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订阅

西安阿房宫景区将拆 短命工程谁来埋单?

时间:2013-03-27  来源:广西造价人网  编辑:未知  浏览:2650次
年,秦阿房宫景区正式开工建设,年,正式与游客见面…不少建筑远没有达到设计使用年限,就被人为拆除…根据规划,将以阿房宫遗址的文物保护为核心,建立个全方位展现秦文化及秦代历史风貌的国家级考古遗址公园和城市中央森林公园,建成又个国家级旅游目的地…最重要的原因,景区在遗址保护区范围内,却没按照规定建造,存在不少违规建筑…要防止建筑“短命”,就要改变“领导句话就变”的规划生态
西安阿房宫景区将拆 短命工程谁来埋单?西安阿房宫景区将拆 短命工程谁来埋单?


  1995年,作为陕西省招商重点项目,总投资2亿元,占地面积680亩的秦阿房宫景区开工建设,2000年正式开门迎客。日前,从西安市沣东新城管委会获悉,辖区内的秦阿房宫景区因大部分位于阿房宫考古遗址公园的建设控制地带,从保护遗址的角度出发,这个已建成13年的景区将被拆除。

  一个耗资达2亿多元,建成只有13年的景区,如今说拆就拆,这显然是地地道道的“短命工程”,如此巨大的损失,又该让谁来“买单”呢?如果说,景区在土地使用、规划建设方面存在一定的问题,那么,政府相关部门当初缘何要为其大开“绿灯”呢?如果没有政府相关部门发放的“通行证”,自然也就不会在如此巨大工资的拔地而起?

  为何要建——曾是重点招商项目

  秦阿房宫如何发展起来的?据陕西秦阿房宫旅游开发公司董事长雷应魁介绍,他们是中国国防工会的隶属企业,来西安投资时,经过多方考察、听取多位文物专家意见,最终选定这个被陕西省政府作为招商重点的项目。

  项目前期规划、选址等过程,由省、市文物局、规划局负责把关。1995年,秦阿房宫景区正式开工建设,2000年,正式与游客见面。占地680多亩,投资了2亿多元。雷应魁说,因为景区选址位于阿房宫遗址的一般保护区内,经过各级文物局报批才动工。

  雷应魁介绍,开放第二年起,每年游客量都在50万人以上,很多影视剧制作方也慕名来取景拍摄,景区也成西安市固定宣传景点之一。但随着2012年5月一纸“拆迁通知”,景区失去了往日的繁盛。“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拆了,都没心思再搭理。”雷应魁说,公司出现亏损,员工从350人锐减至100余人。在这里表演了13年歌舞的演员回家了,导游讲解班解散。员工宿舍楼的门窗被挖掉,大殿里上千片瓦当、奇石被人买走。

  “从建设算起,我们在这里度过了18年,很多员工都从青少年步入到中年,都舍不得离开这里。”雷应魁说,他们已接到拆迁通知,目前正在洽谈能否在附近置换一块地重建景区。

  为何要拆——选址不佳还有违建

  据悉,此次秦阿房宫景区的拆迁工作隶属于西咸新区沣东新城关于阿房宫遗址的保护规划方案。沣东新城管委会阿房宫遗址保护管理办公室相关负责人说,阿房宫景区是属于阿房宫遗址周边的人造景点,并不能代表真正的阿房宫,而且土地是租赁附近村子的,没有完整使用权。其次,这个景区及周边配套陈旧落后,景点后方部分区域占用了市政规划路。最重要的原因,景区在遗址保护区范围内,却没按照规定建造,存在不少违规建筑。

