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订阅

北京奥林匹克森林公园的主设计师胡洁

时间:2007-12-21  来源:  浏览:1775次
校园里的植物系要做个很大的展示温室,要做园林,然后老板就说我们个人个人想个方案吧…我们每个人就设计了个,我设计的那个有自然山水,假山石,植物的环绕,还有小水系.老板做了个中轴对称的比较西化的构图,助理也是作了西方传统规则的…另外个重大决定是在北部的森林公园要采用中国传统的山水园林,这是sasaki公司做的最初的决定…个方案拿出来以后,各个作了个小模型.最后拿去给校长汇报
北京奥林匹克森林公园的主设计师胡洁 

  听众朋友,欢迎收听《龙行天下》,在本期的节目中,我们依然是邀请北京奥林匹克森林公园的主设计师 、北京清华大学风景园林规划设计研究所所长胡洁先生来到我们的演播室,在以前的节目里,他曾经为我们介绍了北京奥林匹克公园里,绿地面积,水系的布局,以及奥林匹克森林公园与中国传统经典园林和西方园林的异同等情况。今天,胡洁所长将继续为我们介绍:北京奥林匹克森林公园一波三折的设计过程,以及他为了奥林匹克森林公园放弃国外优越的条件,回国开创了一番新事业的动人故事。 以下是本台记者李红对胡洁先生的采访。 

  记者:胡所长,上个世纪80年代,您在国内获得建筑学的学士和硕士学位后,赴美国留学。请您谈谈1988年时在美国伊利诺大学攻读景观学硕士的时候 ,您当时印象最深刻的是什么?

  胡:我去作为一个实习生才两个月的时候,就有一个设计任务,因为我是设计背景的,当时有一个老板,还有一个老板助理,我算实习生。校园里的植物系要做一个很大的展示温室,要做园林,然后老板就说我们三个人一个人想一个方案吧。我们每个人就设计了一个,我设计的那个有自然山水,假山石,植物的环绕,还有小水系.老板做了一个中轴对称的比较西化的构图,助理也是作了西方传统规则的。三个方案拿出来以后,各个作了一个小模型.最后拿去给校长汇报。给他汇报的时候,老板一个人去的。我没有去,开完会了他来我的办公室找我说胡洁祝贺你,我说为什么,他说你的想法被校长选中了。大家一起把你的这个方案完成实施,而且很快,大概三四个月我这个方案就建成了,当时还没有拿到一个正式的工作,就是刚刚读完学分,在美国就有第一个由我主持设计的项目。得到了校方的认可,选中并且实施。所以这是让我回忆起来非常高兴的。

  记者:当时作为一个学生您很有成就感啦?

  胡:确实是,当时感觉是非常兴奋。

  记者:胡洁所长,从伊利诺大学毕业以后,您就来到美国著名的sasaki公司工作。

  胡:对。

  记者:2002年奥林匹克森林公园开始面向全球招标,那个时候你好象还在sasaki公司工作,当时您怎么得到这个消息,又是怎么和这个公司沟通的?

  胡:当时我本人在北京,听到北京首规委发出的向全国征集奥林匹克公园整体规划的国际招标的信息,听到消息后,我马上和sahaki的项目负责人和项目经理沟通,我们一致认为这个项目是意义深远,能够产生很大的国际影响力的一个重要项目.所以第二天就得到了sasaki总部的答复,说我们参加这个招投标。我也被选入团队作为一个主要的设计师。

  记者:当时有九十多家国际一流的设计公司都参加投标,你还记得当时您为了完成设计工作是怎么做的吗? 

