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订阅

古城保卫战,有这样一位“80后”

时间:2015-07-19  来源:人民日报  编辑:佚名  浏览:70次
年底颁布实施的《南京市历史文化名城保护条例》,在草案公开征求意见中,他和其他学者联名提出的建议,有处被采纳进了最后的条例中…随后,经过专家联署的呼吁信再次受到中央的重视,南京市政府宣布要按照整体保护有机更新政府主导慎用市场的字方针保护古城,拆迁这才全面停止…生于年的他是土生土长的南京人,年从金陵中学毕业后,考入北京大学,现为北大国际关系学院中外政治制
古城保卫战,有这样一位“80后”

姚远在北京钟鼓楼地区进行调研 姚琪摄

尽管前一天为写古城保护的政策建议熬到了凌晨4时许,但他依然早早守在了约定的咖啡馆,反倒是记者晚到了。“没事,我不急。”他笑着安慰。

正是眼前这位脾性温厚的“80后”书生,在两次南京老城保卫战的“枪林弹雨”中冲在了最前线。2010年底颁布实施的《南京市历史文化名城保护条例》,在草案公开征求意见中,他和其他学者联名提出的建议,有40处被采纳进了最后的条例中。

生于1981年的他是土生土长的南京人,1999年从金陵中学毕业后,考入北京大学,现为北大国际关系学院中外政治制度专业博士研究生。因在老城保护中的贡献,他获评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的2010年度中国文化遗产保护十大杰出人物。评语中这样写道:一支笔,是他的武器;一份坚持,凝聚着他的毅力。曾经的高考状元,如今用行动保护城市灵魂,用努力传播文保理念,用执着维护城市的古朴。

他,就是姚远。

“人微言轻,但做了,才问心无愧”

从2002年开始,姚远就开始关注南京老城区——他眼里的“南京之魂”。

南京老城区在2006年和2009年曾两度被视作“危旧房区”予以拆除,因此也催生了两次“南京老城保卫战”。

“600多年来,秦淮老街没有毁于清军入关、太平天国等历次内战,也没有毁于日本侵略者的炮火,难道却要彻底毁在我们这代人的手上吗?”姚远在2006年8月的第一封呼吁书中如此陈情。

当年的拆迁涉及总面积达数十万平方米的5片历史街区,这些姚远眼中“老南京仅存的最后一点种子”,据说只是为了给一批房地产项目“让路”。

姚远心急如焚。

姚远:有人建议我写信呼吁。尽管人微言轻,但做了,才问心无愧。我就从人大、政协的网站上查代表、委员,找专家、学者,找了300人,一个一个地写信。信发出的第二天,我就接到中国文物学会名誉会长谢辰生的电话,80多岁的谢老表示坚决支持,让我备受鼓舞。

这300封信犹如巨石入水,掀起了保卫战的第一股狂澜。随后,16名专家联名紧急呼吁。2006年10月,中央有关领导批示责成相关部门调查处理,还要求加快制订历史文化名城保护条例。但旧城改造的推土机,依然我行我素,将一面面古墙碾在轮下。

姚远:没能整体保住这些历史街区,近50万平方米的历史街区只残存了几个孤立的文物点。第一次保卫战并不能说是真正的成功。

2009年初,因为建设高档住宅区的需要,鲜红的“拆”字再次刷上老城区的墙头。4月下旬,在梁白泉等一批南京知名学者的声援下,姚远再次撰写了一篇呼吁信。随后,经过专家联署的呼吁信再次受到中央的重视,南京市政府宣布要按照“整体保护、有机更新、政府主导、慎用市场”的16字方针保护古城,拆迁这才全面停止。

姚远:第二次的保卫行动可以说是很成功。2008年《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保护条例》的出台为第二次行动的胜利提供了法律的保障。去年,南京市也颁布了地方性的保护条例。

姚远给梁白泉留下了深刻印象。这位南京博物院的老院长一提起他,就兴致盎然:“他生长在莫愁湖边,那自古以来就是仁爱积淀的地方。”在梁老看来,姚远对于南京的理解,对于南京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的把握,在当地中青年中“无人能及”。所以,“姚远才站到了南京古城保护的最前端”。

“不要支离破碎地理解古城保护”

古城保护,是一个全国性问题。姚远认为,南京市曾有很好的城市建设理念:“保老城、建新城”,“老城做减法、新城做加法”。但是,现有的财政机制让土地成为政府主要的收入来源。“为了商业开发,有人不惜把地表上的一切古建筑拆掉,把地下的丰富文物遗址挖掉。”

