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订阅

张家口市文物古迹保护现状探寻

时间:2013-10-08  来源:张家口新闻网  编辑:  浏览:1357次
在文化古迹越来越受重视的当下,如何解决开发保护等现实问题也变得迫在眉睫…而在后来的社会动荡时期,相对偏远的蔚县战事波及不多,而人们尊重文化注重修葺,因此蔚县的古建筑能够得以较好的保存…文物古迹中的文化根脉余秋雨在《文化苦旅》自序中曾有过这样的表述中国的文化的真实步履落在山重水复莽莽苍苍的大地上…蔚县文物事业管理所所长县博物馆馆长李新威告诉记者,历史上的蔚县,地理位置决定了其战略要
张家口市文物古迹保护现状探寻    张家口市历史悠久、文化灿烂,遗存大量具有重要价值的文物古迹和历史建筑。宣化古城、蔚县古堡、大境门、堡子里、鸡鸣驿……一处处古建筑,像一本本厚重的历史教科书,镌刻着社会变迁的印记,也书写着张家口独有的文化魅力。

    随着蔚县南留庄镇水东堡与水西堡入围第二批国家传统村落名录、康保县发现西土城金代古城遗址、怀来县鸡鸣驿村列入古村落保护利用综合试点村落等消息传出,我市的历史文化遗存受到越来越多的人的关注,这为我市文化宣传提供了重要的契机,是我们的荣耀,更是我们的自豪。然而,厚重而珍贵的历史遗存带来的不仅是荣耀,还有其背后的历史责任。在文化古迹越来越受重视的当下,如何解决开发保护等现实问题也变得迫在眉睫。

    文物古迹中的文化根脉

    余秋雨在《文化苦旅》自序中曾有过这样的表述:中国的文化的真实步履落在山重水复、莽莽苍苍的大地上。在漫长的时间长河中,我们的祖先在张垣大地上留下了极为丰富的文物古迹,这些丰富的文物资源与精美的文物本体记载着我市从远古到近代的历史发展进程,折射出张垣文化的璀璨与壮丽,成为一代代后人传承优秀民族文化的载体。

    我市地处华北平原、蒙古高原交界之地,历史悠久,文化传承源远流长:200万年前人类与自然抗争的历史痕迹衍生出的泥河湾文化,开创了东方人类从这里走向文明的先河,遗址数量之多、密度之高,世界罕见;5000年前,这里实现了中华民族史上的第一次大融合,孕育了灿烂的三祖文化,奠定了中华民族文化形成和发展的重要基础;境内共有战国(燕、赵)、秦、汉、北魏、北齐、唐、金、明八个朝代历时2000多年修筑的十余段、总长度为1476公里的长城,占全省长城总长度的2/3,占全国长城总长度的1/6,被誉为“历代长城博物馆”;这里还有万里长城中唯一以“门”命名的关口——大境门,扼守京都的关喉要塞,也是蒙汉两族人民交通和贸易边口,为发展蒙汉两族人民的友好关系,沟通内地与边塞贸易,发挥了重要作用。

    我市是仰韶文化、红山文化、龙山文化的“三岔口”,还是中原农耕文化与北方草原文化接触交流的“双向通道”,长期以来多民族融合发展,形成了独特的地域文化,留下了珍贵的遗迹遗存。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成就了张家口历史文化的绚丽多彩和奔放豪迈。张北元中都遗址、鸡鸣驿、宣化古城、蔚州古城、张家口堡……无不传递出这里厚重历史文化渊源。同时,由于特殊的地理位置及历史地位,解放战争时期,我市曾是晋察冀边区党政军机关所在地,享有“第二延安”等美誉。全市内留存下来的珍贵的革命历史遗存也不在少数。

    市文广新局文物管理科科长李占国告诉记者,我市现有7899处不可移动文物遗存点,30000多件文物藏品,48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81处省级文物保护单位,36处市级文物保护单位,见证着曾经的辉煌,讲述着祖先前辈们的传奇故事。“我市文物古迹分布之广、遗存数量之多,是省内的文物大市。”

    面对庞大而繁重的文物保护工作,如何承担起这历史责任,我们的保护工作任重道远。

    不能承受的历史之重

    历史上有“八百村庄八百堡”之称的蔚县,现存文物遗存点1610多处,其中国保9处,省保30多处,县保103处,是全国第二国保文物大县。蔚县文物事业管理所所长、县博物馆馆长李新威告诉记者,历史上的蔚县,地理位置决定了其战略要地和商业集散地的双重性,一度呈现经济稳定、商贸往来、文化也兼收并蓄的繁荣场面。而在后来的社会动荡时期,相对偏远的蔚县战事波及不多,而人们尊重文化、注重修葺,因此蔚县的古建筑能够得以较好的保存。

