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订阅

蜀中一绝宝箴塞 巍峨高耸万夫难开

时间:2013-10-27  来源:新浪旅游  浏览:1145次
中国古建筑专家罗哲文先生如此评价它“国内罕见,蜀中绝之军防要塞式住宅…它的另个特点,便是守卫者除了用城墙堞垛之间的缺口观察攻击来犯之敌,还可利用垛与垛之间特别设计的矩形射击孔作战…而该塞特意在塞墙上悬空凸出块,从塞外看如又大又厚的盾牌挂在墙体上,建筑学家称之为壁穴…这天井,便是当年的文化娱乐中心…据段襄臣的个孙儿介绍,当年宝箴塞外墙的周,还曾经涂满了种绿色的颜料,从而使全
蜀中一绝宝箴塞 巍峨高耸万夫难开

                                                        宝箴塞

   在四川省武胜县宝箴塞乡,有一座古军事要塞。它依山而建,浑然天成,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它不仅有蜀中罕见的闽南团楼建筑风格,又有通廊迂回、严密精巧的防御体系。更为重要的是,这座建于1911年、扩建于1932年的要塞,是冷、热兵器交融时期军事防御的代表性实物。中国古建筑专家罗哲文先生如此评价它:“国内罕见,蜀中一绝之军防要塞式住宅。”它就是清末民初,由当地富豪段襄臣出巨资修建的私家民防要塞宝箴塞。

    西出武胜县城,是坦平如砥的沃野。车行20余公里,丘陵渐现,我们猜测,宝箴塞应该不远了。尽管事先已查阅过宝箴塞的图片、文字资料,但在蔚蓝色的天幕上,它那雄踞于山冈上的身影蓦然呈现眼前时,仍情不自禁地为它的完整和雄伟而惊叹。有那么一瞬间,感觉不是去游览,而是去朝觐;不是去观光,而是去和古堡幽灵约会。

    宝箴塞坐落在一条海拔303米的山脊上,其东、西、南均临深沟悬崖,仅有北面一道门可出入这座2.6万平方米的要塞。沿着高约10米的北墙墙根的一条石板磨得溜光的小路拾级而上,便来到高约3米、呈拱形的塞门。塞门半掩着,我用手推门,竟推不动,再使劲,门才缓缓敞开。原来,这厚达15公分的大门,是用质地紧密地黄荆树为材料制成,难怪如此沉重,它的结实程度真可谓刀枪不入。

    进塞门后,展现在眼前的是一个典型的川东民居的天井。向左是建于1911年的东塞,向右是建于1932年的西塞。这天井,便是当年的文化娱乐中心。天井的正面是一座三层楼的戏楼,位于二楼的木质戏台台沿雕镂着精美的戏剧人物和经典剧目中激动人心的场景;同样位于二楼的天井其余三面的楼阁雕栏画栋,可供百余人同时观赏演出。由此可见,当年的段氏家族,是多么兴旺发达。

    从戏台侧的楼梯上到三楼,便到了全塞的制高点——望哨楼。站在此处,全塞周边的动静尽收眼底,也可以看出整个宝箴塞的平面呈哑铃状,首尾阔而中间狭长。

    从望哨楼下来后,我们来到与二楼处于同一平面的宝箴塞墙上。这里是最值得游览之处。其塞墙墙顶宽1.5米至2米不等,采用传统的木梁椽盖青瓦封闭,既可以挡风避雨,又使作战人员更加隐蔽,从而形成一个环塞的长达2000余米的回廊式炮楼。守卫者可以在炮楼内环绕通行,机动作战,而攻击者完全无法看到守卫者的防御调动状况。这是宝箴塞不同于一般堡垒之处。它的另一个特点,便是守卫者除了用城墙堞垛之间的缺口观察、攻击来犯之敌,还可利用垛与垛之间特别设计的矩形射击孔作战。而射击孔的大小、形状、密集程度,则因射击目标的不同和控制范围的宽窄而各异,如正面射击、倾斜射击、向下直线射击等。

