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订阅

海南:老街塔影辉映铺前

时间:2013-03-31  来源:国际旅游岛商报  编辑:  浏览:1159次
骑楼老街侨乡飘荡的南洋风韵因与海府重地隔着道浅海,可泊大船数百只的铺前港很早以前就是舟楫繁忙的重要港口,依港而建的铺前也就顺理成章地成为琼北地区的大繁华商埠…”老先生仰起头,或许是看到记者还有些疑惑,他进步解释说,“这种设计是有意而为,在风水学中,讲究绵弓聚财,胜利老街就是按照这理论而规划…八角形的塔身,明示了建筑的风水功能…”而后来在七星岭上建起的斗柄塔,更让这座“天移北斗下南
海南:老街塔影辉映铺前海南:老街塔影辉映铺前

斗柄塔

斗柄塔

老街骑楼印象

老街骑楼印象

做为文昌最高纬度的市镇,铺前一头连着潮起潮落的海,另一头连着宁静自守的山。得益于海,铺前因港而成市,并在华侨的带动下,迎来了一段舟楫繁忙、商业活络的兴盛时期。铺前背靠的山,是文昌八景之一、被誉为“七星排斗”的七星岭,这里因为有着“天移北斗下南溟”的奇观,历来是游人观光的胜地。

  铺前胜利街的南洋骑楼,还有七星岭上的斗柄塔,就是展示铺前沧桑与美丽的两张名片。

  骑楼老街 侨乡飘荡的南洋风韵

  因与海府重地隔着一道浅海,可泊大船数百只的铺前港很早以前就是舟楫繁忙的重要港口,依港而建的铺前也就顺理成章地成为琼北地区的一大繁华商埠。清代和民国时期,随着“下南洋”的兴起,海南人每年从铺前港闯南洋的人数就高达10万之众。大量的人员与货物由此进出,更成就了铺前经济的空前繁荣。之后,文昌华侨回乡置业的热潮,更让铺前迎来了空前的繁荣。与文昌的其他乡镇一样,这片土地上也凝固着浓厚的南洋情结,所不同的是,铺前华丽大气的骑楼老街,用实物的形式生动展示了侨乡一段难以湮灭的南洋史。

  从海口市演丰镇的曲口码头乘渡船,大约40分钟就抵达铺前港,随着三三两两的人群步出铺前港大门,不多久就进入号称海南第二大骑楼老街的铺前胜利街。抬头仰望两侧虽显破败却风韵犹存的骑楼,“逝者如斯夫”的感慨由心自然而发。那斑驳的墙面、雕花的砖垛和被时光冲刷得只剩下筋骨暴露的扇扇木封板,无一不飘荡着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的岭南地区特有的南洋气场。而镶嵌在廊柱窗檐之中的龙凤松鹤、荷花莲藕、兰竹菊,种种鲜明的中华吉祥元素,让人们看到中西合璧的同时,也体会了华侨怀念故土的审美追求。一幢幢别有风韵的老式骑楼,从那些残存的镂花窗台中,隐约可见主人当年的贵气与辉煌。

  徜徉于铺前老街,虽然不时有骑着电动车的摩登女郎悠悠而过,但这里给人们更多的感受,则是一种宁静古朴的美感。这条曾一度贵客如云的商业街,如今已经萧条,即使仍在营业的商铺,大多数也缺少现代商业的喧嚣。街边的一间理发店,几位老者在店前的廊下懒洋洋地坐享着融融春日的温暖,背已略驼的老师傅在为同辈的顾客修理着头上的边幅,老式“洋剪”吱吱作响的声音,就如一首岁月的老歌旋律,悠悠飘在老街的每一个角落,如梦似幻。靠近港口的一头,渔具店里的女主人在用胶丝扎线结网,门前张望的游客丝毫没有影响到她的专注,“前店后坊”的历史记忆,在这里便有了现实的穿越。

  相比老街店铺的平静,位于街口的“糟粕醋店”却显得有些另类的热闹。做为与铺前马鲛鱼齐名的地方特产,糟粕醋在海南“吃货”一族的圈子里有着很高的美誉。聪明的文昌女人,利用酒糟发酵产生的酸醋辅以辣椒、糖、味精、蒜等佐料,制成了这道入口微辣却又酸甜可口的开胃小吃。除了慕名前来的游客,店内还有不少主顾是本地的熟客,糟粕醋对于他们而言,就如味蕾对佳肴的一种深切盼望,或者可以说是一种深切的依赖。趁着等候的空闲,记者与同桌的一位本地老者攀上了话题,从他的讲述中,胜利老街的辉煌历史似乎浮现眼前。“东走西走,离不开铺前与海口”,铺前的繁华,尽在这一句流传于当地的老话中。上世纪初期,大量的文昌华侨在事业上已经有所成就,除了回乡建屋之外,不少人还选择在具有发展前景的地方兴建商铺,海口的水巷口、铺前的胜利街,都是文昌华侨掷下重金的优选之处。“胜利老街虽然是一条长度不足五百米的街道,但却有两个小小的弯弧,让人一眼望不到头。”老先生仰起头,或许是看到记者还有些疑惑,他进一步解释说,“这种设计是有意而为,在风水学中,讲究绵弓聚财,胜利老街就是按照这一理论而规划。”显然,文昌华侨们将发财致富的愿望寄寓于其中。