    然而,尽管这些古建筑在经历过百余年的风雨洗礼后依然伫立,但是却面临着不容忽视的“消逝”困境:因年久失修,全市现存的不少古遗迹、古建筑、古城址等文物因时间的冲刷,已经有不同程度的损坏,不少已是杂草丛生,面临历史谢幕后的斑驳残垣和日益凋敝的荒凉。在蔚县南留庄镇水东堡村,文昌阁文奎殿内一块“乾隆五十一年岁次,丙午菊月榖旦立”的石碑,穿越数百年,静静地讲述着村堡古老的传奇。随着经济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走出村子,如今,村里以老人居住为主,相对年轻的人也都搬出堡墙,在外面盖起了红砖瓦房,和古堡隔街而望。这里成了典型的“空巢村”。

    对此,李新威表示,历史的、传统的文化形成应该是活着的,甚至是生产、生活的,是一个动态的存在,传统古建筑要保留生活才有真正的活力。可如今,农耕生活方式已经变了,土夯砖垒的堡墙、城墙已然无法圈囿人们的思维,很多人外出打工、求学甚至永远离开故土,单纯依靠传统保护模式很难承受这穿越数百年的历史之重。

    “已经力争通过申报文物单位等方式来争取保护资金和保护人力、物力,唤起全社会的保护意识;但很多项的保护资金至今仍未到位,组织措施难以跟进;再次,管理能力有限。上世纪八十年代还在基层倡导配备义务保护员,可到了九十年代,保护员逐渐消失。如今,有些文物遗存由乡镇管理,有些由部门管理,而国家要求的管理基地的国保单位暂未设立,级别、规格、投入以及保障能力十分有限,管理保护难度相当大。”说起文保管理,李新威有些许无奈。

    李占国介绍,按照《文物保护法》,“文物保护管理有属地管理的相关规定,有些虽然是文物,却不归文保部门管理,因此规定细则各自也不统一;同时,在文保方面,人员比资金重要。”记者了解到,与需要正常进行的文物保护任务相比,我市现有的文物保护专业技术人员及保护技术显得“捉襟见肘”,二者矛盾日益突出。如蔚县文物事业管理所和博物馆是一套工作人员,十几位的工作人员要协调博物馆的管理开放、文物的保管展示,投入到各级保护单位和遗存单位的监督管理就会相对有限。

    同时,由于社会上存在的利益驱使,不少人保护意识淡薄,存在一系列破坏文物古迹的行为。虽然文保部门已经意识到相关问题,但仍面临较多困难。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大队负责人岳润宝告诉记者,对于一些已破坏或待修复的古迹、古建筑等文物,我市队伍力量小,装备不完善,而且没有鉴定权,也没有较为资深的鉴定专家,面临取证难、鉴定时间长等一系列问题,虽说有自由裁量权,但执法保护工作力度仍存在困难。“这些不仅会延缓工作进度,文物保护的工作质量也受到影响。”

    多措守护任重道远

    “为了加大对珍贵文物的保护力度,我市各级通过制定出台一系列措施来保证当地文化根脉不受破坏和侵蚀。”李占国告诉记者,对于珍贵不可移动建筑物,各县区积极探索科学有效的保护、管理措施,其中,在文物遗存较多的宣化区,将文物保护融入到城市建设设计中,即在建设时期,会优先考虑文物勘探及审批程序,并将此项资金进行列支,综合规划城市建设。

    不仅如此,为了把这些珍贵的文物保护好、传下去,我市先后建立完善市(县)级文物保护管理机构30个,形成了较为完善的文物保护工作网络。同时,加强立法,积极推动各级政府切实将文物保护工作纳入重要工作议程。先后出台了《张家口市人民政府关于全面实施文物保护工作“五纳入”的通知》、《张家口市文物保护管理实施方法》、《关于进一步加强长城保护管理的通知》等法规,强调“加强历史文化遗产保护,延续城市历史文脉”;各县区也纷纷制定相应规定措施,如蔚县于去年出台《蔚县文物保护管理办法》和《蔚县古村(堡)落保护办法》,结合县情实际,细化了有关条款,力争尽最大可能传承历史文化遗产。

    十二五以来,我市先后争取国家、省文物保护专项资金1.6亿元,重点实施了怀来鸡鸣驿城墙保护工程、鸡鸣驿城内文物修缮工程、宣化古城和古建筑保护工程、察哈尔都统属旧址修缮工程、泥河湾遗址群小长梁遗址保护项目、张北元中都遗址保护工程、蔚县古建筑保护工程(常平仓保护维修工程、蔚县华严寺保护维修工程、暖泉董家会馆保护维修工程、蔚县华严寺消防工程等)、宣化古城北城墙修复工程以及下八里辽代壁画墓群、万全卫城、大境门段明长城、张家口堡等一大批文物保护修缮工程的实施,有效地保护了我市重点文保单位和文物遗存;启动了阳原泥河湾遗址群等考古遗址公园建设;编制了《泥河湾遗址群保护总体规划纲要》、《元中都遗址总体保护规划》、《泥河湾遗址群保护发展策划研究》、《泥河湾—小长梁及周边区域保护规划》、《泥河湾国家遗址考古公园规划》、《2013—2016元中都遗址考古工作计划》、《张家口堡文物保护总体规划》等一批文物保护规划,部分已经得以批审。

