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订阅

张正春:圆明园防渗工程暴露出的九大问题

时间:2007-12-21  来源:  编辑:景观中国  浏览:5115次
水是圆明园的命脉,防渗工程以“节水”的名义割断了圆明园的命脉,这将导致圆明园的生态灾难…可惜,浩大的防渗工程把这些精美巧妙的设计统统破坏了,如此“保护”圆明园,岂不可惜,岂不可惜!对于中国古典园林,对于中国传统文化,我们研究得很不够,许多人都有认识不清的问题…“节水”对于现代城市发展非常必要,只有在生活用水和工业农业生产用水方面采取节水措施才是切实有效的正确方法,对于生态用水和园林景观
张正春:圆明园防渗工程暴露出的九大问题

1、生态环保的问题

  生态问题是圆明园防渗工程中出现的一个最直接的问题。圆明园防渗工程把圆明园的水孤立了起来,活水变成了死水,这就使2100多亩的湖塘系统丧失了她正常的生态功能。“防渗膜”把山水之间、水陆之间的自然联系彻底割断,把圆明园的整体生态系统分割成完全没有关系的两个部分,圆明园成为一个表面一片汪洋实际上完全失水的状态,如此下去将给圆明园造成灾难性后果。没有水的生态系统是必然要退化衰败的,失去了“整体性”结构的圆明园生态系统就会出现功能性崩溃,圆明园生态系统的功能失调不可避免。水是圆明园的命脉,防渗工程以“节水”的名义割断了圆明园的命脉,这将导致圆明园的生态灾难。

  从生态学的角度讲,在山水之间的水陆交接面,是一个最具活力、最富有生物多样性的生态结构,古代的圆明园中精心推敲、着意安排的“驳岸”既是杰出的园林艺术品,又是一个非常优秀的生态工程,这种“驳岸”是一种土石相间、互相交错、低平“贴水”的理想生态景观,它是湖水生态系统和陆地生态系统之间的有机联系,是各种生物(特别是适合于湿地生态系统生长的植物及其许多昆虫和鸟类)聚集的栖息地。如今,整修过后的水泥石墙、砖墙(虽然外层堆的是石头)当然具有非常好的防渗功能,但是一个极其重要的生态链因此断裂了,这会导致一系列连锁反应,许多生态问题将接踵而至。湿地生态系统的功能丧失了,调节、稳定、涵养、减灾、蓄水防洪的功能都没有了,具有生态效应的水资源变成了单纯的物理意义上的水,防渗工程对待水的态度是错误的。

  北京市缺水的问题需要解决,这里就有一个正本清源、开源节流的问题。“节水”对于现代城市发展非常必要,只有在生活用水和工业、农业生产用水方面采取节水措施才是切实有效的正确方法,对于生态用水和园林景观用水采取节水的措施不但没有意义,反而非常有害。海淀区位于北京市的水源上游地区,圆明园一带的生态水对于北京市的生态安全具有重要意义。因此,如果要节水,也只有开源治本才是治水良方。况且,“万园之园”区区几百万立方米的用水对于北京市三十多亿立方米的用水而言是微不足道的,用防渗工程这一“节水”措施,为了区区几百万的水费而毁掉圆明园的生态命脉和艺术灵魂,这不是因小失大吗?

  从生态学的角度来看,圆明园防渗工程是一个饮鸩止渴的办法,断不可行。

  2、文物保护的问题

  圆明园是中国古代顶级皇家园林,是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圆明园的特殊历史和特殊地位使它拥有了极其丰富的历史文化内涵和极大的科学研究价值。在圆明园5250亩的范围内,分布着丰富的历史文物和文化遗址,包括大量的古代建筑遗址和古代园林工程遗址,文物分布密度之大、情况之复杂是难以想象的。圆明园浓缩了300年的历史文化信息,继承了五千年中国古代的园林传统,圆明园的科学价值是不可估量的。因此,在圆明园的施工活动必须万分谨慎,施工之前以及施工过程中必须有充分和详细的文物考古(包括文物的挖掘调查、登记和研究)为保障,否则将会造成不可避免的严重的文物破坏。

  这次圆明园的防渗工程是怎样进行的呢?我在圆明园的考察中了解到,这个极其浩大的防渗工程并没有相应的文物保护措施,“防渗工程”没有经过文物专家深入细致的文物调查,没有对施工过程中发现的大量文物进行认真的研究登记,而是被施工队轻率地简单化地处理了,那些无比珍贵的历史文物或者被随意地抛弃在湖边,或者被巨型挖掘机碾碎掩埋,甚至于当作垃圾被清除出圆明园(据海淀区副区长于军在5月24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讲,这次“保护整治”共清除垃圾18万立方米,挖湖堆山12万立方米),根据我们在垃圾堆中发现的文物以及在路边所看到的那些压碎废弃的文物来看,这次整治工程中破坏的文物可能是非常严重的。由于资金雄厚、设备先进、工程进度快,工程队的民工并没有文物保护意识,对于圆明园的文物破坏是极其严重的,这次文物破坏是用现代化机械化的手段造成的彻底的大规模的破坏,造成了无法计算的损失。

  奇怪的是,这个“保护圆明园遗址”的防渗工程是如此名正言顺地把整个圆明园“开膛破肚”,而我们的园林专家和文物专家却浑然不知,在“保护”的名义掩护之下,如此惊人的破坏工程就这样轻而易举的发生了。

