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订阅

适应气候变化的景观设计——马修•贝尔德

时间:2015-07-19  来源:景观中国  编辑:刘琴博/译 周明艳/校  浏览:93次
我个人认为,我们在气候变化方面负有责任…LAC有人认为气候变化不仅仅是我们面临的个问题,同时也为景观设计提供了契机,您如何看待这观点?马修&bull贝尔德我觉得这是个绝佳的机会…对于我来说,作为个设计师,大约年前,我发现我们在这个星球上做的最具破坏性的事情之就是创作与建设…当我听到纽约现代艺术馆这项目时,我对能有这样个机会在城市尺度上考虑气候变化设计非常感兴趣…
适应气候变化的景观设计——马修•贝尔德

马修•贝尔德:马修•贝尔德设计事务所负责人。

LAC:适应气候变化的景观设计是比较前沿的话题。您为什么会对这类设计感兴趣?您是从何时对这个问题产生感兴趣的呢?

马修•贝尔德:关于相信海平面升高的确存在两种态度—一部分人相信这是由于人类造成的气候变化,另一部分人认为这是回到冰河世纪海平面流动的一部分。当然,不同国家的人们都在讨论到底海平面上升的原因是什么。我个人认为,我们在气候变化方面负有责任。对于我来说,作为一个设计师,大约10年前,我发现我们在这个星球上做的最具破坏性的事情之一就是创作与建设。作为一名建筑师,很显然,我的专业目标之一是应对气候变化和海平面上升。因此,我非常热衷于思考能够缓解这一问题的方法。当我听到纽约现代艺术馆这一项目时,我对能有这样一个机会在城市尺度上考虑气候变化设计非常感兴趣。这个话题在今天是非常前沿的。20世纪70、80年代,也许你们还记得我们常常认为太阳能、被动式散热、太阳能吸热壁可以是解决的一些办法。许多人认为那些是建筑界过去的趋势,于是我们回到了之前非常耗能的表达方式。我们认为像弗兰克•盖里(FrankOwenGehry)、扎哈•哈迪德(ZahaHadid)这样的建筑师就是这样。我们变得痴迷于复杂性和形式表现。但现在,我相信文化正朝着更加有效率的事物和更关怀环境的事物转变。

LAC:有人认为气候变化不仅仅是我们面临的一个问题,同时也为景观设计提供了契机,您如何看待这一观点?

马修•贝尔德:我觉得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所有的海岸线正在发生变化,并且为减轻这一问题将会出现许多相关的新作品,而不是人们奔向高地或者从上升的海平面上撤退。我们认为这也是一个参与到重新定义滨水区的机会。所以,不要逃避它,而是要亲近它,并且尝试在变化来临之时做出好的设计。

LAC:您认为景观设计可以缓解气候变化的趋势吗?

马修•贝尔德:可以的。我想这需要景观设计师或建筑师付出更多的努力。最重要的是,我们需要使政治家认识到这些问题,以及解决这些问题的新思路。在此期间,我们能够发挥作用。

LAC:那如何有所作为呢?

马修•贝尔德:当我们考虑海平面上升和气候变化的时候,我们需要考虑更多可行的且不会加剧气候变化或海平面上升的相关方法和相关材料的解决方案。换言之,我们要减少使用重碳足迹的方法。例如,我们认为参加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的项目会有助于缓解气候变化。我们的场地是一个工业区,多年来土壤由于石油加工受到污染。当你考虑海平面上升的时候,须要担心的是受污染的土壤被洪水淹没时会发生什么事情。当洪水把受污染的土壤带回海港,它会对海洋生态带来可怕的污染。所以,我们考虑的是如何保持海拔低的污染土壤远离海港。当然,当洪水到来的时候,你可以构筑高墙并保持不让水进来。我们试图在新奥尔良这样做,但并不奏效。因为它所采取的只是很小一部分措施,而你手上的问题很严重,例如飓风卡特里娜的破坏。我们的团队考虑构筑非常见的高墙,像我们从海湾挖出的物质通常是倾倒在海面上。我们可以用它在岸边建造大型的景观—我们称它为“软护堤”。

LAC:您在这个项目中应用了什么材料?