  胡:是,记得非常清楚,因为这个项目从人生角度来说,太重要了。可以说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所以整个设计组都在非常投入的做这个项目,sasaki公司一决定做这个项目以后,我马上就从北京飞回sasaki总部,跟主要设计师设计团队研究如何开展这个项目。当时这个设计团队有四到五个设计师,有总规划师,建筑师,有风景园林师,还有工程师,我们迅速形成一个团队之后,就连续的开了几个构思的讨论会。当时规划师提出来中轴线上面,不要放大型建筑,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决定。北京的中轴线是一个政治性的中轴线,不管主场馆的建筑有多大,在人们心目中的分量是不能和天安门、故宫这些建筑相比的,所以应该强调它的人文和谐自然,不能放在北京中轴线上。另外一个重大决定是在北部的森林公园要采用中国传统的山水园林,这是sasaki公司做的最初的决定。还有一个决定就是要做一个由南到北贯穿全园的水系,这是平地造湖,投资巨大,但是园林效果比较好。另外,在做中轴线进入奥林匹克公园中五公里的中轴线,要赋予它一个文化的主题,后来我提出的一个创意,这么一个五〇〇〇米长的中轴线,我的构思就是每一米代表一年,就是五〇〇〇年,它正好是中国五千年文化的体现,所以我给它起名是中华五千年文明中轴线,五千年文明大道就是这几个主要的构思,形成当时投标构思的创意。这几个大构思草图形成之后,大概不到两周的时间,然后我们联合上海花卉公司进行制作,我一个人带着所有的草图从波士顿飞到花卉公司,由我和花卉公司的设计师和设计团队进行配合,把它全部变成要达到符合交标要求的正式图纸。这是一个非常辛苦的过程,白天要跟设计事务所的人布置任务,监督每一个公司程序的工作到位,同时我们在上海还找了一家效果图公司、模型公司,所以白天要跑三个地方。到了晚上,吃完晚饭,就要把所有的进展写成汇报材料给sasaki公司,拍照片,收集图纸,把所有的图纸往sasaki公司发。然后公司技术人员就下载了我的图纸,大概到十点、十一点的时候,老板就要看。他们看完之后,大概是午饭的时间,我们这里就是午夜,把意见往回发,同时电话沟通,所以我经常是在午饭前后给公司老总打电话,一打就是一两个小时。有的时候,他们看了材料以后自己还要讨论,他们到下午两三点的时候才会形成意见,所以我这里可能是凌晨三点打过来电话,又要接他们的电话,所以真正把他们的意见都沟通的好时候就基本上是凌晨四五点了,所以我只能睡两三个小时,到了九点钟这里又上班,那是一个非常艰难的时候。

  记者:很辛苦。

  胡:确实很辛苦。

  记者:您知道招投标结果后,心情怎样?

  胡:太激动了,可以说是高兴地睡不着觉,到了流眼泪的程度。

记者:胡所长,在美国的sasaki公司最终完成了奥林匹克森林公园设计方案的招投标时候,相当于您的事业走到了一个非常顺利的轨道,您当时怎么会突然想到回到北京的清华大学呢?

  胡:我觉得和奥运项目有很大关系,在当时我们中标之后就考虑过sasaki公司在中国拓展业务的力度和方向,我们感觉要是把奥运公园项目进行到底,会有一定困难。公司当时没有考虑在北京设立分部和工作室。而且sasaki公司的董事会对于中国市场的进一步拓展没有一个明确的表态,也没有一个非常清晰的决定。在这种情况下,跟国内北京的几家单位密切的接触,包括清华大学,使得我产生一个想法,就是回国来继续开展风景园林事业。这个决定很难做,但当时在国外条件也很好,居住、收入、生活比我们国内要好。生活条件也比北京好。父母觉得有点可惜,说你在国外也不错,那么有名的公司,你又做到了主要的高级设计师的位置,挺好的嘛,不过家里的夫人还挺支持的,说如果你这会不接受挑战,会给你的人生留下很大的遗憾,所以还是蛮支持的,我当时也这么想。所以,面临这种情况,我选择了回国。

  记者:胡所长,当时清华大学的态度怎么样?

  胡:清华大学,清华规划院的主要领导,包括院长都找我谈过话。一个是在sasaki公司工作,我的位置和发挥的程度有一定的局限性,而且sasaki公司本身对开拓中国市场还不够重视。但是,如果能在国内重新搭建一个舞台的话,我在事业上会有非常广阔的前景。而且清华大学规划院这样全国著名的大型规划院,它的规划和建筑的方向力量比较强,但是没有风景园林这个分支是一个缺憾,可以说是少了一条腿。

  记者:您回国加盟清华大学规划院以后,是不是感觉进入了一个新的事业平台?

  胡:我当时作(清华大学城市规划院风景园林规划设计研究所)所长,副所长叫姚与君,然后就组织团队,当时形成团体的时候就五个人.项目很多,马上就忙起来了。大概到九十月份的时候,接到了首规委发出的北京奥林匹克森林公园中心区邀标的通知,当时邀了7家国际著名单位。我就提出代表清华和sasaki联合,因为我在sahaki的背景和关系都比较好,他们也比较支持,把原来的设计班子配合清华规划院,两家联名投标。12月份的时候首规委发出了一个正式的通知,正式委托清华规划院牵头,sasaki公司作为顾问团队配合,进行后续的综合规划调整工作,这个工作非常难做,sasaki公司就在这个时候退出的。

  记者:sasaki公司在这个时候突然退出,您当时感觉怎样?

