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订阅

苏州话地名的“读别”

时间:2015-01-29  来源:互联网  编辑:  浏览:615次
就像斜塘以前有个叫做“旺灯”的地方,当地人都念作“烊灯”,因为苏州话“火旺”念作“火烊”…譬如东中市的“都亭桥”今河沿街南端与东中市交接处,旧时是非常著名的座桥,现在桥已不存,但作为都亭桥附近的地名,仍活跃在苏州人嘴中…这种说法是从方言的语音差异上寻找原因的…
苏州话地名的“读别”    苏州有一些地名,在当地人口中念出的,与书写的并不是相同一个字,常常令外地人感到突兀。究其原因即使是老苏州,也常常讲不出个所以然来,只是大家都这样念,习惯成了自然。这些读与写并不吻合的地名,有的还勉强解释得通,如苏州工业园区的“唯亭”,苏州人念作“夷亭”或“宜亭”,这是因为据传唯亭处原为东夷人所占,吴王阖闾率兵驱走东夷,“夷人之乱已定”或“已平定东夷,筑亭纪念”,故名“夷亭”。而苏州话尾巴的尾,就念作“夷”或“宜”,尾、唯同音,所以“唯亭”念作“夷亭”或“宜亭”。就像斜塘以前有个叫做“旺灯”的地方,当地人都念作“烊灯”,因为苏州话“火旺”念作“火烊”。这种说法是从方言的语音差异上寻找原因的。

    像这种地名中的汉字,苏州人并不是按本字的苏州话念,而是念作其它字音的,我们可称为“读别”。 
    如临顿路是苏州城东的一条主干路,苏州人念临顿路的“临”不读“林”(lin),而读作“轮”(lun)音。外地人都很奇怪。临顿路传说是当年吴王率兵攻打东夷时临时休息停顿之处,该处有桥,故名临顿桥,路以桥名,也因名临顿路。但既然是“临顿”,怎么就“轮顿”了呢?其实,临、轮是同音相转,即临与轮是可以互用。李渔《笠翁传奇》“风筝误”第二十四出,就有这么一段话:“若还三夜临着他一夜,我半年要守两个月空房;若还两宵临着我一宵,就百岁也守五十年活寡。”《海上繁华梦》二集第十九回:“台子是我们院子里的,临不到你乱碰。”句中的“临”其实就是“轮”。当然苏州人读“临”,文读还是读作“林”(lin),如临时、莅临之临,只有这个“临顿”,读别成“轮顿”,以至有人奇怪苏州还有个“(英国)伦敦路”。 

    需要指出的是,苏州人念地名的“读别”并不总是“读别(白)字”那样简单,其中有些就无法单凭苏州话读音的差异所能解释的。

    譬如:东中市的“都亭桥”(今河沿街南端——与东中市交接处),旧时是非常著名的一座桥,现在桥已不存,但作为都亭桥附近的地名,仍活跃在苏州人嘴中。细心的人就会发现,老苏州把它念作“都灵桥”。“亭”(苏州话应念作“定”)怎么念作“灵”呢?再如,西中市的“吴趋坊”,苏州人念“吴”为“口五(ng)”也是苏州话“鱼”的读音,“趋”,苏州话应念作“趣”,却读别成“翅”,“吴趋坊”就念作“鱼翅坊”(鱼念作ng音)。

    这是什么原因呢?通常认为,上两例中的“读别”,是因为按苏州话念。“都亭”,发音从前一字都,一下子滑到后一字音亭,发音时舌、唇动作的配合比较困难拗口,要念得快,念得响,就念作“都灵”,而“吴趋”,念起来也较困难,念作“鱼翅”,不仅较易读响,也是比较常用的词。 
    也有的则是名称比较粗俗,随着时日而逐渐雅化。如“袴(裤)子巷”雅化成“古市巷”(一说是“顾市巷”演化来),连本字(袴子)都改掉了(改成古市)。有的未改,念起来却故意“读别”,如乔司空巷,老苏州念作“乔司古巷”或干脆念作“乔师姑巷”,“空”怎么会念作“古”呢?原来“司空”是个官名,该巷原住有一个官至司空的乔姓人家(据说就是东吴美人大乔、二乔的老家),故称乔司空巷。但“司空”这词儿苏州人不常用,而且它与苏州话“屎孔”(肛门)音相近,很不雅,于是就故意念作“司古”,而“司古”与“师姑”(苏州人称尼姑为师姑)同音,倒是一个民间常用的称呼名,于是“乔司空巷”就念作“乔司古巷”或干脆念作“乔师姑巷”。

项目对接平台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免责声明| 会员服务| 帮助中心|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拉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2005-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1015194号
地址:中国郑州市金水区姚寨路133号金成时代广场9号楼7层706 邮编:450008
联系我们:0371-60925574
欢迎您加入园林苗木行业交流群,群一:150293173 群二:215447311 中国景观网1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