  据《阿房宫遗址保护规划》,保护区分三级,即保护范围、建设控制地带和景观协调区。阿房宫遗址保护区范围内将禁止建设任何新建筑物、构筑物,禁止进行生产、生活建设行为。禁止有损遗址保护的爆破、钻探、采砂、取土、挖坑、烧砖等各类生产和生活活动;建筑控制地带,对造成遗址严重污染的企业将限期改造或搬迁,一类建筑控制地带构筑物限高8米,二类建控地带构筑物限高18米;景观协调区内,将控制建筑的高度、体量和密度,建筑物形式、色彩将与遗址景观风貌相协调。

  为西安重点招商引资项目的阿房宫景区即将拆迁,是由于仿造的秦阿房宫景区大部分位于阿房宫考古遗址公园的建设控制地带,从保护遗址的角度出发,该“阿房宫”将拆除。值得注意的是,秦阿房宫景区于2000年,正式与游客见面。开放第二年起,每年游客量都在50万人以上,很多影视剧制作方也慕名来取景拍摄,景区也成西安市固定宣传景点之一。

  由于仿造的秦阿房宫景区大部分位于阿房宫考古遗址公园的建设控制地带,从保护遗址的角度出发,该“阿房宫”将拆除,这里要拆迁的消息,也引起了市民的广泛关注。“建好才13年,怎么就要拆了。”不少市民心存疑问。

  据陕西秦阿房宫旅游开发公司董事长雷应魁介绍,企业当初来西安投资时,经多方考察最终选定这个被陕西省政府作为招商重点的项目。因景区选址位于阿房宫遗址的一般保护区内,项目前期规划、选址等均有省市文物局、规划局负责把关。1995年,秦阿房宫景区正式开工,2000年与游客见面。景区占地680多亩,投资了2亿多元。开放第二年起,每年游客量达50万人以上,景区也成了西安市固定宣传景点之一。

  随着2012年5月一纸“拆迁通知”,景区失去了往日的繁盛。“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拆了,都没心思再打理。”雷应魁说,公司出现亏损,员工从350人锐减至100余人。目前公司正在洽谈能否在附近置换一块地重建景区。

  据西咸新区沣东新城管委会阿房宫遗址保护管理办公室相关负责人说,阿房宫景区是遗址周边的人造景点,不能代表阿房宫,而且土地是租赁附近村子的,没有完整使用权。该景区及周边配套陈旧落后,景点后方部分区域占用了市政规划路。最重要的原因是,景区在遗址保护区范围内,却没按照规定建造,存在不少违规建筑。

  据了解,2012年5月,西安市政府常务会通过《阿房宫遗址保护规划》新方案,经陕西省文物局和国家文物局同意,报省政府审批后,目前正进行修改。根据规划,将以阿房宫遗址的文物保护为核心,建立一个全方位展现秦文化及秦代历史风貌的国家级考古遗址公园和城市中央森林公园,建成又一个国家级旅游目的地。

  据史料记载,始建于公元前212年的阿房宫是秦朝的大型宫殿,秦末项羽入关,一把大火将其化为灰烬。现遗址在今西安市西郊阿房村一带,总面积11平方公里,1961年被国务院公布为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陕西秦阿房宫旅游开发公司董事长雷应魁说,他们已接到拆迁通知,目前正在洽谈能否在附近置换一块地重建景区。

  沣东新城管委会阿房宫遗址保护管理办公室相关负责人说,仿造的阿房宫景区属于人造景点,并不能代表真正的阿房宫,而且土地是租赁附近村子的,没有完整使用权。其次,这个景区及周边配套陈旧落后,景点后方部分区域占用了市政规划道路。最为重要的是景区在遗址保护区范围内,却没按照规定建造,存在不少违规建筑。

  据了解,2012年5月,西安市政府常务会通过《阿房宫遗址保护规划》新方案。根据规划,将以阿房宫遗址的文物保护为核心,建立一个全方位展现秦文化及秦代历史风貌的国家级考古遗址公园和城市中央森林公园

