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订阅

关于城市规划教育体系建设的几点建议

时间:2007-12-31  来源:《规划师》2005(6):60-62  编辑:  浏览:1501次
作为名长期从事规划教育的工作者,笔者结合自己对时代和国情的观察与思考,就本文的几个问题略陈管见…城市规划教育体系的概念城市规划教育体系通常包括软件和硬件两大部分…软件由专业设置培养目标教育计划课程教学大纲及教材教学管理制度,以及它们所体现的规划教育办学思想方法和对学科领域的掌握及研究能力与机制构成…可以说,建设规划教学的学科大系的过程,必将引起整个规划理论和设计方法教学的
关于城市规划教育体系建设的几点建议我国培养城市规划专业人才的大专院校已经发展到110多所,每年培养的毕业生近3 000人,其中获得较高学位的学者(包括硕士、博士),超过了200人。此外,还有每年在国内培养基础上赴国外深造的归国人员,他们在国内的规划部门和机构中也普遍得到重用。这说明我国规划教育体系正随着我国的城市化进程而不断成长和壮大,并逐步同世界先进的体系接轨。这是一个令人鼓舞的历史性进步。与此同时,建立清晰的城市规划教育体系概念,认识到我们同国际上先进水平的差距,进而探讨如何构建一个能够保证源源不断地培养出优秀规划人才的先进、完整的城市规划教育体系,仍然是当前的重要话题。作为一名长期从事规划教育的工作者,笔者结合自己对时代和国情的观察与思考,就本文的几个问题略陈管见。

1、城市规划教育体系的概念

  城市规划教育体系通常包括软件和硬件两大部分。软件由专业设置、培养目标、教育计划、课程教学大纲及教材、教学管理制度,以及它们所体现的规划教育办学思想、方法和对学科领域的掌握及研究能力与机制构成。硬件则包括教学团队、教学建筑物及环境、教学设备、实习地点、运行资金等。两者都可用一套评估方法对其状态的优劣进行评定,如当前国际通行的且基本上行之有效的以4年~6年为一届的教育专业评估制度。

  通过进一步深究我们发现,一个具体的城市规划教育体系,即某一个具体的规划院系的软、硬件构成,是一个历史积累的结果,通常形成某种传统教学方式,具有不同的专业侧重点和优、劣势,往往很难仅从各项指标的分解与合成中看出它独有的内涵和特色。但是,任何一个好的规划教育体系都应具备一些基本的品质,包括学科体系和教学环节的完整性、师资队伍素质和结构的合理性及培养过程与时代和地域城市规划实际及人才需求的紧密结合性等。与此同时,我们不能忽视优秀教育工作者在开创和建设知名规划院系及形成富于特色的比较完整和健全的规划教育体系过程中的历史贡献,即人的作用,因为某个学派的形成,可以看作是一个体系发展成熟的重要标志,而达到这一境界往往需要经过一代乃至几代人的努力才得以实现。一个好的规划教育体系应能坚持良好的教学风气和不断进行自身的改良和更新。当然,它的“产品”,即培养出的毕业生长期体现出的专业素质和人格素质,才是最重要的检验标准。在教育领导层一届届合理更迭的形势下,坚持规划教育工作的高度责任感、严肃性、开放性和创新精神是至关重要的。

2、我国城市规划教育体系的现状和问题

  应当指出的是,尽管我国的城市规划教育体系在法规制定和管理机构设置方面已基本趋于完整和定型,但城市规划作为一种社会发展控制机制在实际效能和理论体系上还远未达到理想的状态。在城市建设实践中,这一方面表现为规划的科学性和权威性不足,另一方面表现为某些错误的长官意志和一些惟利是图的开发商意志仍然经常地主宰着决策结果,危害着城市的健康发展。大量的资源浪费和公民利益被侵害的现象时有发生。在这种情况下,规划师在很大程度上被剥夺了专业固有的话语权,甚至被迫放弃这一神圣社会职业应有的责任感和人格自尊。规划工作常常被局限在纯技术领域乃至为取悦外行领导而进行效果演示的功夫上。新时期以来,部分规划院校已经在拓宽规划教育的学科领域方面作了不懈的努力,在规划专业新人才的培养上已经出现可喜的局面。但由于有的规划专业是处在以建筑专业为主导的学院中,一方面,课程设置改革的动力不足且阻力较大;另一方面,新学科和相关学科的雄厚师资力量也很难在短期内形成。因此可以说,迄今我国的规划和规划教育在规模方面发展迅速,但作为体系还远未成熟。

  笔者近年观察到一些涉及城市规划的事件(event)①,其处理结果颇令人扼腕叹息。作为一位专业教师,笔者所能做的就是把它们作为当代中国城建史上的非正式材料供师生进行自由评述,以期培养学生对现象进行独立分析和判断的能力。当然,城市建设在本质上是多种价值观、利益和权力之间的碰撞与协调的复杂过程,包含着技术和社会不同层面内涵。在社会层面的诸多问题仍处于混沌难辨的情况下,城市规划决策的合理性是难以探究的。因此,在现实的观照下,至少在当前规划理论的教学上,教师们不必将所有的规划原理教材内容像神父宣讲圣经那样当成一种不可怀疑和反思的真理来灌注,而应让学生从中了解到规划学界在当前现实下的某种无奈及作为专家不得不提出解决问题的权宜之策的尴尬状况。据说近年有人在规划学术会议上提出“规划不是学科”这样一个看似奇特的论点。笔者认为,作为一门学科的城市规划学(包括以基础和相关学科为依托的规划原理、城建史和规划评论)的高度的综合性、层级性和系统性的内容尚待更加充分地揭示、补充和发展,这是一个无穷尽的过程,是一代代规划学者和教育工作者的历史使命。忽视规划决策所受到的技术、社会、经济和文化的复杂制约因素,以及一些现象显示出来的规划权力的官僚化和规划学术的教条化倾向,无论是对于城市建设实践,还是对于规划教育的未来都是巨大的危险,因为在这种条件下很难培养出具有一定原则的、功底扎实的、且能以多学科的视角去审视和解决城市建设问题的规划师。