  圆明园是一个巨大的人造山水园林,是中国古代伟大的生态工程,是中国古代山水艺术的顶峰和山水文化的杰作,是中国古代文明的优秀代表,是中国历史文化的重要一章。圆明园虽然历经劫难,然而圆明园的山形水系基本完整,圆明园的道路、驳岸、桥梁和建筑遗址是一个极其丰富的文化遗存,圆明园的艺术审美价值、科学研究价值和历史文化价值是其他任何园林所无与伦比的。这次防渗工程对于圆明园遗址的文物破坏是彻底性的,对于圆明园的古典山水园林艺术风格的破坏是结构性的。几万米的古代驳岸不复存在了,许多古代的道路遗址、桥梁遗址和建筑遗址被破坏或者掩埋了,无数珍贵的文物被摧毁了。

  这是不可饶恕的犯罪行为,必须立即制止并设法予以补救。

3、重新认识圆明园的问题

  必须注意的一个问题是,圆明园作为“遗址公园”长期被误解和遗忘,她几乎被我们有意无意地彻底“遗弃”了。自1860年英法联军焚毁,特别是在1900年八国联军祸害之后,圆明园就被彻底废弃了,多少悲苦,无人问津。百年沧桑,千秋大辱,圆明园历经劫难,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

  1983年定位为“圆明园遗址公园”以后,圆明园虽然得到了乡政府的“保护”,然而“皇家园林”的地位和“万园之园”的尊严并没有得到体现,圆明园这个昔日的“尊贵皇后”几乎成为下嫁的“村妇”,由北京市海淀区政府下面的一个管理处负责保护整修,而管理处的现任主任此前是海淀区的一个乡党委书记。卑微的地位和贫穷的状况几乎成了圆明园无法摆脱的“苦命”,于是,“养家糊口”(1700人口)、“节约水费”(几百万元)就成了“大问题”,这就必然导致了今天圆明园悲剧的发生。今天,我们痛定思痛,不得不正视圆明园的悲惨处境。(特此说明:我这里的说法并非特指具体哪一个人。虽然圆明园管委会主任李景奇现在已经不是“乡党委书记”了,然而,他的“乡党委书记”的背景正好说明了圆明园的级别待遇,不管李景奇先生的水平是否有进修和提高,圆明园的政治待遇和行政级别与圆明园的历史地位和文化内涵是非常不相称的。李景奇先生可能是一个优秀的“乡党委书记”,因此,他被直接任命为圆明园的管委会主任。然而,对于圆明园来说,管理和保护的责任太重、难度太大,李先生显然是不能够胜任的。景奇先生,请不要见怪,我的话是针对圆明园讲的)。

  2005年的春天,一个突如其来的“圆明园事件”终于使圆明园的“定位”问题成为“天下大事”,引起了各界人士的强烈关注,圆明园该有一个恰当的地位了。

  给圆明园“定位”并不是一件容易事。就“价值定位”而言,圆明园是“无价之宝”,这似乎毫无疑问。实际情况又如何呢?想一想我们每一个人眼中的圆明园,她是一种怎样的形象啊!对于绝大部分普通人而言,特别是对于没有来过圆明园的人来讲,位于“长春园”角落的那几处“残柱断壁”就是圆明园的全部!“圆明园被烧了”、“圆明园被毁了”,圆明园就是一个纪念碑和“耻辱柱”,一个“圆明园遗址”,除了“爱国主义教育”的价值,圆明园似乎就没有什么其它的价值了。当各国来宾和四方游客来到圆明园,对于5250亩的圆明园是“视若无睹”的,只要看完那东北角几百亩地上的几根残柱,留下一些伤感,就扬长而去了!于是,圆明园被无情地“遗弃”了。

  这是一种很大的偏见,要知道,圆明园中长春园角落中的“西洋楼”遗址只是圆明园的一小部分,她只是圆明园巨大而优美的身体上的一个小“伤疤”,并非圆明园的主体,其余5000多亩的广大山川草木才是圆明园这座“中国古典山水园林”的重要主体,有多少人全面完整地了解过圆明园呢?

  已故的上海同济大学的陈从周先生可以说是中国近代最懂中国古典园林的学者。陈先生讲:“山林之美,贵于自然,自然者存真而已。建筑物起“点景”作用,其与园林似有所别,所谓锦上添花,花终不能压锦也。“”(《翁说园》P.33)。圆明园也是如此。一般人都认为圆明园的价值是那些古代建筑,自焚毁之后,圆明园就没有价值了,如果有价值的话,就只能是“遗址”的教育价值。这是一个非常错误的看法,至少是一个非常不全面的看法。圆明园的主体仍然是她的山形水系,“万园之园”的骨架依旧基本完整,并没有被焚毁,在圆明园的“千山万水”之中,蕴藏着中国古典山水园林的无数精华,她的科学研究价值和艺术审美价值都是不可估量的。

  圆明园是中国古代文明的巨大成就,是中国古代的“人造山水”,是中国古代的一项浩大的生态工程,其规模和意义不亚于埃及的“金字塔”,其技术成就和艺术眼光是举世无双的。圆明园首先是中国古代山水园林,在“巧夺天工”、“再造乾坤”的思想指导下,实现了“虽有人作,宛若天成”的“天人合一”的美学境界。