  如何保护——先抢救性保护加固

  据了解,阿房宫遗址属于大型秦代宫殿建筑遗址。遗址主要有8处,包括前殿遗址,上林苑一号、二号、三号、四号、五号、六号建筑遗址,好汉庙建筑遗址。遗址规划范围的重点区域以阿房宫前殿遗址为核心,包括上林苑一号、二号、四号、五号、六号建筑遗址所在区域。

  规划分为三期,近期目标,到2015年完善遗址保护区划和管理规定,对前殿和四号、五号遗址进行抢救性保护加固。控制周边城市建设,保持遗址周边景观环境。2015年到2020年,实现对阿房宫前殿遗址的整体保护,建设考古遗址公园。远期目标,将实现对阿房宫前殿遗址及周边环境的整体保护。

  文物保护部门将采取设置防护围栏、覆棚保护以及科技保护等手段,对阿房宫前殿、上林苑四号遗址本体由于既往原因造成的高危部位,如底边悬空、开挖洞穴、沿边裂隙等开展物理性支护、砌筑及填补等抢救性保护工作。

  启动遗址坡顶及底边疏水和导水设施建设工作,以保证遗址的整体稳定性,避免大面积垮塌。必要时针对重要遗存部位建立坡顶防雨遮蔽辅助设施建立工作。对遗址出露部位展开防风化补强、局部修复及生物病害扑灭抑制等工作。同时,对遗址上生长的对遗址产生严重破坏的植物予以清除,防止植物根系对遗存本体的破坏。

  秦阿房宫只是个半拉子工程

  考古发现,阿房宫前殿遗址夯土台基东西1270米、南北426米,台基上面西、北、东三面已有夯筑土墙,墙顶部有瓦的铺设;夯土台基上面没有建筑南墙。三面墙里面没有发现秦代文化层和秦代宫殿建筑遗迹,仅有东汉—北朝—宋代乃至近代的少量建筑遗存和墓葬。这都说明,阿房宫前殿没有建成。

  考古人员在阿房宫前殿遗址西至沣河、北至渭河、南至汉代昆明池北岸面积达135平方公里的范围内进行了大量的调查、勘探和发掘,其中主要遗址有十余处,包括传说中的烽火台、上天台、磁石门遗址等,但考古证实,这些遗址均为秦汉上林苑的建筑,与秦始皇修筑的阿房宫毫无关系。

  这些意味着《史记·秦始皇本纪》所记载的“乃营建朝宫渭南上林苑中,先作前殿阿房,东西五百步,南北五十丈,上可以坐万人,下可以建五丈旗……”这样宏伟的规模,只是在图纸上的设计,而未能得以实施。

  陕西阿房宫景区夭折缘于政府规划“过家家”

  投资2亿多元的秦阿房宫景区建成13年,曾是重点招商项目,如今这里因为选址不当将被拆除。“建好才13年,怎么要拆了?”不少市民心存疑问。西安沣东新城管委会阿房宫遗址保护管理办公室负责人称:阿房宫景区是阿房宫遗址周边的人造景点,不能代表真正的阿房宫,且土地是租赁附近村子的,没有完整使用权。从保护遗址的角度出发,该“阿房宫”将拆除。

  虽然相关负责人称:阿房宫景区是阿房宫遗址周边的人造景点,不能代表真正的阿房宫,从保护遗址的角度出发,该“阿房宫”将拆除。但是阿房宫景区作为省重点招商引资工程,项目规划、选址都由省市文物局、规划局负责把关。把关者当时为何没有看出“选址不当”?既然土地是租赁的,为何当时有人拍板上马工程?更值得追问的是,拆除建成仅13年的景区就不浪费吗?

  《民用建筑设计通则》规定,重要建筑和高层建筑主体结构的耐久年限为100年。资料介绍,英国建筑的平均寿命132年,美国的建筑寿命74年。我们花费数亿元建设的景区凭什么被“夭折”?

