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订阅

人居环境科学与景观学的教育

时间:2013-05-28  来源:  浏览:1350次
环境卑劣视野壅塞造成人的心理不健康…景观的概念从古代形成,沿用至今…人的居住环境中需要有良好的游憩地,使人精神开朗,情绪平衡,工作效率提高,简言之,人的生活需要个美的环境…多年来,中国园林建设并非没有得到重视,工作人员不能谓之不努力,成绩亦可称不小,但学术方向内容设计水平仍有可议论之处…度全国大广场大草地风,滞后于西方多年中国版的“城市美化运动”已受到有识者的批评,城市
人居环境科学与景观学的教育


    1 引言

    园林、游憩的作用,唐代柳宗元说得很有卓见:

    “邑之有观游,或者以为非政,是大不然。夫气烦则虑乱,视壅则志滞。君子必有游息之物,高明之具,使之清宁平夷,恒若有余,然后理达而事成。①”

    这就是说,游览观光之所为人生活的必要。环境卑劣、视野壅塞造成人的心理不健康。人的居住环境中需要有良好的游憩地,使人精神开朗,情绪平衡,工作效率提高,简言之,人的生活需要一个美的环境。

    多年来,中国园林建设并非没有得到重视,工作人员不能谓之不努力,成绩亦可称不小,但学术方向、内容、设计水平仍有可议论之处。一度全国大广场、大草地风,滞后于西方100多年中国版的“城市美化运动”已受到有识者的批评;城市建设数量惊人,而宜人的“公共生活空间”,则为普遍之缺。北京天安门广场建国初就开始经营,国庆10周年大典时,人民大会堂东侧有玫瑰园,历史博物馆柱廊内及两大庭园可供人休息,人民英雄纪念碑南有松林,一度为市民最喜爱和休息的地方;即使在改建为毛主席纪念堂时,建筑物的四周庭园除安放一些小型纪念性群雕外,并拟作为市民瞻仰建筑的休息空间,可惜后来也被围墙封闭了。现在整个广场供人们驻足的地方很少很少,在国庆50周年的改造中,这个问题也在匆匆中被忽略了。

    即使在大学校园内,对人的关怀也未必普遍受到关注。以清华大学主楼前新绿地广场而论,四周树木,中央有喷泉,也有些雕塑之类,可惜这大片草地仅仅为了表现学校建筑群的气魄,人们只能在大四方块外绕行。如能在绿地上移植一些松树,下面放一些座椅,有一些并不宽的斜路从中穿行,这就成了师生们“思考的空间”(placeforreflection或thinkplace),大学校园里更能充满生活和学习的气息。

    此仅举例,作为本文的引子,目的在于说明我们的园林建设在学术上还有很大的待发展空间。

    2 建筑、地景、城市规划融贯发展

    1999年UIA第20次世界建筑师大会通过的《北京宪章》明确提出,建筑、地景、城市规划三位一体,融贯发展[1,2]。经过4年来的思考,进一步注意到:一方面,相当一段时期来,我国建设项目愈大,涵盖范围愈广,每每涉及建筑、地景、城市规划乃至更多方面的专业内容。国际上有些重大的竞赛明确规定只有建筑师、城市规划师、园林设计师联合才能参赛,这是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

    另一方面看,创造性设计需要多学科的融贯。目前项目的开展多是某一专业工作者为主导,其他方面专业配合的工作模式。如果主持设计者(一位或数位)能有多方面的修养,其创意更能高屋建瓴,发人所未发。这也为近年来重大工程设计中优秀的作品所证明。

    建筑、地景和城市规划这3者的共同点:

    (1)目标是共同的,即以人为本,共同创造宜人的聚居环境(简称“人居环境”);

    (2)所谓“宜人”是指除物质环境的舒适外,还包含生态健全,回归自然;

    (3)共同致力于土地利用,充分保护自然资源与文化资源;

    (4)共同建立在科学与艺术创造的基础上;

    (5)共同寄托在工程学的基础上……

    这3者互相交叉,互为渗透,互为补充,综合创新,构成人居环境科学的核心。

    从学术与理论发展来看,建筑、地景、城市规划学科都在展拓:

    ———建筑方面走向“广义建筑学”;

    ———规划方面更走向多学科的融合,涉及科学、技术、人文、艺术等内容;

    ———园林学也不例外,下文将详述。

    三个学科在“展拓”的过程中,都有互相融合与变革的一面。

    三者的学术发展均以方法论的变革为基础,一般而论,从线性思维走向复杂性科学,甚至是开放的复杂巨系统,它有一般的、共同的问题,但针对每一个专业领域的问题还要具体研究。

    3 关于风景园林事业的发展与专业的展拓

    自《北京宪章》、《人居环境科学导论》发表后,不少人问及“地景学”名称问题,文章不拟对此问题作专门讨论,仅将当时选用这一词的原意作些说明。

    景观的概念从古代形成,沿用至今。在西方文艺复兴时代,建筑与园林结合已经难解难分,意大利巴洛克时代,进一步辉煌。1850年后,进入城市化高潮时期,城市发展、社会生活需要推动园林专业的发展,其主要内容是庭园、公共绿地以及城市绿地系统。1900年哈佛大学第一个成立风景园林学专业,以后其他学校相继创设;中国园林专业教育理念主要来自西方,在1951年我国成立园林专业后,竞相从事的内容也大致循此方向。