他不讳言,地方政府的文物保护理念也十分陈旧。

姚远:我听到不少区县领导说过,拆掉历史街区是“合法”而不“合理”。所谓的“合法”是指这些区块没有被划为保护区,建筑没有被列入文保单位,可以拆。其实,这种理解有误,人们应该把它当作一个整体来看待,而不要支离破碎地理解古城保护。

在姚远看来,古城决不能按照经济压倒一切的逻辑来运作。政绩观或者考核机制的偏差如果不修正,在面对这些问题时,办法最终还是会回到“拆”字。

姚远:拆迁往往将百姓腾空,建成高级会所、购物中心或者酒店。经济发展了,但传统文化解体了,民俗风情消失了。城市徒有艳丽的壳,却没有值得铭记的魂。

随着调研与思考的深入,当《南京市历史文化名城保护条例(草案)》上网公开征求意见时,姚远联合一些专家学者,积极起草,提出修改意见。比如,他和其他4位专家联名提交了“《南京历史文化名城保护条例(草案)》修改意见”,他个人提交了“关于举行南京历史文化名城保护条例立法听证会的建议”以及“关于进一步完善南京名城保护立法的建议”等等。当正式条例公布实施时,他高兴地看到,他们当时提出的修改意见中,大约有40条被采纳了。

姚远:我觉得最有价值的,是“整体保护”、“政府主导”的原则被明确;老城改造条款被删除,改为老城保护;历史文化街区保护对象更加符合实际。

“关键要有人能够站出来”

4年间,两次保卫战,现在的姚远,尽管学的是国际关系,但对于文物保护方面的法律条文已经如数家珍。除了故乡南京,近年来,他越来越关注求学所在地的北京,参与过保护梁思成故居、东四八条、西四北大街、宣南及反对圆明园重建等重大文保事件。

2010年4月30日,听到钟鼓楼地区将开发“时间文化城”项目,他立即奔走呼吁。在各方努力下,去年12月3日,国家文物局对“钟鼓楼·北京时间博物馆”批复,钟鼓楼时间文化城项目正式宣告终止。

谈及这些事的感受,他说了两个词:参与和法治。

姚远:关键要有人能够站出来。第一个人站出来,就会有第二个人跟上,专家和媒体也会介入,事情就能在公开博弈中得到较为合理的解决。我国目前民间的文保力量正在逐渐成长,公民参与将成为构建良性社会机制的重要力量。

在姚远看来,政府的很多失误是因为政策制定的封闭性,推土机开到门口时才告知公众。公民参与,就要求行政更加透明、公开。

另一大感受,就是斗争成果一定要通过政策或者法律法规的形式巩固下来。尽管只是一纸文书,但只要有人去触动,它就能“站起来”,变成一套强有力的程序,约束政府行为。

古城保护的难题并不仅仅出现在中国。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欧洲和日本的经济进入高速发展期,老城区成为争夺的对象,拆迁的重锤同样四处挥舞。但如今,不动产税或者物业税的设置让西方政府摆脱了土地财政的钳制。

姚远:政府用收取不动产税提供公共服务,比如为社区修地铁、建公园,让不动产保值增值。楼盘升值后,政府再征税,再提供新的公共服务,形成良性的循环。

在这样的制度设计下,政府会主动去营造更好的人居环境来提升区域价值,文物保护工作可以做得更好。遗憾的是,国内没有这套机制,路灯、绿化,方方面面的钱都来自土地财政。

姚远认为,政府提供公共服务,让大家安居乐业,修好自己的家,是取代以往腾迁手段的好办法。

姚远:国外有很多重视挖掘传统街区文化价值的成功经验。比如,在日本,当地自治会、商会发展传统工业,建立社区博物馆,将民俗风情通过人的活动展现出来。社区的魅力,是由居住在这片土地上人物的魅力而产生出来的。

临近毕业,姚远也奔波在求职路上。曾经有媒体说他为保古城弃学术清谈,他“辟谣”道:“既需要对公共事务的关注和行动,也需要扎根现实的学术研究,这样才能让我们的城市更美好。

项目对接平台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免责声明| 会员服务| 帮助中心|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拉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2005-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1015194号
地址:中国郑州市金水区姚寨路133号金成时代广场9号楼7层706 邮编:450008
联系我们:0371-60925574
欢迎您加入园林苗木行业交流群,群一:150293173 群二:215447311 中国景观网1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