  不仅仿制的阿房宫景区短命,投资2.5亿兴建的沈阳五里河体育场建成18年被拆除;建成仅9年的海南“千年塔”沦为“短命塔”;南昌建成13年的四星级酒店被爆破。阿房宫景区夭折,不过是为中国“短命建筑死亡名单”继续添砖加瓦。

  建筑物寿命过短,浪费社会资源,造成建筑垃圾与环境威胁。我们除了要谴责豆腐渣工程以外,非质量原因的建筑“短命”现象凸显决策者的权力任性,更是戳到了城乡规划短视病的痛处。

  《城乡规划法》规定,城乡规划不能因为地方领导的变更而变更。但是,由于政绩评价体系不完善,领导变更频繁,有人认为前任领导制定的规划方案,不能显示政绩。好大喜功,按自己的意图随意更改城市规划者不在少数。城市规划俨然陷入了“领导一句话就变”的“过家家”怪圈。不少建筑远没有达到设计使用年限,就被人为拆除。既浪费社会资源、劳民伤财,也打乱了城乡规划总体部署,导致城乡规划缺乏连续性、前瞻性。

  城市规划如同过家家,政府重点招商引资的数亿元景区因为“选址不当”,说拆就拆,与《城乡规划法》背道而驰。正如有论者所言,一拆一建的过程就是制造GDP的过程:拆也GDP,建也GDP。

  要防止建筑“短命”,就要改变“领导一句话就变”的规划生态,具体说来,有这样几项工作要做。一是完善政绩评价机制,丰富政绩评价内涵。多从民生角度看政绩,少以形象工程论英雄。保持对官员政绩考核的连续性与长效性,增加官员违规成本,约束官员非理性政绩冲动,防止一些地方盲目招商引资,修正官员随意变更规划的短视政绩观。二是决策失误责任追究制度。通过问责让没有经过民主程序、科学论证的决策出不了台;让好大喜功、盲目决策者承担应有的责任。促使决策者保持权力谦卑,学会倾听民意,谨慎使用手中的权力,不再拍脑袋上项目、上工程,不再拿“选址不当”当决策失误的遮羞布。三是强化民众对城乡规划的参与权、监督权、评价权。让亿万双眼睛盯紧城市规划,不能听任有人拍脑袋决策,随意调整规划,无谓消耗社会资源。对于决策失误者,不仅民众要谴责,上级部门还要启动问责程序,改变“过家家”式的规划生态,做到科学规划,精细监管。

  “短命工程”的损失谁来埋单?

  由于仿造的秦阿房宫景区大部分位于阿房宫考古遗址公园的建设控制地带,从保护遗址的角度出发,该“阿房宫”将拆除。这里要拆迁的消息,也引起了市民的广泛关注。“建好才13年,怎么就要拆了。”不少市民心存疑问。

  一个耗资达2亿多元,建成只有13年的景区,如今说拆就拆,这显然是地地道道的“短命工程”,如此巨大的损失,又该让谁来“买单”呢?如果说,景区在土地使用、规划建设方面存在一定的问题,那么,政府相关部门当初缘何要为其大开“绿灯”呢?如果没有政府相关部门发放的“通行证”,自然也就不会在如此巨大工资的拔地而起?

  近年来,形形色色的“短命工程”可谓屡见不鲜。比如,有的地区频繁地道路进行重建扩建;有的地区建成不修的豪华酒店,营业不久却对其作出爆破处理;有的地区耗巨资建设的政府办公大楼,使用不到几年便拆掉重建……“短命工程”的频繁上演,既缘于有些工程属于不折不扣的“豆腐渣”工程,更在于一些地方官员存在着扭曲的政绩观或者更为可怕的腐败黑幕。

  姑且不论每一起“短命工程”的投资方是否属于政府,但是,任何一项工程的规则与实施等,自然离不开规划、国土、城建等多个政府部门的审批与把关等,无论是为了把每一笔资金能够科学合理地花在刀刃上,还是为了城市的长远建设与管理等,都应当尽心尽力把每一项工程打造成为“长远工程”、“百年工程”等。