    在所有的射击孔中,有三种最为奇特。一种位于离塞门不远的墙上。如果是常规的射击孔,枪口的延长线与塞门成90度角,绝对无法打击攻击其侧下方塞门的敌人。而该塞特意在塞墙上悬空凸出一块,从塞外看如又大又厚的盾牌挂在墙体上,建筑学家称之为壁穴。在塞内,这块“盾牌”的厚度刚好是一个人的宽度,射击孔便开在“盾牌”边沿。我从这直径不到10公分的圆形射击孔看出去,视线正好落在塞门前的石阶上。在塞门的左右两侧的塞墙上,各有一个这样的壁穴,从而组成交叉火力网。另一种也是一块“盾牌”样的壁穴,但它凸出塞墙的目的,是为了满足回廊式炮楼上的守卫者大小便的需要。因为一旦形势紧迫,容不得守卫者蹲正规厕所,但此塞又是住宅式堡垒,环保要考虑。因此,一旦内急,守卫者便可对着凸出部分的墙根处的圆孔解决内急问题,其排泄物便顺着塞墙外壁坠到崖下。令人叫绝的是,在此“盾牌”的边沿,也开了射击孔,以便守卫者在排泄之时也不忘打击敌人。

    还有一种射击孔呈横面的45度倾斜,也就是说,从塞内塞外正对着塞墙看,是看不出有射击孔的。当我贴近墙堞顺着射击孔斜看出去,正好看到如哑铃头的寨首。清华大学的专家教授在电脑上将宝箴塞制成三维图形后,仔细研究了其火力网的分布状况,结果得出确凿的结论:宝箴塞射击孔的射界无空白,火力无死角。也就是说,连一只野兔甚至老鼠都无法躲过守卫者的眼睛!

                                                       宝箴塞
    宝箴塞的东塞和西塞看来是一个整体,但由于建造时间相距20多年,因此其射击孔的形状差异较大。东塞建于以冷兵器为主的时代,其射击孔内外口均呈矩形,墙堞也稍显单薄些,石料也小块些,墙堞与房椽结合部甚至以篾条糊泥来封闭;西塞建立于冷兵器基本被淘汰、热兵器成为主要作战工具的时代,其射击孔则呈外口小内口大的“内八字”形,这样既降低了攻击者火力的命中率,又使守卫者枪械的移动范围增大,墙堞与房椽结合部清一色用石条封闭,以确保子弹不能穿透。而西塞射击孔的一种人性化设计更令人称道:矩形射击孔内口上方的墙砖,呈半圆形凹进去,以免射击者情急之中不慎碰破了额头。此外,西塞的墙堞更为厚实。 

    整个宝箴塞内,有8个天井、108道门。由于它所坐落的山脊不可能规规整整,为使塞内布局错落有致、有机融合,既雅致又不失大气,因此其大小各异的天井有的呈方形,有的呈形,有的呈圆形,有的呈三角形。尽管这样,丝毫不使人感到是囿于地形的杂乱无章之作,而觉得是别具匠心的精妙之举。

                                                        宝箴塞
    虽然宝箴塞的防御体系完美无缺,但建造者显然也作了出现最坏结果的打算。俗话说“狡兔三窟”,在塞内有一处可供几十人淘米洗菜、烧火煮饭的餐饮中心,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就在这下人劳作的厨房的一面墙上,竟有一道密室的暗门,这个避险室当地人称为“应子”,可容纳6人。万一塞被攻破,可将墙上的一块石头移开,人藏进去后,可自己将这块石头合上,从外面看不出任何痕迹,此为一“窟”。

    当然,藏是万般无奈之举,相对于坚守而言,逃是保护自己的积极方式。塞内有一口水井,1998年武胜县遭大旱,此井也未干过。传说这口井便与一条逃生的地下密道相连,此为二“窟”。