  当我们置身于“圆明园”、“绮春园”、“长春园”的万水千山之中,从“海岳开襟”到“蓬岛瑶台”,从“天然图画”到“杏花春馆”,从“方壶胜境”到“三潭影月”,从“泽兰堂”到“狮子林”,从“福海”而上“昆仑”(“紫碧山房”),一路上山重水复、移步换景,山光水色、百态千姿,草木葱茏、烟树迷离。至于“上下天光”、“坦坦荡荡”、“坐石临流”、“慈云普护”、“山高水长”、“万方安和”、“淡泊宁静”、“茹古涵今”、“接秀山房”、“平湖秋月”、“廓然大公”、“别有洞天”……身临其境,触景生情,流连忘返,意味深长。或在盛夏隆冬,或在暮春深秋,只要宽心放怀,就能欣赏到圆明园的无穷之美。

  在圆明园,无论你到哪里,只见群山连绵起伏,在树木掩映之下若隐若现,极具朦胧含蓄之美;或见湖海池塘一片汪洋,波光粼粼,仪态万方,时有野鸭嬉戏,时有孤鹜飞翔,花开树上、鱼游水中,草丛石岸,一派天然,这就是圆明园,一个永远目不暇接、美不胜收的圆明园!这是圆明园永远不可磨灭的山水本色,是中国古典山水园林所特有的神韵和意态。

  圆明园之大,圆明园之美,她是烧不掉的,也是毁不完的,圆明园的风采和意境是永恒的。当然,圆明园是饱经沧桑的,历经劫难、饱受屈辱,她承载着国家之痛、民族之耻。圆明园是一个历史见证,300年间,她见证了中华大清帝国盛极而衰的历史变迁,她目睹了无数的悲欢离合,圆明园曾经富甲天下而拥有至尊之上的荣誉,也曾经荒芜凋敝而败落穷途,她经受了荣辱得失的巨大考验,风霜雨雪,世态炎凉,铸就了圆明园的一种特殊的历史文化性格,她同样拥有一种悲壮和凄婉之美。圆明园的美是极其丰富的,山水之美与建筑之美、含蓄隐逸之美和幽静淡泊之美、古朴典雅之美与苍古超然之美,有雄奇壮观之美,有悲凉凄婉之美,因此,圆明园的美学价值是多方面的。

  一个必须回答的问题是,众多美学特征如何统一起来以及以哪一种美学特征为主。完整美与残缺美可以统一起来吗?秀雅古典之美与悲壮凄婉之美可以统一起来吗?华贵之美与荒凉之美可以统一起来吗?这涉及到圆明园以什么为主体定位的大问题,也涉及到圆明园能不能复建以及圆明园究竟如何保护的大问题。

  陈从周先生曾经说:“荒园非不可游,残篇非不可看,要知佳者虽零锦碎玉亦是珍品,犹能予人留恋,存其真耳。龚自珍诗云:未济终焉心缥缈,万事都从缺陷好;吟到夕阳山外山,世间难免余情绕。造园亦必通此消息。”(见《梓翁说园》,北京出版社,2004年版)。从周先生可以说是深得中国传统文化精髓的造园大师,他的这一席话对于我们思考圆明园的问题十分恰当。中国传统文化以道家思想为根源、以儒家思想为主干,“道法自然”、“中和为贵”的思想是中国文化的基本特征,中国古典园林也具有这个特征。

  让我们考察一下圆明园昔日的辉煌,她所具有的无穷的魅力究竟在哪里呢?盛时的“正大光明”和“勤政亲贤”一定是金碧辉煌、豪华无比的,然而“多稼如云”、“鱼跃鸢飞”以及“洞天深处”、“天然图画”则是另一幅景象,这说明圆明园的美学景观体现了中国古典美学对立统一、阴阳合和的艺术特色。把矛盾冲突和谐统一正是中国传统园林的特长,我们完全可以相信,历史上圆明园有“茹古涵今”的景点和意境、有“中西合璧”的智慧(西洋楼),将来的圆明园一定可以巧妙地融古今为一炉。

  有人欣赏圆明园的苍古和荒凉,因此反对恢复修建圆明园的景观,孰不知“苍古”和“荒凉”正是中国古典山水园林的“真味”,几棵古松、一丛修竹,正是中国古典园林的美妙境界,虽有华贵壮丽之宫殿,亦无妨素雅清幽之景致;有高山之雄壮、大海之广阔,亦有小桥之流水、亭台之临风;有牡丹之国色,有兰花之幽香,花映日、荷塘月色,各具其美,并且相辅相成、相得益彰,互相并不排斥。只要规划得当,合理分区,有效处理各种园林要素,巧妙地利用各种空间,这样,非但不会造成矛盾,反而会达到和谐统一,甚至于做到“天衣无缝”的境界,这是中国古典园林固有的设计思想和技术特长。

  中国古典山水园林景观的艺术风格的问题。这是一个需要高度重视的问题,这次圆明园的整治工程(防渗工程)严重破坏了圆明园的古典园林风格,把中国古典园林的建筑要素“推翻”、“铲除”(尤以“驳岸”为最),代之以西方式现代化的防渗工程,那些防渗堤坝、水泥路面和西方园林化的草坪以及现代植树造林方法,对圆明园来说是极其严重地破坏,可惜圆明园管理委员会以及施工单位并不认识这个重要问题。