  经历了一个世纪的沧桑,这些华侨的骑楼大多已经易主而居,铺前的南洋风云却一如既往在胜利老街传承着。从街的这头转到那头,危檐高耸,细街曲折,仿佛从一个时代走向另一个时代,又像是浏览了一个旧然相陈的历史博物馆。历史不会因时代的变迁而任意改变,就如同老街尽头那终年不息的海潮,朝而复夕,浪去浪来。

|||

斗柄塔内景

斗柄塔内景

斗柄塔顶风光

斗柄塔顶风光

铺前胜利老街

铺前胜利老街

斗柄塔 七星生柄增添壮丽景色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位于铺前东北方、背面濒海的七星岭,海拔仅有一百米有余,但这里却是远近知名、古今辉耀的一处名山胜迹。早在明代时期,七星岭就以“七星排斗”之名成为文昌八景之一。七星岭有大小山峰连绵十余座,其中七峰独高,这七峰的排列方位,恰好如天上的北斗星,因此得名七星岭。历史上,登临七星岭揽胜的海南文人名士在这里留下了不少著名的诗篇,明代的丘浚,一首《七星山》记录了这位官至礼部尚书的本地名士对于七星岭的赞美与流连:“魁杓精彩结成峰,祀典无穷荷国封。落落光芒三四点,纷纷紫翠百千重。岚辉迎碧寒尤秀,黛色揽青晚更浓。几度凭高闲伫立,宛然身在紫薇宫。”而后来在七星岭上建起的斗柄塔,更让这座“天移北斗下南溟”的山麓,多了一道雄伟壮丽的风景。

  斗柄塔建于明代,因位于七星岭上,犹如平面排列的北斗七星突然生出一支手柄,所以冠以“斗柄塔”之名。七星岭处于琼州海峡出海要道,渔船往来不绝,在科技不甚发达的古代,船覆人亡的悲剧常有发生,当地人认为是海妖作怪。热衷公益的定安籍进士王弘诲在致仕回乡后,向朝廷奏请建塔,一来“运转七星”以镇压海怪,二来起到航海灯塔的作用。尽管当时的朱家王朝为了应对此起彼伏的义军而焦头烂额,但最终还是批准了这位前礼部尚书的建议,并拨出专款任命他担任督造。可惜的是,王弘诲没能看到这座塔的落成即驾鹤西去。

  驱车来到山脚下的七星圣娘庙,从这里沿着山路攀登而上,不出半个小时,就翻过了一座小山包,抬头就可看见古朴的斗柄塔就半遮半掩于灌木林的树梢中。再沿着山脊缓缓向西而上,就来到了斗柄塔之下。尽管看过了不少的海南古塔,但近距离接触之下,记者也不由得被斗柄塔的雄伟壮观所叹服,看来是因为考虑抗击台风的缘故,所以斗柄塔建得十分墩壮扎实。向西的塔门镶有一块石匾,横书“斗柄塔”三字,左右分别落款建设年代,由上可知,这座砖塔于明朝天启五年(公元1625年)孟冬月落成,清朝同治十三年(公元1874年)有过重修。八角形的塔身,明示了建筑的风水功能。抬头仰望,七层塔身直插云天,气势非凡。每层塔檐都由数叠方砖规则地向外挑出,古朴厚重之中别具棱角分明的玲珑之美。

  进入塔内,一种潮湿而阴森的气息让人心生颤栗。由于塔刹已经坍塌,由上而下的一束光芒射进古塔之内,在光影的作用下,整个古塔内景就如一口古老的铜钟,让身在其中的记者有“坐井观天”之感。沿着塔内旋转的砖梯,一步步拾级而上,不时能透过拱门向外窥赏苍翠景色,登危楼而生畏的感觉在美景的诱惑下,慢慢稀释甚至淡忘。同行的友人对于古建筑颇有心得,算是半个专家,他告诉记者,斗柄塔这些拱门的设计具有很高的科学水准,每层对称的拱门不但起到透光的作用,更重要的是在台风时,让风力穿堂而过,减少对塔身的直接冲击。随着登塔高度的抬升,旋梯向上的空间也越来越窄,初时还能正身而行,到了最后,只能是侧身而过,稍微身宽体胖者,恐怕真的难以通行。

  随着黑暗中迎来一束亮光,记者终于爬上塔顶。所谓是“无限风光在险峰”,登高凭栏,海景山色尽收眼底。近处,岭下连绵成片的松林伴随海风送来阵阵林涛。远处,木兰湾的大片白色沙滩连着碧波万顷的海面,船影络绎而过,洁白的木兰灯塔遥遥相望,还有一排风力发电机的扇叶在随风转动。极目远天舒带来的愉悦,让一路攀登的疲惫消失无形,也难怪丘浚会有多次凭高伫立,赏景乐不思归的感慨。

  从斗柄塔建成至今,时光匆匆流逝了近四百年。斗柄塔镇妖辟邪的效果人们难以细究,但灯塔航标的作用无疑给出入这一片海域的渔民们带来了平安。现今,随着不远处的木兰湾“亚洲第一灯塔”的建成,斗柄塔也已光荣地功成身退。当游人们到此登临揽胜之时,不知是否会想起这座风烛残年的古老砖塔曾经有过的峥嵘岁月?

  记者手记

  光艳不再的骑楼就像一位位耄耋老人守候故土般地守候在老街上,神情孤寂却积淀着峥嵘,积淀着真实,积淀着铺前人远去的南洋故事。七星岭上依然巍然屹立、雄视海南惊涛骇流的斗柄塔,伴随这片土地上的一代又一代的人们走过了四个世纪的岁月。大浪淘沙,盛衰应时。当一切都定格的时候,人们才发现,铺前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度过了自己的数百年沧桑。

项目对接平台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免责声明| 会员服务| 帮助中心|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拉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2005-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1015194号
地址:中国郑州市金水区姚寨路133号金成时代广场9号楼7层706 邮编:450008
联系我们:0371-60925574
欢迎您加入园林苗木行业交流群,群一:150293173 群二:215447311 中国景观网1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