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订阅

遗产保护 思想先行——记舒乙先生北大“风入松”书店演讲

时间:2007-12-21  来源:  浏览:536次
瑞典首都斯德格尔摩,在上世纪年代也面临着和我们类似的情形…同时,他还列举了德国首都柏林在战后的城市发展过程如何处理旧城与新城建设的问题,对中国的城市遗产保护建设具有很好的借鉴意义…保护遗产,首先应该转变现有思想”,舒老动情的说!善待北京城著名建筑大师沙里宁先生曾说“城市是本打开的书,从中可以看到它的报复”…我希望你们研究中国的文化城市真正原有的特色,并保护改善和提高它们
遗产保护 思想先行——记舒乙先生北大“风入松”书店演讲 9月15日下午,北大“风入松”书店里面比平时“热闹”了很多,因为全国政协委员、我国著名文化遗产保护专家舒乙先生将要在此做一场关于“谈文化遗产保护问题”的讲座,来自周边相关大学以及媒体的朋友们聆听了舒老的精彩报告!

  “独一无二”的北京城

  首先,舒老对北京城的发展历史及文化遗产价值做了详细回顾和分析。他指出,北京城是世界上“独一无二”历史文化名城,因为北京城的建设首先是依据了一定的山水自然环境而建,后来人们才对其进行了有效的设计、规划,同时,在北京城的建设过程中,融入了很多中国古老的哲学思想文化,正因此,才形成老北京“九重宫”的城市格局,形成了今天天坛这样富有思想的设计;除此之外,北京还曾是一个非常“现代”的城市,因为在截止上世纪50年代,北京城在800年的时间里逐步发展壮大,但却是一个布局合理、非常适宜人居的城市,因为当时从空中看北京城,到处是一片绿意,根本看不到四合院住宅的影迹,“房在绿中,相映成趣”,非常和谐,但今天的北京在“全球化”的冲击下,已经“面目全非”!
  随后,舒老又给大家详细介绍了真正代表北京历史、文化价值的场所,比如北海公园、中山公园、孔庙、石景山法海寺等,并对他们所隐含的“故事”及真正的遗产价值进行了分析。

  借鉴西方 转变思想

  在交流环节,当有人问他如何看待北京城的文化遗产保护现状时,舒老也表达了对现在北京古城保护的些许遗憾。随后,他用国外案例向我们说明要想做好文化遗产保护,首先应转变现有急功近利的思想观念。
  瑞典首都——斯德格尔摩,在上世纪20年代也面临着和我们类似的情形。开始,他们也是疯狂的“边拆边建”,追求所谓的现代化,但直到老城仅剩0.8平方公里时,政府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于是采取措施对这0.8平方公里的古城实行了全面保护,即使今天,这片老城区仍然限制机动车量进入,正因此,才使得斯德格尔摩成为当今欧洲最富盛名的首都之一,而那时保留的0.8平方公里老城也成为最令斯德格尔摩人骄傲的场所,成为这个城市“悠久历史”的印证。
  同时,他还列举了德国首都柏林在二战后的城市发展过程如何处理旧城与新城建设的问题,对中国的城市遗产保护建设具有很好的借鉴意义。
  “假如历史悠久的北京城放在罗马或者华盛顿,恐怕早已被保护起来,我们的文化遗产保护观念距离国外的思想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但我们应该借鉴他们走过的成功之处,因为我们正在毁坏能够表明北京城是一个历史悠久城市的身份证。保护遗产,首先应该转变现有思想”,舒老动情的说!

  善待北京城

  著名建筑大师沙里宁先生曾说:“城市是一本打开的书,从中可以看到它的报复”。那么我们能从自己的“城市之书海”中看到什么呢?
  记得20年前,英国皇家城市规划学会主席帕白森先生对我国的城市规划建筑界讲过这么一段话:“在全世界有一个很大的危险,我们的城镇正趋向同一种模样,这是很遗憾的。我希望你们研究中国的文化、城市真正原有的特色,并保护、改善和提高它们。中国历史和文化的传统太珍贵了!不能允许它们被西方来的这些虚假的、肤浅的、标准化概念的洪水所淹没。我确信,你们遭到了这种威胁,你们要用全部的智慧、决心和洞察力去抵抗它”,听完这句话,我们又应该怎么去做呢?

  个人简介:舒乙,作家,全国政协委员,博士生导师,2000年起任中国现代文学馆馆长,同时还是中国文化遗产保护方面的专家。

编辑:景观中国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欢迎投稿:点击这里查看投稿方式及联系方式

微信

最热评论

发布评论

项目对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