  中国古典山水园林的价值就在于它独特的园林艺术风格,一山一水,一草一木,铺路建桥、堆石造境,都是极其关键的,水口、驳岸决不可任意处理,因此,在圆明园五千多亩的范围内,所有山水、草木、湖石均为极其重要的文物,千万不可草率处理。然而,我们常常听到圆明园管委会说:“这些东西是不是文物,尚待专家认可”。我在101中学校园就见到了被建筑单位清除出来的精美的巨大的圆明园中的“景观石”,他们不会认为这是“文物”。陈从周说:“中国古代园林中,要有佳峰珍石,方称得名园”。“立峰”、“佳石”往往会赋予园林一特殊的韵味,静观会因此增色,“使园林生色不少”(陈从周)。

  圆明园中有大量珍贵的景观用石,他们的位置和姿势都是古代园林艺术家精心安排的,可是在这次防渗工程中却被当作无用之物随意处置,这是多么可惜的事啊。在“福海”的东北角,长春园的西部,具体就在“方壶胜境”遗址的西侧,有一处基本完好的著名景观,叫做“三潭印月”,它是参照杭州西湖的“三潭印月”的意境而设计的,规划得非常巧妙,设计的极其精美,体现了中国古典山水园林的意境,是圆明园的精华之一。但是,我们现在去看,防渗工程把它改造的面目全非了,一道防渗墙横挡在山石洞穴的前面,大煞风景,真是太遗憾了。正如陈从周先生所说,中国古典园林设计犹如“填词作画”,词有“过片”之说、诗有“联”、“粘”之法、画有“补笔接气”之讲究,这是中国古典美学艺术对于“转折”和“过渡”的处理,极其重要,它对于古典园林景观的整体特征和独特神韵具有不可缺少的作用。在圆明园内,无数“转折点”和“过渡区”正是及其关键的“细节”,处理恰当就会做到“调和”、“含蓄”、“气势连贯”,这样才能使园林成为一个“整体”而有“神韵”,是观赏者感到“气势完整、韵味隽永”(陈从周)。可惜,浩大的防渗工程把这些精美巧妙的设计统统破坏了,如此“保护”圆明园,岂不可惜,岂不可惜!

  对于中国古典园林,对于中国传统文化,我们研究得很不够,许多人都有认识不清的问题。如果我们不重视这个问题,继续用错误的办法“保护”和“整治”,在不久的将来,中国古典园林风格就会被“整治”殆尽,在“保护”的名义下造成不可挽回的破坏。圆明园是中国古典山水园林,对她的“保护”、“整治”和“重建”都必须遵照古典山水园林的设计原理。

  4、关于圆明园的“整治”与“复建”

  这是一个充满争议的问题,必须有一个明确的看法,否则,长期处于意见的分歧中,议论纷纷,议而不决,反而影响了大是大非的判断。我同意北京市城市规划设计院所作的《圆明园遗址公园规划》关于“整修”和“复建”的基本设想,问题是如何“整修”和“复建”?

  首先,圆明园的“整治”与“复建”决不能以破坏生态环境和破坏文物为代价,这是毋庸置疑的。我们反对“防渗工程”是因为它严重破坏了生态环境和历史文物,这是不争的事实。如果拿“整治不整治”和“复建不复建”这个问题来掩盖圆明园管委会的“防渗工程”所造成的违法乱纪问题,这样就会把“圆明园事件”的责任全部推托到专家的争论上,这是一种非常狡猾的逻辑,必须警惕。

  如何保护圆明园以及如何“整治”才能保持和恢复圆明园的“园林价值”,著名的园林家陈从周先生有一个精彩的论述:“今经营风景区园事者,破坏真山,乱堆假山,堵却清流,另置喷泉,抛却天然而好作伪。大好泉石,随意改观。”(见陈从周《梓翁说园》P.33)。“名山筑路,千万慎重,如经破坏,景物一去不复返矣。”“泉者,山眼也。今若干著名风景地,泉眼已破,终难再活。”(《梓翁说园》P.28)。“池馆已随人意改,遗篇犹逐水东流,满盈清泪上高楼。”这是陈从周先生针对园林被破坏的情景而写的词句,他批评许多公园“整修前人园林,每多不明立意。”(《梓翁说园》P.24)。“近时名胜园林,不修则已,一修便过了头。苏州拙政园水池驳岸,本土石相错,如今无寸土可见,宛若满口金牙。无锡寄畅园八音涧失调,顿逊前观,可不慎乎?可不慎乎?”(《梓翁说园》P.19)。“造园困难,管园亦不易,一个好的园林管理者,他不但要考察园的历史,更要知道园的艺术特征,等于一个优秀的护士对病人作周密细致的了解。尤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更不能鲁莽从事,非经文物主管单位同意,须照原样修复,不得擅自更改,否则不但破坏园林风格,且有损文物……”。(《梓翁说园》P.9)

  陈从周先生所批评的这些现象在圆明园的“整治”过程中是普遍存在的。圆明园的湖底有大量“泉眼”,圆明园的驳岸和道路系统是中国古代优秀的文化工程,无数的“山洞”、“水口”、“桥梁”、“亭台”遗址都被无情地毁掉了。“中国园林妙在含蓄,一山一石耐人寻味。”(P.4)园林整修最然是土工活,“但是运用上却细致而非推敲,小至一树的修剪,片石的移动,都要影响风景的构图。真是一枝之差,全园败景。”(《梓翁说园》P.9)。这次圆明园的“整治工程”和“防渗工程”就是非常轻率的,它极其粗暴地破坏了圆明园的古典园林风格和大量珍贵文物。

