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订阅

古老与现代的连接——贝聿铭的卢浮宫改扩建工程

时间:2015-07-19  来源:互联网  编辑:  浏览:79次
密特朗出任法国总统后,发起了当代法国前所未有的文化热潮…在得知贝聿铭用种地下的设计装饰拿破仑广场时,法国舆论开始尖叫“你怎么可以在那里盖东西?你会毁了全世界最重要的都市景观…他手主导巴黎城市风貌的改观,卢浮宫改建计划就是他的大手笔…个世纪的不同用途和多次外貌改动使它成为个杂乱无章高不可攀的建筑…以往卢浮宫在入夜后总是漆黑片,而现在它的立面被盏聚光灯照得通透,座电脑操
古老与现代的连接——贝聿铭的卢浮宫改扩建工程

法国的卢浮宫到了密特朗总统时代,偌大的宫殿里只有两个洗手间可供大众使用。最糟的是,走近卢浮宫让人如坠五里迷雾,人们在狭窄、标示不清的入口处四处流窜。卢浮宫每年370万名游客,大多都会迷失在224间昏暗的屋子里,试图找寻赫赫有名的3件作品:米罗的“维纳斯”、萨莫得拉斯的“胜利女神”和透过防弹玻璃对着观众微笑的“蒙娜丽莎”。参观者在卢浮宫里头来回奔波,结果大都是乘兴而来,败兴而归。密特朗出任法国总统后,发起了当代法国前所未有的文化热潮。他一手主导巴黎城市风貌的改观,卢浮宫改建计划就是他的大手笔。政府广泛征求改建方案,密特朗总统出面,邀请世界上15位博物馆馆长评选,结果有13位选择了世界著名建筑大师、美籍华人贝聿铭的方案——核心就是在拿破仑广场上建一个“金字塔”入口,从地下通入卢浮宫内。

贝在1983年春天和冬天4次参观了卢浮宫。他发现卢浮宫处于一种“可怜”的境地。8个世纪的不同用途和多次外貌改动使它成为一个杂乱无章、高不可攀的建筑。其外立面虽给人深刻印象却很少有内在的一致性。贝发现收藏品散布在长约11km的阴沉的走廊和条件不佳的小陈列室中,有的既没有照明也没有采暖,许多地方已有一个多世纪没经维修。卢浮宫只有一个昏暗的咖啡馆而几乎没有衣帽间等设施。正如已故的艺术史学家莎士泰尔(AndreChastely所言,卢浮宫在世界各国的大型建筑物中“以最差的保存、最糟的管理和最脏的建筑而声名狼藉”。

贝说:“第二次参观后,我就有一个强烈的感觉,那就是要为博物馆做点什么。这差不多是一种以救世主自居的热忱。我见到的这些最出色的收藏从没得到合理的对待,很明显需要一次彻底的改建。”

从东馆的工作中,贝知道卢浮宫还尤其需要“公共空间”—坐椅、餐厅、咖啡馆、休息室、商店、讲演厅以及其它令人偷快的环境。贝说同样重要的需求是服务保障—办公室、贮藏区和修理工作室。“在国家美术馆整修前,服务空间与公共空间之比大约是1:5,而它应该是1:1。但在卢浮宫,天哪,它是1:150”现任卢浮宫馆长称他的博物馆是“一座没有后台的剧院”。

然而1983年,当密特朗总统宣布选中贝聿铭时,整个巴黎都大吃一惊,尽管贝聿铭是声名卓著的建筑师。但这项任命案引起法国各界的不满,尤其是法国建筑师的反对。当时,贝聿铭已经悄悄地草拟了一个5英亩的地下楼层,包含宽大的储藏空间,运输艺术品的电车,拥有400个座位的视听室、会议室,一间书店及旧馆内气氛良好的咖啡厅。贝聿铭的计划共增加了8万2千平方米的展览空间,且里面光线明亮,重要的是这些全都设在卢浮宫古老的内部结构中。在得知贝聿铭用一种地下的设计装饰拿破仑广场时,法国舆论开始尖叫:“你怎么可以在那里盖东西?你会毁了全世界最重要的都市景观。”法国人不分昼夜表达他们的不满,指责这项建筑已经超出了法国人的心智空间,而且是一个庞大的、破坏性十足的装置。法国的政客、建筑界也轮流起身攻击。贝聿铭的构想是一座70尺高的金字塔,理论上每小时可以吸纳15000名参观者。他依据吉萨的典型埃及金字塔比例来设计,旁边环绕三座小金字塔及三座三角形喷水池。贝聿铭试图运用这种独特的“明亮的象征性构造”来避免抢尽卢浮宫的风头。他认为,再也没有其他扩建实体能够优雅地跟这座被时光褪去光芒的宫殿融合在一起,可是一座透明的金字塔可以照映出卢浮宫蜜褐色的石块,如同向这座建筑崇高的地位致敬。金字塔是在最小的面积里表现最大建筑面积的几何图形,所以不会太抢眼。有意思的是,由高科技材料制成的古老形体,不仅比卢浮宫更古老,同时也比它更新颖。

整个卢浮宫改扩建工程堪称经典之作,因为它提供了一种新老建筑空间联系的典型模式。从主入口进入是拿破仑厅,其中不锈钢的螺旋形楼梯,令人不禁想到贝氏所有美术馆中具雕塑性格的楼梯,不过这次他没有再用混凝土选用更“科技性”的建材。看似十分单纯的不锈钢楼梯,其实大不简单,没有支柱,全以楼梯本身的螺旋形特性来支撑,ifub‘楼梯高度接近9米,高度的考验是很大的。同时为了美观,不锈钢板的厚度即不能过厚,不过虽然有这些困难限制,贝氏依然很成功地创造了一座优雅的楼梯,达到贝氏一贯的空间焦点效果。

1988年3月4日,法国总统大选前的两个月,密特朗在新建成的金字塔里授予贝聿铭法国最高荣誉奖章(Le-giond'Honneur)。距金字塔正式的落成典礼还有8个月的时候,卢浮宫改建顺利完工。自从100年前加斯塔夫•艾菲尔在一个春日登上他的铁塔以来,再也没有一个时刻如此受到法国人的期盼。那天晚上,人们背靠着金字塔坐着,聆听贝聿铭的支持者布列兹指挥法国国家交响乐团的演奏,直到骤雨打断这场音乐会。人们就着暗淡的灯光跑到里头去避雨时,第一次看到从内部发光。以往卢浮宫在入夜后总是漆黑一片,而现在它的立面被600盏聚光灯照得通透,7座电脑操控的喷泉将水柱射入巴黎的夜空,金字塔便是盘踞在空旷花园上的透明幽灵。令法国人难堪的是曾经极力反对的金字塔成了他们每一个人的骄傲。说贝聿铭把过去和现在的时代精神的距离缩到了最小,称赞金字塔是卢浮宫里飞来的一颗巨大的宝石。

参考资料:《从魔鬼到英雄:贝聿铭历险卢浮宫》〔美〕赖贝克(TimothyW.Ryback)著。胡纹刘涛译

《贝聿铭与卢浮宫》http://bbs.cntv.cn/thread-14800169-1-1.html

《从艺术的视角看欧洲旧建筑改造的理念与实践》作者王艳

项目对接平台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免责声明| 会员服务| 帮助中心|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拉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2005-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1015194号
地址:中国郑州市金水区姚寨路133号金成时代广场9号楼7层706 邮编:450008
联系我们:0371-60925574
欢迎您加入园林苗木行业交流群,群一:150293173 群二:215447311 中国景观网1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