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订阅

理论思维与工程思维划界对城市规划学的启示

时间:2007-12-31  来源:《规划师》2005(7):10-13  编辑:  浏览:1479次
从两种思维的表现形式看,认知型思维的高级形式是理论思维,筹划型思维的高级形式则为工程思维…这种现象十分普遍,即使是那些公认的城市理论家或政治家在阐述完自己的理论和观点之后,也很少能忍住不顺便提出实现这种理论和观点的对策和建议…在自然学科中,认知和筹划理论和工程是分得很清楚的…在他们看来,工程设计跟理论研究总是如影随形的,他们甚至把“理论是否联系实际”作为评判理论的第标准…
理论思维与工程思维划界对城市规划学的启示1、人文社会学科领域的思维误区

  一般认为,人类有两种旨趣殊异的思维活动①:一是认知,二是筹划。认知是为了弄清对象本身究竟是什么样子;筹划是为了弄清如何才能利用各种条件做成某件事情。认知的最高成果是形成理论,即用抽象概念建构起来的具有普遍性的观念体系;筹划的典型表现就是工程,即用具体材料建构起来的、具有目的性和个别性的实存。认知的结果是形成观念体系,它是客体对象的主观化;筹划的结果是形成实存,它是主体意愿的客观化。从两种思维的表现形式看,认知型思维的高级形式是理论思维;筹划型思维的高级形式则为工程思维。

  在自然学科中,认知和筹划、理论和工程是分得很清楚的。例如,数学家在研究三角形时,知道自己是在研究一种道理,不会过多地考虑三角形在现实世界中会是什么样子;而工程师在建一个三角形的建筑时,则不仅要知道三角形的原理,还必须考虑三角形建筑的功能、材料、环境场地及外观与装饰等,同样他也不会过多地考虑自己所建的是否是一个纯粹的三角形。在这里,数学家和工程师分得很清楚,他们各司其职。

  但在人文社会学科中,理论和工程常常分不清楚,混淆在一起。即使那些长期从事人文社会科学的人,也很难对这些问题有高度的自觉:“自己究竟是在探求事物的道理,还是在绘制生活的蓝图?”“理论研究与工程设计在思维方式上究竟有什么差异?”例如,在城市规划中,我们常常先探求有关城市的理论和规划原理,其中还夹杂着某些城市理想,然后,顺着思路就会提出若干规划建造城市的建议和对策,甚至还有城市方案。这种现象十分普遍,即使是那些公认的城市理论家或政治家在阐述完自己的理论和观点之后,也很少能忍住不顺便提出实现这种理论和观点的对策和建议。在他们看来,工程设计跟理论研究总是如影随形的,他们甚至把“理论是否联系实际”作为评判理论的第一标准。这一点,是人文社会学科领域普遍存在的思维误区。而在自然学科中情况则大不相同,试想如果欧几里德(Euclid)在《几何原本》的每一条原理后都来一段应用对策,爱因斯坦(A·Einstein)在阐述完相对论之后附上一张工程技术图纸,那一定让人觉得很不可思议。

  人文社会学科之所以不能像自然学科那样清楚区分理论思维和工程思维,主要是因为两者的研究对象之间存在质的差异。自然学科中的理论,单纯以求解自然之理为目的,其对象是一个无价值的世界,只有“本来怎样”的问题,没有“应该怎样”的问题,因而其理论建构不受价值取向的干扰;人文社会学科中的理论,面对的是人的世界,这个世界随时都在发生和解决“应该怎样”的问题,同时又依然存在着“本来怎样”的问题,并且两类问题总是纠缠在一起,结果使得“本来怎样”受到“应该怎样”的影响,“应该怎样”又受到“本来怎样”的干扰。

  因此,在人文社会学科领域,人们常常会在不知不觉中陷入这样的思维误区:一方面,搞理论的人理所当然地将研究所得的理论体系当作工程设计的蓝图,以为理论上成立就等于工程上可行,甚至认为理论越完美,工程可行性就越大。即使在实施中碰壁,也往往归咎于理论不够成熟,或是施工不符合要求;另一方面,搞工程的人又常常习惯于用自己的工程经验去构造理论,试图将自己主观意图的实现转化为客观的道理去普遍推广,结果造成理论的庸俗和失效及工程难以实施的社会灾难。

  理论思维超越理论的范畴去设计工程,工程思维超越工程的范畴去建构理论,这两种现象可称为理论思维与工程思维方式的僭越。它在自然学科中较少发生,但在人文社会学科中却相当普遍。

  以柏拉图的《理想国》为例,它既是运用理论思维探索社会生活原理的最初典范,也是理论思维僭越工程设计的典型例子。《理想国》的原名“Politeia”的含义为公民的条件和权力、公民生活、国家制度等,本无“理想”之义,译作《国家篇》似乎更符合原意,即柏拉图试图探索一个“本来怎样”的国家原型。实际上,柏拉图在对《国家篇》的描绘中又自觉不自觉地掺入了自己个人的理想,把一个“本来怎样”的国家变成了一个“本来应该怎样”的国家,即《理想国》。将“应该怎样”和“本来怎样”混淆在一起,这是一切人文社会学科理论不可避免的通病。