  其次,关于“保护遗址”和圆明园的复建问题。圆明园是历经劫难的“遗址”,需要倍加珍惜和保护,这一点也是毋庸置疑的。但是,圆明园的“遗址”有五千多亩广大的面积,如何真正做到有效保护和有效利用,这可不是一件小事。目前大家比较熟悉、也是绝大多数游客唯一感兴趣的“遗址”是位于长春园东北角的“西洋楼遗址”,那只是圆明园中非常小的一部分,但是它是一个形象教材,是一个非常形象的国耻纪念碑,应该而且必须完整地保持原样,发挥它的教育启发作用。然而其与广大的部分则是具有中国特色的中国古典山水园林,其山水价值和园林价值是一份极其宝贵的文化遗产, 如果对这些山形水系不予以整修和维护,任其剥蚀坍塌,任其荒芜,以至于游客无法游览,景观日益损毁,这不是保护的本意。

  我主张圆明园进行“整修”和“恢复”,但是必须进行全面而详细的文物调查和考古研究,必须对五千多亩的圆明园拿出一个像样的整体规划和远景发展规划,对于圆明园五千多亩面积应该区分对待,哪些地方重点保护,哪些地方要严格保持原样不动,没有充分的准备,绝不可以轻举妄动。

  关于圆明园的“复建”以及复建的面积,历来存在严重的争论。北京市政府所批准的规划内同意恢复原有建筑面积的百分之十。我认为,“西洋楼遗址”应该完全保持原貌,这里有足够大的地方和足够多的文物,充分体现圆明园的历史沧桑和曾经遭到的破坏,作为凭吊历史的遗址和作为国耻纪念的遗址是完全必要的。除了“西洋楼遗址”,其余广大的面积上的各种“遗址”应该区别对待。例如长春园的“泽兰堂”和“狮子林”就有很大的不同,“狮子林”上有残桥三座,应该保持原貌,但是,周围的碑刻、叠石应该整修恢复,没有必要任其塌陷损毁。现存的三块石碑均为乾隆御笔,极其珍贵,应该妥善保护,而不是把它遗弃在风雨尘土中任人踩踏破坏。“泽兰堂”已经没有可辨的建筑物,但是叠石堆山的艺术景观保持了基本的形态,应该设法全部恢复,以资观览。其余各处,只要条件容许,资金落实,研究工作仔细充分,我看能够恢复多少就可以恢复多少(试问:恢复十分之一与恢复十分之三有什么区别吗?),只要做到文物保护,尊重中国古典园林风格,严格按照圆明园的设计原理进行施工,保证质量和水平,这并不影响圆明园在“西洋楼遗址”形成的国耻纪念地的作用,反而会加强这种作用。

  圆明园的恢复应该逐步进行,严格地保证质量。我听说“含经堂”遗址的修复就出现了质量问题,这恐怕要引起注意。如果我们没有充分的科学研究、精心准备和质量保证,一切“保护”和“复建”都只能是加重文物破坏。毫无疑问,圆明园的“复建”工作要从长计议,不可操之过急。

  我之所以主张恢复大部分圆明园的建筑,有三个主要的理由——

  一、圆明园作为“遗址公园”只发挥了几百亩(西洋楼遗址及其附近区域)的作用,也就是说,圆明园的十分之九几乎是“遗弃”的,没有游客参观,没有发挥作用,任其自然损坏,这是非常可惜的。我们在圆明园的大部分地区看到的是没有任何保护措施的文物和文物遗址,如果任其损毁,“保护遗址”和“爱国教育”就是一句空话,如果用恢复的办法有效保护原来的文物和文物遗址,这是两全其美的办法,为什么不可行呢?

  二、中国古典山水园林是一个有机整体,山水、草木、建筑是一个和谐的密不可分的统一整体,只有山水,而无草木和建筑,就不能够体现中国古典园林的意境。我们保护圆明园,就要保护作为中国古典山水园林性质的圆明园,包括保护园林遗址和园林风格,恢复的办法正是真正有效保护遗址的办法。如果对圆明园不进行恢复重建,圆明园这座古典山水园林将会彻底消亡,那些散落的文物和文物遗址也会逐渐破坏殆尽,这是我们不愿意看到的。

  三、中国传统文化所以千古不朽,是世界上唯一的连续发展的文明,原因就在于“屡毁屡建”,不断地获得新生,园林建设更是如此。如果没有恢复重建的努力,万里长城、岳阳楼、黄鹤楼以及故宫和天坛可能早就颓废的无影无踪了,我们又如何进行历史凭吊呢?所以,保护文物应该是积极保护而非消极保护,消极保护是不会长久的。

  圆明园是中华帝国鼎盛时期的产物,它是当时中国最大的珍稀植物园和珍奇动物园,它也是当时最大的图书馆的博物馆,也是当时最大的展览馆和博览会,政治、经济、文化、艺术、宗教,无所不包,面积之广、规模之大、风景之美,无与伦比。现在,虽然历经劫难、屡遭破坏,然而基础尚在、风韵依旧,气象盛大、神采依然,我们不应该牺牲她的巨大的艺术价值。今天,中华再度崛起,圆明园历经荣辱兴衰,她将再次见证中华盛世。圆明园可能注定要承担起一个伟大的历史使命。也许,将来的圆明园会真正成为中国文化的缩影和中国历史的缩影。明智的方法,圆满的结局,圆明园将永远是无与伦比的“万园之园”。

