此公园的初衷。”

在这里,木质步道的围栏上任性地攀爬着一些野生植物。有人在以深圳城中村最具代表性、人们最为熟悉的画面为蓝本的雕塑墙前伫立沉思。“好的景观不能光是漂亮的风景和构筑,它要能提出问题、解决问题。这要求设计师不仅是专业的视觉艺术建造者,更应该是一个关心社会、尊重普罗大众的实践者,才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弥补单纯的景观原本存在的一些缺陷。在这个项目里,我们希望在提供游憩空间的同时,亦能满足它‘记忆’的功能,能从景观上为福田区留存一段珍贵的历史。”

景观的心肠

“眼中有人,心中有社会,要通过设计师的作品体现关怀”

“景观设计师的作品是服务人、服务人间的,我们做的东西关系着人们的生活,关系着生态,关系着文化的传承。我们能回避这个行业自身的使命和承担吗?设计师其实更接近于人文工作者,他的作品要体现人文关怀,要为大众服务,而不只是为付钱的甲方服务。一个有心肠的设计师,会更多地去替潜在的甲方着想:自己的设计是否会破坏周边的环境,影响周边的动植物生存?自己的设计是否会方便老人、小孩以及残疾人?是否能保障他们的安全?动植物、老人小孩、残疾人……他们不会给你设计费,但他们都是潜在的甲方,这些潜在的甲方的评价,是检验设计师心肠的试金石。你注意了它们的诉求,你的眼中有人,心中有社会,这就是心肠。”

有心肠的设计者,如谢英俊,如无止桥,还有一些不出名却切实在关注人、关注社会的设计,他们都是有心肠的设计者。庞伟说:“当身边不断有这样的同行在做这类事情的时候,你也会觉得这一切并非那么遥不可及。中国有才华的设计师不少,当他们都愿意这么做的时候,将是一股巨大的、摧枯拉朽的力量!”

遗憾的是记忆公园到今天依旧是半完工状态,有很多不可控的因素让庞伟和同事们备感无奈,景观的努力近乎挣扎。

电影《林肯》中有一句台词——诗意不是你在做的这件事情本身有多美,而是你为了它的美去燃烧和释放生命的过程。即便在这个过程中有着种种的困难和阻碍,庞伟说,我们要做的,大抵也就是鼓足勇气,平实而朴素的去立言行事。

编辑:梁栋贤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欢迎投稿:点击这里查看投稿方式及联系方式

微信

最热评论

发布评论

项目对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