    今天,园林发展又出现一些新现象:第一,更强的生态意识渗入,以及景观生态学等学科的形成与融入;第二,多学科融贯思想更为明显;第三,地理信息系统方法直接用于园林的规划设计。麦克哈格(McHarg)的《设计结合自然》在园林学发展史上做出卓越的贡献,刘易斯·芒福德(L.Mumford)予以极高的评价;其他如卡尔·斯坦尼兹(C.Steinitz)建立模型等,在方法论上,就笔者的理解,它与城市规划统筹思想模型的运用,并无二致。

    可以说庭园设计、公共绿地设计所追求的环境意境,所依靠的知识、专业技巧与建筑学基本是共通的;所不同的是,风景园林的设计比建筑更多地使用植物材料和地貌等自然物来组织大小不同的空间结构,追求自然景观为主。因此,园林、城市规划需要建筑学的根底,同时建筑学也要求更有园林知识的修养,创造不同尺度的自然与人文景观。

    至于中国传统园林设计,更全然与建筑学密不可分,事实上是建筑学重要的组成部分,此点中国古典园林和中国名山的规划建设更可以说明。经典文献如《园冶》与经典作品如各地名园所示的设计理论、美学思想、技法与建筑、人工和自然景观的追求异曲同工。

    因此,无论从专业理论还是业务领域的提高与发展来说,都必须认识到园林与建筑、规划专业的一致性的方法,越能融会贯通越好,觉悟越早越有利。

    由于园林事业的大发展,园林专业需要展拓。随着城市化的发展,在20世纪80年代笔者曾经提出“从城市概念到区域概念———城市科学与区域科学”[3],同一道理,园林学的发展也应该如此,要从城市绿地展拓到区域生态、区域风景、人文景观,即要探讨“大地景观”(earthscape)(1958年毛泽东提出“大地园林化”,时至今日,仍应珍视其积极意义)。中国名山大川、名胜之地众多,在城市化、旅游事业发展过程中,要积极地、千方百计地予以保护,以免受到破坏;同时,在少为人知的地方也宜审慎开拓,张家界、九寨沟就是例子。最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滇西北“三江并流”列入人类自然遗产,更足以说明。三峡建坝后,并非万事大吉,对整个库区所在地的城市带来了不同破坏,城市与自然形态需要再创造,山水风景之保护、生态环境的整治与改善等是新的特殊课题,应有新的探索,新的开拓;以后这一类巨型公共工程还会很多,吸收三峡库区的经验教训,将使我们在大型建设中更审慎地对待自然。西部水利开发中,更应接受教训,多倾听不同专业的意见。

    借此机会,对园林学的发展谈一些个人意见。一方面,如前所述,“庭园、公共绿地与园林系统”与建筑学、规划学虽技巧各有天地,其理则一;另一方面,不能忽略从城市到区域,从咫尺园林到大地景观,不仅是空间尺度上变化,量变引起质的变化,在规划着眼点、规划内容、规划方法上都引起了重大的变化;其中自然、人文等地理因素是相当关键的,要全新认识自然,回归自然。对园林来说,都江堰是中国古代水利工程与建筑、风景园林综合创造的杰作,是凭借大江大河艺术创造的大手笔,我们可以从中学习很多。江苏常熟是将自然山水(虞山、尚湖与河流的改造)、人文积淀(言子墓等)、城市建设、城市设计融为一体、超越时空的巨大艺术创造(图1),“七溪流水皆通海,十里青山半入城”是多么美的描述。又如桂林山水,笔者曾通过郭熙句“山得水而壮,水得山而媚”,有了更深的理解,笔者更补上“城得山水而灵”(此处“灵”即昔周德清“灵气往来”之谓),这样“山—水—城、人工—自然、诗情画意,结为一体。上述常熟、桂林是中国“设计结合自然”的最佳案例,可叹近来的发展却用一般的建设观念、方式、技术来建设,桂林就丢掉了它特有的山水特色,中国各个地区山水各不相同,风韵各异,不认真欣赏、“研读”、细加体会,就用一般化的方式大干起来,难免流于庸俗,甚至横遭破坏。

    风景园林的设计,需要对自然景观的发现和恰如其分的创造。今天的风景名胜都是千百年来独具慧眼的开拓所为,并经过时间的洗练,而终成精品。这方面可贵的文献很多,故事也很多,即以脍炙人口的柳宗元《永州八记》等来说,他在对永州、柳州等山水的开拓,独具匠心,值得学习。

    第一,寻找未经开拓的“处女地”。

    “日与其徒上高山,入深林,穷回溪,幽泉怪石,无远不到。”

    第二,发现风景。一个好

编辑:吴良镛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欢迎投稿:点击这里查看投稿方式及联系方式

微信

最热评论

发布评论

项目对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