 5、关于圆明园的管理体制和管理方式的问题

  早在2002年中国林业出版社出版的《圆明园遗址的保护和利用》一书中法国人就已经指出了这个问题,“在对立法的尊重问题之外,圆明园同样承受管理问题困扰。他被列入国家级保护单位(在中国是最高级别),却由区级(低级别)管理。给圆明园的特殊预算是由海淀区提供给予的。这里存在一个应该解决的反常现象。”(《圆明园遗址的保护和利用》,P.125)。

  “圆明园到底该谁管”,这个问题已经被许多学者所反复提到。管理体制不顺,必然导致管理方式错误,观念不到位,认识不到位,管理不到位,决策失误,后患无穷。对于圆明园来说,高级别、高水平的管理是保证圆明园得到妥善保护的关键,如果目前的状况不改变,圆明园的级别太低,管理人员的素质太差,无论什么专家,无论什么意见,无论公众参与和舆论监督,对于圆明园都是“鞭长莫及”,人们眼看着圆明园日益严重的破坏,一切批评和呼吁都只是“隔靴搔痒”,无济于事,我们只能“望园兴叹”,无可奈何。

  当务之急,要想保住圆明园,就必须理顺圆明园的管理体制,改善圆明园的领导机构,只有这样才有希望提高圆明园的管理水平。值得注意的是,在很早以前,讨论《圆明园遗址的保护规划》时就提出了“圆明园应该由北京市直隶”的意见,为什么就没有做到呢?我们呼吁国家和北京市立即采取有效措施,这个问题不能再拖了,否则就太晚了!有关方面应该对圆明园负责,对国家利益负责。

  管理体制解决之后,就是管理方式问题。如何对待中国历史文化遗产,这又一个必须提高认识的大问题。由于中国古代文化博大精深,一般人、一般领导和一般专家很难准确把握,这就要求依靠一个高水平的专家集团和学者队伍。我建议在圆明园设立正式的国家级研究机构,重新审定圆明园的规划,认真负责地研究圆明园的保护、整治、复建的一系列问题。现在看来,过去的规划也有很大的局限性,有历史局限和地区局限,现在应该从新的历史高度,以发展的眼光,提高认识,修订和完善规划。

  6、监管督查不到位的问题

  这次圆明园防渗工程是无意中发现的,这就暴露出一个问题:至少北京市有关部门有督查不到位的问题,对于如此严重的后果,必须追究有关部门失职的责任。自“圆明园事件”以来,圆明园得到了全国上下的普遍关注,然而,圆明园的问题却始终没有得到有关上级部门的重视。国家文物局和北京市文物局好像无动于衷,这是令人费解的。

  20多年以来,参与圆明园的保护、负责圆明园的规划的专家学者是不少的,制定圆明园的保护和发展规划的研究人员也有一批人,他们所制定的《圆明园遗址的保护规划》应该是好的,制定的许多方针政策都是很好的,但是这一次的“防渗工程”却严重违背了《规划》的基本要求,他们究竟能够起到什么作用呢?这次圆明园事件把许多问题暴露了,我们国家的生态环保和文物保护存在着十分严重的问题,现在到了该重视的时候了!

  《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通过于1982年11月19日。时至今日,我们国家的文物保护状况却并不乐观。国家各级文物保护部门有执法不严的普遍现象,许多时候《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形同虚设,甚至于文物保护部门执法犯法,个别时候、个别部门还有监守自盗的现象,这是一个极其严重的问题。由于各种原因,首先是经济原因,各级文物局和各级文物保护单位的管委会没有尽到保护文物的职责。

  在圆明园,在“圆明园事件”中,国家文物局和北京市文物局都有失职行为,特别是北京市文物局,他们不但没有监管和督察的责任,反而为圆明园管委会破坏文物的严重错误进行辩护,这是不能理解的。面对如此浩大的圆明园防渗工程、如此严重的文物破坏,舆论反复曝光,公众强烈呼吁,国家文物局为什么还要保持沉默呢?

  7、保护与发展的问题

  所谓保护与发展的问题就是和谐稳定与持续发展的问题。保护和发展的关系是当今中国所面临的最严重的问题,如果不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就不能够得到顺利发展(或曰“可持续发展”)。发展与保护要并重,这才能和谐发展,这是建立和谐社会的必然要求。国家的自然遗产和文化遗产是国家和人民生存发展的基础,我们的生态环境和历史文物已经遭到了普遍的严重破坏,现在已经有了严重的后果,已经严重限制了发展经济的速度和质量。现在我们可以说,发展是硬道理,保护更是硬道理,没有保护就没有发展,甚至有可能最终断送我们已经取得的发展成果。

  解决保护与发展的关系并不容易。如何抑制盲目发展进行有效保护,这需要社会各界的艰苦努力,任何人、任何部门单方面是无能为力的。这次圆明园事件启发我们,公众参与、舆论监督与专家讨论和政府主导的问题是非常重要的,也是缺一不可的。现代社会的良好运行,保证政府决策的民主化和科学化,舆论监督和公众参与是非常必要的。只有在各种意见的广泛讨论和认真的科学研究的基础上,充分发挥各种媒体的作用,公众参与和舆论监督才能得到真正体现。由于主客观的原因,发展的愿望和发展的力量总要比保护的愿望和力量强,只有充分发挥媒体的作用、真正实现舆论监督的作用,保护的力量才能得到增强,只有这样才能做到真正的保护。