  胡:我当时感觉就是60年苏联专家撤退,因为那么大的一个技术团队突然没有了,在清华刚刚组建了我一个五,六个人的事务所,要承担这么大的国家级的大项目,心里没底。说的很坦白,不知道怎么往下走,看不清前景,看不到方向,也不知道下一步会出现什么样的问题,也对自己的能力表示怀疑。然后把北京林大,清华,园林的一些行业的专家,园林局的领导,开了一个研讨会,就是讨论怎么往下做,当时这些专家都非常好,强烈的表示支持,包括孟院士,园林局刘局长,都表示支持国家的大项目,义不容辞。不在乎多少钱,我们一定要团结一致把这个事情做好,当时我在会上就是设计组组长,设计负责人,由我来组织形成团队,同时要感谢规划院的领导。后来我找他谈话说这么点钱,这么大的事,他说:胡洁你放心,你的任务就是把这个事扛住,使出你最大地劲儿,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把这个事扛下去,资金的问题,规划院往里垫。

  记者:那你什么时候有了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呢?

  胡:有。呵呵。03年一月份,我们算是承担了这个工作,04年2月份在规委开了一个研讨会,当时刘市长,还有规委主任,规委专家。在整个过程中,我们作了几个巨大的决定,在sasaki公司做的方案里面,是把最大的山放在五环路以北,然后有一个二三百米长的草坡,从主山上过五环路,然后一个大湖在五环路之南,我们做过造价的计算 ,做过各方面的平衡,认为这个方案不太可行。因为土方量要求巨大,北京当时收集不来那么多的土方,然后湖面很大,水量要求很大,所以在我们数轮专家研讨之后,就把主山缩小南移,就把原来的相当于sahak全园的总图缩小到南园核心区,土方减少了,山高度降下了,水面也小了,把它的构图做了整体调整,讨论过多少次,现在已经记不清了。04年2月,规划方案就通过了,5、6月份就要签一个详细设计的大合同,设计方案能建。那会可以说进入了柳暗花明的状态。

  记者:在战胜困难的过程中,您还有哪些收获?

  胡:我们团队也进行了迅速的扩大,吸收了很多优秀的设计师,当时已经从5、6个人发展到十五六个人这么一个团队,再加上我们的专家团队,因为外围的支援比我们团队大的多,请到了清华环境学院专门作水的专家,规划院里面的其它的几个所,照明、交通、物流、消防的,环境工程的,这些所都给了大力的指导,在这会就很迅速的形成了一个方案设计。在05年10月27号,北京市委组织了专门的专题会,讨论这个方案,一致通过,那次会开完了,真是心花怒放。我和副所长当时出来就觉得北京的天空怎么这么美?呵呵,进入了一个新的状态。

  记者:你们的团队经过这么大的挑战之后,也是发展壮大起来了。

  胡:这是建设团队的一个好机会,利用了这么艰苦的奋斗和这么大的项目,吸引了一大批优秀的人才,所以我们团队现在有40人了,可以说是精兵强将了,所以我现在应该说是两大成就,一个是奥林匹克森林公园的建设非常顺利,得到了领导的认可,已经初具规模,每天都有很多参观团来参观,项目已经初具规模了,这是一大成就感。另外一个成就感就是我的一个团队经过四年的艰苦的努力,这么好的项目,带出了一个非常优秀的设计团队,我对这个团队也表示非常的感激和欣慰。

  记者:那您做为一个在海外生活过15年的海外的学子,在今天您已经把国外和国内所学的糅合在一起了,而且也为中国的奥林匹克作出了自己的贡献,你是不是很有成就感?

  胡:是这样。我觉得包括我自己和我的家人觉得回国创业是一个正确的决定,而且工作到今天能够组织这么好的团队,能够参与,成功把国家的大项目做出来,而且受到专家学者的肯定,能够得到国际行业的认可,而且能够获奖。是非常有成就感的,很满意,很骄傲。

  记者:听众朋友,我们也希望更多的海外学者像胡洁所长一样,为中国作出自己的贡献。 谢谢!

  胡:谢谢!

  主持人:听众朋友,今天的节目到这就结束了。主持人代表本期节目的编辑李红感谢您的收听.再见!

编辑:景观中国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欢迎投稿:点击这里查看投稿方式及联系方式

微信

最热评论

发布评论

项目对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