马修•贝尔德:我们正在利用从海港中发掘的干净材料,在城市的边缘创造新的“软”景观,从而防范洪水。我们正在做的另外一件事情是使用垃圾并通过各种方式来保护海岸线。玻璃“Jack”模型是由回收的玻璃制成,这个想法是你从城市获得垃圾,然后将玻璃分类并且将其熔化,利用太阳能和风能发电。然后将熔化的玻璃浇铸到这个可以反复使用的模型中。使用“Jack”作为一个建设礁石的单位。然后丢在水中,以帮助构建水下海洋生态。他们就像岛屿一样。这样就能制作出新的珊瑚礁,而玻璃材料是适合的材料,因为它主要是由沙子构成。

LAC:是否还有其他景观改善环境的例子?

马修•贝尔德:我认为在世界各地,有许多大型项目例如建立风力农场和太阳能项目,在中国有许多这样的项目。同时在我们美国也有很多。而这些项目为减缓气候变化做出巨大的贡献。但是,它们不一定具备很高的艺术价值。城市尺度的可持续项目并没有许多。这是一个很新的东西。此外,有许多小尺度可持续项目的例子,如菲尔德公司(FieldOperations)的纽约“清泉”垃圾场(FreshKillsLandfill)的公园改造设计。他们做的许多事情都是为解决这个问题。如利用太阳能发电,使用废弃物堆填区散发的气体发电,这些都是很有趣的想法。

LAC:在您看来,景观设计师在应对气候变化上可以做些什么呢?

马修•贝尔德:我想景观设计师可以说服建筑师在设计中融入绿色屋顶,更多的屋顶种植有助于减小雨水径流。我认为建筑师可以创造自行发电的建筑物或项目。这些都将是对我们的环境具有非常积极意义的事情。我同时也认为景观设计师和建筑师引领着方向,可以教育身边的人该如何面对气候变化,让人们明白发生的事情和知道如何应对是非常重要的。例如,我们不应该砍伐雨林。这是非常基本的一点,但是很多人不知道。热带雨林能够吸收每天人们释放到大气中20%的碳。我们每年砍伐的森林越来越多,使得大气中过滤的碳越来越少。此外,我们每年释放更多的碳,并且每个人都在我们气候失衡上起到了重要作用。我认为景观设计师可以确保不使用热带雨林的木材。在设计中,他们还可以种植很多树。我觉得这些都是很基本的东西,很多设计师将会做得很好。

LAC:气候变化将导致更多的侧重于景观的生态功能,这很可能进入一个生态价值大于审美价值的时代。您如何看待这种趋势呢?

马修•贝尔德:我完全同意你的看法。我认为世界文化正在转向欣赏自然集约型,而不是纯粹的审美愉悦。举例来说,也许5年前,如果你在路上看见一辆丰田普瑞斯(第一批混合车),你可能会说这些车很丑,我绝不会驾驶这样的汽车。但今天,当你看到一辆普瑞斯,你可能会在车顶上看到一对挡雪板,并且在路上驾驶着,你说“哇,这是一辆非常酷的车!”因此,我们的文化正在转变。当你看到像WholeFoods有机食品公司和Patagonia户外用品公司变得越来越流行时,它就是文化朝着有利于环境转变的一个标志。

LAC:您认为景观设计师会为墨西哥海湾的石油泄漏做些什么呢?

马修•贝尔德:嗯,我认为景观设计师有很多事情可以做。现在解决墨西哥湾的这个特殊问题可能最需要石油工程师。但这是我们对传统燃料的疯狂欲望导致了这一泄漏。如果我们能够想到从自然生长的事物中提取燃料的方式,利用目前来自太阳的能源,利用藻类植物,就可以取代我们对石油的依赖。在我们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项目中,我们提出将纽约港的炼油厂转换为一个藻类生物燃料炼油厂。我们建议将以前石油炼油厂的大面积土地用来藻类生物燃料的提炼。它是一种使用藻类为汽车提供燃料的新方式。而不是使用来自3000万年前的太阳能—这些化石燃料是:石油、天然气等—我们发现可以利用太阳能的方式来代替使用这种燃料,如太阳电池板。但其实有许多快速生长的植物可以固定太阳能,并将其转变为潜在的能量。我们可以利用这些植物,而它们也不必在地下蒸馏上3000万年。这是新技术。我认为你们在中国也正在研究它。

原文摘自《景观设计学》2010,(11)1:57-58

下一篇:小林 治人
项目对接平台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免责声明| 会员服务| 帮助中心|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拉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2005-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1015194号
地址:中国郑州市金水区姚寨路133号金成时代广场9号楼7层706 邮编:450008
联系我们:0371-60925574
欢迎您加入园林苗木行业交流群,群一:150293173 群二:215447311 中国景观网1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