  实践证明,有了好的法律和法规并不够,涉及到生态环境保护和历史文物保护的法律法规的落实是极其困难的,也是相当复杂和艰巨的,没有充分的公众参与和舆论监督,只靠有关主管部门的监管往往是很不够的。生态环境的保护和历史文物的保护要求全民自觉地共同努力才能够真正落实,它涉及到社会的各个方面,也只有公众的广泛参与和共同保护才能够做到有效保护,环境保护意识和文物保护意识成为公众意识,自觉保护与和谐发展就会成为一种社会行动,这是一个极其重要的问题,应该得到足够的重视。保护需要广泛的宣传教育和社会动员,这就需要各种媒体的大力支持,因此,舆论监督和舆论宣传是非常重要的。

  8、圆明园对于北京的重大意义

  圆明园对于北京的意义是什么?要认识这个问题并不容易。首先,圆明园在历史上具有极其重要的地位和作用。在“康乾盛世”,北京的“帝都”规划是一个“双城结构”:一个是以“故宫”(大内)为中心的“冬宫”,一个是以“圆明园”为中心的“夏宫”,皇帝在一年时间的春、夏、秋三个季节都在“圆明园”,皇宫的大部分活动均在圆明园举行。“帝都”的两个中心城形成了非常有趣的对称结构和互补形象:“故宫”的儒家风范与“圆明园”的道家风貌,儒道互补,相得益彰。这样的城市布局使北京形成了一种特殊风格:“冬宫”和“夏宫”遥相呼应、相映成趣,体现了宽容、大度、丰富,气势恢宏,规模空前。这种格局使北京的城市功能多样化,具备了更大的发展潜力和城市活力。北京在历史上形成的这种格局及其重要,可惜在1860年“圆明园”被焚毁之后就彻底破坏了这一格局。

  今天,北京作为中国的首都将担负起“中华腾飞”和“中华民族崛起”的历史使命,作为未来的全球性、国际化的大都市,北京的未来规划将会是一个怎样的格局呢?我看,应该认真研究一下历史上的情况,“温故而知新”,北京将来的发展仍然要借鉴历史经验,发挥海淀的潜力。这样,圆明园就不可避免地再一次进入到我们的视野。

  未来中国的前景不可限量。作为中国的首都,应该注意什么问题呢?首先是首都的发展规划,她关系到国家形象,必将承担起“世界大都”的历史使命,作为世界一流的国际化大都市,北京要站在历史发展的高度和全球发展的高度来进行超前规划。这是一个关系到中国未来发展的大事,不可等闲视之!改革开放以来,北京的“中关村”和“亚运村”已经形成了发展的“亮点”,这是一个信号,它提醒我们注意北京市的未来发展方向。毫无疑问,“圆明园”又一次来到北京市的发展中心,这难道是偶然的吗?这或许是一种历史命运吧!

  现在看来,此前的《圆明园遗址的保护规划》已经暴露出很大的局限性,该对它进行彻底的修订了,该是重新认识圆明园的价值的时候了!该是发挥圆明园的作用的时候了!就我目前的浅见,圆明园除了长春园的“西洋楼遗址”和其他少数几个地方应该保持遗址状态,维持历史遗迹的原貌,保持悲壮惨烈的气氛,建成历史凭吊和爱国教育的文化胜地,当然,这也需要精心规划。(这是目前圆明园的实际状况,然而保护得并不好)。在圆明园的其它大部分地方,有必要在保护旧址的基础上全面恢复往日的盛况,这样,与“西洋楼遗址”相对比,更能够起到唤醒民族爱国心,更直接地揭露帝国主义的战争罪行,同时也让全世界能够更好地认识中国古典山水园林的艺术成就和科学价值,这样也将会把“圆明园遗址”真正妥善地永久地保护起来。

  实际上,目前的圆明园遗址的实际保护状况令人担忧,大多数的遗址以及散布在遗址和遗址周围的不计其数的珍贵文物被抛弃在荒野之中,风吹日晒、雨打霜冻,加之人为的不断破坏,践踏、磨损、偷盗等现象无法得到有效制止。这样的“遗址保护”最终将彻底破坏圆明园的遗址和文物,那种“遗址要保持现状”的看法是天真的和不负责任的。看看目前“保护”的最好的“西洋楼遗址”,那里的破坏日复一日,宝贵文物任人踩踏、涂抹,毫无珍惜的味道。“圆明园遗址”太大了,那是因为她的壮观、广大和无比辉煌,她的历史文化内涵及其丰富,这就使保护的工作出现了不可想象的难度,消极保护实际上会导致彻底破坏的严重后果。这是一个极其严重的问题,应该引起有关方面的高度重视。积极主动的保护措施只有一个,那就是全面修复圆明园(西洋楼遗址等个别地方是个例外),唯有这样的工作才能够真正妥善保护圆明园,这也是真正有效的唯一选择。也许,圆明园会和中华民族一起复兴,这是一个值得研究的选择。