  如果政府相关部门切实能够尽到相关责任,又怎会出现一些城市几乎每年都要对道路进行“拓宽”呢?事实上,一些地方官员之所以热衷于搞“短命工程”,在其背后往往存在着官商勾结、钱权交易等腐败黑幕。公众皆知,这些年来,工程建设领域的腐败问题可谓层出不穷,一些官员与开发商串通一气、狼狈为奸,通过各类大大小小的工程捞取了大笔的“好处费”。

  当然,这次出现于陕西省的“短命工程”,当初是市场运作,开发资金由一家旅游开发公司所投,但是,当地政府是否设身处地考虑过相关企业的利益呢?是否为景区的长远发展作过科学的权衡呢?如果只是在需要投资时想方设法讨好投资商,之后便强行要求“景区拆迁”,那么,地方政府如此这般的行为,又怎能吸引更多投资商的青睐呢?

  一个耗资达2亿多元,建成只有13年的景区,如今说拆就拆了,这显然是地地道道的“短命工程”,如此巨大的损失,又该让谁来“买单”呢?如果说,景区在土地使用、规划建设方面存在一定的问题,那么,政府相关部门当初缘何要为其大开“绿灯”呢?

  近年来,形形色色的“短命工程”可谓屡见不鲜。比如,有的地区频繁地在进行道路重建扩建;有的地区建成豪华酒店营业,不久就作出爆破处理;有的地区耗巨资建设的政府办公大楼,使用不到几年便拆掉重建……“短命工程”的频繁上演,既缘于有些工程属于不折不扣的“豆腐渣”工程,更在于一些地方官员存在着扭曲的政绩观或者更为可怕的腐败黑幕。

  当然,这次出现于陕西省的“短命工程”,当初是市场运作,开发资金由一家旅游开发公司所投,但是,当地政府是否设身处地考虑过相关企业的利益呢?是否为景区的长远发展作过科学的权衡呢?如果只是在需要投资时想方设法地讨好投资商,之后便强行要求“景区拆迁”,那么,地方政府这般行为,何尝不是在拿政府公信力为当初的错误决策买单!

  一拆一建中折腾了什么?

  课本中极尽奢华的阿房宫,秦王举天下之力建之,被楚王付之一炬;当代阿房宫景区,建了5年,投资了2亿多元,开放参观仅仅13年,也将面临拆迁重建。这一建一拆、一拆一建中究竟是在折腾啥?

  一是在折腾着政绩。阿房宫景区的项目前期规划、选址等过程,都曾由省、市文物局、规划局负责把关。而时光的车轮缓缓前进十年,官员换届,物是人非。新城管委会又认定其选址不佳,需要拆迁。这一拆一建中某些官员建立丰功伟绩的野心呼之欲出。一拆一建中,GDP就翻了2倍,业绩也就加了两倍。

  二是折腾了民生。“目前我国进入改革的深水期,经济总量要涨很难,而民生用度不能减只能增……”“要想老百姓过上好日子,政府就要过紧日子”李克强总理的发言还历历在目。现在政府都要不断精简机构人员缩减三公经费来为民生用度提供更大空间,像阿房宫景区这样的重复建设却在大肆挥霍着纳税人的血汗,是否是这里面存在着不为人知的权力寻租?

  “一人之心,千万人之心也。秦爱纷奢,人亦念其家。奈何取之尽锱铢,用之如泥沙?”如此短命的“阿房宫”,莫“使天下之人,不敢言而敢怒。”


项目对接平台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免责声明| 会员服务| 帮助中心|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拉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2005-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1015194号
地址:中国郑州市金水区姚寨路133号金成时代广场9号楼7层706 邮编:450008
联系我们:0371-60925574
欢迎您加入园林苗木行业交流群,群一:150293173 群二:215447311 中国景观网1群