  如果柏拉图的《理想国》仅仅是建构一个“本应怎样”的国家理论体系,到此为止,应该说是相当成功的。但人文社会学科理论思维的“目的性”(或称“功利性”)又驱使柏拉图马上开始了关于“理想国”的性质、结构、布局、面貌及实现方式等方面的“理想国”工程设计,而且相当详细。例如,柏拉图在论述国家的护卫者时,不仅论述了护卫者的理念,而且还论述了其生养、教育的具体办法:“诸如女护卫者必须跟男人一样裸体练操,最好的男女要尽可能多地结合,法定年龄段外的妊娠必须终止……”;在关于“理想国”城市的布局方面,他提出:“理想国中的城市中心是卫城,在其周围建起一圈城墙,城市其它部分从这一中心呈辐射状分布,并进一步细分为若干地块且相互取平,占地好的面积稍小一些,占地次的面积稍大一些……”可见,柏拉图由对“国家篇”理论体系的建构自觉不自觉地转移到了“理想国”的工程设计,其结果必然是工程设计难以实施或招致失败。柏拉图一生曾三赴西西里岛,希望通过叙拉古的君主实现其政治理想,历尽艰难,差一点被卖为奴隶②。类似的例子还有中国儒家的“圣人学说”,它是当时中国培养“圣人”的一流理论模型,但孔子周游列国,颠沛流离,终究没能培养出几个圣人来。太平天国也是以均贫富的理论设计国家工程的失败例子。

2、对城市规划科学性的探讨

  城市规划学科从其历史发展来讲,源于人文社会学科。因此,它具有典型的人文社会学科思维的特性,即便它其中涵盖了若干自然学科的内容,但它与纯自然学科仍有很大不同。那么,在人文社会学科中,城市规划是理论学科还是工程学科呢?如果是理论学科,那么基本上就是城市研究的问题,即城市是如何存在、如何运作的,如城市经济学、城市社会学、城市生态学所涉及的问题;如果是工程学科,那么城市规划的主要任务就是按照人们的客观需要去绘制城市建设的蓝图,或者按照经济学和社会学的原理去规划建造“城市”这样的人文社会工程。但是,什么是人们对城市的客观需要呢?或者说人们需要什么样的城市呢?什么是城市规划所必须依据的原理呢?这些都是城市规划本身需要回答的问题。因此,城市规划学科在起源时就既要运用理论思维,又要运用工程思维,它自身也在不知不觉中陷于一个自问自答的怪圈,理论思维和工程思维混淆不清,相互干扰,这就在思维方式这个根本问题上为城市规划的科学性留下了隐患。

  “我们究竟是在探求事物的道理,还是在绘制生活的蓝图?”“理论研究和工程设计在思维方式上到底有何差异?”城市规划学科中很少有人自觉高度关注这些问题。正因为如此,到现在城市规划学科的自律性仍没有建立起来,其内容和范畴仍呈现出无限外延和无限发散的趋势。在目标上,它由土地利用和空间安排扩展至城市社会、政治、经济、资源和环境各个方面;在内容上,它由城市研究、城市分析扩展至总体布局、工程技术、政策设计和社会过程。一项规划、一个项目,甚至一篇文章,由规划研究到规划方案,由理论到工程,方方面面,无所不包。由此可见,本身就跨学科、跨领域的城市规划无限外延和扩张的结果就是“无所不包,无所作为”,缺乏足够的科学性和指导作用。正如威尔达斯基和亚历山大批评城市规划时所指出的那样:“如果规划是无所不包,也许它一钱不值”(If planning is everything,may be it is nothing)③;“如果规划不是无所不包,也许它还有点用”(If planning is not everything,maybe it is something)④。这从一个侧面对城市规划学科的自律性和科学性提出了疑问,也指出了理论思维和工程思维混淆在一起所造成的恶果。

  的确,在城市规划学科的发展历史上,理论思维与工程思维混淆不清,相互僭越,导致城市规划失误的例子相当普遍,尤其是在城市规划学科诞生的早期。如16世纪托马斯·摩尔的“乌托邦”(Utopia)、19世纪欧文的“新协和村”(Village of New Harmony)、傅立叶的“法朗吉”(Phalanges)、霍华德的“田园城市”(Garden City)及马塔的“带形城市”(Linear City)等。这些带有明显的用理论思维设计城市的方案,要么在实施过程中遭到失败,要么使原有的理论大打折扣,深受理论思维僭越工程设计之苦。至于霍华德的“田园城市”,其本意是提倡城乡融合,具有严密的理论推理和逻辑体系,但他详尽的城市方案却像个花园城市,以至于后人以为他要提倡的就是花园城市。由此可见,理论思维僭越工程设计会对城市规划的科学发展造成相当大的影响。

  柯布西埃也是城市规划史上的一个典型例子。一方面,他对城市的发展充满着理想,以其超前的思想和认识提出了“光明城市”的理论,并且身体力行,通过昌迪加尔规划和在他思想影响下的巴西利亚规划部分实现了他的理想,尽管屡遭挫折,仍义无反顾,是典型的理论思维僭越工程设计的例子;另一方面,柯布西埃更是惯于以工程思维来建构规划理论的突出例子,在他的倡议下,“CIAM”提出的带有明显工程思维特征的“雅典宪章” 影响近现代城市规划近30年之久,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世界城市规划的发展,是工程思维僭越理论思维的典型例子。

3、理论思维与工程思维划界对城市规划学的启示

  鉴于人文社会学科理论思维与工程思维相互僭越、相互混淆的现象,徐长福博士认为,应对两种思维方式进行划界:理论思维只用来解决理论的问题,工程思维只用来解决工程的问题,尽管两种思维方式可以相互借鉴、相互印证,但不可以相互僭越,即不可顺着理论思维来设计工程,也不可用工程思维来建构理论。我们认为,如果将这一观点应用在城市规划领域,可以产生相当积极的作用。

  如按照理论思维与工程思维的划

项目对接平台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免责声明| 会员服务| 帮助中心|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拉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2005-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1015194号
地址:中国郑州市金水区姚寨路133号金成时代广场9号楼7层706 邮编:450008
联系我们:0371-60925574
欢迎您加入园林苗木行业交流群,群一:150293173 群二:215447311 中国景观网1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