    当地人盛传的宝箴塞密道的存在,应该是有根据的。因为在宝箴塞东塞的山坡下,与宝箴塞相距约200米处,便是占地面积约2万平方米的段家大院。段家大院是段襄臣及子孙们日常居住的地方,此院只有一圈普通的围墙和一座高10多米的碉堡,一旦被攻击者铁桶般围困,从地下密道逃到宝箴塞内固守是合乎逻辑地选择。

    第三“窟”位于塞墙上靠近墙堞的地面,此处地面的石板是活动的,石板挪开后,便是一次可容两人匍匐着溜到墙外逃生的豁口。其墙外是林木茂密处,出逃后能较快地脱离险境。

    除此之外,宝箴塞的防御手段还有一个匪夷所思之举。据段襄臣的一个孙儿介绍,当年宝箴塞外墙的四周,还曾经涂满了一种绿色的颜料,从而使全塞整体隐蔽起来。乍一听不太令人相信,但细想建塞之初是军阀混战的年代,许多军阀仅是匆匆过客,并不清楚当地哪些地方有“油水”可捞,如此“障眼法”或许也可减少一点被洗劫的可能性。

    宝箴塞作为一个集防御、起居为一体的川东民居建筑群,其内的生活设施十分完备。在精神文化方面,除戏楼外,还有祭祖堂、念经堂、后花园、烧烟房等;在饮食起居方面,有堂屋、厢房、厨房、粮仓、水井等。我数了一下,塞内仅粮仓便达6处,可见段氏家族当年人丁多么兴旺。

    当年接待贵宾的高大宽敞的堂屋,如今辟为陈列室。室内陈列着达官贵人送给段氏家族的金匾和字画。因段襄臣是当时的五县团防司令,又因其田多地广,时称“段半县”,县府官员都要让他三分,土豪劣绅更是极力巴结,所以这些匾牌和字画也有较高的艺术价值。位于堂屋正面墙上,有一块立于1936年的《宝箴塞记》石碑,碑文书法流畅遒劲,镌刻精细,内容是该塞的建筑始末,具有较高的文物价值。碑文的末尾,道出了命名宝箴塞的缘由:“斯塞当襄臣公艰难缔造而成……遗泽长留,子孙世世当宝贵之,作为家箴,用垂久远。此塞命名之义也。”

                                                          宝箴塞
    如今,段氏家族的后人散落在异土它乡。一位在宝箴塞里度过童年的段氏家族后人现居成都,前些年他专程回宝箴塞并留宿塞内。是夜,只要他一闭眼,童年的快乐时光,青年的多舛命途,先辈们的音容笑貌便历历在目,令他耿耿不眠。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世间没有长盛不衰的景况,即便不是段家的后人,也都会发出如此感叹。

    当走出宝箴塞门时,导游指着坡下的段家大院说,这大院也是宝箴塞的重要组成部分,不可不看。接着,绘声绘色地给我们讲,当时院外院内有朝门三道,使大院显得威严而幽深莫测;院内有戏楼、看台及一处四季鲜花盛开的花园;一个枪械加工作坊也设在院内。而堪称中国古建筑典范的是,这座四合院落由数十米的回廊连成一体,院内居住之人无论烈日当空还是暴雨倾盆,均可不受任何影响地来往于各个房间。

    但是,现看到的段家大院只剩下一个轮廓了。因当年此院分给多户村民,如今有的房子拆了,有的房子改建了,只有清一色用宽1尺、长1.5米的石条铺地的大天井,因属公共地域,或因条石难以撬动,侥幸地保持着原貌,从而令人想像到当年段家大院的恢宏气势。庆幸的是,宝箴塞完整地保存下来了,但这缘于一个偶然:当年武胜解放,宝箴塞由政府划给4户村民,后来区政府急需粮库,出资从村民手中购得此塞,宝箴塞遂成为粮站所在地,因而它得以幸存。

编辑: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欢迎投稿:点击这里查看投稿方式及联系方式

微信

最热评论

发布评论

项目对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