  在2004年全国建筑与规划研究生年会上,笔者再次亲身感受到青年一代学子活跃的学术思想和认真的钻研精神,但是很少听到有人针对当前规划与建筑实践和教育中的弊病提出改革的意见,这说明当前我国的规划界缺少推动社会进步的学术批判精神。当然,对我国城市建设和发展中的问题勤奋地进行建设性的研究,在学习阶段打好基本功,应是我国当代学子应有的基本的社会态度。但是,如果失去对城市规划建设和教育中的问题的敏感性和责任感,不敢去揭示矛盾,甚至对矛盾采取规避的态度,那就会面临一种社会思想的活力危机。

3、规划教育体系建设的若干思路

  (1)为了培养适应我国及全球化时代可持续发展的城乡建设的合格规划师,应从教学内容上力争完善城市规划学科大系。②城市规划所涉及的多学科知识是规划师不可或缺的。在增加相关学科教学的初期,由于这些课程处于相互脱节的状态,教师往往不能将这些学科的知识有机地融入到规划实践课程的教学中。比如社会学,虽然现在很少有人会怀疑它对城市规划专业的重要性,但是人们往往还是老一套地拿着地形图就做方案,即使对场地做了社会调查,也还不能应用社会学原理对城市建设中的社会现象进行科学分析及对决策过程进行有效指导。但是,随着教学经验的积累,这种融合将产生并应用于实践,使城市规划和规划教学跃上新的台阶。在这里我们还建议开设规划评论课,这也是对规划学科(课程)的一个完善。可以说,建设规划教学的学科大系的过程,必将引起整个规划理论和设计方法教学的变革,从而推动规划体系走向现代化,并推动我国现有的经常被扭曲的规划决策过程走向科学化和民主化。生态学的引入也将有一个从抽象的原理到规划实际应用的教学发展过程。在实际的城市规划项目中,生态学原理的应用还有待突破惟利是图观念和长官意志的封锁,因为目前大多数的规划工作者还不能熟练地运用它并作为原则性的专业的武器。在文化领域,我国的城市建设更是遭遇了惊人的世纪性重灾。因为文化学教育的缺失,规划界的很大一部分人麻木不仁多年持续地参与了建设性破坏城市文化的行动,这甚至可以说是一代人的愧疚。在这样的认识基础上,城市的哲学问题也就有必要发展成为一门高级的选修课程了。

  (2)改革规划的灌注式教学为注重调查、研究、决策、反馈的科学方法。在引导学生充分认识规划专业知识教育的多学科性的基础上,进一步在规划专业教学(从课堂到野外)上培养学生以先进的规划理念独立调查分析规划条件,并据此做出决策的方法和技巧,也就是建立一种科学合理的、先进的、共同的规划语言。现在很多地方市政领导不愿认真落实规划过程的公众参与,规划界人士也害怕拘于原则而失去市场。城市建设的历史表明,在奴隶制和封建制时期及资本主义早期没有公众参与的城市规划和建设,尽管宏伟壮丽,却是人民苦难的结晶,如在19世纪70年代被西方学术界称为“权威派”(Authoritarian)的规划。我们当代的教训几乎同样深刻。某些城市建设导致积累和加剧城市社会问题的后果。教育脱离学生,规划脱离人民,将是一种非常可悲的局面。我们在工作中经常遇到对经领导通过的规划方案不得不重新论证和重新做的情况。解析前一方案的形成过程便发现,那往往是首长在任务紧迫,或者是献礼工程的条件下未经仔细调查研究而拍脑袋拍出来的作品,国外同行称之为“Huntch Planning”。这些倾向的严重后果在近年来中央政府针对城市建设中的不良倾向的一系列“刹车”措施和文件通知中得到了强烈的反映。如果我们的学生在这种无批判精神的画图匠般的工作氛围下学习和成长,就很难成长为堪当建设可持续的未来城市的重任的规划师。J·雅可布在《美国大城市的生死存亡》一书中写到,在美国建国初期曾有一位革命有功、名噪一时且无所不能的权威医生本杰明·拉希固执地使用放血法治病,造成大量患者死亡;当时惟一敢于起来坚持反对这种做法的医生威廉·唐纳,却受到谴责和压制[1]。这个负面例子说明:规划必须尊重自然、现实的反馈和人民大众的反馈,结合实际是解决规划的科学性问题的关键。

  (3)从教学内容体系上补充和加强区域规划原理和知识。我国许多市政领导,包括规划行政主管部门,对区域规划的重视程度都较欠缺,表现出城市建设片面追求亮点、急功近利的倾向。在城市规划编制内容中,对区域这一层次的规划只能做到城镇体系这一层次。城镇发展指标往往与区域的实际脱节。据笔者的考察,德国的城市和区域的发展研究是密切相关的,其有两大学术组织,即“城市与区域规划科学院”和“国土与区域规划科学院”,强有力地协调着城市与区域的空间、资源和生态环境的关系,使它们在规划层次上互相衔接。我国的建筑类院校的规划专<

项目对接平台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免责声明| 会员服务| 帮助中心|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拉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2005-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1015194号
地址:中国郑州市金水区姚寨路133号金成时代广场9号楼7层706 邮编:450008
联系我们:0371-60925574
欢迎您加入园林苗木行业交流群,群一:150293173 群二:215447311 中国景观网1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