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订阅

彭培根:我警惕设计上的任何炫技

时间:2015-07-09  来源:新周刊  浏览:85次
年过去了,人民大会堂西侧国家大剧院的巨型壳体日渐成型,并将于几个月后封顶…然而,随着月日安德鲁在法国设计的戴高乐机场候机厅突然发生坍塌,安德鲁设计的国家大剧院的安全性再次被各方密切关注…彭培根作为年前最强烈反对安德鲁设计方案的建筑学专家之,又次站到了质疑的最前线“现在我主张把它炸掉,那块地方最好建成绿地或公园!”彭培根说…”年前,名建筑专家联名上书所列出的反对
彭培根:我警惕设计上的任何炫技

2000年的端午节,对清华大学建筑学教授彭培根来说 是个难忘的日子。就北京国家大剧院法国设计师安德鲁的设计方案,彭培根和114名建筑学专家联名向中央上书。在这封公开信结尾,有这样一段话:“如果按这个方案建造起来,必将引起国人长期的非议,势必成为国际舆论笑柄,有损于我国政府的声誉。由于这不是局部的技术性问题,而是设计方案本身不合理,修修补补不能解决问题,因此,我们建议撤消这个不合格的设计方案,现在撤消是损失最小的!”

彭培根们的上书并没有起到明显的效果。

4年过去了,人民大会堂西侧国家大剧院的巨型壳体日渐成型,并将于几个月后封顶。然而,随着5月23日安德鲁在法国设计的戴高乐机场候机厅突然发生坍塌,安德鲁设计的国家大剧院的安全性再一次被各方密切关注。彭培根作为4年前最强烈反对安德鲁设计方案的建筑学专家之一,又一次站到了质疑的最前线:“现在我主张把它炸掉,那一块地方最好建成绿地或公园!” 彭培根说。

“国家大剧院开工已经很久了,已经成为现实,你为什么还这么强烈地反对它?”

“事实上大家一直在关注着大剧院,从来没有停止过。我觉得这是维护我们中国建筑界以及整个民族民族尊严的事情。”

4年前,114名建筑专家联名上书所列出的反对意见中,第一条便指出:“安德鲁的设计方案严重不合理,存在安全隐患。”“从我们建筑学的理论来讲,建筑学有一句算是金科玉律的话:建筑的形式是随着机能而产生的,现在是都倒过来。先造一个造型,然后再去配它的结构,这是绝对的形式主义,安德鲁的国家大剧院就是个典型代表。”

有着巨大的圆穹顶的国家大剧院,彭培根称之为“外太空掉下来的杂种”。因为这个大顶,观众厅等必须安排在地面下的7至10米处,彭培根说有情况时尽管也有逃生之路,但要比从地面直接逃生要慢好几倍的时间。紧急情况分秒必争,有时就差一分钟就得要人的命。国家大剧院四周的水面也存在安全隐患,“万一来个三四级的地震,水下的玻璃通道震裂,地下的六七千观众都要从水里钻出来才能逃生,万一有失误、没有任何人能负得起责任。”

在彭培根看来,大型的公共建筑不能把一个新试验品直接拿来就用,这关系到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一定要从小到大,多次论证多次改进,的确非常安全了,才能拿来用。像2008北京奥运主体育馆“鸟巢”以及国家大剧院都应该这样。

但目前中国城市建设对“洋化”和“外国建筑师”的崇拜心理,使得中国越来越像一块“未来建筑”试验田。不久前《时代》周刊的封面就以中国新兴建筑为图,那些严重脱离中国文化传统的“新建筑”实际严重地影响中国传统人文景观。被某些国外媒体称作是“一个用金属钛制作的蛋壳”的巨大的圆穹顶在彭培根看来毫无意义,尽管这可能是“一座晶莹剔透的建筑物”,但高大的屋顶,天长日久,如果发生损坏、裂缝,修理和维护存在很大的困难。自“9·11”事件以来,反恐问题被各方关注,彭培根甚至想到这个巨大的圆穹顶不利于反恐,“如果恐怖分子在这个大顶上安装炸药,你怎么办?上万根构件,你根本无法查炸药究竟安装在哪里。而且一旦大顶坍塌,后果不堪设想!”

最让彭培根愤怒的是安德鲁对待中国传统文化的态度。

安德鲁的国家大剧院设计方案,在彭培根看来实际上对中国文化持有蔑视态度,是一种“后殖民主义的表现”。中国驻法国大使有一次接见安德鲁时对他说要注意中国文化传统的协调时,安德鲁说:“我就是要切断历史。”—“安德鲁说切断中国的历史才是和中国历史结合的最好的办法。这是一种混蛋的说法,帝国主义的海盗才会这么说。”彭培根回应道。

“中国的知识分子都有一种爱国主义的传统,什么时候都是以国家的利益为重。只要你(的设计)好,不管你是哪国人,我们都佩服你。假如你的(设计)安全有问题,对国家利益有损害,对我们的文化是个侮辱,那我到棺材里面都要跟你斗!”

“现在我们国家整个文化的基础比较浅,人们的视觉经不起冲击,一看特别新奇就觉得是好东西。实际很多人中国文化的根基浅,对西方文化了解也不深,所以就会选择一个妖魔鬼怪的东西。”

“我们国家比较有钱了,虽说我们还不是暴发户,但比较有钱了就有了暴发户心态,希望要建就建世界最高的,要建就建最新的。世界第一高楼在马来西亚建成的时候,谁会认为马来西亚是最富的国家?现在台湾有第一高楼了,又有几个人会这样认为呢?”

反对国家大剧院方案,反对盲目建超高层建筑,质疑北京奥运主体育场“鸟巢”方案,多年来,彭培根以斗士的角色坚持站在反对垃圾建筑的最前面。“如果没有我们的反对,结果更糟糕,那他们就为所欲为了。”彭培根说。

编辑:宁二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欢迎投稿:点击这里查看投稿方式及联系方式

微信

最热评论

发布评论

项目对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