    目前,我市推进的重点文物保护项目中,察哈尔都统署修缮工程已完成工程量的85%,鸡鸣驿城墙已修复完工,蔚县古建筑与城堡修缮工程相继开工,大境门西段城墙抢修修复工程主体工程完成,张家口堡重点院落修缮工程进展顺利,万全卫城保护方案、宣化古城与古建筑方案获批,泥河湾遗址群总体规划获国家批准,元中都遗址申报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小宏城遗址、下八里辽墓群、赤城独石口长城保护、涿鹿黄帝城等项目保护规划和方案编制工作也逐步推进开展。

    此外,据市住建局村镇科有关负责人表示,将把抢修名镇名村内损毁严重的文物保护单位、历史建筑和基础设施改造提升以及环境整治作为保护工作的重中之重,力争到“十二五”末,全市国家和省级历史文化名镇名村保护范围内,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普遍得到抢修,历史建筑全面得以修缮;名镇名村核心保护区及文物保护单位、重要历史建筑周边地带环境明显改观,历史风貌基本得以恢复;核心保护区基础设施基本得以完善;挖掘保护一批文化名镇、传统村落;建立健全历史文化名镇名村保护制度,努力形成保护工作长效机制。

    【短评】守望穿行历史的记忆

    在经济飞速发展的今天,青砖红柱的古迹在某种意义上成了落后的代名词,也成了许多人心中终将被历史淘汰的必然:数百年的老宅,因残破而被“青瓦换成了红砖”……融自然山水、传统道德、伦理秩序、民风民俗、建筑特色为一体的文化遗存,承载着厚重的地域文化记忆,见证了历史的兴衰变迁。然而当这些美丽进入人们视野的时候,他们可能历经沧桑,正在变为永恒的历史记忆,让人扼腕喟叹。

    尽管我市在宣化古城、蔚县西古堡等古迹保护方面“修旧如旧”成绩不俗,但其他文物遗存的离去同样不容忽视。要留住这些文化,给予活力,还应靠政府、部门、老百姓的共同努力。要制定行之有效的古建筑、古村落的发展保护规划,不仅要解决资金和人才的问题,更要厘清管理机制,建立市、区、镇三级保护管理网络体系,明确保护责任;要使保护操作工作多元化,积极主动争跑并不断加大维修资金的投入力度,鼓励社会资金参与开发和经营;同时,还要在保护中注重传承传统文化民俗和文化故事,注重培植专业人才,坚守和保护历史的立体书籍。

    我们期待着,在对文物的坚守者中,不仅能够看见坐在门前石板上那些怀念过往的矍铄老人,更能看到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到文化根脉的保护队伍中来,共同守望我们的精神家园。

    数说历史

    1、全市现有不可移动文物遗存点为7899处,其中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48处,省级文物保护单位81处,市级文物保护单位36处,县区级文物保护单位622处,尚未核定为保护单位7113处。这些文物遗存包括古遗址、古墓葬、古建筑、古城址、摩崖石刻、碑碣、经幢以及近现代革命纪念遗址等。

    2、境内还存有建于8个历史时期的长城1476公里。

    3、我市现有珍贵馆藏文物19637件,其中国家一级文物32件、二级文物276件、三级文物1331件、待定级及一般文物17998件。

    1、国家级历史文化名镇:蔚县暖泉镇

    2、省级历史文化名镇:万全县万全镇、蔚县代王城镇、蔚县宋家庄镇

    3、国家级历史文化名村:怀来县鸡鸣驿村、蔚县涌泉庄乡北方城村

    4、省级历史文化名村:蔚县南留庄镇南留庄村、蔚县苏家庄镇上苏庄村、蔚县代王城镇石家庄村、5、已列入国家传统村落名录村落:怀来县鸡鸣驿村、蔚县南留庄镇南留庄村、蔚县涌泉庄乡北方城村、蔚县暖泉镇北官保村、蔚县暖泉镇西古堡村、蔚县苏家庄镇上苏庄村、阳原县浮图讲乡开阳村、蔚县南留庄镇水东堡、蔚县南留庄镇水西堡

项目对接平台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免责声明| 会员服务| 帮助中心|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拉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2005-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1015194号
地址:中国郑州市金水区姚寨路133号金成时代广场9号楼7层706 邮编:450008
联系我们:0371-60925574
欢迎您加入园林苗木行业交流群,群一:150293173 群二:215447311 中国景观网1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