  中华文明所以能够千秋不朽,是世界上唯一连续传承的古代文明,这个特殊的文明保持生生不息的“生命力”就是“屡毁屡建”!这就是中国古代文明的客观情况,也是中华文明的独特之处。圆明园和故宫是北京市的两颗明珠,她是北京的两只眼睛,她是考察历史和展望未来的两只眼睛,缺一不可。故宫以及它周围的“天坛”、“地坛”、“日坛”、“月坛”、“太庙”(现为北京市劳动人民文化宫)、“社稷坛”(现为中山公园)等景观群体是一个不可分离的景观整体,应该整体保护。圆明园以及圆明园周围的“颐和园”、玉泉山的“静明园”、香山的“静宜园”等等,应该进行整体规划和统一保护。圆明园是中国历史文化的缩影,是中国山水园林的集大成,她集中了无数古代优秀文化的精华,凝聚了无数能工巧匠的智慧和劳动,抛撒了多少中华血泪,我们不应该遗弃她,更不应该破坏它。

  修复和建设圆明园才能真正有效地保护圆明园,否则,圆明园将难免最终彻底破坏的厄运!只要我们明确了这一点,我们就可以看到一个新的希望:一个新的圆明园!一个新旧包容、古今相容的圆明园,那时,圆明园更美,而“西洋楼遗址”将更加悲壮!新的圆明园将会给北京带来新的面目和发展前景,这是非同小可的事情。

  9、“圆明园事件”的现实意义和历史意义。

  中国崛起与中华民族的复兴是全体炎黄子孙的梦想,然而,实现这个梦想需要注意几个问题,尤其要注意生态环境问题和历史文化问题。中国是一个江山如画的神州宝地,也是一个历史悠久的文明胜地。如果在快速崛起和迅猛发展过程中不注意自然生态环境的保护和历史文化环境的保护,普遍而彻底的破坏就会成为不可避免的历史悲剧,我们就会面临严重危险。

  回顾一下美国崛起的历史,我们可以得到一些宝贵的启发。二战以后美国迅速崛起,快速的经济发展造成了严重的环境问题。1962年,美国女生态学家雷切尔.卡森发表了《寂静的春天》,对于崛起中的美国提出了严重的警告,这本书出版以后影响很大。虽然也受到“危言耸听”的指责,然而它的出版发行却极大地提高了美国人的环保意识。1969年,美国成立了“国家环保局”,并且实现了环保立法,要求国会在审批重大建设项目时要提供“环境影响评价报告”。正是《寂静的春天》最终杜绝了DDT在全世界的使用,她提醒了美国,使美国在崛起过程中顺利避免了“寂静的春天”这样的环境悲剧在美国的发生。

  今天,中国正在崛起,速度之快、规模之大,已经远远超过了历史上美国崛起市的情景,我们的环境问题比美国要严重得多,尤其重要的是,与“年轻的美国”所不同的是,中国具有非常悠久的历史文化和极其丰富的古代文明,在迅猛的经济建设面前,脆弱的生态环境和丰富的文化遗产将受到严重的威胁,保护的责任是极其艰巨的。中国的人口众多,中国的国情复杂,以及全球化的挑战,这是当初美国崛起所没有遇到的问题。盲目追求速度的“泰坦尼克”号难免沉没的厄运,怎样保护我们的“中华航母”顺利航行,这是现代中国面对的关系到生死存亡的大事。“圆明园事件”告诉我们,“圆明园防渗工程”就暴露出了挡在“泰坦尼克”前面的“冰山”,只有彻底清除那些白色的“防渗膜”才能避免灾难的发生。我们的“经济航母”已经开得太快了,如果没有“刹车装置”和“安全阀”,后果将不堪设想。“圆明园事件”就给中国的全面崛起安装了一个非常宝贵的“安全阀”,通过“圆明园事件”我们应该保持足够的警惕:保护环境,善待文物,这是“高速经济航母”时刻不能忘记的“刹车装置”。

  这次突如其来的“圆明园事件”是一个非同寻常的历史事件,对于发展到“关键时刻”的中国,她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圆明园的问题是中国当代许多重大问题的一个缩影。“圆明园事件”是一个里程碑,中国从此走向真正的“环保时代”,而“圆明园防渗工程的环评报告”也将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环评报告。我们希望,从此中国能够真正执行环境保护法律法规和文物保护法律法规,那些庄严的法律不再是形同虚设,现在该是这些法律发挥法律效力的时候了。我们热切期待清华大学不负众望,我们希望国家环保总局承担起历史责任,可以说,“圆明园事件”的顺利解决昭示着中华崛起的美好前途。

  在今年年初的“两会”上,胡锦涛主席说:“今年是我国发展的关键时期”。与之相适应,中央提出了“树立科学发展观”和“建设和谐社会”的重要方针。而在“两会”之后发生的“圆明园事件”就成为一个历史转折点,也许,圆明园注定要成为不同寻常的历史见证,这个现象值得深思。1860年,圆明园就成为历史发展的一个转折点,今天,圆明园又来到一个历史发展的重大转折点,这说明什么问题呢?

  圆明园的问题是复杂的,真正彻底地解决圆明园的问题是不容易的,我们的任务非常艰巨,然而,这就是她的意义所在。

项目对接平台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免责声明| 会员服务| 帮助中心|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拉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2005-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1015194号
地址:中国郑州市金水区姚寨路133号金成时代广场9号楼7层706 邮编:450008
联系我们:0371-60925574
欢迎您加入园林苗木行业交流群,群一:150293173 群二:215447311 中国景观网1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